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孫悟空舉著金箍棒沖向了金翅大鵬。

這時候的孫悟空實力已經逼近了准聖,甚至單論戰鬥力可能比准聖更強,畢竟他體內現在可是有混沌之氣啊!

金翅大鵬見孫悟空沖向了自己,他趕緊撇下了豬八戒和孫悟空戰成了一團。

說戰成一團有些牽強了,說躲避可能更好一點。

因為金翅大鵬和孫悟空剛一接觸,一股生死危機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金翅大鵬趕緊一個瞬移離開了原地。

就在他離開的瞬間,一縷混沌之氣飄過,帶走了金翅大鵬的衣服袖子,金翅大鵬看到衣服上那殘留的混沌之氣后,二話不說直接震碎了衣服。

也幸虧金翅大鵬果斷,這衣服一震碎,那殘留的混沌之氣直接爆發了,金翅大鵬的衣服直接就被同化了,畢竟他的衣服也不可能是凡品。

「舒服!」孫悟空那沉悶的聲音響了起來,因為這一縷混沌之氣回到了孫悟空的體內。

「再來!」別看孫悟空個頭變大了,但是靈活度一點都沒有減弱。

孫悟空和豬八戒「變身」后,情況就顛倒了過來,剛開始是孫悟空和豬八戒憋屈,現在是金翅大鵬憋屈。

自己的實力明明比孫悟空他們強,但是卻不敢和他們對抗,因為稍有不慎,那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啊!

又是幾個回合過後,金翅大鵬有些恐懼了,他的方天畫戟兩邊的月牙已經沒有了,這可是下品先天靈寶啊!

「悟空,時間到了!」金翅大鵬正想着要不要逃跑的時候,六耳獼猴的聲音突然從孫悟空的心底傳了出來。

「六耳,在等等!」孫悟空有些着急了!

「不行,在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抗不不住的!」六耳根本就不聽孫悟空的,然後就準備脫離融合。

孫悟空見狀,直接一個閃身向金翅大鵬撲了過去。

金翅大鵬此時正想着如何脫身呢,壓根就沒有想到孫悟空會用這種自殺式的攻擊。

等他察覺的時候,孫悟空已經到近前了,金翅大鵬趕緊瞬移開了,不過他的胳膊上還是沾上了一絲混沌之氣。

這一絲混沌之氣只有頭髮絲大小,金翅大鵬瞬移走之後,孫悟空就落到了地上,然後恢復了本來的樣子。

如今孫悟空已經連動一動手的力氣都沒有了,不過他的嘴角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金翅大鵬看到孫悟空這樣之後,怒火中燒,直接向孫悟空沖了過來,但是剛走兩步,他發現了不對勁。

轉頭看去,剛才那一縷頭髮絲細的混沌之氣竟然變粗了,他的貼身內甲已經被這混沌之氣同化了,而自己的胳膊也被這混沌之氣沾上了。

就在金翅大鵬轉頭的這功夫,混沌之氣竟然在金翅大鵬眼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又壯大了幾分。

「弼——馬——溫——」金翅大鵬幾乎是咬着牙說出了孫悟空的名字,然後他悲憤的大吼了一聲,舉掌為刀,直接把自己的右臂齊肩砍了下來。

金翅大鵬的右臂被砍下來之後,還沒有落到地面,就消失不見了,可見着混沌之氣的恐怖。

金翅大鵬也慶幸,幸好自己沒有再猶豫,要不然現在估計也已經被同化了。

看着空蕩蕩的右臂,金翅大鵬把目光轉向了孫悟空。

「弼馬溫,給本王死來!」金翅大鵬沖向了孫悟空,可是就在他離孫悟空只有三尺遠的時候,他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因為他看到了一縷灰濛濛的氣體也跟着金翅大鵬飛了過來。

金翅大鵬現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看到這混沌之氣后,立馬閃身,逃的遠遠的了。

這縷灰濛濛的氣體根本就沒有管金翅大鵬,而是晃晃悠悠的飄進了孫悟空的體內。

「猴哥!」豬八戒看到這一幕,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哈哈哈!弼馬溫,這就叫因果報應!哈哈哈!」金翅大鵬看到這一幕,冷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

沒想到他孫悟空的大殺器,最後會成為反制他自己的刀,哈哈哈!

「我不知道悟空會不會有因果報應,但是我知道,你的報應已經來了!」就在金翅大鵬哈哈大笑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了金翅大鵬的身後,金翅大鵬想都沒想就準備瞬移,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動不了了。 “這一口方印,具備着儲蓄道元的能力,其中留有前任主人長虹道長的道元之力,一旦開始鑑定,配合其中的精神印記,必然會使得方印被激發。

相當於長虹道人,全力施展方印法寶,對我轟來。

想要將這一件寶物鑑定而出。

就必須擋住那方印一擊。

而以常規的鑑寶之法,根本不可能擋住。

唯有使用道武等手段才行。”

陳少君臉上,閃過了一絲凝重之色。

難怪是兇吉難料。

純粹的精神力量,雖然強大,但又豈能真的擋得住一個築道境後期修士驅使法寶的全力一擊?

