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喊殺聲,越來越近,甚至可以瞧見一道道人影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飛奔過來。

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他們已經衝到了近前。

就在他們飛撲過來時,原本一動不動立於原地的東方修哲,突然加速,竟然將沖在最前面的兩人給抓在了手中。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這些追殺者瞬間停了下來,他們俱都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盯著這個好似幽靈般的少年。

他是誰?

剛剛他是怎麼做到的?

天啊,他要做什麼,為什麼把手掌放在了雷護教的頭上?

一個接著一個的疑問,開始在這些人的腦中出現,原本喊殺聲不斷的氛圍,此刻竟然變得異常的安靜。

東方修哲的「搜魂之法」再次施展,這一次的他,總算是有了收穫。

已經可以確定,雷牙確實是被他們所抓,只是抓到了哪裡,現在如何,還無法知曉。

這個男子關於雷牙的信息有限,他並沒有參與圍捕雷牙的行動中,只是從族人口中聽到一些這方面的事情而已。

手臂一揮,將這個男子扔到了雷豐谷的腳下,東方修哲沒有任何遲疑,開始對手上的另一男子進行「搜魂之法」。

這一次很幸運,東方修哲從這個傢伙的記憶里,讀到了圍捕雷牙的全過程。

當雷牙被重傷奄奄一息的畫面出現在腦中后,東方修哲的表情一下子變了。

雷豐谷此時正在考慮如何處置這個被少年扔過來的男子,突然,一股可怕的殺氣撲面而來。

「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殺氣,竟然讓我有種掉入深淵無力反抗的感覺,我的身體怎麼了,竟然在發抖,我竟然因為這股殺氣的影響而……」

雷豐谷不住地向後退,他的臉色在此刻慘白無比,並且額頭上滲出了一層冷汗。

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會救雷牙?

雷豐谷心中的這個疑問,變得愈發強烈起來,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孫子會結識這樣的人!

如果這個人是自己的敵人,雷豐谷不敢想象他會是怎樣萬劫不復的下場。

「你們竟然把雷牙……」

東方修哲咬牙切齒,手上驟然冒出一團炙熱的火焰,瞬間將手上的男子燒成了灰燼。

雷牙,他的好兄弟,竟然被這幫傢伙險些殺死!

「渾蛋,你竟然敢殺了我們的雷護教,大家不要愣著,跟他們拼了,今天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亡!」

「擅闖『雷雲嶺』者,殺無赦!」

「殺無赦!」

對方的喊殺聲再次響了起來,一個個將體內的「雷雲鬥氣」施展到最大限度,猶如飛蛾撲火一般直衝而來。


東方修哲的陰陽眼,寒光驟然一閃,就見衝到最前面的三十幾個傢伙,竟然詭異地飛到了半空中。

「啊,我的身體怎麼不受控制了!」


「大家小心,這個小子會邪術!」

「不能留他,一定要殺了他!」

對方已經殺紅了眼,仗著人數與地勢,他們不會在敵人面前退縮,尤其是剛剛還打了一場勝仗。

電光閃爍,將這有些昏暗的「雷雲嶺」照耀得猶如白晝。

一個個,各自施展出雷系鬥技,彼此融合在一起,就好像是一條無法阻攔的巨蟒!

凡是被雷光沾到的樹木、岩石,無不瞬間化成灰燼。

「小心!」

雷豐谷見少年立於原地沒有任何要躲閃的意思,不禁出聲喊道。

在他驚駭的目光注視下,少年竟然抬起了一隻手掌。

「我的老天,難道他想單手硬接對方合力發出的這一招?」

雷豐谷的一雙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他有心想要再提醒,可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然而,他腦中想象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反而出現了極其詭異的一幕。

那團巨大的雷電,竟然被少年給吸收了。

雷豐谷不會看錯,那不是格擋,而是吸收!

「我的老天,他……他到底是什麼怪物,竟然連威力霸道的雷系招式都能夠如此輕鬆吸收,難道他是特殊系斗師不成?可是為什麼從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鬥氣波動。」

這一刻的雷豐谷,突然發現自己的腦細胞有些不夠用,這個少年帶給他的震驚,一件勝過一件。

當然,相對於雷豐谷此時的震驚,對面的那幫傢伙,受到的震驚更是巨大。

誰能夠想到,在剛剛那如此強悍合力招式下,少年非但一點事情都沒有,反而將他們釋放的能量給吸收了?

我不是眼花了吧,這不是真的!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是用了什麼障眼法!

竟然會沒有事,他怎麼會沒有事,難道他是怪物么?

