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聞言,蘇岩詫異地看了陸川一眼,但什麼也沒有多說,直接帶著陸川朝著城中心走去,一邊走一邊介紹道:「在明峰城,最好的修鍊場所,便是林家的風雲山,上面有一條靈脈,山上的靈器濃郁程度是外界的兩倍,加上陣法的輔助,最好的洞穴,靈氣,足有外界的十倍!」

「十倍……」陸川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靈氣什麼的,他倒是不放在眼中,他的修鍊方式和別人不同,自然不會需要靈氣充盈的地方。

不過一個安靜的地方,讓他提升實力,倒是可以。

他現在倒也算得上財大氣粗,倒也不在乎一點兒靈石。

「前輩,前面便是風雲山了。那裡便是風雲山管理處,只需要在那裡登記,交納靈石,租借修鍊場地就行……」

幾人又飛了數百里,終於來到一座大山之中。

如果這是在大秦,很難想象,城市之中居然這樣一座方圓上百里的大山!

「你需要幾等靈氣濃郁的修鍊場地?因為最近明峰城高手來往頻繁,風雲山的修鍊場地,只有最低的一等3508號和最好的九等21號,兩個修鍊場地……」這風雲山管理處的人。雖然談不上態度惡劣,但是和寶葯閣的服務一比較,就顯得有些差距了。

不過陸川也沒有去計較這些的心思。

「我需要一個安靜的修鍊場地,至於幾等……」陸川看了一下陸猴,沉吟道:「就來最好的九等修鍊場地吧,不知道是什麼價格?」


他修鍊倒是沒有多大的需求,不過陸猴需要修鍊,乾脆就來最好的了,反正不差這點靈石。

「最好的修鍊場地。九等,十倍靈氣濃郁,每天一萬靈石!」此人,眼睛也不眨的說道。

「吼吼……每天一萬靈石?你乾脆去搶好了。」陸猴一聽。頓時不滿的吼叫。

一萬靈石。

足夠把天吳變修鍊到第一層了。

一個大秦的生死境高手,身上靈石也就一千左右!

那風雲山管理處的人,看了陸猴一眼,冷冷一笑。也不做分辨,似乎對於眼前的這場景很熟悉。

「師弟,算了!」陸川搖了搖頭。伸手一揮,直接拿出一萬靈石,說道:「就要那個九等的修鍊場地!」

一萬靈石,雖然貴,不過他還是承受得起。

而且,此次修鍊過後,他的修為,必定會大幅度提升,到時候,也有理由搪塞過去。

雖然陸猴是他的師弟,可他神化的秘密,就連父親也沒有告訴,更不用說陸猴了。

「等等!」

就在此時,一個看上去擁有造化境的中年男子大步上前,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三步兩步及走到陸川的全面,造化境初期的實力,全面爆發,看著那管理處的人,傲然道:「這個九等修鍊場地,我們家公子要了!這裡是靈石。」

說話之間,這人一揮手,靈石如同小山一般,堆在了陸川前面,陸川剛剛拿出來的那一萬靈石,頓時就顯得窮酸起來。


「哼……」

那管理處的人眉頭一皺,神色頗為不悅,顯然對於此人的態度,極其不滿,輕哼一聲道:「風雲山九等修鍊場地已經全部被人租借了,現在只有一個一等修鍊場地。」

「恩?一等修鍊場地?開什麼玩笑?我們家公子是何等身份?來你們風雲山,是給林家的面子,沒看到我們家公子已經過來嗎?嘰嘰歪歪的,耽誤了我們家公子的時間,你擔當得起嗎?」

這人的語氣囂張,目無旁人,看都沒有看陸川一眼,直接對著那管理處的人,怒聲呵斥道。

「你……」

被這中年男子訓斥一番,此人面色頓時大怒,他本也是造化境修為,被一個同階修為的武修,如此呵斥,臉色如何能好看,只是他剛剛想要有什麼動作,頓時看到那迎面走過來的青年,冷汗,一下子就從額頭滴落下來。

「范……范公子!居然是您!?」

「恩?你居然認識我家公子?算你有點見識,我家公子可是你們明峰城城主都要親自接待的任人物,這一下,你知道該怎麼了做了?」

「是是是。」

此人,連忙站起身來,恭敬的應道:「范公子,這是九等修鍊場21號的玉匙,請您收好!」

他可是清楚記得,這位范公子是半個月前來到明峰城的,雖然仗勢沒有大荒陸家各位俊傑那麼大,不過也是林明這位城主親自接待。

據說,這位范公子,是范家的人,而范家,是一個不遜色林家多少的大家族,更重要的是,他聽說,這個范公子是范家嫡系子弟,是第九位繼承人,身份,比他們城主還要尊貴,更別說是他一個小小的接待了。

「范進,你是怎麼辦事的?事情怎麼還沒有辦好?」這個范公子以來,眉頭就是皺了起來,面色閃現出不悅之色。


「公子,事情搞定了,這是九等修鍊場的玉匙!」范進媚笑的把手中玉匙遞了過來。

「恩。」范公子微微點頭。

「九公子,這個修鍊室似乎是這位少年先定下的,我們這樣做,似乎不太好吧。」就在此刻,范公子身邊一個老者開口道。

這是一位頭髮滿是發白的老者,有著造化巔峰的修為,躬著身子,似乎勸解道。

「蠻伯說得對!」范公子似乎很認可的點了點頭,目光在陸川、陸猴、蘇岩身上一掃而過,嘴角翹起一抹奇異的笑容:「范進,不是聽說還有一個一等修鍊室嗎?你也一併租下!」

「公子!不可,明峰城現在風雲匯聚,各大家……」老者面色一變,積極開口勸導。

只是,他不開口還好,一開口,那范公子面色頓時浮現怒容,但怒火不是對著這個蠻伯,而是對著陸川。

「范進,本公子現在看這個人很不順眼,你給本公子教訓教訓他一頓!」

「是,公子!」

范進聞言,目光立馬看向陸川,神色變得猙獰:「小子,妖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乖乖的讓老子教訓一頓,不然……」

