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神豪,校花女友太萌了》第173章寒芒出,刀鋒現 九尾狐看着那個繩結上散發出強烈的不祥氣息,說:「你要有災了。」

謝霖不太認真的問了句:「有什麼辦法化解嗎?」

九尾狐:「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趕緊離開這裏,越遠越好。」

沒想到還真有辦法。

「這樣有用?」問是這麼問,她已經開始收拾行李,打包電腦們了。

九尾狐卧下來,一派悠閑:「一般都有用。歷來災難都是跟地域有關,離開是可以避災的。只是有的人就算離開了幾十年,回來災禍沒離開就還是要倒霉。所以避災不是一定能避過。也有人避得不夠遠,還是被災找上了門。」

「聽起來像尋仇。」她說。

九尾狐:「災分兩種,一種跟人無關,那就可以避得開;如果跟人有關,人會移動,災就不容易避開。」

解釋一下就是前一種可以看成天災,地震、洪水、瘟疫一類,這種的只要避開就沒事;后一種則是人禍,所以就算人跑了,只要仇家追上來就沒用了。

她這個應該是人禍。

那確實跑也沒用。

不過能避還是要避一避的,主要是她自我感覺這麼短時間裏沒來得及惹下什麼大仇家,只要對方對她不是特別了解,那她還是能逃得掉的。

她收拾完所有的電腦,留了一個平板在手裏,讓它和它的兄弟們保持聯繫,隨時提供幫助。

然後問九尾狐:「你是自己先離開還是變成人跟我一起走?」帶着一條狗跑還是不容易的,她瞬移落地時身邊帶一條狗就很吸引人注意了。

九尾狐耳朵一豎,顯得很興奮:「你想讓我變成人?」

「你變成人,也不代表着什麼,懂嗎?」謝霖微笑,一手開始竄電。

九尾狐站起來:「你不行的話,我找其他人行嗎?簡青林連我找其他人都不讓。」

謝霖沒想到還要解決這個問題。

按說九尾狐看起來算獸類,答應他可以跟人類做*就很不正常。

可它又是純粹的能量體,並不是真實的野獸,而且它具有人性,已經活了幾百上千年,不能單純的把它看成是動物。

「你跟人做*能得到什麼嗎?」她問。

「信力。」九尾狐說,「我是人類的信仰造的神,從我誕生起,我就以人類的信仰為生。而跟人類做*,或觀賞人類做*,是最初人類祭祀我的方式。」

她的平板刷的就彈出一堆文獻資料,只看標題就能看出四大文明古國的早期文明中對神明的奉獻中都有性這一條,似乎當時的人類認為,性是通往神國的道路之一。

也不算胡扯,兩性相-交誕生生命啊。

「那人類會失去什麼?」她問。

九尾狐笑眯了一雙眼:「我是神明,與我相交,人類只會得到更多的恩賜。你是巫女,如果你肯與我做*,你會發現自己的力量會越來越大。」它靈活的跳開,飛到天花板上。

謝霖:「不可以矇騙強迫女性或男性,也不能欺騙得到他們的愛情,你可以找一些玩咖。」

九尾狐沒問什麼是「玩咖」,開心的跳下來:「我答應你。」它身上閃過一片光芒,等光芒消失,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黑色頭髮,神態天真可愛的年輕男孩,二十三四歲的樣子,皮膚白嫩,身材卻很不錯,上身是襯衣,下身是短褲配涼鞋,還很潮的樣子。

「你怎麼變得這麼小?」她還以為他會變成像簡青林那樣的人,更成熟更精英一點。

九尾狐微笑,奶得很:「因為我的主人是你,我會配合你的年齡。你多大,我就多大。」

謝霖:「那叫你什麼?」

九尾狐:「古有青丘,乃我的家鄉。現在此地已經不在人間了。我就叫小秋吧。」

謝霖讓電腦們替九尾狐造一個身份,然後帶他去補辦身份證。

因為時間太緊,只能先開一個臨時身份證用着,真的身份證等沒事了回來再拿。

九尾狐拿着臨時身份證:「謝含秋。我喜歡這個名字。」

謝霖看了一眼才知道電腦們讓他姓謝。這也沒什麼。

「我們走吧。」

九尾狐:「我們去哪裏?」

謝霖:「既然會先打起來……我們去日本蹲我的新異能吧。」

兩人坐飛機前往日本。

落地后,九尾狐對着天空一嗅就皺眉:「好多臭氣。」

謝霖:「什麼臭味?」

九尾狐:「死人的臭味。你是女巫,應該也能聞到。」

是嗎?

