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醫術高明,他身上的燒傷就是他治療好的!還有我外公,身患重病,今天也是他醫治好的!」

「名醫鄭坤你們聽說過嗎?今天在柳家,他跪在地上,求著我老公收他為徒!」

「這等事情,就算是江海薛神醫,也不可能做到吧?」

沈溫婉說的話,半真半假!

蕭何的確醫術高明,但那必須要碰到適合他醫治的病人,不然他就是一竅不通!

鄭坤的確下跪求蕭何收他為徒!但那是因為,鄭坤還沒弄清楚蕭何底細,以為他真的是神醫,後來弄清楚后,差點被活活氣死!

薛神醫的確無法做到讓鄭坤跪下求他收自己為徒,但拿蕭何跟他比,就真的實在太過了……

然而現在,沈溫婉根本就管不了那麼多,絕對不能再讓人罵自己的老公是廢物。所以,她完全豁出了!

就算將來謊言被人揭穿,那也只是她一個人丟人。

「我老公只是沒有上進心而已!他要是有,神醫的稱號,唾手可得!」

沈溫婉說完,周小莉直接驚呆!

「溫婉,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人,什麼時候,你也學會說謊了了?就為了維護這個廢物?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你說的話,鬼都不會相信!他要是真有那麼高的醫術,早就名揚四海了!」周小莉搖了搖頭,又低聲跟沈溫婉道:「這廢物是不是跟你用了什麼邪術啊?我勸你還是趕緊跟他離婚!」

沈溫婉差點沒有被氣死!

「沈小姐也是來拍賣藥材的嗎?」旁邊,郭強突然說話打破了尷尬!

「對啊!我要買一株珍貴藥材,給我外婆補補身體!」沈溫婉回答!

「在江州,我王家是說一不二的存在!就算是薛神醫開的翠微堂江州分部,也要給我王家幾分面子!所以沈小姐儘管放心,等下我一定會讓翠微堂江州分部的人,給你留一株價格公道又極其珍貴的藥材!」郭強笑道。

「若是真的這樣,那就多謝王少爺了!」沈溫婉客氣道!

幾人到了翠微堂江州分部布置的拍賣大廳,這裡早已經聚集上百人,全都非富即貴

翠微堂江州分部的拍賣行,吸引的可不光是江州的富豪,周圍幾個城市的富豪全都吸引過來了。

沒有辦法,珍貴藥材能治療他們的疾病,沒人會不心動。

八點的時候,拍賣行開始了,一個身穿漢服的漂亮女子出現在了講台上,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

有人驚呼道:「她她……她不是薛神醫的孫女萬嫻雅嗎?沒有想到,竟然是她主持拍賣會!」

「傳聞她的醫術,已經勝過了她的父親,甚至她爺爺薛神醫,也沒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勝她!」

「我也聽說了,這次神醫大會,就是薛神醫專門為她準備的!也就是說,她很有可能成為下一位女神醫!」

「什麼叫很有可能?我看她就是下一位女神醫!」

……

萬嫻雅落落大方的拿起拍賣錘,敲打在桌子上,沖著下方大聲喊道:「大家安靜,今天大家都是沖著我翠微堂珍貴藥材來的,我就不跟大家多說廢話了,直接拍賣我翠微堂的鎮店之寶,三千年參王!」

她拍了拍手,兩個禮儀小姐,抬著一個木盒從後面走了上來!

眾人的目光,再次被吸引過去!

三千年參王,他們絕對是頭一次見!

所以他們都想看看,這三千年參王,究竟什麼模樣!

盒子打開,一股馨香傳了出來,拍賣廳所有人都聞到,頓時感覺心曠神怡,渾身舒坦!

