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這有什麼的。我早說了,雖然你不是親生的,可我把你當親妹妹看待的,而且你姓蘇,我就絕對不能允許別人欺負了咱們蘇家人!」

「……」

蘇君偉談完以後,回到了房間里,蘇博安的媽媽,蘇君偉的妻子詢問:「怎麼樣了?」

蘇君偉嘆息:「眼圈都紅了,我就說嘛,小女生,肯定在意的。」

妻子感嘆:「嗯,那就幫幫妹子。」

蘇家從上一輩開始,就一直都是男孩,她知道老公從小就想要個妹妹,可惜上一輩裏面五個叔叔人家,硬是沒生出來一個妹妹!

後來,蘇葉收養了蘇慕安。

雖然蘇慕安和家裏其餘人接觸都不多,可對於這個缺妹的家庭來說,她簡直太搶手了!

蘇君偉感嘆道:「你說我爸和那幾個叔叔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害我連個妹妹都沒有!還有你這肚子也是,老婆,我們努力努力,生個女兒吧,我看着大哥抱着綿綿,不知道多羨慕了!」

妻子:「…………」

醫院裏。

蘇君彥來看望蘇葉時,對蘇奇說了家裏的事情。

蘇奇聽完后,沉默了半響,最終深深嘆了口氣:「到底不是親生的,求來的葯不先給三叔,竟然要送禮……人家霍老夫人身體好著呢,反倒是三叔很缺葯!」

這也是蘇君彥剛剛不悅的原因。

雖然不是親生的,可養父住院,她花重金買了葯,就是為了出個風頭,何必呢?

他淡淡垂眸,「算了,找個人家嫁出去,打發出去好了。」

蘇奇點頭,然後詢問:「蘇霍兩家馬上要合作一個項目了,可是合作的前提,就是最好有個聯姻,鞏固下兩家關係,大哥,你說要不要在宴會上,把妹妹認回來。」

「什麼妹妹!」蘇君彥訓斥了一聲:「只要三叔沒點頭,我們就沒有那個妹妹!」

蘇奇撇嘴,中二少年冷笑道:「我就不信你不饞妹妹!」

蘇君彥:「……」

兩人說話聲音略大了點,接着一扭頭,卻見蘇葉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了,兩人都微微一愣時,蘇葉坐了起來:「生日宴會嗎?那天,我也去。」

蘇君彥和蘇奇對視一眼,兩人都明白了。

三叔到底還是想明白了,這是打算趁機去把人認回蘇家來! 次次次!

水面盪起微小的浪花,鱷魚動作輕緩,只露出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漂浮在水面上的寄生蟲,隨時準備露出鋒利的牙齒吞噬獵物。

離得近一些后,鱷魚選擇不再動彈,而是在水中張開嘴巴,開始產生吸力,目標白色寄生蟲。

……

此時,許十營一路玩命的游泳,在水中根本無法辨別方向,很不幸他現在迷路了。

身子停下來,望著一望無際的水面,許十營開始頭疼。

要是安排夢落開著橡皮艇接應一下就好了,許十營想著他的時候,夢落不開心的模樣,微微苦笑。

這丫頭千萬別跟老媽告狀才好。

自從上次那事以後,老媽像防賊一樣防著他,生怕夢落吃了虧,整得夢落好像才是她親生的,而他是從垃圾桶里意外撿到的。

有什麼好吃的都先緊著夢落,這前後待遇也太懸殊了一點。

此時他體力消耗很快,身子一直呆在水裡會扛不住的,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村莊,部分房子沒有完全被淹,可以做個臨時落腳點休息一下。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那些長著奇怪頭角的異變生物,沒有追上來,想必是出了什麼變故。

無論是什麼,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身子處在水中,面對這些水中生物,他只有被吞噬的份。

許十營,看了一眼手臂,上面亮起紅點,警報聲一直在響,提醒著他偏離路線,由於一直慌張逃命,根本沒有聽到提醒聲音。

再這麼盲目的游下去,估計都能游到太平洋去。

緩緩游到一處兩層樓高度的民居門口,一樓已經完全被淹了,根本無法休息,倒是二樓,還可以稍作休息一下。

敲了敲門,半天裡面都沒有聲音傳來,想必都到官方避難所中避難去了,這裡只是空房子,只是比較幸運,沒有受到塌陷影響和異變生物的襲擊,周圍房屋才得以倖存下來。

他推門而入,一波雨水鋪面而來,整個身子被埋在水中,喝了好幾口水,甩出鼻孔里的雨水,張嘴呼吸了幾下,便進入民居,關上大門。

此地民居地勢稍微高一些,除了地面有些潮濕,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暫時可以當作休息點來調整。

床上三件套還在,只是被子有些潮濕,滋生了一些小蟲子,靜靜地躺在床單上,像一個個小霉點,睡覺是不行了,不過不影響坐下來休息。

走到床邊坐下,點開手臂屏幕,看著上面的小紅點開始跟系統進行溝通,接下來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回到避難所。

