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死心吧,我是不會接受你的。」

「呸。你下流。」

「??」什麼鬼。 白莀一頭霧水地看著男子逃也似的離開。

然後她一個長相秀氣的少女站到了她的面前,雙手叉腰,頤指氣使:「賤人,既然你不敢接受他的挑戰,那我的挑戰,你敢接下嗎?」

「你又是誰?」

突然發現還是有沈璉在的小日子好,至少不會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人找上她。

她有些想他了。

少女恨不得掐死白莀:「你要是不接受我的挑戰,就離沈璉遠一點。你長得這麼丑,根本就配不上他。」

「簡直有病。」

白莀越過少女就要往教學樓走。

突然少女向她發動了攻擊。

白莀在沒有突破之前就能避開這些攻擊,更何況是現在呢!

她一個閃身,然後一個飛踢踹到少女的身上。

少女啊地一聲,就被踢得飛了出去。

現場瞬間噤若寒蟬,然後就是更多的竊竊私語。

「好厲害,也不知道若蘭學姐能不能打得過她。」

「肯定是若蘭學姐厲害,我可是看到她直接將石板都打裂了呢。」

白莀頓時就來了興趣,能將石板打裂真的非常厲害了呢。

不知道能不能刷出戰力值,至少倒在地上的少女並沒有給她貢獻戰力值。

突然有些躍躍欲試。

「小莀,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田蔓蔓看到白莀頓時迎了上去,「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你的男朋友呢?你這些天都同他在一起,害得我都不敢同你說話,生怕當了你們的電燈泡。」

「其實我同他並不是男女朋友。」

對於這個曾經唯一要好的朋友,白莀並不想隱瞞她。

「好了,你不要解釋了我都懂。」

「蔓蔓,對不起。」

白莀緊張地抓住了田蔓蔓的手。

畢竟曾經她因為林筱柔傷害了這個曾經最好的朋友,這句對不起是欠她的。

「嘶。」

田蔓蔓倒吸了一口涼氣。

雖然很小聲,但還是沒能逃過白莀的耳朵。

「蔓蔓你怎麼了?」

「我……我沒事。我們趕緊去上課吧。」

白莀將她拉到角落,然後掀起她的袖子。

沒想到這隱藏在衣服下面,全是青紫的傷痕。

「這是誰做的?」

億萬總裁【完結】 白莀氣道。

她記得田蔓蔓家家庭和睦,而且她的成績又好,那她身上的傷又是從何而來。

曾經她虧欠過田蔓蔓,所以現在她有能力了,她一定會幫她。

「我真的沒事,小莀馬上就要上課了,我們還是去上課吧。」

田蔓蔓眼神閃躲,不敢直接白莀的雙眼。

急得白莀各種著急上火。

「是不是林筱柔?」

「不是。不關她的事。」

「那就是徐芊芊和沈妍琪。」

除了她們幾個,白莀實在是想不出來其他人了。

不過不管是誰,她一定要將欺負田蔓蔓的人給找出來。

「小莀,我沒事的。你就當沒看到好不好?」

雖然白莀有著不錯的身手,但事情已經發生,她真的不想追究了。

「我就知道是她們。」

定是這些人見欺負不到她,所以就欺負到田蔓蔓身上。

因為曾經田蔓蔓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這些日子,她們也開始熟絡了起來,所以就這些人開始找她的麻煩。

簡直不要太過份。

她定不會放過她們。 徐芊芊和沈妍琪兩人同白莀並不是一個班,兩人自那天後,就一直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

所以她都忘了,她們可是林筱柔的死忠粉,同當年的她一樣。

本來看在大家都中了林筱柔的智障光環,她也懶得同她們計較之前的事。

但現在她們竟然敢欺負到她朋友身上,那她就不得不同她們友好的交流一番。

「小莀,你可千萬不要亂來。」

田蔓蔓擔憂道。

「我可以不亂來,不過你一定要告訴我,她們是怎麼欺負你的。」

「其實……其實也沒什麼?」

田蔓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喲,蔓蔓,你在這裡做什麼?這些日子,我們在一起玩得這麼開心,不如今天晚上我們再一起去玩吧。」

就在這個時候,徐芊芊和沈妍琪兩個人出現在她們面前。

田蔓蔓在看到她們兩人的時候,抓著白莀的手有些微微顫抖。

「對啊。同白莀在一起有什麼好玩的。白莀現在有這麼多的男朋友,她一定很忙的。你要考慮好了,到底要不要跟我們走?」

「我……」

田蔓蔓糾結地看著白莀,然後走到徐芊芊和沈妍琪的身邊,「對不起。」

「這就對了。白莀,你就一個人走吧。」徐芊芊囂張地看著白莀。

「你們別太過份了。」

白莀充滿怒氣地看著她們。

這兩個人實在是太囂張了。

「你不是有很多男朋友嗎?找你男朋友玩啊。田蔓蔓可是我們的好朋友。」

兩人一左一右夾起田蔓蔓就往教室走。

白莀看到田蔓蔓低著頭不敢看她,心中五味陳雜。

算了。

只要她沒事就好。

「對了,白莀,今天晚上是我的生日,希望你能過來。」

徐芊芊回頭對白莀道,「今天晚上田蔓蔓也會來,你要是不來,她一個人可就可憐了。」

生日?

