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可以的。」

「怎麼說?」

老君看著有點不明所以,從剛剛王玥的方法來講著不過是一個最簡單的造物系操控方法罷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王玥卻笑了笑,

「您也知道我的靈質空間因為饕餮的緣故可以不斷的吸收周圍的靈力,哪怕不聚靈大部分時候我都會逐漸變強。」

「嗯,這我知道。」

見老君理解自己的意思,王玥笑著指了指靈傀說,

「那打個比方,我如果製作靈傀或者如同老君您這樣幫我製作靈傀,然後我讓他也在外面,您說我的能力特性是不是能影響到靈傀?」

聽著王玥的話,老君不由得愣了一下,想了想說,

「一般來說使用分身修鍊這個方法雖然不是不行但是實際上事倍功半,畢竟靈傀這種東西是需要藉助自己的物質靈不斷的消耗的。」

「而且時限擺在那,哪怕你回收,也只不過是回收到還被消耗的物質靈和對方聚靈的靈力罷了,如果物質靈消耗的過快。」

「況且聚靈本身就是一個需要集中的過程,這樣來做說不定反而還沒有正常聚靈來的快速。」

「但是你的話。。。似乎不需要聚靈這個過程。」

「沒錯~」

王玥打了個響指,然後手一招把在靈傀里生靈召回,但奇異的事連老君的靈傀也隨即消散一同被王玥吸收。

看著這一幕王玥略為尷尬的看了老君一眼然後繼續說道,

「只要我製作一堆靈傀,然後讓他們自己去聚靈,等到時限快到的時候我再一併回收。」

「這樣的話除了隨時間推移的物質靈被必要消耗外實際上就是獲得了同一時間半個我甚至一個我的自動聚靈時間。」

說著,王玥略帶興奮的說,

「再加上窮奇對於生靈的控制性,我可以把自己的能力附著在靈傀上,我是不是就可以做到無消耗加速變強?」

「那麼是不是說,只要我製造的靈傀足夠多,我就可以多個人同時進行自動聚靈?再一起回收?」

聽著王玥的話,老君也不由得思考了一番,最後他竟然發現,王玥的方法至少有七成的可行性。

畢竟王玥的能力確實可能做到這一點。

如果只是饕餮的話,那王玥製作的靈傀最也就是個空有王玥形象和依靠王玥遺留的靈力來做到王玥能做的事的花架子罷了,但在加上窮奇,那王玥就可以做到把自己的能力「分享」給靈傀。

那樣的話,王玥就可以做到只要物質靈沒消耗乾淨,每個靈傀都是他的工具人。

甚至如果王玥控制力再進准一點精神分裂一點,來個王玥人海戰術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老君無奈的笑了笑,

