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這是我和某人的約定。」張老的眼中充滿了太始的滄桑,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對於眼前的事情我也只能盡到指引的作用而已。」

「所以你就任由雪谷的事情發生嗎?」駱雲冷冷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波動,就連那蔚藍色的頭髮都顯得花白了許多。雖然沒有一個人是萬能的,但是在那時,他確實曾經期盼張老能夠再次出現。

然而結果卻告訴他,只有自身的實力才是最可靠的!

聽到這個問題,張老的眼中充滿了慈祥與無奈,有些事情確實不是他能夠左右的。現在似乎說什麼都無法再挽回那已經發生了的不幸,以及幻冰王所做出的決定。

「算了,那並非是你的錯,只是我們太過弱小,我的族人依然對你曾經救過雪谷一次而心存感激。」沉默了一會,駱雲再次以那冰冷的語氣說道。

說著指尖輕點,那環繞在其周圍的藍色火球頓時消失而去。這場戰鬥已經無法再繼續下去了,因為他感覺到那黑衣少年的小隊已經進入了通天塔一層,正往這邊趕來。

「既然你只是在其指導的作用,那你一定不會出手阻止我們先拿到那個東西吧。」駱雲的聲音在殿堂里回蕩,其身形卻是逐漸消失在了風雪之中。

張老望著駱雲消失的方向嘆了口氣,只是站在原地,並沒有出手阻攔。

。。。。。。

妘九與妘霧風此時的對戰已經晉入了白熱化的程度。

火焰充斥著整個空間,大多數的冰凌被融化得只剩下底座部分。地面上七零八落的躺著許多黑衣人的屍體,幾乎全部被抽幹了血液,變成了一具乾屍。

半空中兩人對面而立,身上的衣服皆是被撕破了不少,就連那俊朗的錦袍男子也不復瀟洒,頭髮有些凌亂,身上的衣服被鮮血浸紅了一大片。

「今天你必須死!」

妘九單手舉劍,身上瀰漫出一種血液與寒氣交匯的氣息,血腥與惡寒相溶,在其身體四周出現了一個暗紅色的區域。他在蓄力,準備把儲存多年的精血全部逼出體外,進行終極一擊。

錦袍男子對妘九再熟悉不過,見狀一咬牙,屈指連點,在空中勾勒出數百道符文,然後雙手結印,也在催動一個巨型符陣。

空氣中的元氣暴動無比,兩股氣勢交相碰撞摩擦,好似海洋中的黑色風暴激起萬丈巨浪!

突然,狂風湧起,風雪交加,幻冰王徒然出現在了妘霧風的身後,大袖一揮將他與那些還有氣息的黑衣人一起帶走,消失在了空中。

「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進入通道,與我一起結陣封鎖一層。」駱雲在妘霧風身旁冷冷地說道,不一會他們就都回到了那面堵在空間通道前的冰牆之後。

妘霧風聞言似乎是鬆了一口氣,方才如果他不動用底牌也許難以保住性命。就算是現在,他好像還能夠聽到妘九那乾澀沙啞的吼聲縈繞在耳邊。

迅速調整了一下氣息,妘霧風向駱雲點了點頭,兩人開始一同變換著手印,有無數符文閃現。

「冰火結界!」

一條藍色冰龍和一條紅色火龍呼嘯著分別從兩人手中奔騰出,猶如岩漿與大河交融,升起白色的霧氣。雙龍相互纏繞將那空間通道堵得嚴嚴實實。

「這個結界應該夠他們忙上一陣了,我們走!」

做完這些,駱雲大手一揮,與身後剩下的百來位黑衣人一齊踏入了通道之中。

妘霧風回頭望著一個方向,俊俏的臉上掀起了一道笑容,跟著向前一步,瞬間消失而去!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隨著駱雲的離開,那覆蓋了整座妘王城的冰雪世界迅速消融。在經歷這次劫難之後,仍然存活下來的探險者們開始陸陸續續的向著城外撤退。

