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竟然能夠拖動我的身體!」

銀龍皇心頭一震,那股吞噬的強勁力量,竟然在這一刻,將他的身體拉扯了過去。

這讓他皺起了眉頭,猛地,他的眼眸中,折射出來淬銀之色。

銀目閃爍,沉凝,威壓擺佈的氣息,伴隨着無與倫比的強大氣勢,凝練的殺氣,伴隨着他的身體,一起衝天而起!

沒有逃離,他竟然要與震獄神鼎硬剛!

而就在他憑空一躍之間,他原先身處的位置,那一株銀色柳樹,眨眼破碎,成了銀色冰晶。

此時的銀龍皇,那雙眼睛的催動,已經不是普通銀龍一族範疇的融合了,那瞬間升騰的能量,儼然已經超越了那銀塵無數倍。

哪怕他看起來身份單薄,但在虛空之間,他的身上,凝聚了無與倫比的銀隆道力,全部凝聚於一身。

「咚!」

他想要撞碎這神鼎!

同時,他身上威霸的力量,徹底爆發!

震獄神鼎,厚重的姿態,也被震得後退了一些。

然而,其中的淚洪,卻被推動,彷彿掀起一陣波濤,那蒸發出的一滴淚墜落在了銀龍皇的手臂上。

「刺拉——」

幾乎是瞬間,直接腐蝕了他的衣服,一滴蒸發的淚水,瞬間在他手臂上,灼出了一個血點!

直接貫穿了他的手臂!

就像是一點火焰,瞬間穿透了白紙一般!

「怎麼可能!」

銀龍皇臉色猛變,他一躍而起,看着自己手中的傷勢,有些觸目驚心了。

然而這一刻,他一抬頭,漫天的蒸汽,直接向他沖刷而來!

震獄神鼎也存在,直接化為一個推手,憑藉着狠人大帝淚水的絕對壓制,一力降十惠,將最為霸道的力量徹底爆發了出來!

猛地,銀龍皇大腦一片空白,他沒想到,千聚雷竟然還有這樣的底牌,心頭莫名震撼。

逃!

一瞬間,他滿腦子只有這一個想法。

那淚洪簡直就是龍族的剋星,擁有對他的絕對壓制,根本觸碰不得!

然而那震獄神鼎推壓的速度極快,漫天之上,溫度攀升,蒸發的淚洪水汽,瞬間瀰漫虛空!

徹底將銀龍皇給包裹籠罩了起來!

「啊——」

一陣陣驚人的慘叫聲,直接傳開,正是那銀龍皇被無盡的淚洪澆灌,滾燙的淚水,直接讓他悲慘莫名!

——

各位大佬,有空可以看看我的新書《斗羅讀者榜,榜一比比東通讀斗羅》唄!感謝感謝! 這下子林天略明白了一點這個張子睿的套路,這小子這分明就是在賣關子試探,找這麼多人過來,不過就是讓大家知道林天這麼一號人,然後專門不提林天想知道的關於他表哥張省長的事情。

就這樣,這一桌子人討論的都是一些有關於互相幫助的事情,聊的都是一些什麼交情啊,什麼認識之後之類的話,而且這群人一聊起來,根本輪不上林天插嘴。

就見林天坐在椅子上拍了拍手,說道:「好啦好啦,在座的可都是我大哥,沒別的,我得表示一下啊,表示一下!」

說著,林天朝著門外又拍拍手,就見外邊進來了一隊服務員,一個個手裡都端著一個托盤,這托盤上邊還蓋著紅布,不用說也知道,這裡邊肯定是錢。

服務員進了門,先是在門口排成了一行,然後林天一揮手,這群服務員才一個個的走到了桌子旁邊,然後把一個個托盤放在了在座的各位的面前。

林天站起身,朝著他們揮揮手,說道:「今天我認識各位哥哥了,想必各位也都是院長,想來也不差錢,但是我也沒有什麼好送的,只能夠送大家一些這個了!」

說罷了,林天裝出了一副無奈的樣子,朝著服務員又一揮手,服務員們這拉開了托盤上邊蓋著的紅布,這才發現,托盤上,竟然全是一根根的大金條,這可是讓在座的各位,包括這個張子睿,都著實吃了一驚啊!

