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一件寶物,不過我也不知道品階,可惜好像殘破了!」

孟老點了點頭,沒再追問。

即便是他,也無法看穿那八寶玲瓏塔的來歷。

像是極為古老,卻又並無太多特色。

唯有林驚羽自己明白,這乃是一件無價之寶!

「嘿!至於這麼害羞不?」

「莫非是我長得太帥了不成?」林驚羽嘿嘿一笑。

這時,他也注意到,北宮傾城見他赤裸上身,竟扭過頭去,羞澀地不敢看他。

看到這一幕,孟老也是哈哈一笑。

他自然看得出,北宮傾城一路上,對林驚羽的關心。

特別是,剛才林驚羽失蹤之後,她更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哼!自作多情!」

「趕緊把衣服穿上,否則我讓你享受一下冰龍脈的厲害!」

北宮傾城冷哼一聲,一隻芊芊素手伸出,頓時一股凜冽的寒意從天而降。

讓林驚羽也不禁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嘿!要不要這麼認真?」

「穿就穿嘛!」林驚羽一邊說,一邊從空間納戒中取出一件乾淨上衣。

隨即,那一股徹骨的寒意,便徹底消失不見。

「驚羽!」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莫非被帶到了的地下嗎?」

孟老好奇地聞道。

「嗯!不知為何,我進入了一個地底迷宮!」

「那迷宮很大,也很宏偉,到處是神秘的畫壁……」

林驚羽點點頭應道。

「畫壁?」

「畫壁上都有些什麼?」這時,北宮傾城似乎也產生了興趣。

「畫壁上描繪了當年凰城傲立天穹之上的盛景……..」

「還有一位位身具雙翅的羽凰族強者,翱翔天際,天穹才是他們領地………」

林驚羽侃侃而談。

這些,無疑都是畫壁上的景象,但他卻避而不談飛羽大帝。

「小傢伙!」

「你難道就沒有看到飛羽大帝的畫壁?還是……這世間根本就沒有飛羽大帝?」

這時,連一旁的孟會長,也不禁好奇地問道。

「有倒是有!」

「不過,似乎也沒有傳說中那麼神秘,未必就真的是羽凰一族的大英雄!」

林驚羽淡淡一笑,說的很隨意。

「臭小子!」

「你竟然公然詆毀老夫………」這時,靈海內的元神小人聞言,氣急敗壞地怒吼。

總裁禁區:淑女止步 不過,林驚羽卻全不在乎。

「驚羽!」

「你怎麼能這麼說飛羽大帝?那可是一代大帝,人中龍鳳,百年都未必能誕生一位!」

北宮傾城也反駁道。

她倒是對這位大帝,很是崇拜。

唯獨林驚羽,卻依舊是一臉不在乎。

任誰都不會想到,那赫赫有名的大帝,已經是他的契約奴僕。

更是窩在他的靈海之內。

「驚羽!」

「傾城,如今時候也不早了!我看我們還是不去焱石陣了吧,直接趕往天陽城,你們意下如何?」

孟老突然開口說道。

「好吧!」

「一切聽從孟老安排!」林驚羽點點頭道。

他自然清楚,孟老在擔心什麼。

生怕他在焱石陣那裡,再發生什麼意外。

不過,此刻得到了八寶玲瓏塔,又收復了一代大帝飛羽大帝的元神小人,他已經心滿意足。

………..