因為他們終於明白了,那正在城市中央進行著的爭鬥並非是他們這種級別的人物可以參與的。這次在沙漠古城裡的收穫已經非常足夠,沒有必要再為那一根稻草而丟掉性命。


張老立在原地,默默地看著駱雲和妘霧風離去,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狡黠,嘿嘿一笑轉過身來,正好看見了楊瑞和妘九他們從不同的方向趕了過來。

「妘霧風!」

妘九望著那被冰火結界死死圍住的空間通道,不甘地大喊一聲,將手中的大劍深深地插入了大殿的巨石地板里,一條裂縫足足向前延伸了十幾丈。

「怎麼了?」楊瑞敏銳地嗅到了一絲異常,急促的問道。

這不死人族九長老現在的樣子,與他當初在古墓中所見到的陰狠淡漠相比,差別實在是太大了。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那位素來冷靜的妘九如此氣憤?

「公主她。。。」說到這事,妘九不禁有些哽噎,就連見到童軒和小玄女都懶得理睬,乾枯地雙手不斷摩挲著飲血大劍,喃喃地說道:「都是我沒看好公主,公主她被妘霧風給殺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小白聽到眼睛馬上紅了一圈,沒想到公主他們遭到了比自己更為慘烈的厄難。

「你是親眼所見嗎?」

楊瑞第一時間有種難以言明的感覺湧上心頭。同時好像有另一個聲音在對自己說,事情往往並非向其表面上的那樣直白。不知為何,他好像仍然能夠感應到妘姬的存在。

「公主沒有死,不用太過擔心。」

突然,一道輕語在眾人耳邊響起,那是張老的聲音。

在場的所有人,特別是妘九,皆是驚愕地轉過頭看著那笑眯眯的邋遢老頭。此時他的嘴巴並沒有在動,而且好像在示意大家不要做聲。

然後張老的聲音再度出現在眾人的耳邊,「帶我到公主戰鬥的地方看看。」

妘九聞言微微點頭。噌地一聲拔出大劍。轉身帶著眾人穿過幾個迴廊,來到了剛才他和公主一起遇襲的大殿內。

這裡的冰雪已經消融,只餘下一灘一灘,大大小小的水潭。楊瑞四下張望。好似在尋找著什麼。突然。他看到在一個戰鬥餘下的小水潭中閃著金色的亮光。

少年想都不想,飛快地奔了過去,抓起那水潭中的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是他與公主一起在天識神殿館長室內找到的那串金色水晶項鏈!

這串由妘霧風留給公主的項鏈他也曾借來戴過,有著一種奇異的保護力量。正是在這串項鏈上,少年感受到了一絲公主的存在。

這時張老他們也圍了過來。

邋遢老頭袖袍一揮,迅速在周圍布下了一個結界,從少年手中拿過那串水晶項鏈,簡短地說道:「公主就在這串項鏈之中!」

「什麼!?張老你不騙我!」妘九聽到是又喜又驚,望著那串項鏈聲音乾澀地追問。

「嗯,詳細的情況等下再說。」張老神情嚴峻,將項鏈收入袖袍之內,轉頭對身邊的黑衣少年說:「將護法陣石拿出來吧,聽到我的指示便立即將其催動。」

少年雖然與其他人一樣不知道張老要做什麼,但是仍然快速地取出了那塊巴掌大的水晶放在地面上。


張老笑著點了點頭,掌指輕點勾畫出了三個符文,與那護法陣石內的黑色符文隱隱相似。結劍指於唇邊念念有詞,那三枚符文突然間被點燃,發出幽藍色的光芒,將護法陣石環繞在內。

「就是現在!」張老輕喝。

少年聞言,趕緊閉目,與護法陣石心念合一,將其催動起來。

然後眾人驚異的看到,那護法陣石內的黑色符文從陣石內游出,與那三枚符文一起組成了一個類似於空間通道的陣法!