「呵……」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什麼存在感的陸川,突然發出一聲輕笑。

「既然你想要找死,陸某若是不成全你,又如何對得起你的一番心思!?」陸川目中寒芒一閃,身子向前一踏。

自從達到造化境之後,他還沒有動過手,在明峰山脈,因為遇到的對手太強,一直是在逃跑。既然有人想要幫助讓他驗證一下修為,他又怎能拒絕?

雷光閃,雖然只是極品絕學,不過在速度方面,幾乎是眨眼之間,陸川便來到范進的森泉,手中結印,向前一推,一股毀滅性的的力量,豁然間凝聚。

「不好!」

范進面色一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不到二十的少年,居然有這樣強大的實力,這一擊的力量,絕對要比他全力一擊還要強大。

「小神通!」

范進面色生寒,眼瞳中光芒一閃。

這一擊,他,擋不住!

不但擋不住,甚至,他能感覺,眼前少年這一擊,有要他命的能力!

想也不想,他的身形,便已經朝著後面急劇的飛躍而去,在性命和公子的命令之間,自然是自己的性命重要!

只是,他想退,但陸川的速度更快!

只見陸川的身形,在雙目之中,越來越近,似乎下一刻,就能轟殺自己。

「造化初期,小神通,至少四成的修鍊度,年紀,絕對不超過二十!」

一旁,范公子的目光,閃爍出一抹殺機。

「死!」

范公子面色一寒,不顧身份,親自出手,一道紫芒,豁然間從手中甩出。

這紫芒,是一個靈力圓球,但裡面,卻是雷霆山藥,要比當初的天雷洗禮,強悍十倍不止,蘊含強大的破壞性,直奔陸川!

這范公子出手的實際,非常巧妙,若是陸川非要攻擊范進,必然會被這道雷球擊中。

「師弟!」

陸川目光一閃,身形沒有任何停頓,輕喝一聲,雙手成印,依舊朝著范進殺去。(未完待續。。) 「吼吼……師兄,放心吧,這個小白臉就交給本猴爺了!」陸猴眼瞳之中,戰意濃郁,伸手一番,狼騎之矛,瞬間出現。

黑氣迷茫,形成一顆碩大的榔頭,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就把這紫色的雷球吞了下去。

「轟隆隆!」

「噼里啪啦!」

剎那間,那紫色壘球破碎,發齣劇烈的爆炸聲響,只是一下子,便把狼頭炸成粉碎,一股強大的氣浪席捲。

風雲山上,無數強大的氣息,瞬間升騰而起。

不過此刻,陸川根本沒有理會這些氣息的意思,擁有那顆金丹在手,就算是屠了整個明峰城,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他根本無所畏懼。

「誅邪!」

陸川的速度快若閃電,幾乎就在陸猴出手的剎那,他的攻擊,已經狠狠的印在了虛空,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閃爍一下,撞在范進身上。

但見那范進,面色立刻升騰起異樣的潮紅,體內靈力劇烈的混亂起來,蹬蹬蹬的退後恕不,身子一晃,噴出一口帶著黑色碎末的鮮血,整個人氣息猛然黯淡下去。

「唰!唰!唰!」……

陸川得理不饒人,並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靈力激發,一道強大的紫金色印記,再度打出。

「住手!」

此時此刻,那些風雲山的人,此刻都忍不住叫出聲來。

上十道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居然都是造化境的高手。

「想要攔我?就憑你們?我陸川要殺的人,沒有誰攔得住!」陸川哈哈大笑,速度,依舊米有絲毫停止!

「不!」

范進,眼中,恐懼。瞬間升騰而起。

「蠻伯,就我!」

范進的目光,看向那個老者,帶著最後一絲希望。

「唉!」

蠻伯嘆了一口氣,但什麼也沒說,身形一閃,瞬間消失。

陸川心頭一悸,速度激增,朝著旁邊閃去。

下一刻,他便看到。不遠處,出現那個叫做蠻伯的老者,手上拿著一口半聖器長刀。

「唉,小兄弟,你也不要怨恨老夫,老夫也不想殺死,不過既然我家公子得罪你,老夫也只有站產出跟,以絕後患。報我家公子無虞,不過小兄弟放心,老夫在你死後,一定會年年祭拜。」蠻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著陸川,但是眼中卻是殺機閃爍,身形更是沒有絲毫停止。

「哈哈……老東西,少說廢話。誰殺誰,還不一定呢!」陸川冷冷大笑。

雖然這個老者是造化境巔峰,但陸川沒有絲毫畏懼。反而有濃郁的戰意。

「天吳神通!」

陸川毫不猶豫的運轉靈力,施展出除了神化、大須彌劍氣殺招之外,最強橫的攻擊。

面對造化境巔峰的高手,他可不敢怠慢。

「寂滅星光!」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