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參謀長,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溫局迅速的問道。

這一段時間,夏余的舉動他是看在眼裏,這饒是溫局都沒有想到,夏余竟然會這麼厲害,在這麼大的城市之中,竟然還可以抓到這麼多人,所以這饒是溫局也是對夏余另眼相看,同時也是微微有些感嘆。

可惜了,夏余是個女人,如果是個男人就好了。

如果是個男人的話,這樣的人放在他手下,絕對可以成為一名大將。

「接續挖這些人。」夏余平靜的開口道:「現在他們已經有三十個人折損在我們的手上,仍舊是有很多人在逃,我們務必要將他們全部抓住。」

「全部?」

待到溫局長聽到這句話,饒是溫局長都是楞了一下。

這一次的演習,實際上是他跟范天雷他們早就合計好的了,他們最大化的去逮捕這些特種兵們。

但是,這並不代表着,他們就可以將這些特種兵給全部抓住啊。

對於他們來說,抓住這些特種兵可不容易,畢竟這些人都經歷了嚴格的訓練,最後能夠抓住一半以上就算是不錯了,不過他內心還有一個主意,那就是將對方給一窩端了,只不過這些人都非常的厲害,也很雞賊,想要將他們一窩端了也沒有這麼容易。

可沒想到,夏余竟然打算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雖說有些不太現實,但是……也未必就不行。

「不錯。」夏余微微點頭道:「這些人手裏擁有手槍等殺傷力武器,務必要將這些人全部抓住,不然的話,老百姓的安全無法得到保障。」

「為了老百姓還是抓到的好。」

聽到這句話一出口,在場的人都是微微點頭,當即開口道:「說的不錯,無論如何,都要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那接下來你要怎麼做?」這會兒溫局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夏余,溫局也很詫異,不知道接下來夏余要怎麼做?

要知道這裏很大,想要在這茫茫人海中逮捕這麼多人,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呵呵。」

夏余笑了笑道:「天眼系統。」

「我們可以通過天眼系統,來進行監管,進行做對比。」夏余平靜的開口道。

「天眼系統?」

待到溫局聽到這話之後,饒是溫局都是有些吐槽,天眼系統是這麼容易打開的么,雖說他是省局局長,有着很大的權利,但是要想打開天眼系統也是需要上報的,而且上邊也未必會讓他使用的。

不過。

溫局真的想要上報,使用天眼系統的話,也是可以使用的,只不過打開天眼系統的損耗可是很貴的,所以溫局還真的是有些捨不得。

夏余平靜的開口道:「我知道,打開天眼系統損失很大,但是,這種時候,必然要使用天眼系統,唯有如此,才能快速的發現他們,並且將他們逮捕。」

「不然的話,僅僅是憑藉我們的警力,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出這些人,實在是太難了。」

夏余這話一出口,令溫局也是微微點頭。

「好,可以打開天眼系統,我這就給你申請。」溫局也沒有多餘的廢話,這一次演習也是上邊決定的,所以,多多少少也會給開一些方便之門。

「好。」

夏余沒有對於的廢話,繼續開口道:「溫局,請您給我一台配置比較高的電腦,我有用。」

「指揮部的電腦配置都很不錯,你可以選一台用。」

「好。」

夏余也沒有多餘的廢話,當即開口道:「那我先忙一下,等您申請好了天眼系統,跟我說一下,我來將這些罪犯給全部挖出來。」

「好……」

溫局也沒有多餘的廢話,迅速的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而這會兒的夏余,則是來到了電腦面前,夏余的嘴角間掀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夏余開始書寫程序。

夏余書寫程序的速度很快,這令一旁的工作人員都是察覺到了,待到看到夏余是在寫程序之後,這饒是他都是愣在當場。

「這……這是什麼程序?」

「眼前的這個人,絕對是一個高手,對,絕對是一個高手。」

隨着這個程序員看了一眼夏余,他有些驚呆的發現,夏余所寫的程序,他竟然有些看不懂,越是到了後邊,就越是感覺複雜,彷彿是蘊含着什麼。

察覺到這一幕的時候,饒是他們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概半個小時之後,夏余總算是寫好了程序,夏余寫好了后,則是稍微鬆了一口氣,他的這個程序可以最大化的幫助他找出疑犯。

可以說這個程序也非常的厲害。

「夏參謀長,現在你可以使用天眼系統了。」

「好。」

「現在給我連接天眼系統。」

隨着夏余的話音落下,當即,有人迅速的忙活了起來,幫助夏余的電腦連接了天眼系統,而後在這大熒幕上,出現了夏余電腦上的畫面。

夏余也沒有任何猶豫,啟動了自己剛剛編寫好的程序,夏余迅速的活動了起來。

隨着夏余迅速的活動起來,一旁的溫局,則是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明覺厲,一時間,沒有看懂夏余這是在搞什麼。

