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林凡低語,他一直沒有停下咳血、

「你別亂來,也許你生死一戰後有感悟,但絕不是你現在這個狀態能夠去追尋的。」流追月叮囑,勸告。

「我明白。」林凡點頭:「追月,那育天丹先給我吞一顆。」

林凡表情有點苦澀,百上加斤,現在,他竟然是連抬指的力量都沒有了。

流追月很溫柔,像是一個賢惠的妻子,將林凡因傷口再次裂開而流淌的污血仔細的擦拭乾凈。

這難免會觸及到一些敏感的區域,她羞紅臉,但還是做完了。

林凡盤坐,他像是在可以的屏蔽這種接觸,讓流追月狠狠。

但其實上,此時的他,沉浸入自己的心神中。

林凡的魂身很虛弱,受重創,但此時,他盤坐,在他對面,有一個金色的小人,在推演那一擊。

這金色小人,在他剛踏入修道之境時有大用,但太久沒有使用了。

時間緩慢流逝。

一緩兩月過去,林凡終於能夠活動無憂,當然,還是不能劇烈的征戰,且,右腿還需要很長時間痊癒,此時,流追月正攙扶着他緩緩行走。

兩人寂靜無聲,但有一種氣息在兩人之間流淌,這兩個月中,發生了很多事,兩人甚至一度差點走火,做出些許不可描述之事來。

若非是林凡自制力極強,若非是流追月顧忌林凡重傷之軀,怕是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會發生。 蛋糕坊內,趙玉正和家中的兩個弟妹等魏丞過來,時不時抬頭看了眼外邊情況,趙玉有些不解。

