。 片刻后。

水晶宮大門開始發出淡淡的血光。

莫希瀾此時身周浮現大量散發着白藍色光芒的符文。

這些似乎於水晶宮大門有所關聯。

就在周秦看得入神時,周圍忽然響起一陣怪異的風聲。

「不好!是血妖!」

莫希瀾感受到附近的異常,直接用神念和周秦交流起來。

「這些血妖乃是那位前輩的仇敵鮮血所化,哪怕是重生化作靈物,對那位前輩仍然充滿了刻骨的恨意。」

「我現在打開水晶宮,被它們誤以為是那位前輩的後人,勢必會拚死阻止,而開啟水晶宮的儀式不可以半途終止。」

「一旦終止,會引發水晶宮強大的能量反噬,你我頃刻間便會化作飛灰!」

周秦收到莫希瀾的神念傳音后,愣了一下。

沒想到這個神秘女子竟然是百年內晉陞的元嬰。

震驚過後,周秦看着外面景象,將自己的第二元嬰祭出。

「用你最好的水平佈置好陣法,保護她們兩個。」

第二元嬰點點頭,身體上的符文開始發光,不一會就變成了一個光人。

一個個法則符文從天地中顯現出來,第二元嬰就像拼圖一樣,拿起不同的符文拼湊在一起。

一道散發着藍白色光芒的防護罩出現在眾人面前,將他們保護在水晶宮大門前。

「這是什麼東西?竟然能憑空佈陣!」

看到第二元嬰佈陣方式,莫希瀾內心極為震驚。

陣法師佈陣都需要極為珍貴的材料引動天地法則,為何眼前這個小光人隨便一招手,法則符文就立馬出現在他面前,任他挑選。

看那光人的模樣,和周秦長得相差無幾,難道是周秦的元嬰?

可是哪有元嬰長這個樣子?渾身都是符文。

不僅莫希瀾沒見過,整個浩天大陸都沒有過這方面的記載!

難道,這一切都和那三本神書有關?!

想到這,莫希瀾愈發堅定接近周秦的念頭。

「不行,妖物數量太多,你的修為太低,我能發揮的符文威能不足萬分之一。」

這時,第二元嬰的念頭傳了過來,為周秦所感知。

周秦看着外面的血風,整個天地除了昏暗的血紅色再無其他顏色。

看那模樣,整個空間的血妖起碼是來了九成以上。

「紫裕,你留在這裏,保護好它,如果守不住就帶它逃跑。」

周秦給宋紫裕一道傳音,沒等她回話,便祭出七星劍,直接沖了出去。

一飛出防護罩,周秦才知道情況比預料中還要嚴峻。

天空上的幾具浮屍開始瘋狂往外噴血,將這個本就血紅的世界弄得和血海無異。

血雲已經將整覆蓋到整個空間,雲朵內時不時有幾道身影閃動。

「呼!」

一道破空聲響起,一支由血氣凝聚成的血箭呼嘯而至。

周秦身形一閃,躲了過去。

那血箭打在防護罩上瞬間化作一道血煙。

「吼!」

幾十血妖忽然在周秦身邊出現,它們看着周秦發出巨大的咆哮聲,然後一起撲了過去。

智商低下的它們也知道周秦是阻止它們殺死下面的人的。

「星光漫天,諸邪退散!」

周秦手指往七星劍上一抹,七星劍上的七星頓時亮了起來,發出耀眼的白光。

這是七星劍附帶的法術之一:七星誅邪。

在這片血色的世界,白光出現地很突兀,也很刺眼。

不少血妖感受到這「異類」的存在,開始發了瘋一樣朝着周秦衝去。

不過,血妖數量極其龐大,周秦壓力劇增。

過了一會兒,更多的血妖出現在周秦身周,朝着他撲來。

哪怕是知道這白色星光會對它們造成巨大的傷害,血妖仍然義無反顧。

遠遠看去,周秦此時是一個白色大光球,一隻只血紅色的血妖觸碰到光球后,慘叫一聲,身上的血光立馬暗淡下來,最後像下餃子一樣往下掉,跌到地面上。

「喂喂,系統,這下事情大條了,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啊!我死了你就找不到像我這樣,既聰明又帥氣還會泡妹的宿主啦!」

周秦感受着體內的飛速流逝的元力,內心難免有些着急。

「喲,你不是挺勇的嗎?想都不想就衝出來,現在萎了?」

系統開始挖苦周秦。

「不是,我問你有什麼辦法,你用得着這樣挖苦我嗎?」

周秦有些摸不著頭腦,他總感覺自己這個系統不太正經。

「本系統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觸發選項,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方法幫助宿主。」