有人感嘆起來:「不愧是參王,光是聞一口氣味,恐怕也能包治百病,延延益壽!」

眾人再看盒子里,一株赤紅人蔘出現在他們面前,外形幾乎已經完全像是一個人,它大概有一尺長,躺在盒子里都顯露著一股霸氣,真的不愧參王二字。

萬嫻雅這時又甜甜說道:「這是我爺爺,機緣巧合之下,在長白山天池下採挖出來的……我爺爺推斷過,吃了它,至少能延壽十年……現在開始拍賣,起拍價五億,每次叫價,不能少於五百萬!」

聽到能延壽十年,無數富豪心動,但聽到起拍價五個億,立刻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打了退堂鼓,因為真的太貴了。

而就在這時,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突然站了起來,朝周圍的大聲喊道:「諸位朋友,在下龍駒,這株參王我看中了,請大家不要與我爭搶!」

坐在拍賣位上的蕭何,正在打量這株三千年參王,他心裡嘀咕:「果然是三千年的參王……一定要得到!」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龍駒說的話,立刻詢問身旁的沈溫婉:「這個龍駒是誰?口氣好囂張!」

沈溫婉還沒來得及回答,周小莉就在旁邊嘲諷了起來:「喲!剛才不是還說神醫嗎?怎麼連逍遙葯神龍駒都不知道?」

「我來跟你這個廢物科普一下吧!中醫協會已萬江南為尊,奉為神醫!但這世界上,有資格被稱為神醫的並非只有萬江南一人,這號稱逍遙葯神的龍駒就是其中之一,只是他淡泊名利,沒去爭那虛名罷了!」

「哦!」蕭何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但這跟他要買參王又有什麼關係?

各大富豪,見龍駒開口,本來還有念頭之人,此時全都打消了念頭,畢竟為了一株參王,得罪一位神醫級別的人物,那太不值得了。

所以此時,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龍駒即將拍賣得到那株三千年參王的時候!

突然,一個十分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出價五億三千萬!」

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蕭何!

著筆中文網我啥都沒寫,就弄審核中去了。。。

《我有一個功法升級器》五十章在審核 宋煜點了點頭,「沈家那邊呢?」

「沈閣老和沈家三個老爺關在書房說了許久,結果只是沈三老爺去了宋府幫著撫慰。」

「沈閣老老謀深算,他肯定也想明白了兇手的意圖了,」宋煜微哂,「也是,宋征死的雖然蹊蹺,但隔著壽宴畢竟還有段時間呢,況且,那日參加壽宴的人不少,兇手若是殺了宋知府豈不是比殺了知府家的兒子更能挑起軒然大波?若是這個暗示沒能成功挑起姚閣老和沈閣老之間的矛盾,那麼姚閣老只要稍稍查探一番,便會得知那宋征曾與我口角,這樣便都會以為是我殺人滅口。」

宋煜湛黑的眸子,聚起層層烏雲,整張臉落在陽光下,卻顯得萬分陰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這樣一來,姚閣老定然會以為是我要對他做什麼,從此懷恨在心,在朝中與我作對」

素音皺著眉,暗暗心驚,他只想到那伙人是想嫁禍與少主,卻並沒有想這麼多

宋煜卻忽然笑了出來,彎了彎好看的眉眼,如玉的面龐彷彿映著蜜瓷般的光,晃得讓人睜不開眼,「是時候向他們收點利息了——你告訴墨鵲,叫他的人不用再隱藏行蹤了。」

不用隱藏那人豈不是會發現他們在跟蹤他?

素音點點頭,只想了一下便回過神,道:「少主,今日墨鵲捎來消息說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宋征從萬花樓離開的時候,七皇子也剛從那個地方離開,後來才來的咱們莊子,七皇子和宋征,走的是同一條衚衕」

宋煜眸子黑亮,深不見底的湖底迸出亮光來,他先是笑了一下,接著又沉思了一番,才低低的對著素音吩咐了幾句。

素音一一記下,宋煜又道:「周子興都去了哪裡?」

素音垂著頭,陰影之下的表情讓人難以分辨,他的聲音勻速又平直,聽上去只讓人覺得乏味,「回少主,昨兒個和少主分別後,他和孔家那幾個少爺又喝到亥時,孔、曾、李家的少爺分別留在了畫舫上,史少爺和王少爺回了府,等到他們都散了,周二公子才去了宣芳閣,和那個會釀百花醉的如意姑娘獨處到丑時,然後回了府邸。今兒個巳正才起,先去了珍寶齋,選了一套紅寶石的赤金頭面和一雙九鳳臂釧送到了宣芳閣和瀚海園,然後又逛了玉器坊,現在人正帶著小廝在繪天閣。」

素音說完,又忍不住小聲咕噥道:「他幾乎把各大衚衕都轉了個遍,什麼楚館什麼私窠,簡直葷素不濟,若不是屬下知道那是周二少爺,奴才簡直以為有認同咱們一樣在找什麼。」

宋煜心思動了動,露出一抹笑意,「也許他就是在找什麼呢?」他可還記著周二在畫舫里說的話呢!