白莀一臉古怪。

又過生日。

這些人不會又要坑她吧。

雖然她並不想去浪費時間,可是看著無助的田蔓蔓,她還是決定去一躺。

白莀進了教室,並沒有看到陳天睿和他大侄子的身影,倒是眾人用詭異的眼神圍觀她。

她終於想到了一個問題。

她剛才似乎是動手了。

其實她不過是輕輕地擋了一下,誰知道那人就飛出去了。

真的。

她真的沒有飛踹。

要完啊。

果然林筱柔得意地出現在她面前。

「白莀,班主任叫你去一趟她的辦公室。」

白莀在田蔓蔓擔憂的眼神中,糾結地前往了班主任那裡。

班主任何瓊蘭一見到白莀,她的心情就各種不好。

畢竟白莀不但不聽她的話,公然同沈璉談戀愛不說,現在還公然在學校打架,這顯然是不將她放在眼裡。

「說吧,為什麼打架?」

「是那個人向我挑戰,我不願意她就從背後偷襲我,我就輕輕地擋了一下,誰知道她自己飛了出去。」

班主任聽著白莀那無可挑剔的話,臉色依舊還是那麼黑。

「什麼挑戰不挑戰的,你打架就打架,找什麼理由。」

「不是你讓我說理由嗎?」

要是平時白莀肯定不會頂嘴,然而現在她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氣。

她恨不得一掌拍到那張結實的辦公桌上,將它拍得四分五裂,粉身碎骨。 班主任見白莀一言不合就頂嘴,頓時也氣火上涌。

想到她還要禍害自己最中意的學,她的心都在滴血。

「白莀,你真的越來越過份。明天讓你家長過來,我需要同他們好好溝通一下。」

白莀的臉頓時就垮了下來。

「老師我爸媽都不在市裡。」

「如果你爸媽來不了,那就讓你的監護人過來。」

白莀苦著臉回到教室。

然後在看到林筱柔得意的眼神時,頓時她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氣。

畢竟要不是林筱柔這個罪魁禍首,那個女人也不會來挑戰她,她也不會被叫家長,田蔓蔓也不會被她的幾個腦殘粉給欺負。

所以都是她的錯。

林筱柔沖白莀挑釁一笑,似乎看到她生氣她這心情就非常好。

白莀這一股子氣都沒處發,害得她根本就沒有上課的心思。

……

徐芊芊和沈妍琪兩個人平時都在一起,所以上廁所的時候自然也在一起。

兩人一前一後剛進洗手間。

這剛進入隔音,就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她們頭上。

洗手間里傳來陣陣驚叫。

是女孩子最喜歡的小動物。

也是白莀好不容易在課餘時間抓來的。

保證她們會非常喜歡。

各種驚叫傳來,如同最美的樂章,白莀早就已經跑得失去了蹤影。

不過一會,所有人都知道徐芊芊和沈妍琪兩個人頭上頂著老鼠,身上還掛著大蟑螂,跑回了教室,接著整個學校都能聽到她們班的驚叫聲。

「是你吧。一定是你做的。」

「林筱柔你又發什麼瘋?什麼我做的,你胡說什麼?」

「芊芊和妍琪她們被人在頭上扔了老鼠。」

「神精。」

白莀默默地看著自己的書,心情非常愉悅。

她們欺負田蔓蔓這麼久,她總要幫她欺負回來。

只要她們以後不再到處作妖,她就放過她們。

要不然,這只是開始。

「哼。」林筱柔沖她冷哼。

今天晚上她就要讓她知道她的厲害。

畢竟生日什麼的根本就是借口。

教訓白莀才是她的目的。

只是她也沒想到這還沒有教訓她,白莀竟然先下手了。

晚上放學的時候,白莀收到了地址。

是在一家KTV,據說那裡消息非常高,也不知道這些人哪來的錢。

肯定是林筱柔那個女人又找了哪個冤大頭。

白莀看道田蔓蔓用充滿深意地眼神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示意她不要去。

白莀用眼神安慰她。

她這樣,她怎麼可能不去。

大不了兵來將擋。

而且今天過後她再也不會讓那些人欺負她。

白莀見時間還早,乾脆給陳天睿那小子發了條信息,表達了一下,她還想要一份上回一樣量的藥材。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