「快隨我進去!」張老說著率先邁進了通道。

少年與眾人對望了一眼,也是緊跟著張老一個接一個的走了進去。待最後一人進入通道之後,陣法強光一閃,連同那護法陣石一起瞬間消失,就好似這裡從來都沒人來過一樣。。。

這是一片火紅的世界,到處充斥著岩漿和火焰,空氣中流動著純凈的火元素元力,溫度高得可怕,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竟然有一座金碧輝煌的神殿式建築坐落在岩漿之上!

忽然,在神殿的上方出現了一個空間通道,有數人先後步出,來到了神殿的大門前,正是張老與楊瑞一行人。

鑲滿了精美的金色花紋的巨型金屬大門前,張老示意少年將護法陣石放入了一個孔洞。在少年的催動下,隨著陣石那嗡嗡的聲音,神殿的大門徐徐敞開。

這樣烤人的環境中,大家是一刻都不想多呆,在張老的帶領下迅速進入了神殿之中,然後,大門在眾人身後又徐徐合上。

「歡迎來到妘王城的第二聖地,妘希神殿!」張老好像鬆了一口氣,轉過身,笑眯眯地看著眾人說道。

眾人望著眼前這富麗堂皇,古樸大方的宮殿簡直有點不敢相信,那感覺就像是一腳從地獄來到了天堂。這裡的空氣中感覺不到絲毫的炎熱,而且靈氣充足,溫濕度適宜,四處流溢著清香味。

張老帶著大家穿過那一道道巨大的迴廊,來到一處種滿了花草的會客別院坐下,手指輕點,在那雕刻著眾多精美花紋的大桌上出現了新鮮可口的瓜果還有糕點。

大家在驚異和讚歎這座神殿的豪華和精美的同時,對這邋遢老頭居然如此熟悉這裡也是感到十分好奇。

「這裡是距離地面三十里的地下世界。是通天塔高度的十倍距離。」看著眾人那詫異的神情,張老笑著解釋道:「這個神殿的存在只有不死人族的族長知道,歷代口口相傳,沒有文字記載。」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少年一面東張西望,一面將眾人心裡的疑問給說了出來。

張老耳朵一豎,笑眯眯地看著少年說道:「嘿嘿,小徒弟還算機靈,因為我就是這座妘希神殿的設計者!」

聽到這個,童軒等人都感到無比震驚,這聖地的設計者要活到現在該有多大年紀啦?只有小玄女在旁大口大口地吃著糕點。十分的不以為然。因為她自己活過的歲月也不短。

「那通天塔。。。」妘九有點茫然的問道,作為不死人族的長老,就連他也不知道這第二聖地的真正含義。

「通天塔只不過是這裡的入口,一層以上都是幌子。嘿嘿。入侵者通過重重關卡所得到的不過是個神像和一堆破銅爛鐵。」張老舒服地靠在一張巨角獸絨躺椅上。拿起腰間的葫蘆灌了一口說道。

「不過那些不死人族先輩們的金身倒是真的,因為唯有族長才有資格在妘希神殿里坐化。」

「那族長在與九嬰大戰之後是否也是來到了這裡?」妘九那淡漠的眼中一閃,想到了失蹤多年的現任族長。

「嗯。當我看到護法陣石再度出現的時候便是有此猜測,妘塵將陣石交給鳴蛇就是想讓它有朝一日找到合適的人選,將公主帶回這裡,以完成不死人族的傳承。」邋遢老頭瞄了一眼身旁的少年說道。

這人選終於在萬年之後讓他給遇上了。

「您剛才說公主沒死?」


小白所屬的九尾一族對密藏這種地方天生有著濃厚的好奇心,在這個花草清新的別院里轉了一圈,又躍回了少年的懷裡,好奇地問道。

「是的。」邋遢老頭收起笑容,從袖袍里拿出那串金色的水晶項鏈說道:「她只是被封印在了這串項鏈之中,暫時陷入了沉睡。」

「那妘霧風!?」妘九突然想到了什麼,大聲問起。

「嗯,這事還得從九嬰入侵開始說起。」張老拿起葫蘆又灌了一口說:「大戰之後不死人族傷亡慘重,九大長老只余其四,妘塵與鳴蛇重傷失蹤。而你則是與陷入了沉睡的公主一起住進了沙漠古墓之中,所以並不知道後面所發生的事情。」

「在那之後你們的大長老外出遇害,最終只傳回了一道精神影像。通過影像,當時充任代族長的霧風推測將會有人趁虛而入,來搶奪不死人族的至寶和傳承。」

「所以當他找到我,說出自己的計劃時,連我都感到很吃驚。」張老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他是想親自引出幕後黑手,揭開敵人的真面目。」

「那妘霧風並不是叛徒?!」妘九突然想到自己錯怪了好人,而且剛剛還差點殺了他!