與此同時,近百裡外,一座巍峨的圓形巨城傲立於天穹之下。

遠遠望去,這座巨城,竟如同一尊古鼎一般,古樸而神秘。

巨城的西南角,有一座高聳入雲的觀星台。

此刻,一位身披八卦道袍的中年男子,凝望著遠處的天空,目露凝重之色。

「白日星耀!」

「隱隱有帝星出世,亂世將至啊!」

身著八卦道袍的男子嘆息了一聲。

「莫離!」男子輕喊了一聲。

「屬下在!」身旁一位身披赤金色戰甲的魁梧男子急忙走上前來,深深一拜。

「這三日,但凡是二十以下年輕俊傑入城,一律嚴加盤查!」

「如有天賦異稟者,立刻記下名來,稟報於我…………..」 「可是……」

「近日,恰逢丹會開幕,大陸上的天才俊傑,都雲集於此,會不會……..」

身披赤金色戰甲的魁梧男子一臉猶豫地問道。

「你在質疑我?」

那身著八卦道袍的男子冷冷說道。

「屬下不敢!」赤金色戰甲男子莫離急忙應道。

「不敢就去做!」

「不該知道的,就不要打聽………」

說完,身著八卦道袍的男子一臉怒氣地拂袖而去。

「莫將軍!」

「今天,軍師的脾氣,有點兒不對勁兒啊!」

豪門新歡 見八卦道袍男子離去,一旁的幾位親衛軍,才湊到莫離身旁輕聲議論道。

「是啊!」

「平日里,軍師都是很儒雅,今日為何這麼嚴肅起來?」眾人你一句,我一嘴議論著。

「都給我閉嘴!」

「軍師大人的命令,就是城主大人的命令,你們給我記住,都跟我去城門口,嚴加搜查!」

赤金色戰甲男子莫離,怒吼一聲。

他乃是一位堂堂靈丹境九重的大修士,但在人才濟濟的天陽城,也不過是一位裨將而已。

天陽城,乃是西天域最強帝國——西陵古國的一座城池。

雖屬於西陵古國,這座城卻又更似一個獨立王國。

一百年前,西陵古國三皇子岳凌辰在與太子的皇位爭奪中,落入下風。

被貶到此地,成為了天陽城城主。

一百年來,三皇子卧薪嘗膽,藉助這天陽城乃是整座大陸的丹道聖地,招賢納士,糾結了大批能人異士。

其中,這位軍師穆大人,便是三皇子在十年前,親自招募而來。

傳聞,他乃是來自於中央大陸的穆家,一個傳承自太古的古老氏族,家學淵源深厚。

特別擅長占星之術,為此三皇子特意為他建立了這一座摘星台。

隨著軍師穆大人到來,天陽城越發亮出了獠牙。

大張旗鼓,招兵買馬。

在短短十年時間內,擁有了十位大將軍,十八位裨將,和三十萬鐵甲雄獅。

十位大將軍,每一位都起碼是靈域境強者。

十八位裨將,也都是靈丹境七重以上的大修士。

這一切,似乎都源自於這位軍師的暗中運籌。

如今的天陽城,已經三皇子已經無疑成為了一方諸侯,在西陵古國皇帝尚在人世的情況下,他甚至成為了下一代帝君的最高呼聲者。

正因如此,三皇子對這位軍師穆先生也越發信賴,越發依仗。

曾經,在天陽城,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位列十大將軍之一的賀魯將軍,因為帶兵事宜,頂撞了這位穆軍師。

賀魯將軍,乃是一位靈域境三重的巔峰強者。

這等修為境界,在整座大陸,都可以橫著走,更莫說是在一座天陽城。

他也一向傲慢。

從不將這位穆軍師放在眼裡。

直到有一天晚上,賀魯將軍全家被屠,血流成河,一位堂堂大將軍,一家三百六十五人,無一倖免。

一時間,風聲鶴唳,全城戒嚴。

可是,三皇子殿下,卻意外下令,任何人不得調查此事。

無疑,很多人都在猜測,這件事或許便是這位穆軍師所為。

出手果斷!

毫無顧忌!

甚至連其他九位大將軍,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從那以後,整個天陽城,便再無一人,敢挑戰這位穆軍師的威嚴。

畢竟,賀魯將軍,便是前車之鑒。

沒有誰,想重蹈他的覆轍!

「走!還愣著幹什麼?」

裨將莫離,朝著身後的一對禁衛軍怒喝了一聲。

他同樣心情不好,自然明白這是一件苦差事。

卻也無可奈何。

這畢竟是穆軍師下的命令,即便是再難辦,也要去查!

「遵命!」

那些禁衛軍,聽到莫離的這一聲怒吼,也不敢怠慢,齊齊的跟著來到城門處,將城門處的守衛換走,開始檢查了起來。

隨著天陽城丹會即將到來,如今的天陽城熙熙攘攘,人流如織。

「下馬!」

「接受檢查!你是什麼修為?什麼天賦?」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