「林,兄弟,你這是什麼意思啊?這可就顯得見外了啊!」其中一位院長站了起來,對著林天笑著說到,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眼睛卻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大塊金條。

要說這金條是哪來的呢,其實林天也沒有這麼多貨,這還是雲飛前兩天沒收到的財產呢,現在讓林天拿過來送禮,也算是引誘這群人上鉤。

林天微微一笑,說道:「哥哥們,這點東西您們要是不要,那才是跟弟弟我見外呢,可千萬別說別的了,大家就收下吧,不成敬意,不成敬意啊!」

林天這話說完,就見其中一位院長拿起了這塊金條,不住地放在臉邊上打量著。

可是偷眼一看這個張子睿,卻發現張子睿看著他們,臉色卻很陰沉,那位院長趕緊把金條又放在了托盤上邊。

林天當然也是察覺到張子睿臉色的變化了,看著張子睿,他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話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子睿一下子站了起來,微笑著說到:「林天啊,你這是這麼意思啊,瞧不起哥哥們啊?哥哥們可是不能要你的錢啊!」

一邊說著,林天也看得出來,張子睿臉上的微笑是無比的僵硬的,也就是說,他不高興了。

林天微微點點頭,說到:「張哥,我這不是,這不是,給各位哥哥一個見面禮么,你看看你,怎麼了這是,哈哈,各位笑納,笑納啊!」

「胡鬧!」張子睿拍著桌子就站起來了,就見他憤憤地說:「林院長啊,哪哪都得有個規矩啊,既然你入了我們的門,就得守我們的規矩,對不對啊!」

林天看的出來,這個張子睿完全是在裝模作樣,他的心裡,肯定早就想把這黃澄澄的大金條拿回家了,可是這個人,也不知道是沒膽還是謹慎,竟然能夠這麼沉得住氣。

林天無奈,只得陪笑著說到:「張哥,您看看您,我就是意思意思,您這是跟我來哪出啊,好,既然這樣,我收回,收回便是!」

林天又對著服務員們揮揮手,這些服務員就再一次上前,把這金條又給收了回去。

其中不少院長看著即將到手金條被收走,一個個的臉上都顯露出了不情願的表情,但是看到了張子睿的表情,他們只好作罷。

張子睿見到林天派人把金條收回了,臉上也假模假式地露出了一絲絲的笑容,說到:「嗯!這就對了嘛!在哪就得守著哪裡的規矩,兄弟啊,以後有什麼事情,你就跟我說啊!」

林天一時間只覺得氣不打一出來,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張子睿竟然這麼狡猾,他警惕性竟然這麼強。

「張哥,您教訓的是,教訓的是啊,是弟弟我的錯,我的錯,既然您這麼說了,那咱們就都是一家人了!」林天一邊陪笑著一邊說到。

張子睿這才點點頭,之後桌子上邊說的都是一些個淡話,吃完了飯,宴席就散了,之後,林天又回到了住處。

林天回到了家裡,可就開始思考上了他也不知道這個飯桌上的人到底都是什麼意思,但是林天知道,這事情,似乎已經是有進展了,所以說,他得繼續努力了。

就在林天躺在床上琢磨的時候,電話又突兀的傳來響鈴的聲音,拿出來看了看,竟然是許攸打過來的。

一接電話,那邊的許攸還挺橫。

「好你個林天啊,竟然掛我電話,是不是長本事了啊,啊?你最近到底在幹什麼,不能夠告訴我嘛,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啊!」

林天聽許攸這話,只感覺到心裡一陣陣的愧疚,畢竟他的舉動已經讓許攸對他有所傾慕了,可是他最近的表現,卻讓人家許攸感到挺難過的,所以說,林天也感到很愧疚。

「小攸,你聽我說,現在我在幫雲飛哥哥一個忙,忙完了就有時間了,你知道嗎?」林天的語氣裡邊帶著點無奈地說到。

許攸微微嘆了口氣:「林天,我們的關係也這麼長時間了,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你自己斟酌吧,哼!」

說著,許攸氣呼呼地就掛斷了電話。林天把電話裝進了兜里,望著窗外的夕陽,微微嘆了口氣。

想到這,林天抬起手看了看錶,尋思了一會,還是決定去醫院裡邊接許攸下班。

就這樣,林天立馬翻身從床上起來,下了樓開上了自己的蘭博基尼跑車,就趕往了青州醫院,雖說已經是那裡的院長,但是林天自從當上院長之後,還真沒怎麼去過醫院呢!

