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遠遠不夠。」奧古斯都冷灰色的雙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阿克頓:「我們至少還要一百萬人才能奪取這顆星球,還要有這幾倍乃至更多的人來保衛它。」

爆兵。

「這也是我們想做的,可十五萬人就已經是極限了,這些人全部都是志願為革命事業而戰的。他們平日裏都通過地下組織聯繫,秘密接受訓練。」阿克頓說。

「那就取締政府和參議員,組建新的議會,推行新的法令,更改募兵的制度。一旦我們控制斯蒂爾靈,那就向這座城市徵兵,一旦控制南部的工業城市,我們就要讓那裏適齡的年輕人都戴上鋼盔,握起長槍。」奧古斯都大聲說。

「我參加過聯邦陸戰隊,在一場殘酷的戰爭中親手殺過許多凱莫瑞安人,我比你更清楚聯邦軍隊的可怕之處。」

「當克哈上的暴動和恐怖襲擊愈演愈烈時,聯邦陸戰隊一定會介入。所以,我們急需一支強大的革命軍。在政治上,我們應該爭取其他星球甚至是一部分塔桑尼斯創世家族的支持,以獲得更多的援助,分散聯邦政府的注意。」

「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明白還是不願意承認,在貴族們和掌權者發起的戰爭中,這一代人,都必須被綁在隆隆向前的戰爭車輪上,直到死去。」

長久的沉默。

「如果我們不得不打一場戰爭,那麼克哈必將取勝。」安格斯說:「但說到底,我還是希望這是一場和平的演變,把權利從中央集權者手中交還給人民的交接儀式。」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指望惡龍心甘情願地交出它的財寶和金子,這當然是在白日做夢。」

在安格斯那裏聽到這樣的話,奧古斯都並不感到意外。安格斯更像是一個純粹的革命黨領袖而非藉著革命掌控權利的野心家,他想要建立組建一個廉明的新政府,將克哈4重建為自由和平的世界。

就像過去那樣。

安格斯是個偉大而無私的革命者,他甚至願意以自己的死來警醒全泰倫人。

「我們都清楚,戰爭不可避免。」阿克頓也在這個時候說話了:「我跟你的父親交談過許多次,都不再對和平演變抱什麼指望。有起義的地方,鎮壓就接踵而至。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將有無數人為之而死。」

「即使如此,我們也要戰鬥到底!」安格斯堅定地說:「過去,我總是對聯邦政府抱有一點幻想,但我現在已經明白它已無藥可救。」

「泰倫聯邦這個巨人的身上滿是醜陋的膿包,必須用鋒利的刀劍切開它,傷口才能夠重新癒合。」

「相比於凱莫瑞安和尤摩楊,泰倫聯邦的領地和星球已經太多太龐大了,他們臃腫而腐敗的政府只能使用使用武力壓迫殖民地上的人民,而所有的被壓迫者都早已對其心懷不滿。」他說。

「現在,只要第一個吹起起義號角的星球出現,那些觀望者就會揭竿而起。克哈不會是唯一一個反抗聯邦統治的星球,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父親,你覺得,這場戰爭我們會打多少年?」奧古斯都聲音低沉地問。

「十年或是更久。」安格斯說:「當我不在了,還有你來繼承我的事業,還有你的兒子和瓦倫里安。」

「奧古斯都,儘管我不願意承認,但克哈革命軍中大部分都是未經過軍事訓練的年輕人,合格的軍官只能從退役的聯邦老兵中招募,但我也無法保證他們是忠誠的。我們也缺少將軍,因為克哈人並不總是能征善戰。」

「這支革命軍空有理性和抱負,實質上不過是一群倉促集合起來的,農民、工人與公司職員的兒子。他們願意為克哈的獨立而死,卻還未能成為紀律嚴明、令行禁止的軍人。」

「奧古斯都,你是個英雄,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將是克哈革命軍的領袖,因為你是我能想得到的,最合適的人選。」

「也許,就要由你來領導這群烏合之眾了。」

7017k 因著有心事,吃飯的時候,季宏博格外的沉默。

反觀其他三人,倒是聊的熱火朝天,彷彿不在一個國度。

終於,趙翠翠意識到自己的兒子今天有些反常。

「宏博,你怎麼一句話都不說,吃的也少,飯菜不合口嗎?」

「我……」

季宏博抬起頭,剛要開口,就看到趙翠翠「唰」的拿起了餐刀。

季宏博:「……」

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忍住了呼之欲出的哽咽,他咧著嘴,強顏歡笑:「怎麼會,您的手藝一向絕,我只是沒什麼胃口。」