「你的想法總是那麼不可思議,真沒想到你居然會想在靈傀上下手。」

「畢竟不能對活人使用嘛。」

王玥嘿嘿一笑,

「既然如此,那麼想出點其他方法代替人或者妖精不就好了?」

「確實,是我古板了。」

老君搖了搖頭,

「如果說只是最基本的製作靈傀,我倒是可以教一教你,但是肯定是比不上造物系做的那麼逼真和時效性了。」

「如果你真的想更清楚的了解製作靈傀的方法,也許找找白珏是個不錯的點子。」

「可惜他好像現在也不再天朝?」

「對,但也無所謂。」

王玥聳了聳肩說,

「反正那個傢伙經常跑的不知道人影,找他我覺得還不如我直接去會館找個造物系問問來的實在。」

「況且我只是打算讓他們幫我修鍊的工具人而已,大家當然還是要自己上才爽啊。」

「那就行。」

老君笑了笑,隨手一招,一個書本丟給王玥說,

「這是別人給我的靈傀製作心得,就送你了,我想應該對你有很大幫助。」

「多謝老君。」

王玥翻了翻內容后,發現需要注意的內容還很多,估計一時半會自己還搞不定,所以先收起了書對著老君笑了笑說,

「那我就先帶著九嬰回去了,那邊還有點事要處理一下來著,如果離開太久估計那個地方的主人臉色可能不會太好。」

「哈哈哈,那可真是糟糕啊。」

老君也笑了笑坐回了遊戲機前,

「那我就不多留你了,希望你的方法可以實現。」

「一定會的。」

王玥笑了笑,

「既然對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那自己的靈傀應該更輕鬆才對。」

說完王玥起身對老君作了個揖,

「那麼我先走了,回頭再來看您。」

「去吧去吧,你也知道斗帥宮在哪自己去找他們吧,我這個老傢伙就繼續玩我的遊戲好了。」

「呃。。。好。」

「哦對了,等下。」

「老君還有什麼事?」

「把那個九十九條命的秘籍留下,這遊戲我打不過。」

7017k 「呦,幾位好興緻,可不可以帶我一個。」

出現在眼前的幾人是盜寶團沒錯,服飾還有胸口前掛着的鴉印,都表明着他們的身份。

可能因為挖掘的原因,他們的狀態看起來並不好。

「帶什麼帶!沒看到我們正在採礦嗎?你要是想挖礦,自己去別的地方找!」

聽到外面有人說話,一處被挖開的洞窟中出來了兩人。

加上外面的一共五人。

其中一個還拿着好似羅盤一樣的東西,看起來有些「料」。

乍一看,幾人還真像挖礦的,不過暴露他們身份的東西太多,而且閑羽本就是來找他們的,這種借口沒有作用。

「盜寶團的幾位,你們的本職工作可不是挖礦吧,我來是想找你們做筆交易的。」

盜寶團幾人被揭穿了身份沒有露出太多情緒,聽到後面的交易反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這個年輕人。

和他們做交易,還是跑到這種偏僻的地方來,有點不正常。

「哦,說說看。」

說話之人是那個手裏拿着羅盤,臉上有一道傷痕的的男人。

「各位,你們盜寶團的足跡遍佈各地,想必也收集了不少的奇珍異寶,有沒有興趣出手?」

現在的幾人絕對是沒有什麼好東西的,不過他們的朋友,或者團長絕對有。

這個組織看似鬆散,但能幹這一行,肯定有人傳授知識,不然就他們胡亂挖掘。

和找死差不多。

呦呵,還真敢說啊,看來這人說不定還是個「肥羊」……

眼睛開始不自覺的轉動起來。

「好東西我們有的是,不過你能給出什麼價錢?」

有門路就好。

「價錢不是問題,這得看你們拿出的東西。」

「最好是那種關於魔神遺跡內出產的東西。」

一般的遺跡最多就是些古董和寶石,那不是他想要的。

魔神遺跡……

幾個字讓場面有些微妙起來,因為他們現在所做的事,好像就是和那東西有關。

這讓他們非常懷疑,是不是有人泄露了情報。

「魔神……那等存在,可不是我們這些人能打主意的,所以你還是請回吧。」

言下之意就是拒絕了。

雖然有所預料,但聽到盜寶團的話,閑羽還是暗自一嘆。

看來交易只能找其他人了。

這事只是其中一個目的,主要的還是他們所在的位置。

盜寶團的挖掘方向不錯,不過以這種做法,很難有收穫。

起碼還得幾個月才能見到成效。

工具齊全,夜以繼日,辛勞挖掘也不見得可以達成想要的效果。

面對這裏被某種力量影響過的山體,在努力還是事倍功半。

閑羽沒有打擾他們,反而越過幾人向山的另一面走去。

殺人?還不至於,又沒有太大的衝突,他不是那種喜好殺戮的人。

盜寶團其實只能說是中立勢力,一群到處「挖墳」的人,和那些考古學家從事的職業差不多。

稱呼不同罷了。

「行了!別看了,雖然那人值得懷疑,也可能知道一些這裏的事,但我們只求財,別的想法不要有!」

「大家還是抓緊手裏的傢伙,儘快挖出一條通道來!」

幾人看着遠去的人影,讓那個頭領立馬出聲。

「可是……要是那人恰好知道捷徑怎麼辦?要是他提前進去了呢?」

這……頭領微怔,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老大,要不要我跟上去看看?」

想了想:「小六子,你的想法有點道理,我同意你去,不過得小心點,那人敢隻身在這深山老林中走動,應該有點本事。」

「你要是被他發現了,就找些理由搪塞過去,我看他好像不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所以該服軟的時候就服軟。」

放下手裏的鐵鍬,小六子換了身行頭。

「這我知道,放心吧,頭!」

小六子離開,只剩下四人。

「老大,小六子去跟蹤會不會有危險啊?我們在一起還不怕別人,但他一個人……」

頭領:「應該不會有事,小六子很機靈的,只要見機行事危險不大。」

「我們繼續挖,這個地方有人知道了,距離暴露也不遠了,得儘快才行!」

發號施令,就帶頭進入洞穴內,這次只留下一個人在外放風。

「乒乒乓乓」的聲音再次跟隨着山泉聲響起。

……

有人跟蹤,閑羽沒有管他,就算髮現了又如何?

山中的那東西,他們就算知道了,一時半會也不可能拿到手。

有自己在,那更是不可能了。

走走停停,時不時攻擊,讓跟在他後面的小六子看得心驚肉跳。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