自然唯有以道武手段齊出,才能夠將這一攻擊化解。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

如陳少君之前簡單使用定寶神光加上斷煞尺,也難以將這一寶物的攻擊擋住,必須得威力更強的手段才行。

臉上若有所思之間,陳少君心神也在儲物戒子中微微一轉。

緊接着臉上就不由露出了一絲心疼之色。

五千兩銀子。

只是一次詢問,五千兩銀子就沒了。

雖然對比結果來說,也不算虧了。

畢竟,他已經瞭解到了正確的鑑寶之法,相當於這一次的風險,被降到了最低,一般來說,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可一下子五千兩銀子的損失,還是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接下來,陳少君就開始了正是鑑寶。

當然,爲防萬一,他還是先老老實實的打坐一番,修煉坐忘經,將自己的精神力恢復到巔峰之後,纔開始了鑑寶。

然後,他又一次使出了占卜之術。

這一次,因爲提前訂好了解決方案,卦象顯示,果然變了。

呈現出大吉之相。

然後陳少君想了想,連忙又從儲物戒子之中,取了幾個陣旗,簡單的佈置了一番。

這一次鑑寶,動靜顯然不會小。

之前一道鬼嚎之聲,就引得當鋪內的諸多人好奇張望了,他可不想再來一次。

於是,他就以陣旗,在這鑑定房內,簡單的佈置了一個隔音陣。

說起來,這陣旗等物,還是他從一戒和尚當初佈置在四方橋之上獲取而來。

有了陣旗,加上他自己本身對於陣法的一些瞭解,自然不難將這隔音陣給還原出來。

此時,陣旗落定,隔音陣成型。

陳少君終於再不遲疑。

萬靈神解術使出,精神力一觸。

嗡嗡嗡!

幾乎在陳少君的精神力碰觸到這一口大印的剎那,裡面的精神印記和其中的道元之力結合,瞬間就將這一口方印給驅使了起來。

整個大印,竟是迎風而漲,如山似嶽一般,化作了一個七尺寬長的大印,迅速向着陳少君砸了下來。

也就是鑑寶房屋檐較高,不然只這一下,就能將整個空間,撞一個窟窿。

“果然不愧是築道境強者的全力一擊,這威勢,當真十分不凡了。”

陳少君臉色凝重。

根本沒敢有任何猶豫,手一揮,立即就是一道定寶神光施展而出。

與此同時,陳少君的身邊,猛地浮現出了四柄長劍。

這四柄長劍,有些是明月花船之上被王新元交代鑑定的武器,有些則是得自被他所殺的幾個紅衣教之人之手,品階有高有低,卻都在這一刻,被他取出。

然後他身形一展。

體內真氣一撥。

鏘鏘鏘鏘……

四柄長劍,就迅速懸浮在了陳少君的周圍,然後被他驅使,立即化作了一道道驚鴻,向着半空中的方印直衝而去。

這一刻,陳少君使出的,正是絕世劍術之一的,八劍齊飛。

雖然限於武器不足和自身真氣的緣故,此時他只能夠驅使四劍齊飛,但這一道威勢,已然不凡。

轟!轟!轟!轟!

一柄柄長劍,全部落在了那方印之上。

每一劍落下,都打的其上火星四濺,也讓得附着於方印之上的力量,不斷消耗。

眼見於此,陳少君卻毫不停頓,左手微曲,一道雷火,就有如炮彈一般,激射而出,狠狠的砸在了方印之上。

緊隨其後,就是火球術,滴水穿石之術。

而陳少君的另一隻手,則又使出了武功一陽指。

如今武道勢力達到了氣海境第九重的他,再一次使出一陽指,威力已經與剛開始,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指點出,如劍氣沖銷。

一品一陽指的威力,更可穿金裂石。

打在那方印之上,砰砰作響。

幾乎瞬間,那方印之上附着的力量,就被他生生打散,然後方印不斷縮小,直至變爲原本的模樣。

顯而易見,在陳少君的諸多攻擊之下,這一法寶的威力還沒來得及爆發出來,就被他給生生打散了。

而且,要不是陳少君反應及時,將後續攻擊撤掉,這一方印法寶,甚至會被他的接連攻擊,給生生打爆。

可饒是如此,幾道攻擊落在方印之上,也是砸的它鏗鏗作響,隱約留下了幾個淺坑。

“用力過猛了。”

陳少君意外的挑了挑眉頭,連忙停止了動作,將方印撿了過來。

接下來,他再次以萬靈神解術鑑寶。

頓時就變得無往而不利了起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