系統說道:「另外,自己裝的B,哭着也要裝完。」

周秦一聽,見系統確實不會給自己幫助,便專心支撐著七星誅邪,同時吞服下一些回復元力的丹藥。

一刻鐘后。

周秦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在他腳下的血妖已經堆成了一小山。

「實在不行你就回來休息一下吧。」

感受到周秦狀態很不好的第二元嬰,將自己的念頭傳給周秦。

「真的可以嗎?會不會一下就破了啊?」

周秦回頭看了一眼那薄薄的防護罩,內心升起一陣擔憂。

「你瞧不起誰呢?」

第二元嬰傳來一陣輕微的憤怒念頭。

「那我撤了?」

「趕緊滾!」

實在堅持不住的周秦退回到防護罩內。

一回到地面上,周秦踉蹌幾步,差點摔倒,還好宋紫裕眼疾手快,及時上前攙扶住周秦。

「師兄,你沒事吧!」

周秦看着宋紫裕那微紅的眼睛,幫她擦去眼角快要流出的淚水,笑了笑。

「放心,我只是有些累了。」

突然失去目標的血妖齊齊愣了一下,看到那藍白色的防護罩,這才想起他們原本的「任務」。

漫天的血妖朝着防護罩上撞去,血妖一碰到藍白色的防護罩,便會發出「滋啦」的聲音,隨後化作一道血煙,重歸血雲之中。

雖然防護罩看起來只有薄薄的一點,卻成了妖獸無法逾越的天塹。

「這防護罩對血妖的剋制,在七星誅邪之上啊!」

敏銳的周秦發現了每次血妖觸碰到的防護罩,防護罩只是產生了輕微的波動。

在能量減少極小的一分后,血妖便化作血煙。

「不錯。」

第二元嬰的念頭傳來。

「我特地用了針對血妖這種污穢之物的符文,藍光對於它們來說,無異於這世間最致命的東西。」

。解決掉這隻巨鷹,蘇日安收穫了一顆不小的晶石,這隻巨鷹是一隻七階的原罪,和之前所遇到的所有原罪相比,要強大很多,體內的晶石相對的也是非常的大。

解決掉這鷹巢之中的鷹形態原罪,蘇日安直接將這個鷹巢給佔據了下來,當做自己暫時居住的地方。

鷹巢之中有些髒亂,都是一些生物的屍骨,被老鷹和小鷹給吃掉的一些原罪。

原罪被蘇日安他們這些外來的生物所斬殺,只能夠被徹底抹滅,最後只會留下一個晶體,可是如果被這異……

《圖騰甲》第504章巨大提升 沈虞臣繼續當個聾子,什麼也不管,所以就更沒顏所棲什麼事兒了。

兩人如出一轍地目中無人,讓薄伊月怒了,追上來就扯顏所棲:「你到底是誰?」

顏所棲只得停下,一回頭,薄伊月嚇得尖叫了一聲,「你是什麼鬼?」

眼睛一圈黑不溜秋的跟熊貓眼一樣,一張唇鮮紅得就跟吐了血似的,隨時可能吃人。

然後對方眨了眨眼角,假的不能再假的巨誇張眼睫毛跟扇子一樣扇了扇。

可以說,毫無美感!

顏所棲啞著嗓子,「我是沈虞臣的新婚妻子。」

這語氣欠扁嘚瑟到了極點,而且刻意扯著嗓子發出來的聲音跟破絮一樣巨難聽。

「顏虞,容顏的顏,虞美人的虞。」顏所棲對薄伊月甜美一笑,繼續用巨難聽的聲音問:「你是?」

薄伊月被對方的不堪入目震撼了,氣得渾身直哆嗦,「我……我是沈虞臣的未婚妻!」

結果顏所棲一副見鬼的樣子,「你怕不是傻子吧。」

薄伊月唬得一愣:「你說什麼?!」

「正牌妻子在這裏,你還說是我老公的未婚妻,不是得了臆想症,就是腦子有病。」

薄伊月反應過來對方是罵她,剛要發作,一道冷沉的聲音從主樓大廳襲來,「夠了!」

聽聽這一家之主的氣魄,沈虞臣的爹沒跑了。

薄伊月立馬委屈衝過去,「沈伯父!」

很顯然,她是把沈修當親爹了,告狀去了呢。

顏所棲回頭,對沈虞臣眨眼睛放電:「沈先生,等會飯桌上你要是再一個屁都不放,就別怪我口無遮攔哦。」

沈虞臣的反應就是,無所謂。

「隨你。」

顏所棲哈哈乾笑了兩聲:「那就……太好了!」

還未走近,遠遠打量一眼,顏所棲就明白沈虞臣的顏值到底怎麼來的。

沈修五十幾,但看着也就剛剛四十齣頭,黑髮俊顏,身上透著一股鐵腕冷酷的氣場,同時也有文人的儒雅。

像這樣的男人,即便如此年紀,也能迷倒一片小姑娘。

但別被他的氣度傾倒,因為這種混了半輩子的老妖怪很可怕,轉頭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至於沈夫人,那就相當的年輕了,目測看着也就三十多歲,大美人一個,沈虞臣那雙水墨詩意的眼,就完美的遺傳了母親。

所以新婚夫妻這般攜手而來,饒是做好心理準備的沈修,以及沈夫人云舒安,依舊震驚。

沈虞臣給顏所棲拉開椅子,裝得特別的溫柔:「坐。」

顏所棲落坐之前,猝不及防地對着二老非常熱絡地喊著:「爸,媽,我來看你們啦。」

那聲音充滿了情緒,像是多年未見的親子,感情相當飽滿!

沈修:「……」

雲舒安:「……」

堪比侮辱!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