「沒胃口?不舒服嗎?」

「他是有心事,想不開。」

季康斜了他一眼,輕哼一聲,「不管怎麼樣,周末的約會不要忘了。這麼大的人了,不會想要靠絕食來抗議吧?」

「我是那樣的人嗎?」

這簡直是對人格的侮辱,季宏博當即梗著脖子反對。

季康輕嗤一聲,不置可否。

季宏博反駁了兩句,隨後又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一般,耷拉著腦袋,沒精打采。

「原來是為了約會的事啊。」

趙翠翠恍然大悟,笑彎了眼睛,「兒子,悅悅現在長得可漂亮了,和小時候完全不一樣了,你見了肯定會喜歡的。」

「長得漂亮的多了去了,她還能有我姐漂亮?」

「那倒是還差的遠了。」

「這不就得了,連我姐都不如,我怎麼可能會喜歡。」

沈懷琳越聽越不是滋味。

雖然但是,怎麼感覺不像是在誇自己呢?

季康聞言,頓時又皺起了眉:「空有其表有什麼好的,有內涵,門當戶對才最重要。」

「爸,你怎麼能說我姐胸大無腦呢?」

「我什麼時候說了!」

沒想到他居然當著面挑撥離間,煽風點火,季康氣的火冒三丈,直接奪過了餐刀,準備當眾表演一場「弒子秀」。

當然,該場表演以主演季宏博落荒而逃而宣告失敗。

見他竄了,季康冷哼一聲,放下餐刀。

「這臭小子,就知道窩裡橫,但凡把這股勁兒用到感情上去,我現在都能抱孫子了。」

「唉,也不知道隨了誰。」

沈懷琳眼觀鼻,鼻觀心,沉默不語。

夫妻間的「打情罵俏」,千萬不要摻和。

容易引火上身。

……

回到房間的季宏博趴在床上,愁眉苦臉,心情很是浮躁。

腦海中不斷的回想著電話里,柳長清的那句「他也是我弟弟」。

「誰是你弟弟,老子差你一個姐姐嗎!」

氣惱的捶床,季宏博到底沒忍住,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

電話響了許久都沒人接,他的心也隨著「嘟嘟」聲而逐漸的向下沉。

現在連自己的電話都不願意接了嗎……

正在他沉浸在傷感中的時候,電話終於接通。

「喂,怎麼了?」

「你,你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原本醞釀好的情緒,一開口,全破功。

默默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附贈一句「廢物」。

「我剛才在洗澡呀,手機放在外面。」

聞言季宏博像是打了一陣強心素,心臟再次瘋狂的跳動了起來。

原來不是不願意接他的電話,而是在洗澡啊。

幸好幸好……

「你找我什麼事呀?」

「我,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說。」

「你說,我聽著呢。」

「我爸給我安排了相親。」

「……」

柳長清正在擦頭髮,聽到這話,動作猛然一頓,咬著唇,不知在想些什麼。

聽不到她的聲音,季宏博的心也隨之越跳越快。

她會怎麼想,會不會不高興,會不會生氣,會不會……

「這是好事啊。」

等了許久,卻只是等來了這句話。

季宏博感覺像是一桶冷水,從頭澆到尾。

整個人都涼了。

。 「你想多了,小豬,別自作多情,隔著這麼遠你能確定人家在看你,呵呵?就是要看,你不覺得人家是在看我嗎?」

喬伊娜打趣了兩句,沒往心裡去,這種事不少見。

因為出色的容貌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前還在讀書的時候,教室外或者球場上,找借口遠觀乃至圍觀亦或食堂里偷偷打量她的男性多如牛毛,海王大人早都見慣不驚。