她集中精神,慢慢的,一股腐爛的味道開始漸漸清晰。

她用靈力包裹住全身,接下來眼睛也能看到了,整個機場和外面的街道、天空,都瀰漫着黑色的氣。

「怎麼回事?」

九尾狐:「不知道,不過看起來要麼是個大妖怪,要麼就是個惡神。」

兩人坐上計程車,開向東京。

進入東京后,黑氣也沒有消失。它瀰漫在路人身邊,可路人仍然如常說笑,沒有人發現自己周圍都是這種黑氣。

九尾狐:「惡到極致也可以成神。就是不知道是什麼神?」

謝霖擔心這是新的異能。

可電腦們只是根據概率計算出異能可能掉落的地點,卻沒辦法推測出是什麼異能。

不過電腦們向她保證,只要它們接下來能得到更多的資料,總有一天它們能連掉什麼異能都能推出來。

「這種異能……」她看着外面的黑氣搖頭,「我可有點不想要。」

九尾狐不覺得這有什麼:「你要是不想要,也可以等它出來殺了它,我就可以吃掉它了。等我吃掉它的身體,我就會變得更加厲害了。」

謝霖:「你要是能殺你自己動手。別想讓我替你干。」

謝霖不上當,九尾狐嘖了一下。他對謝霖比對簡青林更滿意,但她不如簡青林更有殺性是真的。這就有點不完美了。

「好吧,我自己來。」他摸摸謝霖的頭髮。

然後就被電了一下。

他捂着手說:「跟我接觸對你有好處。」

謝霖:「謝謝,不用。」

計程車把他們送到靖國神舍。

九尾狐說不管是大鬼還是惡神,它們要降臨的話只會選擇死人最多的地方或者最惡的地方。

謝霖想了想,比起醫院,她還是覺得這裏更有可能。

靖國神舍今天已經結束參拜了,遊客都在往外走。

九尾狐站在神舍門前往天上看:「這裏比別處乾淨多了。」

靖國神舍的天空上確實沒有一絲黑氣,神舍裏面的黑氣也比街上的要少。

九尾狐:「看來就是這裏了。誕生之地需要潔凈,我們就在這裏住下吧。」

謝霖就在附近訂了個民宿,兩人先去吃了飯才回來。

她發現九尾狐跟人一樣吃東西,不忌口,什麼都吃,還特別愛喝酒,他喝光了一桌的酒瓶子,最後還像沒事人一樣走出去,同店的酒客都給他鼓掌。

一夜沒事。

第二天也沒事。

第三天也沒事。

謝霖對逛街不感興趣,擺出兩台電腦讓它們收集資料,股可以暫時別炒。九尾狐則每天每晚泡在歌舞伎町,看起來收穫很多。

「你缺不缺錢?」她在他又要出去時問了一句。他應該沒錢,難道這兩天都是白嫖?

九尾狐搖頭:「不用,我還賺了不少錢呢。」

「……」謝霖重複,「你賺錢?」

他去歌舞伎町賺錢……

「……你去當牛郎了?」她慢慢站起來,震驚的瞪着九尾狐。

九尾狐:「我需要她們心甘情願,還需要她們全身心的投入。結果我發現給我送錢的女人全都會對我敞開身心,我付錢的話反而她們都在說謊。」

謝霖:「……」

九尾狐問:「這樣行不行?」

不行!

……不過好像也沒什麼不行的。他是個能量體不是人,這樣反而更沒有道德上的問題了……?

謝霖糾結在三觀中,暫時先放九尾狐去賺信仰了。

第七天,終於,異能要出現了!

她的虛擬屏上也出現了提示。

這竟然真的是給她的異能。

八咫鏡:日本神天照之鏡,可以水、銀、銅等物為鑒,借體現身。八咫鏡有通曉過去與未來,消滅死亡黑暗邪惡之力。

謝霖看着這異能介紹,一時有點分不清它到底是牛還是個垃圾。

此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天邊已經開始漸漸泛白,到四點時太陽一出來,估計就是八咫鏡出現的時候了。

謝霖和九尾狐飛進神舍。現在的神舍還是一片安靜。

「你說八咫鏡會在哪裏?」她問九尾狐。

九尾狐:「我跟日本神明不熟。」

謝霖聽得有點心驚。

難道異能中還會有中國古代神系的東西?

也對,都有了西方的天使和吸血鬼了,日本的八咫鏡也有了,那中國的神明也該出來露露臉了。

要是誰抽到大聖的定海神針就有意思了。

因為從定海神針的解釋看起來,能提起它的要先有千噸臂力才行。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