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想給我?晚了!我要把你活著煉製成藥人,永世不得解脫。」

話音一落,丹鼎身形及竄而來,陳青不受傷都不是他的對手,受傷之下就更是不行,可絕不會束手待斃。

「就算死我也會咬下你一塊肉。」

強忍疼痛,魂焰瘋狂暴漲,也不在隱藏魔道身份,滅魂之力形成的惡鬼頭顱怪叫而出。丹鼎一聲最恨兩個人,一是恨之入骨的陳青,二是讓他顏面大損的丹魔,他對丹魔研究很深,一見惡鬼頭顱,就知道了陳青隱藏的身份,被氣得爆吼。

「該死的,你原來就是丹魔。好你個陳青,隱藏的可夠深的。」

「費什麼話,一起死吧。」

明知今晚無法逃避,陳青拋開了一切,一往無前的沖向丹鼎,寧可戰死也絕不能被活捉。

「嘭!」

魂力對撞,就算是滅魂之力,也扛不住兩個大境界的差距,惡鬼頭顱和魂焰全部被擊碎,早就重傷的陳青再次飛了出去。

丹鼎對戰的經驗豐富,下手很准,只求擊傷不求殺死,看到陳青連續撞塌數個墳頭,腦袋一歪昏了過去。丹鼎腳步浮起,凌空來到陳青身邊落下。

「哼!活該你易容,就算這樣將你拖回城,也沒人知道新的封號丹師就此隕落。」

冷哼完畢,他伸手要抓陳青的頭髮,不成想陳青猛的翻過身,雙眼中冒著幽藍陰森的靈魂火焰。

「你還真是命硬,認命吧,誰也救不了你。」

說話間,丹鼎手心魂力吐露,就要再次擊中陳青,卻看到讓他驚恐萬分的一幕。只見陳青輕輕的吹了一口氣,丹鼎發出的魂力立刻消散天地間,就像從未出現一樣,一股陰森的魂力沿著掌心直竄身體內部,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桀桀桀,認命吧,誰也救不了你。」

陳青怪笑出聲,原話還給了丹鼎,更讓丹鼎驚恐的是,一個水晶頭骨在陳青腦袋上時隱時現,他的一雙眼睛,也變成了如同寶石。

「啪……」

一個大嘴巴聲,丹鼎的嘴立刻被扇歪,整個下巴都碎了,牙齒更是一顆沒留,隨著半截舌頭飛了出去。

一腳踩住要掙扎的丹鼎,陳青歪著腦袋看著他鼓出眼珠的樣子,再次怪笑出聲。

「你還真膽大,連我都敢惹,可惜天下間又將少一個封號丹師。」

丹鼎現在很後悔,後悔為什麼打陳青的主意,更後悔見到探魂針后,忍不住設了這個圈套,可世間沒有後悔葯,只感覺恐怖的力量撕扯著自己的經脈,接著竄入識海,靈魂連一刻都沒堅持,立刻就被攪碎。

「魂帝的靈魂真是美味。」

陳青的話語中有股血淋林的味道,丹鼎的屍體更是被狂暴的魂力炸了個粉碎,沒人知道丹鼎來亂墳崗伏擊陳青,更沒有人知道,堂堂一位封號丹師,就死在了這丟棄屍體之地,死的還屍骨無存。

彎腰撿起探魂針,直接插入自己的識海,水晶頭骨緩緩的縮回陳青腦內,陳青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許久之後才悠悠的轉醒。

環顧四周,只看到地上全都是碎肉和破碎的衣衫,陳青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根慘白的斷指在身前不遠處,手指上還有枚儲物戒指,看到這枚儲物戒指,陳青渾身打個激靈,伸手把斷指撿起,艱難的爬起身。

斷指又被扔掉,手裡只留下儲物戒指,看著儲物戒指,一股恐懼的感覺穿入陳青心中。他認出這是丹鼎的儲物戒指,也發現自己的識海更是擴大了一大圈,唯一的解釋就是,自己殺死了丹鼎,還把他的靈魂吞吃。

自己怎麼將丹鼎擊殺的,又怎麼能夠在重傷昏迷之下殺死一位魂帝,突然出現的強大實力讓人興奮,可未知的強大實力,卻讓陳青如墜深淵。

「魂仙骨骼,邪惡副魂,重生千年之前。」

陳青囔囔自語,越想越覺得這一切都是一個巨大的陰謀,自己仍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操縱著。

