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玩意?冰宗!很強嗎?」

無名不以為然的說道。

聽到無名的話,白衣少年嘴角掀起,露出兩顆雪白的獠牙笑道:「哈哈哈,少年,有人開出很高的價格讓我殺你!」

「殺我?那個吃飽了沒事幹!」

無名不解道。

猶豫片刻,轉身笑著問向劍玄。

「師傅,你會保護我的吧?」

聽到無名的話,劍玄楞了楞,撫著鬍鬚高興的笑道:「哈哈哈,我一定會保護你的,我的好徒弟!」

話音未落,劍玄身後的劍出現在手中。

「噌~~」

一道劍鳴響徹雲霄。

聽到這劍鳴之聲,遠處的白衣少年臉色大變。

「你~你~你是劍修境!「

驚駭聲中充滿了恐慌。 因為,白政浩說了,他的最終目的,其實還是要除掉霍司爵,而現在神宗御將他這麼一送,這種可能性真的就微乎其微了。

「內閣長,現在怎麼辦啊?那瘋子被送去了寰山,我們還怎麼動手啊?」

他看到了內閣長也在這,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趕緊走了過來。

內閣長能有什麼辦法?

他現在能做的,也就只有指望外面那幫人了。

「還能怎麼辦?這件事只能先通知茶館那邊了,看看他們有什麼辦法?還有,你是不是關注點搞錯了?難道你現在不是更應該關注何亮那件事嗎?」

這個內閣長,突然滿臉陰沉的提醒道。

副理事愣了愣。

反應過來,霎時臉色白得更加厲害了:「是軍部那邊查出什麼了嗎?神宗御昨天進去了那裏后,一直到凌晨都沒有看到他出來,我都盯着呢,你這邊是有聽到他什麼動靜了嗎?」

「整個軍區就是他部署出來的,你覺得他還能有什麼動靜?」

「……」

這話太恐怖了,幾乎是當場,這個副理事狠狠一哆嗦后,他差點連站都沒站穩。

是啊,整個軍區都是那老頭的,他要是進去了,還會有什麼東西能逃過他的眼睛呢?從監控,再到佈防,乃至那裏的每個人士兵,只要是他想查,都逃不過他的視線!

副理事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那……他到底查到了什麼?」

「他已經讓人把京城最好的法醫帶過去了,他出來的時候,除了一把拆下來的密碼鎖,還有當時跟何亮一起考核那瘋子的陪訓人影,都帶走了,你還想讓他查到什麼?」

「……」

再也沒有聲音了。

「咚」的一下,這副理事直接癱軟了下去。

不用再查了,因為,就這兩樣,就足以讓這起霍司爵突然舊病發作導致殺人的案件,變成一起對他蓄意安排的謀殺。

「不……不怕,內閣長,那密碼鎖的密碼,還有指紋片,都是那老頭的兒子親手交個我們的,如果他真的查出什麼來,我們就把他兒子拉下水!」

突然,這個男人像垂死掙扎的狗一樣,抓着內閣長的胳膊,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樣,又激動了起來。

內閣長厭惡的甩開了他。

「你最好是祈禱這一個籌碼有用,否則,你非常的清楚,最後,你就會是這件事的替罪羊!」

他把話說得非常直白。

副理事聽到,頓時,本來就已經沒多少血色的臉,更加的發白了。

但終究,他還是又燃起了希望:「不會的,那可是他的兒子,他不可能會為了一個瘋瘋癲癲的半路孫子,來放棄一個跟了他那麼多年的健康兒子。」

內閣長就冷笑一聲。

——

觀海台。

神宗御確實在等了一個晚上后,他就在法醫和最高檢那裏等來了自己最想要的消息。

「老爺子,有一個很好的消息,那個陪訓員在看了我們內部監控錄像后,承認了小少爺在考核時,每項成績都是優秀的。」

最高檢先拿出了一份供詞,告訴了神宗御這個好消息。

已經等了整整一夜的神宗御看到了,頓時,他激動之下,在伸手去接這份供詞的時候,率領千軍萬馬衝鋒殺敵都沒有皺一下眉頭的他。

這一刻,手竟然都微微抖了一下。

最高檢:「……」

忍不住,心底又是一陣感慨。

神宗御仔細把這份供詞看完了,片刻,他問:「所以,關於我孫子發狂的導火索,是何亮最後拿着不好的考核成績去找他,然後刺激到了他,這個結論現在是不成立了對嗎?」

「對!」

「那這件事,其實何亮本身就有問題?」

話鋒一轉,這個老爺子一老眼猛的瞪大,馬上,就從裏面射出兩束十分兇狠的光芒來。

法醫連忙否認:「不是,這件事,應該跟何亮沒關係,因為我昨晚檢驗了一下那份考核成績單,發現上面雖然有何亮的指紋,但他並不具備當面遞出去的條件。」

「條件?」

這話太專業了,書房裏的兩人一時都沒有聽懂。

法醫看到,便乾脆站了起來,從自己的本子上撕下一張紙后,他拿着它就朝最高檢遞了過去。

最高檢:「……」

法醫:「你看,我現在遞給你,我的手勢是這樣的。」

他特意讓神宗御還有最高檢注意一下自己手指頭捏著這張紙的地方,兩人愣了愣,也就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們才終於明白過了來!

