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護衛或者長老,他們還會顧忌一下家族內的人心凝聚,但你只是小廝的話,根本沒人把你當人看。」

「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個工作,要比其他小廝的死亡率更高。」

「因為這位大小姐的馬是一匹野性十足的烈馬,普通人很難伺候,一旦小廝應聘了這個工作卻照顧不好這匹馬,幾乎是必死無疑的。」

「之前這個崗位上已經死了六七個小廝了,你覺得,這份幾乎必死的工作,還有人敢接嗎?」

聞言,陳天龍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兒。

「必死的工作,你幫我接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店長啊。」

…… 棠卿一愣,對啊,還有於靜沒查,可她是自己的女朋友,棠家未來的女主人,她總不能坑自己吧?

為了給大家一個交代,棠卿立刻在電腦上輸入了幾行代碼,頃刻間便成功入侵了於靜的工作電腦。

當夜,棠木鐵氣勢洶洶的開車回家,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的於靜看到他笑臉迎上來,「棠叔叔,你……」

啪——

於靜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個明顯的巴掌印,她捂著臉頰眼眶通紅,「棠叔叔,你為什麼打我?是我做錯什麼事了嗎?」

棠卿倉促的跑進來將於靜護在懷裡,皺眉的說:「爸,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小靜一定是被冤枉的!」

棠木鐵怒目圓睜,憤怒不已,「事實都擺在面前了還調查什麼?於靜,你為什麼出賣我和阿卿?」

聽聞於靜一改之前的柔弱,驟然推開棠卿,輕笑起來,「呦,這是已經查到了?沒錯,棠氏VR一體機的重要數據是我賣給方天科技的。」

棠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查到交易信息的時候還能騙騙自己說於靜是被人蠱惑的,可如今於靜都親口承認了他就再也沒有騙自己的理由了。

「小靜,為什麼?是我待你不好嗎?」

於靜冷笑了一聲,「呵,為什麼?那就問問你的好父親吧。」

棠卿和棠木鐵對視了一眼,都不明白於靜的意思。

於靜聳聳肩,雙手環胸嗤笑道:「貴人真是多忘事,棠木鐵,我來提醒提醒你吧,當年要不是你非要我媽媽上車,我媽媽就不會死!」

棠木鐵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將所有的可能都分析了一遍,可唯獨沒想到竟是因為馮娥。

「小靜,那是個意外,我也無法預料車禍的發生,而且華青梅也死於那場車禍,又不是我願意的。」

當初他確實對華青梅起了殺心,但那時棠梨還太小,本想等棠梨稍大些再動手,可沒想到天竟不順人意,發生了車禍,馮娥也恰巧在那場車禍中喪生。

「是,你的確無法預料車禍的發生,但如果我媽不在車上,即使發生了車禍也跟她沒有關係。」

說到這裡的時候於靜似乎有些激動,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你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受人凌辱,被人嗤笑,而你這個殺人兇手卻安然無恙,幸福美滿,憑什麼?」

「可……可我將你接過來了啊,我甚至早就將你當做了我的兒媳,你還不滿意嗎?」

這兩年棠木鐵因為自責待於靜極好,甚至待她比棠梨還好。

於靜翻了個白眼,「這只是你的贖罪罷了,實話告訴你們吧,自我進棠家的那一刻起,我所有的偽裝全都是為了復仇,我故意挑撥你們和棠梨之間的關係,讓你們棠家四分五裂!

哦,還有,其實我也沒那麼蠢,我在公司里整日都是故意犯錯的,可沒想到那些助理對棠氏還算忠心,怎麼都不肯背叛。」

隨後她儘力回想著她以前做過的事,興奮的大叫,「啊,想起來了,棠梨沒有撒謊,她確實是被我推倒的,只不過我當初這樣做的原因是想要拿走棠卿電腦里的數據,她整天粘著棠卿真是太討厭了!

不過我也沒想置她於死地,棠梨沒了媽媽,算起來也是跟我一樣的可憐人。

怪就怪棠卿太狠心了,竟能將自己名義上的妹妹扔在冰天雪地的郊外等死。

哎,是呢,又不是親妹妹,死了就死了。」

於靜似乎更激動了,眼睛里露出嗜血的殺意,「但我沒想到棠梨這個女人竟一改之前的愚蠢作風肆意煽動輿論,當然了,這也算是件好事,要不是棠梨,我怎麼能如此輕而易舉的將數據賣給方天科技呢?」

棠氏父子有點不敢相信他們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於靜,從前的於靜溫柔賢淑,善解人意,怎麼如今性情大變了?難道這就是她的真面目?

棠木鐵雙手緊緊攥著拳頭,胸口悶得喘不過來氣,「於靜,之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可VR一體機是棠氏最後的希望,你不應該將它賣給方天科技!