這一刻,原本士氣高漲的對方,一下子全都愣在了當場。

再來看此時的東方修哲,讓人奇怪的是,在吸收了剛剛的雷電能量后,他的眉頭竟然皺了起來。

難道說,剛剛的那一招,對他還是造成了傷害?

非也!

讓他皺眉的原因是,他竟然意外地發現,吸收了雷電的能量后,體內「本命之器」煉化「天能石」的速度竟然加快了!

這個發現,絕對非同小可!

「難道說,這雷電能量,對於我的『本命之器』還有著增強能力的作用?」

這個念頭在腦中閃過之後,東方修哲便決定再試一下。

屈指一彈,將最近新學會的「斷陽指」使了出來。

「啵啵啵~」

隨著幾聲輕響,對方几個倒霉的傢伙,瞬間腦袋爆裂,仰面一倒,已經嗚呼哀哉!

同伴的驟然死亡,果然將這幫傢伙的情緒給激了起來。

「渾蛋,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我們同心協力,就算他是惡魔,也要讓他死在這裡!」

「用『合力擊』,我就不信他還能夠安然無恙!」

「對,用『合力擊』,讓他知道我們『雷雲門』的厲害!」

「……」

對方這數百人,再一次凝聚鬥氣,準備對東方修哲再一次發動攻擊。

所謂的「合力擊」,是一種特殊的攻擊方式,可以將所有人的攻擊凝聚成一點,不過它需要施展者配合默契,而且必須用同一種招式!

如果「合力擊」能夠發動成功,其破壞力遠不是剛剛湊巧發動的疊加攻擊所能比。

「不好,他們要使用『合力擊』,千萬不能讓他們得逞!」

雷豐谷大驚失色,他顯然十分清楚這「合力擊」的可怕。

「合力擊」雖然破壞力驚人,不過卻是有著一個很大的缺點,那便是需要很長的準備時間,而且稍有分心,便會前功盡棄。

雷豐谷一揮手,正準備指揮自己身後的奴僕衝上去,卻不料一個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把他嚇得全身一哆嗦。

「這是我與他們之間的戰鬥!」

東方修哲扭頭瞥了一眼雷豐谷,那警告的語氣再明確不過了:你要是敢讓人破壞,別怪我連你們一鍋端!

「好可怕的眼神,那到底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只是被看了一眼,便讓我有一種被死神盯上的恐懼感!」

雷豐谷忙又讓奴僕不要輕舉妄動,同時他心中也想看看,這位猶如怪物一般的少年,要如何對付對方。

「好機會,就是現在!」

在東方修哲剛剛扭頭的那一刻,對方自認為發現了破綻,忙將還沒有蓄勢到巔峰的「合力擊」施展了出來。

「合力擊」破壞力驚人,不過攻擊線路單一,如果目標快速移動,很難進行捕捉。

和先前一樣,面對沖向自己的雷電之威,東方修哲再一次使出陰陽眼的「吞噬能量」能力。

「嗡!」

正如東方修哲猜測的那樣,在吸收雷電能量后,「本命之器」能力大大提升,就好像吃了興奮劑,竟然一下子脫體而出。

「本命之器」的出現,使得東方修哲吸收雷電的速度霍然提升。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的雷雲,好似受到了影響,竟然降下一道驚人的雷電來。(未完待續。) 「本命之器」驟然間騰空而起,迎著那道閃電直衝而去。.

「嗡!」

一聲類似於野獸低吼的聲音響起,那道從天而降的閃電,直接落在了「本命之器」的蓋子上。

剎那間,光芒萬丈,耀眼奪目。

下方的眾人,不得不側目躲避強光的照射,而就在這時,一聲聲類似於龍吟的聲音響起,起初很輕微,漸漸的,變得愈發地明顯起來。

雷豐谷一邊用五指遮擋著那耀眼的強光,一邊努力向天空中望去,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尤其想知道,那個奇怪的丹爐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自己飛上空,而且還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

作為一名藥劑師,雷豐谷也曾使過很多非凡的丹爐,但就算將那些都加起來,也無法與剛剛閃現出的丹爐相比。

「這個少年,在他的身上到底還有著多少驚人的秘密?」

雷豐谷向著少年看去,只見少年的表情似乎在興奮著什麼。

此時的東方修哲,已經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誰能夠想到,「雷電能量」竟然會對「本命之器」有著這麼大的改變,簡直就像是脫胎換骨一般。

此時的「本命之器」,正在以快於先前數十倍的速度煉化著內部的「天能石」,如果照眼下這種速度來看,用不了多久時間,就可以完全將「天能石」煉化!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