「你有沒有看懂他在做什麼?」

「沒有看懂。」這個人搖搖頭,道。

「哎,現在的年輕人還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溫局忍不住開口道。

「溫局,這個人的身份信息極為的保密,不過他給的證件倒是真的。」這個人頓了頓開口道:「要不要再往上邊查一查?」

「先不用了。」溫局微微搖頭,道:「等這件事兒結束之後再說。」

「是。」

溫局則是眯着眼看向了夏余,溫局略作沉思,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這會兒,夏余忽然間開口道:「找到了,在人民廣場有一個人,立即派人過去,這就是那個人的照片以及樣貌,可不要讓他跑了。」

隨着這句話一出口,這令在場的人都是吃了一驚,在場的人齊刷刷的看行了夏余。 「葉先生,我去和他們溝通。」秦連成馬上立正,姿勢標準的和葉凡說道。

葉凡隨便找了個椅子坐下,默默的看着忙碌的人群。

秦連成表情嚴肅的走到耿老師的兒子身邊,「趙哥,葉先生說了,建議查一個心電圖。」

耿老師的兒子疑惑的說道,「你是……秦連成?天河秦家的人?」

「呵呵,趙哥你還記得我。」

「從前你最淘氣,我媽沒少花心思。」

說到從前的事情,大家非但沒有覺得開心點,反而都很憋屈。

一聲嘆息,耿老師的兒子似乎忘記了秦連成的話,自己去忙自己的事兒。

「趙哥,葉先生剛才和醫生說了,你別不同意就行。」秦連成牢記着自己的使命,繼續追着說道。

「連成啊,你怎麼還和從前一樣不靠譜。」耿老師的兒子苦笑道,「我媽是老年痴獃,又不是心梗,做什麼心電圖呢。」

「剛才葉先生都說了為什麼,你沒聽么?」

「那是你老闆?穿的破破爛爛的,怎麼看怎麼……」耿老師的兒子把後面不好聽的話給憋回去。

在他看來,秦連成家道中落,淪落到給人當司機的地步。

而且還不是一個正經有錢人的司機,看那人穿的倒是乾淨,可太樸素,一看就沒什麼錢。

唉,白雲蒼狗,老太太已經老年痴獃,秦連成這個富二代也家道中落,人生變化真心太快。

秦連成見耿老師的兒子不說話,而是開始愣神,他追着說道,「趙哥,就一個心電圖,也花不了幾個錢。」

「秦連成,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你就別添亂了。」耿老師的兒子嘆了口氣,「我媽這樣,你們這些同學還能記得她,她這一輩子也算值了。」

秦連成眼圈有點紅,情緒略有些激動。可是葉先生交代的事情還沒做,他有些着急。

把人抬上病床,忙完之後醫生找耿老師的兒子問道,「剛剛有一個家屬說要做心電圖,你……」

「做,馬上就做!」秦連成堅定的說道。

耿老師的兒子無奈,秦連成他們來看着急母親,屬於客人,總不能把人直接攆走吧。

只是做個心電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做吧。」耿老師的兒子無奈的說道。

「秦連成,你怎麼還這麼任性。」有同學不高興的說道,「耿老師剛打了針,你讓她好好睡一覺就不行么。」

「不行。」秦連成不容置疑的說道,「如果是心梗的話,一覺睡死過去你能負責?」

「別扯淡,你怎麼還和從前一樣願意胡說八道。耿老師是老年痴獃,不是心梗!」

「是啊,從前秦連成雖然紈絝一點,但還算是講道理,心在怎麼越活越回去了呢。」

「家道中落唄。你沒看他都給人當司機了么,我估計是放不下面子,覺得給人當司機太丟臉了。」

同學們說什麼的都有,但絕大多數人對秦連成都沒什麼好臉色。

從前班級里的刺頭、紈絝子弟,大家對秦連成的印象本身就一般。現在可倒好,耿老師老年痴獃這麼重,秦連成竟然拽著非要做心電圖。

沒聽說過老年痴獃會誘發心梗的,這根本不符合邏輯。

秦連成假裝沒聽到同學們說話,他靜靜的站在耿老師的床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唉,這人吶,變化是真大。」

「不過沒聽說天河秦家出了什麼大事,怎麼秦連成性情大變呢。」

「換做是你從富二代淪落成為司機,你也會變。但秦連成太過分了,等一會檢查完,要是沒事,我一定要損一損他。」

同學們議論的聲音不大不小,並沒有刻意避開秦連成。

秦連成也知道,他們是說給自己聽的。

不過無所謂,先把心電圖做了再說。有天醫葉先生的意見,秦連成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

醫生很快拿着心電圖機來到床頭,他一邊連接導線,一邊低聲嘆了口氣,「趙哥,你知道醫院裏什麼人最難答對么?」

耿老師的兒子疑惑。

「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那些親屬。你讓他們拿錢吧,一個跑的比一個快;可要不是涉及錢的事兒,他們一個比一個願意指手畫腳。」

「根本沒什麼關係么,非要做心電。剛才那個年輕人更過分,還威脅我說耿老師會猝死。」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