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言永靈山葬過神靈!」

黑奎突然壓低聲音,以免褻瀆了神靈。

「葬過神靈?」

柳無邪眉頭微蹙,神靈那可是諸神的存在,難道也會死亡。

而且怎麼會葬在真武大陸這種偏遠的地方。

「具體屬下也不得而知,都是傳說,真武大陸當年跟星域是一體,也許分裂之前,神靈已經葬在這裏。」

黑奎竟然知道真武大陸是從星域分裂出來的一塊,這些消息,都是老一輩傳出來。

至於真假,已經無從考究。

「你進去打探一下消息,有什麼線索,立即反饋回來。」

柳無邪沒打算這樣貿然闖進去,讓黑奎先行打探,他要聯繫阮影他們四個,看看他們身在何處。

「是!」

黑奎說完,身體消失在原地,直奔永靈山深處。

「柳大哥,我們怎麼不進去?」

已經到了永靈山邊緣,為何柳大哥

突然不走了,而是讓黑奎一人進入永靈山。

「我們等幾個人。」

柳無邪沒有詳細解釋,他已經給阮影還有盧良等人傳遞信息,最快在這一兩日就能趕到。

五人安營紮寨,看着大批的修士進入永靈山。

兩日之後,盧良先行趕到,隨後是阮影,姜南跟賀海安留在裏面,繼續觀察。

「參見主人!」

看到柳無邪,兩人都很興奮,有種莫名的親切感,這跟信仰之力,有很大的關係。

信仰之力改變了他們的信仰,柳無邪在他們心目中,那就是神抵一樣存在。

「都免禮吧!」

柳無邪帶着他們,走到一處較為隱蔽的地方,以免隔牆有耳。

徐凌雪她們四人,守在外面,以防有人偷聽。

「主人,您可算來了,永靈山出現一件大事。」

阮影一臉興奮的說道。

「說吧!」

柳無邪讓他們將永靈山發生的一切,全部道出。

「兩個月前,我們按照您的吩咐,來到永靈山,期初的時候,這裏荒無人煙,很少有人踏足,就在一個月前,永靈山突變,一尊巨大的天棺,從地下冒出來。」

阮影拿出一張提前刻畫好的記憶靈符,在柳無邪面前徐徐展開。

一副巨大的畫面,呈現在柳無邪面前。

畫面極為震撼,從記憶靈符當中,傳來猛烈的轟鳴聲,宛如天崩地裂一般。

地殼裂開,山河被強行撕裂,山峰倒塌,整個永靈山,彷彿被人用巨大的力量,撕開一道驚天大口子。

當這道口子撕開之後,從裂縫之中,冒出來一座滔天的棺木。

阮影說的沒錯,就是天棺。

彷彿無邊無際,竟然連綿數千里,佔據了半個永靈山。

想不驚動其他人都不行,如此大的天棺出現,必定造成天地異象。

從畫面上來看,柳無邪竟然對這幅天棺有些熟悉,着實有些不尋常。

天棺長千里,寬也有八百里,要比一座大城還要大。

「可有人進入其中!」

柳無邪朝他們兩個問道,這麼久過去了,難道就沒有人解開天棺的秘密嗎。

「沒有,天棺上面覆蓋一層奇怪的紋路,常人根本無法靠近,也找不到入口,來了不少高手,試探了無數遍,還是找不到天棺的入口。」

這次說話的是盧良,他們四個分散四周,一直密切注意天棺的變化。

一個月過去了,天棺依舊靜靜的躺在那裏。

不論是武力,還是其他方法,基本都試遍了。

「除了天棺之外,還有其他信息嗎?」

柳無邪繼續問道,他來永靈山,可不僅僅是為了天棺,而是查找金鼎樓的線索,當年可是金鼎樓險些害死了爺爺。

這筆仇必須要報。

「有,永靈山好像潛伏着一個龐然大物,這些日子,不少高手神秘消失,好像他們踏足了一些不該去的地方。」

阮影拿出一幅地圖,指向深處某個地方。

只要前往這個地方的修士,無一例外全部消失了,彷彿人間蒸發。

「好,這是獎勵給你們的。」

柳無邪丟出兩枚丹藥,兩人如獲至寶。

主人賞賜下來的東西,絕非凡物。 「這次我真沒騙你!」

何凡舉著粉色盒子哭笑不得,怎麼說真話就沒人信呢!

「你自己拆!」

「送的禮物一點誠意都沒有!」張曉涵抱着雙手冷笑的說道,以後打死她都不會去拆禮物盒了。

「行吧!」

何凡只能點頭自己拆了起來。

張曉涵眼睛緊緊盯着何凡拆粉色禮物盒。

隨着何凡把彩色系帶打開,粉色盒子裏面裝着一個小小的珠寶盒子!

「你看!」

「我沒騙你吧!」何凡打開珠寶盒子,直接遞給張曉涵:「你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這是……項鏈!」

張曉涵把珠寶盒子打開,就看到了躺在盒子裏面的那條鑽石項鏈,捂著嘴高興的說道:「謝謝你!」。

「嗯!」

「你喜不喜歡!」何凡笑嘻嘻的問道。

「喜歡!」

「很喜歡!」張曉涵重重的點了點頭,滿心歡喜的拿起項鏈笑了起來。

「那你戴上,看看好不好看!」何凡笑着說道。

「你幫我戴!」張曉涵一臉嬌羞的把項鏈舉到何凡面前說道。

「好呀!」何凡接過項鏈,笑着說道:「你把身子轉過去。」

「嗯!」

張曉涵臉上帶着嬌羞轉過了身子,把頭髮撥到一邊,漏出了那光潔的脖子,潔白如玉。

何凡拿着項鏈看着張曉涵的脖子。

戴項鏈么,誰還沒幫人戴過啊!

可當何凡一上手,就忍不住……

「癢!」張曉涵臉色微紅的說道:「你別撓我脖子呀!」

「嘿嘿……好了!」

何凡吃了一會豆腐……不是……是磕磕碰碰了一會,總算是幫張曉涵把項鏈戴了上去。

張曉涵臉色羞紅的轉過身子,拉開風衣領把項鏈放在前胸,對着著何凡嬌羞的說道:「好看么!」

「肯定好看呀!」

何凡嘴角留着哈喇子,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那白得刺眼的……鑽石,對,就是鑽石!

張曉涵順着何凡的眼光低下頭,瞬間就明白何凡在看哪裏,臉色一紅,直接把風衣拉上,嬌羞的說道:「你看哪呢!」

「我看鑽石呀!」

何凡一臉無辜的說道,那鑽石真的好大,好白,好刺眼……

「走了,我想去看電影!」張曉涵一臉嬌羞的說道。

「嗯!」

何梵谷興的點了點頭,開車帶着張曉涵往世紀廣場開去。

何凡一點都不喜歡去看電影,因為每次在電影院那種環境下,他都會忍不住犯困,尤其是愛情片。

可何凡禁不住張曉涵的糖衣炮彈,只能勉強答應了下來。

跟張曉涵去看電影是有獎勵的,不然何凡才不想去。

兩人來到了電影院!

張曉涵負責去買票,何凡負責去買零食,兩人分工明確。

奶茶!

可樂!

爆米花!

泡芙!

奶茶跟爆米花還有泡芙是給張曉涵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