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不願意干,現在馬上給我滾回你娘家去,在這我看着礙眼!」

錢氏又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向顧成武道:「娃他爹……」

顧成武自然不會站在她這邊,大聲的說道:「你沒聽見娘說的話?讓你干你就干,怎麼那麼多廢話?」

錢氏咬了要唇,閉上了嘴,自己的男人都不幫着自己,她還說個啥?她就是一個外人!

張春花見她低着頭也不吭聲,繼續說道:「我不管你干到什麼時候,總之今天你必須給我幹完,明天都下田給我插秧去!」

別以為她不知道,錢氏幹個活磨磨唧唧,總是想投機取巧,那點活要是以往趙氏早就幹完了!

錢氏以為她會讓人去幫她,做她的春秋大夢去吧!

錢氏悶悶的說了一句「知道了!」

「爹、娘,哥哥們吃飯啦!」顧明珠大聲的喊道。

顧大強應道:「誒、這就來!」

一群人往堂屋走去,趙氏已經把飯菜端上桌,飯也已經給他們盛好了!

顧成才看着碗裏的米飯感嘆道:「乖乖、今天還有白米飯?這是什麼日子?」

他抬眼看了張春花道:「娘你不是說家裏沒有大米了嗎?說以後的日子就讓我們吃菜饃饃?這大米怎麼冒出來的?難道家裏發財了?」

張春花沒好氣的說道:「你吃不吃?不吃給我!」 「星河你還記不記得,我和你第一次見面,是在什麼時候?」

「當然記得了,是在六十三天前,在落日森林之外。

當時你從星羅帝國逃出來,正被你的姐姐朱竹雲追殺,要不是有我出手,你這小貓咪,可就要死在哪兒了。」

朱竹清聽到星河這話,清冷雙眸之中,泛起一抹閃閃的微光。

她凝眸看了星河一眼,笑道:

「原來我們已經認識了六十三天了,你居然記得這麼清楚。」

「嘿嘿。」

星河聞言一笑,隨後道:

「所以我才問你,想不想回星羅帝國看看啊,畢竟你已經出來這麼久的時間了。」

「是啊,快三個月了,時間過得好快。」

朱竹清和聲輕嘆著,隨後抬眼看著星河,絕美雙眸之中浮現出堅定而又濃厚的情意,小聲道:

「就不回星羅帝國了吧,現在還沒有到回去的時候。

如果以後的某一天我要回去,也那一定是因為有了很強大的力量,想要回去,把我的婚約解除。

這樣我才能沒有絲毫心理負擔,正大光明的,和你在一起。」

聽得朱竹清這平緩輕柔的話語,星河又忍不住伸手將她抱住,在她小嘴上狠狠啃了一下。

好半晌后,朱竹清羞紅著臉,有些惱怒的在星河胸口上用力敲了下,哼道:

「臭星河,又做壞事!」

「嘿嘿。」

星河尷尬一笑,歉然道:

「對不起,我沒忍住。」

「你還不放開我!」

朱竹清又滿是羞怒的輕哼了聲,星河這才鬆手,將緊抱在懷中的朱竹清放開。

朱竹清咬著銀牙往後退了一步,只覺自己嬌嫩唇瓣之上,仍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忍不住狠狠瞪了星河一眼。

「你不想回星羅帝國,那想去什麼地方?」

星河轉移話題問道,朱竹清聞言微愣了下,接著低頭沉吟了半晌。

「我本來想去天斗帝國的,但剛才說起落日森林的事情,就又想去落日森林了。

可落日森林距離這裡太遠了,七天的時間根本不夠,所以我們還是去天斗帝國吧。」

她緩緩開口說著,星河聞言一笑,對她道:

「七天時間怎麼不夠?