「你遞過來的手指是最少三根捏著這張紙,大母子,食指和無名指。」 林小木背着周辰已經爬到了山峰絕壁的半山腰了,他很累,一直在調整自己的呼吸。

左手一直徒手抓那些石壁,現在酸痛不已,每次重新抓石壁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顫抖。

林小木沒有放棄,他不能鬆手,也不能失誤了,這個時候掉下去,他和周辰都得死,周辰更加估計得摔成肉醬。

「這次要是能活下來,出去之後你得想想怎麼報答我。」林小木說了一句。

背上的周辰沒有回應,林小木又喊了一句:「我跟你講話你聽到沒?」

還是沒有回應,林小木仔細再一聽,周辰竟然睡著了,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這下林小木整個人都不好了,他這麼辛苦,費勁的背着你攀岩,你倒好,直接心安理得的睡著了。

「握草!」林小木爆了一句粗口,「老子不幹了!」

可能因為情緒的波動,加上節奏有點亂了,林小木一個沒抓穩,身體直接往下滑落。

這可把林小木給嚇到了,趕緊匕首狠狠的朝着石壁上一插,兩個人的重量全靠這把匕首給支撐住了。

周辰這個時候也被震醒了,一臉后怕道:「小木,發生了什麼?」

「你可算醒了,再不醒,我就要直接鬆手了,摔死你。」林小木憤憤不平道。

「那個,不好意思啊,小木,實在是太累了。」周辰歉意道。

「好像應該說累的是我吧,你太過分了,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林小木不爽道。

「我真不是故意要睡着的。」周辰解釋著,他確實覺得很愧疚。

周辰還想說什麼,一顆石子突然砸到了林小木的手臂旁邊的石壁上。

「嗒!」

這一下好驚險,要是打中林小木的手,那估計就要涼涼了。

這個時候林小木和周辰都閉嘴了,他們知道,李顯追上來了。

「周辰,林小木,你們也真是有毅力呀,就是不知道摔下來會不會直接摔死,哈哈哈……」李顯在山峰絕壁下大喊著嘲笑道。

「別管他,趕緊往上爬!」周辰提醒道。

不用他提醒,林小木明顯已經加快了節奏,他不敢分心,全心的在調整呼吸,節奏,心無旁騖的往上爬。

李顯表情變得陰鬱,大量的石子朝着山峰絕壁上的兩人打去。

林小木身旁的石壁上全是石子及一些物品打在上面的「嗒嗒」聲,他沒有去管這些,心中只有一個信念,一定要爬到最頂峰。

周辰忽然悶哼一聲,石子打在了他的背上,真的很疼,但他極力的忍住了,他不想讓林小木分神。

又是一塊石子打在了周辰的背上,他還是繼續強忍着,接着又是一塊,越來越多。

周辰終於忍不住了,一口鮮血吐出,吐在了林小木的后脖頸上。

一股溫熱從后脖頸傳來,接着變得冰涼,林小木這個時候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周辰,你怎麼了?」林小木緊張的問道。

「沒事,你安心攀岩,別分神。」周辰堅定道。

「都吐血到我身上了,還沒事,你忍忍,我掌握節奏了,快要到頂峰了。」林小木擔憂道。

「我那不是血,是口水,想到了好吃的。」周辰找了個蹩腳的理由。

林小木一陣惡寒:「你能再噁心一點嗎?行了,這下真拿你當墊背的了,抱歉了,再堅持一下!」

周辰沒有說話了,他很虛弱,都不知道多少顆石子打在了他身上,好在他有稀有級金屬皮膚,石子沒有打進去他的身軀,都是震傷。

林小木已經快攀登到頂峰了,李顯也隱隱約約看不見兩人的身影了,他放棄了繼續控制石子亂打一通。

李顯在想辦法,他要上去頂峰,到了那上面,林小木和周辰必死,那已經沒有路了。

很快,李顯想到了辦法,他利用了自己的超能力,將周邊的所有石子沙土等控制起來,然後慢慢的斜鋪在了山峰絕壁上,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道路。

李顯自信的笑了笑,走上了這條他用超能力形成的道路,一步步朝着山峰絕壁走去,是如此的輕鬆。

林小木終於到達了峰頂,他站在峰頂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他征服了這座山峰絕壁,儘管他現在的雙手幾乎已經麻木,沒有任何戰鬥力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