素音一愣,沒明白宋煜的意思。

宋煜卻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心情大好,「叫上孤鷹和鴻雁,咱們出去逛逛。」

待到出了門,卻發現身後跟了一條小尾巴。

宋煜:

小尾巴素衣雙眼淚汪汪的看著宋煜,「少主這便要拋棄素衣了嗎?早知道,素衣昨兒個晚上便投了秦淮河了!」說著,還擠了擠眼睛,似乎要擠出兩滴鱷魚的眼淚。

宋煜哭笑不得,罵道:「一天到晚沒個正經樣子,我看再過不了兩年,我也不用找什麼婢女了。」

素衣低垂著頭,無限哀怨的迅速抬眼瞧了宋煜一眼,手捏蘭花指,右手綰過垂在耳畔的髮絲,嘟著嘴扭捏道:「少主慣會取笑人家!」

宋煜沒好氣的啐了一口,「又作什麼妖!既然出來了便老實跟著吧!」只覺得面前這個人簡直比自己還要混不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搖起扇子不再理他。

卻不知他自認為沒形象,那雙桃花眼卻眼波流轉間,愣像是送了個秋波,直看的身後的四個人魂兒都丟了一半,還是素衣先醒過來,捅了捅身邊的三人,拉拽著趕忙追了上去。

金陵城最繁華的地段,不過就是整夜燈火通明的秦淮河,和整日熙熙攘攘的正陽街。正陽街貫通東西,主街上商鋪林立,酒樓、茶肆、珠寶閣、玉器坊、綢緞莊、水粉店、點心鋪子、票號等鱗次櫛比,除了一大堆隨從跟著的大戶人家的家眷,還有坐車、坐轎子、騎馬的貴族,也有擺著攤子的平民,還有挑擔趕路的貨郎,駕牛車送貨的夥計和趕著毛驢拉貨的老漢以及遊手好閒晃蕩著手逛游的閑幫。

宋煜逛著逛著,便走到了繪天閣附近,門口的夥計看見宋煜衣著華貴,身後有跟著四個長相不俗的小廝,眼睛一亮,帶著殷切討好的笑容飛跑到近前才和宋煜拉開距離,道:「這位公子,小店新來了一批上好的小箋,是膠東的紙,王林甫親自做的箭竹圖;還有新到的歙硯、紅絲硯,都是難得的好東西,您若是不喜歡,還有我們東家的私藏的名家的書法字畫,您可有興趣來小店掌掌眼?」

宋煜挑了挑眉,一雙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一副溫潤的樣子,「竹子的風骨也只剩下王林甫了,他竟然肯給區區小箋作圖?一共有幾張?」

夥計一聽有戲,面上的笑意更深,「誒呦!公子您是懂行的,這王林甫的字畫可謂不常求得,只因咱們東家和他有幾分淵源,這才得著十張,方才有位京城來的公子已經在看了,只是小的不敢打包票是不是還留著,您若是有緣,興許還能遇上!」

宋煜點了點頭,由著夥計引進門,二掌柜見到宋煜亦是眼前一亮,恭恭敬敬的將宋煜引上二樓,還未進雅間,便見周二笑容滿面的從一個雅間走了出來,身後跟著的掌柜的笑的幾乎見牙不見眼了。

宋煜挑了挑眉,驚訝的掃了周二一眼,又皺了皺眉,看著他身邊的掌柜。

二掌柜一瞧掌柜的樣子,心中暗道一聲糟糕,只怕那小箋已經被那位少爺買走,正思量著怎麼將這件事全圓過去,卻見對面那一身華服長相討喜的公子快步走過來,一把攀住了身邊這位公子的肩,笑著道:「塵兒哥也是聽說了王林甫的箭竹來的吧?不好意思,承讓承讓,那小箋一共十張,全讓小弟先行買走啦!」