走,我先帶你去落日森林轉轉,然後再去天斗帝國。」

說著將武魂星辰劍喚出,心念閃動之下,原本三尺六寸的星辰劍忽的變大了十數倍。

「你這武魂還能變大的?」

親眼見到這一幕的朱竹清有些驚奇,星河踏步去到星辰劍上,接著對朱竹清道:

「上來吧,它不光可以變大,還可以帶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朱竹清滿懷疑惑地去到星辰劍上,問道:

「你是要用星辰劍帶我去落日森林嗎?」

「嗯。」

星河輕輕點頭,隨後抓起朱竹清的小手,環在自己腰間,出聲道:

「抱緊一些,咱么這就出發了!」

便在他話音出口的同時,星河伸手往前一指,腳下星辰劍便如脫弦利箭一般爆射而出,直往遠處的高空飛去。

只不過短短片刻的時間過去,星辰劍已載著朱竹清來到數千米高空之上。

她又是驚訝又是好奇的看著腳下大地,喃喃道:

「原來你的武魂,還有這麼驚人的妙用。」

「嘿嘿,這叫御劍飛行,只用幾個時辰不到,就能帶我們去到數千裡外的落日森林。」

星河笑聲說著,將腳下的星辰劍催動得更加快速。

短短三兩個時辰的時間過去,星辰劍已帶著他們穿行了數千里的距離,來到寂寥寧靜的落日森林上空。

「這不就到了落日森林了。」

飛行多時的星辰劍終於停下,星河看了看頭頂已暗成一片的天空,接著道:

「只是現在天色很晚了,咱們先找一個地方住下吧。

在落日森林五十裡外就有一個小鎮子,我們可以去那兒先休息一晚。」

星河出聲提議著,朱竹清聞言搖了搖頭,答道:

「幹嘛這麼麻煩?就像我們剛見面時那樣,在這森林裡搭個帳篷,不就好了。」

「呃……」

星河聞言一怔,問道:

「可是我只有一個帳篷誒,難道也像剛見面時那樣,我在帳篷外守你一晚上?

還是說……

我和你一起,住一間帳篷?」

說到最後,星河沖朱竹清眨了眨眼,臉上浮現幾縷期盼的神色。

朱竹清被他這樣直勾勾的盯著,一顆心「怦怦怦」的,跳得極快。

她忍不住轉過微紅的小臉,檀口微張,極其小聲的說道:

「隨便你……」

這句細如蚊吶的話語被星河很是清晰的捕捉,立時面色一喜,接著便聽「嗖」的一聲輕響,在他腳下踩著的星辰劍無比迅速的朝著落日森林飛去。

兩人來到落日森林,星河用了短短半柱香的時間將帳篷搭好,隨後從指間星戒中取出浴桶,倒入清水,用靈氣加熱后,對朱竹清道:

「你要不要?先洗個澡?」

朱竹清聞言一愣,怔怔看著跟前抿嘴輕笑著的星河。

她似乎又回到了兩個月前,在這森林之中,與星河初見的時候。

絕美俏臉之上浮現一抹顛倒眾生的笑容,朱竹清狠狠瞪了星河一眼,嬌嗔道:

「我倒是想洗,就怕你像之前那樣,悄悄偷看。」

「都說了那是只是意外啊,當時我是真的沒有要偷看你的意思。」

星河苦笑著解釋道,朱竹清聞言眨了眨眼,不施粉黛的冰山俏臉之上,仍掛著點點笑意。

萬年寒冰在這一刻,也散發出令人留戀的溫暖。

朱竹清柔聲問道:「那你現在呢?想偷看嗎?」

「呃……」

聽到朱竹清提出的問題,星河皺眉沉思了下,隨後一臉鄭重的回答道:

「實話實說,我想!」

朱竹清聞言莞爾,嘴角勾起的笑意越發迷人。

她緩緩伸手,纖纖食指在星河額前點了一下,推得他向後倒退了一步。

「你想得美~」

笑聲說完這話后,朱竹清身形一閃,便如一條精敏靈巧的小貓,「嗖」的一下去到星河搭建好的帳篷之中。

「臭星河,不許偷看,知不知道?」

朱竹清嬌聲說著,守在帳篷外的星河連連點頭,「好好好,我知道了。」

接著去到一邊,一臉目不斜視的樣子。

雖然在星河的心中,想要欣賞美人入浴的想法,是如此的強烈。

他只要一在腦海中想到,朱竹清解落衣衫的樣子,就一陣止不住的心潮澎湃。

可是星河知道,相較於其她人而言,朱竹清的思想較為保守。如果自己真的去偷看她洗澡,那朱竹清一定會十分生氣。

所以他決定尊重朱竹清的想法,要看就等小貓咪真正同意了,再光明正大的看,偷看算什麼?

這種齷齪的行為,吾等正義之士,不屑為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