同時他也想知道,不在避難所內,是否可以用生存點,置換生存物資,還是說,只有呆在避難所內才可以置換相對應的需求物資。

身上所攜帶的蟲彈只有五發了,水裡面滴落的有他身上的血液,那些兇猛的傢伙,會順著血跡找到他如今落腳點。

呆在房子里,只是暫時安全罷了,剛剛可是見識過那些傢伙的跳躍力,十分驚人,還有那一口利索的牙齒,感覺連鋼筋都能咬斷。

「只要有足夠的生存點,隨時隨地都可兌換生存物資,宿主需要兌換什麼?」

系統的回答,令他臉色一喜,首先花費五十點生存點,至少了傷口,全身體力得到恢復,只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這就像遊戲里的藍色藥水或者紅色藥水,使用過後,包治百病,就是價格有點小貴,他獵殺一個異變生物才兩點生存點。

而恢復體力則需要五十點,換的他直咧嘴,如今危難當頭,也顧不上什麼了。

緊接著兌換了三台無人戰鬥機,以及三個蟲彈彈夾和兩千枚高爆蟲彈,剩下的點數留著回到避難所有其他用處。

兌換完畢后,所有物資憑空出現在地面上,許十營拿起一台無人戰鬥機,將高爆蟲彈裝入攜彈窗口處,有了之前的失敗經驗,他對操控無人戰鬥機有了自己的心得。

充分運用無人戰鬥機的空中優勢,從空中進行掃射,無論水中那玩意有多恐怖,只要不跟它正面接觸,就能一直處於優勢。

很快三台無人戰鬥機裝滿了高爆蟲彈,還剩下五百發,小心擺放在物資箱里,現在開始進行操控調試。

嗡嗡聲在頭頂上響起,起身打開窗戶,朝著水面試了單打和連發,都沒問題。

手機在水裡浸泡,早就自動關機無法使用了,如今他還需要一塊屏幕,於是花了三十個生存點,兌換了一個27寸的電腦屏幕,脫下身上的防身服。

防身服擁有冷暖調節功能,也就是所謂的中央空調,所以防身服就相當於一個大型移動的充電寶。

費了一番功夫連接電源,與無人戰鬥機拍攝畫面進行連接,之後調試畫面清晰度,當這些東西全部忙完已經過去半小時了。

他操控著三台無人戰鬥機從窗戶口飛出,尋找異變那些傢伙們的蹤影,不把這些傢伙解決掉,回去的路上,還是會有危險,不如趁此機會,直接把這個異變生物的藏身之處給全部端了。

隨著他的操控,電腦屏幕上顯示著無人戰鬥機的飛行路線及畫面,他給無人戰鬥機進行了方向定位,不會因為外面全是水,而找不到目的地。

一隻手緊握著手柄發射鍵,另一隻手則盯著左手臂上的路線行駛圖,三台無人戰鬥機形成三角形式,這樣飛行,可以做到圍點打援,相互支援的作用,以免被人發現,同時被擊落的可能。

很快,他操控著無人戰鬥機,再次來到漩渦處,水流依舊很急,只是水面上的血跡已經淡去,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許十營很清楚,這些傢伙吞噬了那麼多屍體,這會兒估計正在成長進化中,他記得,系統曾經說過,寄生蟲是可以吞噬同類,從而再一次進化,吞噬的越多,它們的實力就越強。

所以趁它們修生養息之時,是解決它們最好時機。

就見許十營操控著無人戰鬥機直接對著漩渦處,直接送上兩枚高爆蟲彈。

兩隻冒出水面呼吸的鯉魚被擊中。

魚身附在水面上,之所以沒有直接進行掃射,就是怕驚走藏在深處那些長著角的奇怪傢伙。

耳邊傳來的系統提升音被他忽視,眼睛一定不動的盯著電腦屏幕,合理利用空中戰術,他要將這些怪物一網打盡。

漩渦正中心,只有一台無人戰鬥機在上空飛行,另外兩台無人戰鬥機被他藏身在暗處,以防不測。 「就是咱們來立規矩,你必須答應我的要求!」

團寶一本正經的說道。

必須答應他的要求?

這哪裏是約法三章,這是「必須三章」啊!

容玦心下只覺好笑,但還是老老實實配合他,「好,你說說本世子必須要答應你的約法三章是什麼?」

「第一,在靜心院要絕對服從我娘親的話!」

這第一條,就讓容玦滿頭黑線了。

絕對服從?

他不服從那女人都想盡法子的折磨他,若是絕對服從……

他這張臉還要不要了?

下一秒——

容玦皺眉看向團寶,沒有絲毫猶豫立刻點頭,「好。」

見他乖乖答應,團寶嚴肅的小臉上這才多了一絲笑意,「第二,不得招惹我娘親生氣!我娘親讓你坐着,你不能站着!」

容玦失笑,「這與第一點有什麼區別嗎?」

「你別管有沒有區別!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好,本世子答應。」

見團寶板著小臉生氣,容玦笑着答應了。

「第三點!務必遵從上面的兩點!」

團寶伸出三根手指頭。

容玦:「……」

說來說去,這約法三章其實只要遵從第一點就行了?

這小崽崽的約法三章,其實都是為了段嬰寧……眼下容玦才算明白,他們娘倆今兒個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呢!

變着法兒的「折磨」他!

這母子二人,始終是一條心啊!

容玦後知後覺的想明白后,無奈的搖頭輕笑。

「對了,我要補充一點!」

團寶不知想到了什麼,趴在床邊看着他,「你還要保護我娘親!不準讓任何人欺負她!」

「如果有人欺負她,你一定要給她出氣!」

容玦挑眉,「為什麼?」

他與段嬰寧雖有婚約,但如今還未成親。

段嬰寧的態度也很堅決,她要退婚!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