一口鮮血又從嘴角溢出,取出療傷丹大把的吞下,腳步蹣跚的向著丹城走去。

這時候時間已經是後半夜,星光之下的陳青拖著長長的背影,腳步越走越是沉重,不得已找了根木棍當作拐杖,自從重生以來不是沒受過傷,可從沒有這麼慘過。

「站住,打……打劫……」


一群衣衫破碎的孩子突然從路邊草叢中竄了出來,最大的也就十五六歲,小的也只有六七歲,鼻孔還流著鼻涕,拿這個石塊一臉緊張的站在那裡。

結結巴巴的聲音傳來,艱難挪動腳步的陳青翻翻眼皮看著這些孩子,手一摸儲物戒指,一大摞金票就扔了出來。

大把的金票如蝴蝶般飛舞,驚呆了孩子們,陳青沙啞的開口。

「把我送回丹魂府。」

話一說完,整個身軀就重重的倒了下去。一幫孩子面面相窺,他們只是因為飢餓,又看到受傷的陳青,這才臨時決定打劫,內心還都是善良的。這麼多金票足夠他們衣食無憂,為首的孩子一咬牙,彎腰就要把陳青扶起,其他孩子趕緊幫忙,抬著陳青向著丹城走去。

陳青體內的邪魂,在陳青昏迷后就蠢蠢欲動,想要調集殘存的魂力,發現沒有危險后,這才平靜下來。 木床之上,陳青悠悠轉醒,先是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接著猛的坐起身。

「你醒啦!」

清脆的聲音傳來,不是姐妹倆的聲音,而且有些耳熟,陳青一扭頭,就看到了一張有些熟悉的臉,竟然是一直想殺掉自己的綠蘿!

「我怎麼會在這裡?」

易容之後,陳青根本就不怕被對方認出,沙啞的問出聲,綠蘿一笑。


「城中守衛不讓那群孩子進城,我說了情才讓進來,原本是打算把你送去丹魂府的,可那裡的家丁說不認識人,把你扔出來了,我只好把你帶到了我這裡。你都昏迷了三天,我還以為你活不過來了。」

「額!」

自己的家都進不去,弄得陳青有點語塞,又取出一大把療傷丹和魂力丹一起吞服,等魂力恢復些后這才又開了口。

「那群孩子呢?」

綠蘿一直靜靜的看著陳青,聽到他發問,這才出聲,「我看他們心地都不壞,就全都收留了。那些傢伙閑不住,都去城裡玩了。」

「你打算把他們培養成殺手?」

這話讓綠蘿一愣,沒想到這個受傷之人知道自己是殺手,眼中冒出殺機,伸手就要抽出武器,可卻長嘆一聲停了下來,殺機也消失不見。

「哎!有穩定的生活,誰想當殺手,我就是給他們一個住的地方而已,日後會怎麼樣,就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我也不會再當殺手了,最想殺的人都殺不了,也沒資格當殺手。」

「你心腸不壞,我可以給你個殺陳青的機會,能不能殺了他,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綠蘿的眼睛立刻就亮了,驚喜出聲,「此話當真?不對啊,你怎麼什麼都知道?不會需要我付出什麼代價吧?事先說明,我可不陪睡,其他的倒可以商量。」

一連串的問題,逗笑了陳青,這丫頭迷糊的樣子讓他想起很久為見到的玲兒,手不由自主的擰了下綠蘿的鼻子。

「臭丫頭,瞎想什麼呢,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你如果殺不了陳青,必須答應我,今生不得在對陳青出手。你怎麼哭了?」

陳青還沒說完時綠蘿的雙眼就充滿了霧氣,話說完,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只得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淚說。

「大姐以前就愛叫我臭丫頭,可是她死了,我再也見不到她了。」

綠蘿撲到陳青懷裡嚎啕大哭,話語間透著無盡的心酸,綠蘿的大姐是陳青親手所殺,可當時是敵對雙方,對方又暗算自己在先,陳青的心中沒有一絲的愧疚。倒是這綠蘿,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若不然被家丁扔到大街上沒人管,自己必死無疑,陳青這人有恩必報,只得想辦法彌補。

手輕撫綠蘿的後背,幽幽的話語從陳青口中發出。

「殺人者人恆殺之,大家早晚都會死的,你我都是一樣。有時候人死了,倒是一種解脫,不用在為很多事情煩惱。」

「哪裡有像你這樣勸人的!」

綠蘿輕錘了下陳青的胸膛,意識到這很像在對情人撒嬌,臉色微紅的離開了他的懷抱。

外面傳來孩子們的嬉笑聲,他們已經玩耍歸來,陳青輕笑一聲走下床。

「帶著孩子們,隨我去丹魂府。」

綠蘿眨眨眼睛,疑惑的看著陳青,「那裡的人很兇,他們不讓咱們進啊!」


「哼!不讓進?他們敢不讓我進,你就放心吧。」

大街上,陳青帶著九個孩子還有一個綠蘿,浩浩蕩蕩的向著丹魂府走去,孩子們都已經換了新衣服,臉上充滿滿足的笑容,只有綠蘿一人愁眉苦臉,被陳青輕握住小手后,這才充滿了笑容。