二掌柜見二人相識,先是鬆了一口氣,可聽那少爺言語間掩飾不住的得意和炫耀,心中暗暗叫苦,生怕那小公子惹惱了身邊的這位俏公子。

宋煜眼波流轉,咧了咧嘴角,卻帶著惋惜懊惱之意,「誰不知道令尊大人最喜歡王林甫的箭竹?若是旁人買走,便是搶我也拿到手了,可偏偏是你,我倒不好這樣做,算了,你便請我吃喝一頓,再叫我瞧上幾眼那箋子,權當賠罪吧!」

周二豪邁的揚了揚手,「這有什麼,哥哥可千萬別替我省著,咱們就去秦淮河邊上的望月樓,那邊風景好,菜品好,保證哥哥吃的滿意,喝的盡興!」

宋煜卻歪著頭,不正經的臉上掛著正經無比的表情,「世家子弟都知道的地方,去了有什麼意思?我聽說朝雲街有一個小酒樓味道甚好,咱們去那也能吃個樂子!」

周二當即把頭點的如搗蒜,只恨不得跳著贊同,「朝雲街三教九流都有,吃飯想必也是熱鬧非凡,這個好玩!咱們到時候混在人群里,權且開開眼,聽聽他們都聊些什麼!」

待到二人到了朝陽街那間名為翠柳居的酒樓,卻見寬敞的大廳中,坐滿了人,東側搭起來的檯子上,正有個說書的老漢,帶著孫女講古,台下不時發出鬨笑聲。

「這店氣氛倒好。」周二咕噥著上了二樓。

掌柜的在前邊引著,並不像旁的酒樓那般隨意搭貴人的話,只是規矩的將人請到雅間,熱情恭敬的介紹過特色菜,便安靜的等著宋煜周二點了菜,然後安靜的退出去了。

周二點頭讚許道:「這掌柜和跑堂的甚至比大酒樓還要訓練有素,在這樣一個地方,這倒顯得有些突兀了。」這和他相像的這種地方有些不同。

「聽說是沈家的。」

「那就難怪了。」

周二被樓下的叫好聲吸引,推開窗,正好能看見樓下的場景,也跟著津津有味的聽起來,樓下那對爺孫倒是配合默契,端的是幽默風趣,引得周二連連大笑。

可是笑著笑著,周二支著下巴卻忽然嘆了一口氣。

宋煜嚇了一跳,像是看見了什麼怪物一般掃量了一番忽然間無精打採的周二道:「你這人一項沒心沒肺,這是怎麼了?」

周二長嘆一聲,做望天狀,「人有旦夕禍福,月有陰晴圓缺,今朝有酒今朝醉。」

宋煜一口熱茶嗆到,連咳了幾聲,瞪了周二一眼,「什麼亂七八糟的,說人話!」

周二又長吁短嘆了一番,苦惱道:「誒,想必塵兒哥也知道吧?我最近老是往宣芳館跑,就是為了那個如意姑娘。」

#####~推薦一本總裁文~《總裁霸愛:超人女友太妖嬈》作者:落霞紅

大總裁遇到女超人,啪啪啪,愛火四濺,炫富算什麼?咱們去保衛銀河系!

。 『該死的,竟然大意了。』從昏沉的狀態下醒來,楚風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以楚風的實力,此刻在地球上能夠戰勝他的人屈指可數,所以楚風有些麻痹大意。

畢竟漫畫里也就一開始小悟空他們被皮拉夫一夥給催眠瓦斯給算計了,之後就是拳拳到肉的熱血情節,讓楚風忘記了,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也在突飛猛進的進步著。

「醒了?果然身體素質不一樣,我特製的催眠瓦斯能夠讓普通的成年人昏睡十天,你不過一天就完全清醒了。」就在楚風清醒的時候,一個聲音從一旁傳來。

扭過頭去,楚風看到一個滿頭白髮,穿着白大褂的老人正在以一種看到稀有物的眼神看着楚風。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