等林天到了醫院的時候,正好是下班的時間點,他來的也剛好是時候,就見醫院門口停著一輛日產的跑車,然後下面站著兩個男的,拿著花,正在和許攸糾纏。

林天一看這事情不對啊,立馬趕了上去,但是他心裡也是在犯嘀咕,心說這方圓百里的黑道上,誰不知道我林天是什麼人啊,竟然還有人敢來青州醫院門口找事!

就見許攸的臉上滿滿的都是哀怨,而那兩個人還非得死皮賴臉纏著她,這下子林天可就看不下去了了,恨不得把那兩個人的頭給擰下來,但是又一想,自己現在的身份隨便動手打人似乎不是很合適了。

「嘿,你們是幹什麼的啊,知道這什麼地方嗎,誰給你們勇氣在這地方撒野?」林天一邊指著這二位,一邊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可是這二位卻是頭也不回,仍舊是對著許攸,看都不看林天一眼。

許攸見到林天來了,臉上露出了一絲絲欣慰的光芒,然後對林天說到:「林天,趕緊的,這倆人,這倆人圖謀不軌!」

林天點點頭,然後跑過去,直接扒著一個人的肩膀,就把那個人給推開了,可是他卻發現,這個人竟然是徐良。

「哎呀卧槽!」林天不禁罵到,轉過頭再去看另外一個,竟然是徐良的一個弟兄。

徐良看著林天一臉吃驚的樣子,實在是忍不住了,頓時間哈哈大笑起來,林天看著這小子的樣子,忍不住又罵了幾句。

「大哥啊,你沒想到會是我吧,啊?」徐良一邊大笑著一邊說到:「這不是大姐看你最近不怎麼樣所以說找我們過來跟你開個小玩笑嘛!」

許攸也到了林天的旁邊,輕輕地牽住了林天的手,林天看著許攸,只覺得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值得珍惜。

想到這,林天對著許攸點點頭,又對著徐良點點頭,說到:「行啦,既然這樣的話,那咱們就不說笑了,那個什麼,今天我請客了,好不好啊?」

徐良連忙點頭說:「好啊大哥,沒問題,你請客可就太好了,那我要求,咱們去青州飯店好不好啊?」

林天白了徐良一眼,說到:「青州飯店有什麼好的啊,不過是有個名聲罷了,咱們不去,聽說之前跟李澤民洗錢的那個飯店調整了,今天咱們去那嘗嘗鮮,怎麼樣?」

眾人當然一個勁的說好,不管是什麼人,有人說請自己吃飯,有誰會拒絕呢啊!

可是這四個人上了車,剛要走,林天就又接到了張子睿打來的電話,看著電話來電顯示的號碼,林天不禁嘆了口氣。

「好啦,你嘆什麼氣啊,真是的,你不是在幫雲飛嗎?」許攸看出來了林天的為難,趕忙安慰他說到:「既然選擇了幫人家,那你就別怕費事,既然是有事了,那你就先去忙吧!」

林天聽完這話,又看了看許攸那副善解人意的樣子,不禁一下子抱住了許攸,徐良和另外那位小弟則是在邊上起鬨。 「百名二階骷髏兵嗎?」

「和前世一樣啊!」張燁看著眼前憑空出現的二階骷髏兵們,zui角露出笑意。

張燁直接下令攻擊。

十名腐屍緩步移動過去。

至於骷髏戰士和骷髏騎士以及骷髏刺客在腐屍靠近骷髏兵后,隨之接近。

骷髏射手和骷髏法師站在遠處展開攻擊。

百名二階骷髏兵,輕而易舉就將其擊殺,沒有任何的難度。

之後是第二層!

第二層是五十個二階骷髏兵,二十個三階殭屍。

唯一麻煩的就是三階殭屍,血量多一點,但是攻擊依然很弱,輕易過關。

第三層,五十個三階殭屍,十個四階腐屍。

這一層有點麻煩,不過在張燁的骷髏軍團面前,只是耗費的時間多了一點,順利通關。

這四層,一百個四階腐屍。

雖說亡靈塔內部的空間較大,但是腐屍的數量太多。

一百個腐屍聚集在一起,分兵戰術也不好使用。

張燁只得使用卡位戰術,站在亡靈塔的一個角落,讓腐屍頂在前排,骷髏軍團們負責輸出。

最終以四個腐屍的死亡,通關了第四層。

亡靈塔第五層,只有十個怪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