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爸爸了嗎?你死了,讓爸爸怎麼活?」他抱著女兒,失聲痛哭。

蔣甜甜紅著眼睛,喃喃道:「爸,你讓我死吧。」

「我已經髒了,沒臉活在世上,沒臉見呂良哥哥……」

「我要化成厲鬼,去找秦天報仇!」

對於一個像她這樣純潔的姑娘來說,發生了昨晚那樣的事情,繼續活下去,確實要比死還痛苦。

「秦天?」

「他對你做了什麼?」呂良臉色陰沉。

蔣甜甜楞了一下,看到呂良竟然站在人群後面。

一瞬間,羞憤交加,更加堅定了尋死的念頭。

「呂良哥哥,我對不起你。我已經配不上你了!」

「下輩子,我再嫁給你!」說著,她忽然用力推開蔣紹,從保鏢的腰間拔刀,朝自己的脖子吻去。

人在有些時候所激發出來的潛力,難以想象。所以,就連訓練有素的保鏢都沒有反應過來。

眼看著,鋒利的鋼刀,就要割在蔣甜甜那潔白的脖子上。

「不要!」呂良驚呼一聲,衝過去,把蔣甜甜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甜甜,相信我,不論發生了什麼,我都會跟你一起承擔!」

「千萬不要想不開!」

蔣甜甜楞了一下,有些驚喜的道:「呂良哥哥,你說什麼?」

「你……要跟我在一起?」

呂良點頭,低聲道:「你知道,我是一個不太善於表達的人。」

「甜甜,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你的。」

蔣甜甜喜極而泣。

「呂良哥哥,在有生之年,能聽到你這句話,我真的好開心。」

「可是,我已經不純潔了。」

「求求你,讓我死吧!」

「下輩子,下輩子我再清清白白的給你做老婆!」

她仍舊要尋短見,不過,被呂良緊緊的抱住。

看到這個樣子,蔣紹沉聲道:「呂良,甜甜就是因為你,才去找秦天的。」

「沒想到,姓秦這個畜生,竟然見色起意……傷害了她!」

「出了這種事情,你讓她怎麼還有臉活下去?」

呂良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他大聲道:「蔣叔叔,我一直都很喜歡您的女兒。」

「現在,我正式向您提親。希望您可以把甜甜嫁給我。」

「我發誓,這一輩子,都會好好的對待她。同時,手刃秦天,報仇血恨!」 第1664章

羅森心裏有千萬MMP,可是也不敢說一點出來。

還得要微笑陪着,「是有點酸。」

這話一說完,慕安安眼睛直接瞪了過來,「羅森你注意一點,30歲的人了,鼻子都失靈了。」

羅森:……

害,這吃一口狗糧,還要被懟?

無妄之災!

宗政御見着慕安安這小傲嬌的樣子,臉上笑容更為燦爛。

他極少有這樣開懷,無所顧忌大笑時。

也就在慕安安面前才會有這樣的一幕。

而宗政御與慕安安對對坐的,此時他人直接站起來,朝慕安安方向彎腰。

捧着她的臉,在慕安安回頭時,落下一個吻。

慕安安有些微愣,還沒反應過來,七爺的唇便已經離開她的唇。

「小姑娘多醋挺好。」

宗政御說完,還補充一句,「我喜歡。」

慕安安:……

在跟七爺目光對視時,她心裏當場就軟了。

本身也沒有真的吃楚溪什麼醋。

就是自己男朋友跟人姑娘在一個房間那麼久,心裏不是滋味是真的。

但就是一點不開心的感覺,也不至於過不去,或者小題大做。

畢竟慕安安心裏清楚,以宗政御當時情況,楚溪能夠救下來,已是讓人心存感激。

慕安安收斂心神,「說正事了,七爺。」

「別越變越不正經的。」慕安安補充。

羅森是超級想附和慕安安這句話。

七爺是真的越來越不正經了。

以前談工作的正事,羅森小打岔都會被七爺眼神殺給警告的死死的。

從此提起十二萬分精神,絕對不敢在談正事的時候有任何走神行為。

結果現在七爺,不僅談正事不好好談,還搞調情。

變了變了。

都變了。

羅森在心裏嘀咕著,莫名的很想拿手機給顧醫生髮個信息,表達這個情況。

「說回正事。」慕安安換了坐姿,「你要我以你未婚妻身份出現,可那與A國礦山合作的合同怎麼說?」

羅森說過,礦山有問題。

七爺不在,簽和不簽都會成為致命點。

「不簽,拖着。」宗政御回答的直接。

慕安安舔了唇瓣,嘴唇有點乾澀,「可對方今天就要給答案,到時候宗政祥雲肯定會以我什麼都不懂,以及礦山會簽給被人給我施壓。」

「簽不了別人。」宗政御回答。

慕安安一聽這個就知道這場合作是有隱情。

而在慕安安正認真的看着宗政御,等著七爺後續,七爺卻已經站了起來。

走到後方端了玻璃杯,倒了一杯溫開水。

慕安安以為他口渴,便耐心的等著七爺喝完水再說。

而宗政御卻端著水回來,把水杯放到了慕安安面前,「喝了。」

慕安安一愣。

宗政御沒多說什麼,就是平靜的看着慕安安。 第379章:風起,開始

墨無言的話委實突然了些,晏臻毫無防備,聽了睜開眼看他。

「你說什麼?」

「臻兒,如今誰都知道,便讓更多的人知道又何妨,或者你覺得不妥嗎?」墨無言說道。

公佈天下,他們二人情投意合互相傾心。

晏臻愣了下,直起身來。

墨無言幫她拿起軟枕墊在身後,看她。

「你認真的嗎?」晏臻問道。

「臻兒,我認真的,所以來問你,我想要名分。讓那些人曉得我與你不是外面的謠傳,而是真的。」墨無言說道。

大啟名分嚴謹,男女之間有情可以,不能私相授受。若是公佈出來,便是沒有定親,也是公認的。

墨無言想要名分,這晏臻委實不曾想到。

怎麼看着,有些像爭求名分的小媳婦呢?

晏臻莞爾,看他好看的臉蛋配着一雙認真的眼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快別這樣瞧着我了。」晏臻一手捂著嘴,一手去推開他的臉。

墨無言順着她的手偏開臉頰,面容微紅。

晏臻越笑越想笑。

墨無言忍不住了,拉下她的手靠過去,兩人面容靠得極近,呼吸都能感受得到。

「你在笑,我就親你。」墨無言說道。

晏臻頓時抿著唇看他,搖頭表示不笑了。

墨無言退開,說道:「臻兒,你同不同意?」

「若是公佈,只怕我們族上就要開大會了。」晏臻說道。

晏氏一族的族規誰都遵守着,晏氏一族的族人守祖宗規矩,很是古板。

從晏禮晏相爺便能看得出來,早前在知道女兒重生回來,反應如此之大。

若不是晏臻發病,晏相爺恐怕還過不了心裏那關。

晏臻跟墨無言一處,那些個守着祖宗規矩的人自然會跳出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