按以往的時間來看,魏丞已經被周伯送到了。

結果今日也不知怎麼回事,差不多晚了半個時辰,魏丞還是沒有過來。

「娘,不會是不來了吧,」趙玉扭頭去看櫃枱後面的袁氏。

袁氏聞言,手上動作一頓,跟着搖了搖頭,「不能,若是不來,對方定會派人過來告知,」眼下仍沒有告知,那就說明對方肯定還來。

「可能是什麼事情耽擱了,」袁氏皺了皺眉,和一旁的夥計交代一聲,自己出了櫃枱,「我去外頭瞧瞧情況,二丫,你們在鋪子等著,」這話說完,袁氏直接出了門。

趙玉見狀,忙不迭的從木凳上站起,蹭蹭兩步來到門口,雙手趴在門板上,探頭往外瞄。

結果她就看到,她娘出去后先是在街便轉了一圈,跟着抬腿直奔東邊街角,很快,背影消失不見。

趙玉……

趙玉收回視線,再一次坐回原位等待。

沒過多久,出去看看情況的袁氏回來了,身後跟着抱着魏丞的魏延格以及拎着東西的周伯。

袁氏臉掛着笑,將人請進蛋糕坊內,「魏大人,快進來坐,」

出發半路就碰到魏丞,袁氏也沒想到這次竟是魏延格送人。

好在回來的一路上袁氏一直在調整表情,眼下回了蛋糕坊,神色正常許多。

此時此刻,蛋糕坊門口的食客也不少。

眾人瞧見跟在袁氏身後的魏延格父子,忍不住投入去目光的同時竊竊私語。

這幾日,魏丞每日都會被周伯準時送來蛋糕坊,且在這裏一待就是一整天,周圍人天天瞧著,自然忍不住私下打探消息。

要知道青平縣雖然不小,但對魏延格稍有了解的人大有人在,不過短短數日,有關魏延格一家的各色消息便開始在青平縣大範圍的傳播開來。

而作為被魏延格拜託照顧魏丞的袁氏,得益於這些猛烈的小道消息,也使得小玉蛋糕坊的名聲在青平縣更加響亮起來。

雖然,袁氏對於這樣的名聲並不是很想要了。

但不管怎麼說,袁氏一家和魏延格這個縣衙師爺就此綁定了。

當眾人瞧著魏延格這麼份量足的人真的過來蛋糕坊時,看向袁氏的目光不約而同變得詭異起來。

袁氏緊咬着唇,強忍着頭皮發麻的刺激,盡量讓自己看着正常。

倒是魏延格,表情未變,絲毫沒有看出受到了什麼影響,「那魏某便打擾了。」

「哪裏哪裏,您快請坐,」袁氏扯了扯唇角,為隔絕食客大部分的視線,乾脆將魏延格帶上二樓。

二樓只有兩個夥計,暫時還沒有食客上來。

袁氏在將兩個夥計打發下樓之後,自己就去一旁去取新泡好的茶水。

魏延格也不在意,自己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同時將懷裏的魏丞放在一旁。

很快,袁氏拎着茶壺過來,順勢給魏延格倒了一杯。

魏延格笑了笑,伸手接過袁氏遞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順勢簡單同袁氏閑聊起來,

「魏某聽說,這次入學考試,袁掌柜家的親人,也參加了,倒是不知,考的怎麼樣?」

這話說完,魏延格又喝了一口清淡的茶水,彷彿剛剛不過是隨口一說。

袁氏怔怔的看着魏延格,有些摸不準對方的心思,想到對方的身份,還是老老實實的回了嘴,

「魏大人所言甚是,民婦家中確有兩位親人參加了此次考試,其中一人考上一人落班,考上那人,今天一早就去學堂上學了,」沒有過多的去講趙善行的成績,袁氏飛快的幾句話帶過。

「嗯,這個,我已從學堂那邊知曉了,聽說考了榜首,」說完,魏延格笑了笑,「學堂的老師都說,這位考生的學識能力都很出眾,袁掌柜一家可是不得了了。」

「嘿,哪裏哪裏,」袁氏擺手,話說的謙遜,「不過是僥倖罷了,民婦一家,區區一介平民,與那些考入學堂的學識能力出眾之人,可是比不得,比不得,」

「袁掌柜說話太謙虛了,」魏延格說着,話語一轉,又提到了趙明威,「我聽縣衙的同僚說,袁掌柜家中,除了這位一舉奪下魁首的考生外,那位沒能考上的考生,也十分優秀,年紀幼小,資質極好,這次考試,距考進的名額也不過只差了那麼一點,」

「唔,倒是有些可惜了,不過有才之人,到底不會就此埋沒,袁掌柜一家也不要太過擔心,」魏延格這話,聽起來像是安慰。

袁氏心裏不明所以,但面上還是充滿感激,

「魏大人誇讚,我等卻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孩子是大哥家的,這一次考了第一百三十五名,」袁氏邊琢磨邊說,「學堂只錄取前一百二十名,比他優秀的考生太多,如今之際,也只能等明年了。」

雖然袁氏有些詫異,不懂魏延格當着她的面,為什麼會突然提到趙明威,但她仍然認認真真的給了解釋。

袁氏倒沒有懷疑魏延格為什麼會知道自家的人口構成。

畢竟魏延格可是縣衙師爺,朝廷官員,加上魏丞當初出事時,袁氏在縣衙被問話,也和魏延格說了自家的大致情況。

魏延格聽了袁氏的話,淡淡的笑了笑,又說了一點其他的事,跟着站起來和袁氏告別,「今日有事耽誤,倒是累的袁掌柜多有擔憂,魏某,自覺心中有愧,還望袁掌柜多加擔待,」說完,對着袁氏躬身行了禮。