「站住,丹魂府重地,閑人免進。」

剛到大門口,一個樣貌威武的守門人就大喝出聲,嚇得孩子們一縮頭,就要逃離這裡。陳青一眯眼,大步走上台階。

「你聾了嗎,再上前一步,殺無赦。帶著這幫小叫花子滾……」

守門人看到陳青腳步不停,言語間更是不客氣,橫起手中長槍,長槍冒著魂芒就向陳青砸了過來,這要是普通人挨一下,必定骨斷筋折死於當場,陳青眯著的眼中冒出凶光,伸手就抓住了槍桿。

「誰給你的命令,在丹魂府門口就敢殺人?」

話語冰冷,這守門人無法收回長槍,變得有些膽怯了,語音顫抖的回答:「這可是封號丹師丹魂大人的府邸,你可別亂來。」

他在出言恐嚇,而另外一個守門人早就跑進去報信了。

「我管你什麼狗屁丹魂。」

這一刻陳青忘記了自己就是丹魂,抬腿就踹向了手握另外一端槍桿的守門人,這守門人吐著血就飛進了院子里,身體落地后還滾出好遠,正好停在趕來的鶯鶯腳下。

見到鶯鶯陳青的眼睛一瞪,「你來的正好,讓府里所有狗眼看人低的護衛全都滾蛋,我這裡不需要這樣的貨色。」

「你算……」

鶯鶯張口就要罵人,可意識到有些不對頭,來人的話語間把丹魂府當成了自己的地方,而且身形和嗓音都跟消失數天的陳青一樣,立刻猜出了真實身份,只得彎腰失禮。

「我這就去辦,家主這幾日去了哪裡,看樣子似乎受了傷?」

除了走向陳青的鶯鶯,沒人再關心陳青受了傷,他們腦中都在回蕩著兩個字,那就是『家主』,丹魂府的家主除了丹魂陳青就沒有別人!

「你個大騙子,我殺了你。」

震驚過後的綠蘿惱怒萬分,想到自己照顧了大仇人整整三天,更是恨不得自殺,掏出短刀就向陳青刺去。

只是一個魂師而已,除了驚呼的孩子們,沒人把她要殺陳青當回事,鶯鶯都沒理這丫頭,可事實卻大出人們意料。

「噗!」

短刀正中陳青腹部,鮮血順著刀把快速的流出。

「該死!」

事出突然,反映過來的鶯鶯手拿長劍直劈綠蘿,卻被陳青一把捂住劍鋒。

「沒事,去一邊看著。」

陳青把鶯鶯連人帶劍甩到一邊,扭臉微笑的看向綠蘿。

「一刀還不夠,再來兩刀。」

他的大手緊握著綠蘿的小手,快速的拔出短刀,接著又連捅自己兩刀。

「這三刀是謝謝你照顧我三天,我殺了你大姐,人死不能復生,我在賠你三刀。」

話音一落,仍是握著綠蘿的手,抽刀再次捅向自己,這時的綠蘿大腦一片空白,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當又是捅了一刀,這才驚醒過來尖叫出聲。

「夠了,我不報仇了,我原諒你了,你快停手啊。」

話語有些長,陳青已經捅完了剩餘兩刀,聽到綠蘿原諒了自己,咧嘴一笑。

「原諒我就好,咱倆扯平了。」

話一說完,陳青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身體向地面軟到,鶯鶯急忙跑來一把推開綠蘿,背著陳青就向府中跑去。

又是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陳青幽幽的醒來,嘴角牽動揚起一個笑容,他雖然被插了六刀,可知道自己死不了,因為綠蘿剛開始捅向自己時,不知不覺就手下留了情,根本就沒用魂力。

「都傷成這樣了還笑,你就這麼不怕死嗎?」

耳邊傳來微怒的話語,不用睜眼,就知道是姐妹倆中的妹妹瑩瑩,陳青身上可不止那六刀,這六刀扎斷了腸子,被丹鼎拍碎的胸骨也還沒好呢,各種器官也被震蕩的有傷,能活著真不容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