你去找方天科技的人出來澄清認錯,下架商品,等棠氏危機解除,你和阿卿結婚,我還像以前一樣疼你,努力做一個好父親、好領導!」

要是平時棠木鐵早就暴走了,可如今解決棠氏危機才是第一等大事,他得忍。

但是於靜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她坐在沙發上冷笑著說:「什麼好父親好領導,棠木鐵,你可別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了。

你要是個好父親的話棠梨就不會怨恨你討厭你,你要是個好領導的話也不會將棠梨趕走使公司面臨危機,而我恰巧只是比棠梨受寵罷了。」

棠木鐵往後退了兩步,捂住胸口,「你……」

棠卿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慌忙扶住棠木鐵,不滿的開口:「小靜,別再說了,你沒看到我爸爸身體不舒服嗎?」

於靜發出桀桀的笑聲,「不舒服?我巴不得他早點死,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是他自己做的孽。

還有你,棠卿,你是不是真的認為我很愛你啊?就你這種盲目自大、好高騖遠的紈絝子弟我最噁心了。

特別是跟你滾床單,每次我都噁心的想割掉你的命根子,但為了看到棠氏衰敗,我忍了!」

「小靜……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棠卿痛苦的輕聲說道。

於靜將食指放在嘴唇中央「噓」了一聲,「別這樣說,我怕我中午飯嘔出來,有這時間告白,還不如好好想想挽救棠氏的方法。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棠氏的董事們已經開始拋售股份了吧?真不知道你這總裁是怎麼當的,還抵不上我熙辰哥的十分之一。」

隨後於靜站起來伸個懶腰,打個哈欠,「吶,外面好像下雨了,棠家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吧?」

她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沒多久就有一行人跑進棠家搬傢具。

棠卿皺眉的看著來來往往的人,跑過去拉住即將要離開的於靜,著急的問:「於靜,他們是誰?這是怎麼一回事?」 後面眾人也都跟着哄鬧而去,嚷嚷着要敬酒。

周采兒幾乎崩潰了。

這麼多人,她哪裏喝得過來啊!

「半夏……」

周采兒顫聲呼喊。

此時,林漠卻直接拉着許半夏走出了房間。

「老虎,都是半夏的同學,你們得好好招待啊!」

林漠吩咐了一句,直接關上房門。

周采兒匆忙起身,想要追出去,卻被幾個男子直接攔了回去。

「這位小姐,咱們還沒喝呢,你怎麼能走呢?」

「咋的,我親自敬你酒,不給面子啊?」

「不給面子,你今天就休想走出去……」

眾人吵吵鬧鬧,屋內一片混亂。

外面,許半夏面帶擔憂:「林漠,會……會不會出事啊?」

「那些都是我的同學,她們雖然做的不對,但……但也不至於鬧太大啊……」

林漠笑了笑:「放心吧,老虎自有分寸。」

「最多就是把她們灌吐了,去醫院輸點水就沒事了。」

「今晚這件事,總得給她們點教訓吧!」

許半夏緩緩點頭,她對這些同學,現在也是非常不滿。

「對了,今晚這事,我懷疑是吳菲菲故意弄出來的!」

許半夏把剛才的情況說了一遍。

林漠笑了:「不用懷疑,肯定是她鬧出來的。」

「不過,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方家的人會解決的!」

酒吧包間里,周采兒幾人被圍在中間,根本跑不了,只能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吳菲菲幾人,則趁著混亂,悄悄溜出了包間。

走出酒吧,幾人頓時舒了口氣。

黃伍低聲道:「菲菲,這……這林漠到底是什麼人啊?」

「方家的人,在他面前都得恭恭敬敬的。」

「一句話,方家繼承人都換了。」

「南街虎爺,好像是他手下似的。」

「要不,之前的事就算了,今晚咱們能逃出來,算是命大了。」

「這個人,咱們真的惹不起啊……」

另外幾人也都紛紛點頭,他們真的是畏懼到了極點。

之前他們以為林漠只是個上門女婿,所以,也沒把林漠放在眼裏。

通過今晚的事,他們才知道,林漠,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招惹的。

吳菲菲面色鐵青,她也被剛才的情況震撼到了。

沉默良久,吳菲菲緩緩點頭:「行了,今晚這事,沒牽扯到咱們,算是萬幸了。」

「咱們先走吧,等過段時間再說吧。」

黃伍幾人點頭,剛準備散開。

突然,幾伙人從四面八方走過來,將他們包圍在中間。

為首一人瞥了他們一眼,直接冷聲道:「我家三爺請你們走一趟!」

吳菲菲幾人嚇得瑟瑟發抖,這些人當中,有幾個,正是之前跟隨方老三進屋的人啊。

也就是說,這些人,都是方家的人。

吳菲菲強行鎮定:「我……我們不認識你家三爺,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為首那人冷聲道:「沒找錯。」

「今晚,就是你們安排榮少爺去喝酒的。」

「三爺有些事情,想問問你們。」

幾人面色頓變,他們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恐怕是暴露了。

吳菲菲顫聲道:「我……我不去。」

「許半夏是我表姐,我表姐剛才喊我回家幫她看衣服,我表姐夫林漠還在等我呢,我……我沒時間……」

為首那人冷笑一聲:「不好意思。」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