袁氏見狀,忙屈膝回禮,「還請魏大人放心,民婦定會照顧好魏少爺。」

「如此,小兒便拜託袁掌柜照顧了,」

魏延格沒在說什麼,對其點了點頭,跟着轉身離開,這一次,連等在一樓的周伯也被魏延格一起帶走了。

袁氏領着魏丞剛下二樓,就看到了魏延格兩人離開的背影,無解的搖搖頭,順便將魏丞交給趙玉后囑咐兩句,袁氏轉身去櫃枱後面招待食客。

…………

直到下午周伯趕回來,袁氏才恍然大悟。

因為周伯帶回來了一個有關學堂要臨時補招學生的消息。

袁氏瞪大眼睛,「這,這不會是和」早上時,魏延格說的那些話有關係吧。

周伯只拱了拱手,說了幾句賀喜之詞。

其他內容,周伯沒細說,只讓袁氏有時間的話,就去學堂門口那邊看看情況。

袁氏反應過來,欸了一聲,轉身跑去對面的小吃鋪通知劉氏和李氏。

沒一會,激動的劉氏拉着一臉狀況外的趙明威朝學堂跑去。

有關於學堂臨時補招學生的消息,傳播的非常迅速。

所以等劉氏拉着趙明威到學堂時,學堂門口已經圍了一圈人,大部分都是聽到消息過來瞧瞧的。

劉氏放下趙明威,自己高興的朝着學堂門口擠了進去。

學堂門口有人,正給圍過來的人群講解有關於補招學生的事。

原來,學堂之所以臨時補招學生,是早有打算。

原本,今年青平縣報考的考生就要比往前多上許多,加之,學堂內部也重建了新的課堂,補招學生在所難免。

之所以會眼下剛考完就放出風聲,還是因為重建課堂的速度加快了,以至於課堂提前建好。

學堂的老師商量一通后,告知縣衙,縣令大人親自下令,師爺親自執行,補招學堂學生。

而補招的學生名額,根據建好的課堂分配,一共六十名,正好兩個班級。

相應的,補招的學生名字也已經寫在榜單上被貼了出來。

李氏忙擠到貼著榜單的牆壁下面,問了好幾個人,確定榜單上面有自家兒子的名字后,她高興的擠了出來,拉着趙明威又湊到了學堂旁邊,一位負責補招後續示意的人那裏。

「你是補招的學生?」

那人看了眼趙明威,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忙從懷裏拿出好幾張印着字的紙張遞過去,並一一為趙明威解釋清楚,

「諾,這是報名報,將其補充完整,三日後過來報道,連同這張填好的報名表一起帶來,」

「對了,學堂的束脩,三日後一起帶來,若是繳納不出,也可按照這張紙上的要求,去縣衙辦理相應手續,」

「除此之外,有關學堂校服,課程上用到的紙筆書籍等等,」

「按照這張紙上的地址,直接領取就好,」

「當然,都需要銀錢,若是湊不出來,參考束脩,去縣衙那邊統一處理,」

「好了,還有什麼不懂得嗎?」

那人說完,又看了一眼趙明威和劉氏。

劉氏扭頭去看趙明威,趙明威搖了搖頭,「沒有。」

「唔,那便好,三日後,過來上學就成了。」

但不管怎麼說,補招一部分人事是板上釘釘了。

母子兩人都高興的不行,尤其是劉氏,拉着趙明威離開后,又是哭又是笑,連將這兩日的壓抑情緒都發泄了出來。

「太好了,太好了,」劉氏拉着趙明威的手,死死地攥著,「走走走,明威,咱們快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你爹他們,」

「對了,剛剛那人不是說,還要買什麼校服,紙筆書籍,那咱們現下就過去買,」劉氏一個激靈,拉着趙明威扭頭就走。

趙明威看着跟前想一出是一出的娘,控制不住的咧了咧嘴,也沒有多說什麼。

他明白,他娘這是高興!

高興的劉氏拉着趙明威一起在外頭晃了好一會,買了這個,有想買那個,都買完才發現還差最後的東西……總之,劉氏在前頭嘀嘀咕咕的要買買買,趙明威跟在後面一個勁的直點頭。

直到最後買的不能再買,手也沒有可以拎的地方了,劉氏這才打消了繼續買的念頭,母子兩人意猶未盡的回了小吃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