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便多謝王掌柜了。」

「都是自己人,王爺客氣了。」

說罷,王海便將那半塊玉簡交到郁方手上,自行離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這次的連子濯沒有完全昏迷。

他的百毒丸似乎有了一點點的成效,他還睜著眼,在垂死掙扎。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徒弟當著他的面,去求一個名不經傳的大夫!

不,在他眼裡,蘇拾都不能稱之為大夫,她太年輕了,甚至是稚嫩,更是一副窮酸模樣,這樣的人,家裡怕是連醫書都沒有。

所以他根本不信。

這次的毒讓他痛苦的只能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根本沒有辦法正常說話,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拾在他面前蹲下身。

他用眼睛瞪他。

用身體行動排斥她接近她。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