「當然不是。」張老肅然地看著妘九說道:「霧風的性格你應該是最清楚的,自身具有天縱之才卻只喜歡敲敲打打專研藝術,本身有著角逐族長的資格,卻悄悄讓給了妘塵。」


「這樣的妘霧風怎麼會是叛徒?」

「可是。。。」妘九的額頭上流出了豆大的汗珠,他與妘霧風自小一起長大,正是因為對他的了解,才覺得受到了欺騙而勃然大怒,「可是這怎麼不早點和我們提起!」

「咳。。。這也是霧風的主意。」張老繼續說道:「他對你和公主都太了解了,以你們那直來直去的性格,若是事先知道,那一仗還能打得這麼逼真嗎?」

「恐怕早就讓經驗老道的幻冰王給看出來了,這樣一來,全盤計劃都將功虧一簣!」

「咳。。。那是,那是。」妘九恍然大悟,乾咳一聲,不住地點頭。到得現在他真的是有點后怕,自己那終極的一擊若是祭出,也許真就把那多年的兄弟給抹殺了。

又看向那串水晶項鏈問道:「那這項鏈是怎麼回事?我怎麼絲毫也感覺不到公主的氣息呢?」

「嘿嘿,你忘了公主是空間體質嗎?」張老又靠回了躺椅中,拿起葫蘆灌了一口說道:「這串水晶項鏈是霧風專門為公主量身打造的寶器,配合她的空間之力,可以將其封印在裡面而不會泄露出一絲一毫的氣息。」

「只有這樣才可以讓幻冰王相信公主是真的死了!」

「可楊瑞好像能夠感覺到啊!」舒服地躺在一旁摸著肚子的小玄女突然說道。不單隻是她,這裡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是少年最先找到了這串金色的水晶項鏈。

少年聽得撓了撓頭,就連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因為他所感受到的並非是公主的氣息,而是她的存在,氣息與存在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前者立足於事實,而後者則可以說是一種信念。

對於這個,說實在的,張老也是感到奇怪,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沒有人能夠涵蓋所有的知識。

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這位小徒弟,張老洒脫地說道:「也許這就是緣分吧!」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總之,那通天塔上並沒有他們所要的東西,而這場戰鬥的慘烈程度,足以讓霧風在那神秘組織中取得信任。」

邋遢老頭那起葫蘆灌了一口,繼續說道:「幻冰王找不到那個東西也許會很快折回,嘿嘿,所以我們剛才必須抓緊時間。當然,就連霧風,現在也不知道我們在哪裡。這樣對於他來說才是最安全的。」

「嗯嗯,原來如此。」小玄女點點頭似懂非懂地說道。吃飽喝足后捲起袖子,開始做她最喜歡做的事情,拿起掃把開始打掃。令眾人汗顏,打算直接將其忽視。

而童軒則是別院里找了個房間打坐修養,因為這是不死人族內部的事情,他作為龜島之人插不上話,也不好多做了解。還不如抓緊時間,利用這裡充足的靈氣,恢復自己在大戰中的損耗。

此時,在距離妘希神殿一萬五千丈的地面上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大地上的第一縷陽光照在了通天塔的塔尖上。在高聳的塔身內不時傳來巨響和氣爆,那是有人觸碰到了塔中的符文禁制的緣故。

在通天塔的每一層,特別是那些先祖坐化之地,都有著不少符文禁制保護,有的地方還安放了強大的金人守護,所以要上到頂層並不容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