轉眼淡淡的彎曲,天井對面的過道,正對著火鍋店的是一家賣奶茶的飲品店,飲品店旁邊是一家烤魚店,兩家的門臉相隔有兩三米的距離。

就在這一小截空壁上,一個男人靠在牆上,一條腿抬起后彎蹬在牆上,雙眼直勾勾的瞅著火鍋店,這男人的視線的確是沒在喬伊娜身上。

很普通的男人,大約二十多歲,白色T恤,休閑九分褲,腳下是一雙運動型板鞋。短髮,戴眼鏡,大街上常見的黑框鏡。

順著那男人的視線,喬伊娜奇怪的把目光移動到了李響身上,海王這一次必須要承認,對面的男人目不轉睛的看著的就是同為男性的李響。

「豬啊,你同事?不去打個招呼嗎?」

大街上瞪著人瞧,不是家人不是同事那可是很容易招惹禍事,遇到脾氣不好的被揍一頓也有可能,所以喬伊娜第一個想法就是李響那些警察同事。

第二個想法就讓喬伊娜興奮並激動起來,莫非是那些警官在辦案埋伏起來抓人,現場圍觀和電視里截然不同的感受,想到這裡喬伊娜全身血液都快要沸騰了都。

「不是,沒見過,不認識。」

李響三連否,他也很詫異,雖說目光交匯這種事隨時都在發生,可兩個男人長時間相互凝視,李響心裡膈應得慌。

這他娘的究竟是誰啊,哪有這樣眼珠子都不動一下看著人的道理,李響沉下臉,示意喬伊娜稍等,他起身幾步走出火鍋店。

是的,李響要過去逮著人教訓一頓,他遠不是那些經過無數腥風血雨磨鍊歷練的老警察沉穩的性子。

剛走出警院不到一年,正是初生牛犢不畏虎,豪氣沖斗牛的時候,別說區區一個和他差不多年齡的男人,就是三五個持刀的匪徒,保不準這小子都會一衝而上。

李響氣沖沖的出去,喬伊娜稍一猶豫也趕緊跟了上去。李響性子略暴躁她很清楚,萬一和別人打起來了怎麼辦,一旦打了架李響的警察身份又爆出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大概率,李響會因為這次的打架鬥毆被開除警隊。

平日里折騰、戲耍李響是一回事,可喬伊娜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小子被處分丟掉工作吧,這種事喬海王做不出來,兩人好歹也算青梅竹馬,不能見死不救。

然而,就這麼短短的幾秒鐘,喬伊娜估計頂多三秒,他們本就坐的是靠窗,窗外就是過道,卡座離火鍋店大門幾步路而已。

可等到喬伊娜跑出火鍋店,入目卻是李響站在橫跨天井的通路中間茫然四顧,左看右看的轉圈圈。

「小豬,你在找什麼?咦,那人跑哪裡去了?」

快走幾步過去站在李響身邊,喬伊娜也到處一邊瞧個不停一邊問道。

「就是找剛才那人,你視力好,幫我找一找。」

李響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兩句交待清楚他指了指左邊又指指右邊開始分派任務。

「老喬,我去這邊,你去那邊,找到人馬上給我打電話,我越想越覺得那人詭異得很,一定有問題。」

到這個時候,李響其實也沒有多想什麼,他只是對那個男人消失的速度無比好奇,然後就是想要搞清楚那人盯著他的原因。

呃,是不是真的在盯著他李響還不能肯定,可他剛才起身走出火鍋店的速度顯然比喬伊娜更加迅速,那人怎麼能消失得如此之快呢?

剛才給喬伊娜分配任務的時候李響就觀察了周圍的環境,過道兩頭都有電動扶梯可以上下,火鍋店的位置差不多就在過道中間部分,而無論跑向過道那一頭,最少也得十來秒時間。

購物廣場生意停好的,因為裡面的中央空調,很多老人喜歡午飯、晚飯後抱著孩子進來閑逛,所以人流量不小。

就是現在李響一眼望去,前半段兩邊過道人也有十個往上吧。

姑且就算那個男人有博爾特的速度,兩三秒鐘能從火鍋店對面衝到自動扶梯上下樓,問題人家博爾特比賽前面是一馬平川。

兩邊過道這麼多的老人小孩,還有坐在嬰兒車裡哭唧唧的糰子,誰敢在這裡撒開腿飛奔來著,稍不注意撞上一個,呵呵,那真是找罵、找死呢。

儘管想象了無數種可能性,分析得也頭頭是道,然後李響心裡是亮堂的,那個吃飽了撐得慌的男人還真就在他起身到出門這兩三秒鐘內消失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