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尼尼,我的助理有事請假了,這次出差你陪我去吧,我的工作要求和個人習慣他應該都告訴你了吧。」安遙決定臨時帶著這個外國女郎去當她的助理出差。

「文件我已經收到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完成這份工作的。」尤尼尼認真的保證。

這次出差的地點是在一個二線城市,這個城市的翡翠和玉石產量非常大,但同樣有很多假貨也參差不齊,根據電話聯繫好的地址,來到美高公司大廈,安遙這次出來就帶了外國女郎以及兩個保鏢。

兩個保鏢是『君岑安』的人,安遙很是放心。

可是安遙萬萬沒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能在大街上直接將他們四個人綁架。

「你們要做什麼?你們這是違法,這可是死罪,你們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們。」安遙企圖讓那些人主動放他們離開。

綁架他們的其中一個人笑了起來,「我們老闆也太傻了,竟然用將近700萬來騙你們來到這個城市,要是我直接就去綁了你們,何必花這冤枉錢。」

聽到這話,安遙瞬間明白了事情的來源,怪不得那個人那麼急促的就要轉賬,恐怕是害怕她不信任,好不能實施這次綁架吧。

「你們老闆到底是什麼人?我可不記得我有什麼仇人,如果是金錢利益的,我們可以商量。」安遙努力讓自己淡定下來。

「別他媽廢話了,老子不想聽!」

幾人被噴了乙醚,昏了過去。

安遙是被一盆冷水直接潑醒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四肢都被綁住了,偌大的豪華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被綁著,對面站著一個男人,背對著她。

「喂!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用700萬來騙我來這裡到底是何居心?」安遙冷靜的說著。

其實安遙現在心裡還是有點慌張,但她記得『君岑安』說過,無論遇見任何事情首先要冷靜,只要冷靜才能想出辦法。

慕尚志緩緩轉身來到安遙面前,挺拔的西裝也遮擋不住這個男人此時的疲憊和痛苦。

慕尚志猙獰的痛斥,「好久不見呀,我的兒媳婦!」

「慕尚志?你到底要做什麼!我跟你說了,我和你兒子已經離婚了,我們現在沒有任何關係,你憑什麼綁架我?」

安遙實在沒有想到綁架她的人居然是慕尚志,她和慕尚志根本不熟悉,慕尚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為了兒子。

慕尚志卻笑的陰森駭人,「慕玦寒從來沒有愛過你,他從一開始接近你就是有目的的,你知道的吧,那你想不想知道他為什麼恨你,以及我為什麼恨你?」

安遙吐出一口氣,失望又意料之中的開口,「所以這次計劃也有你那個好兒子的參與嗎?你們恨我就恨吧,我不在乎。」

「啪!」

「啪啪啪!」

慕尚志狠狠的打在安遙的臉上,彷彿要用盡所有的力氣,安遙瞬間腫的老高,嘴腔里已經有了血。

「你他媽到底要做什麼?你瘋了嗎!你憑什麼打我!」安遙怒不可遏的嘶吼,從未被人侵犯過的自尊,在這一刻被幾個巴掌打得支離破碎的眼睛里,安遙的眼睛里彷彿要迸發出火來。

「打你?哼,我恨不得殺了你,五年前,你的母親李彤和我的愛人去美容院,中途你給你那好母親打了個電話,然後你的母親毫不猶豫把我的愛人騙去一個偏僻的地方,讓人玷污殺了她,甚至還打斷了我兒子的腿!要不是我的愛人死死的護著我的兒子,慕玦寒也就死了!」

「你說啊,你到底和我們家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非要他們死的死,傷的傷!」

安遙愣住了,思緒開始翻湧…… 江寧提着半袋青橘回到了自家門口,很是熟練的用青橘皮蹭了蹭臉,再塞入口中一瓣酸酸甜甜還挺好吃。

不過這樣也就夠了,足以把阿璃身上的味道給遮掩過去,不會被柔姐和小蘇給發現。

至於這青橘是從哪裏來的,當然不可能是他買來的了。

只不過是在阿璃家裏一坐,才剛剛說了沒幾句話,時間就按照相對論的說法飛速流走了。

當江寧反應過來一看時間,好傢夥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平時晨練的時間點,若是不趕快回去的話,保不準就要被找上門,捉姦在房了。

於是趕快向阿璃請辭,並約好了約會時的見面地點,結果阿璃她則是不慌不忙的取出一些青橘裝入袋中,讓他帶走,授予了他這個小妙招。

本來江寧還有些疑惑阿璃是如何想到這種點子的,隨後便被她給安利了一本小說,《大奉打更人》,說這是裏面主角許倩的家傳妙招。

看着阿璃目光火熱,言之侃侃的樣子江寧點點頭把書名記在了心裏。

其實他平時看書並不少,不過一般都是輕小說,畢竟受到父親影響,而且他看書速度也慢,既然阿璃這麼強推,他回去也一定好好研究一番。

話說回來,阿璃居然也看小說,難不成其實她是個宅女來着,好吧看來是我先入為主了,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江寧印象中的阿宅不管男女都應該是一副孤僻的模樣才對,

等等,什麼時候阿宅居然成為陰暗不合群的代名詞了,明明只是,圈子不同,不必強融而已。

人一定要活成自己想活的樣子,才能感受到幸福。

又扯遠了。。。

江寧回過神,懷揣著幾分不安推開了家門,心裏還是有些虛的,但是不管怎麼說神色都必須要正才行,不然若是被柔姐和小蘇倆人發現了端迷,他今天期待已久的約會可就要泡湯了。

「哥哥,你怎麼才回來啊。」

一開門,就有一隻小蘿莉飛奔了過來,江寧熟練的把小蘇給順勢抱起,然後就發現這小傢伙居然對着他就是一頓亂嗅,估計是想通過聞他身上有沒有汗味來判斷他究竟是幹嘛去了。

念至於此,江寧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這得虧阿璃她有先見之明,不然現在恐怕是已經暴露了。

「哥哥你身上怎麼一股橘子味?」

確認從江寧身上聞不到什麼的小蘇,從江寧懷裏跳下了地,仰頭用小臉充滿疑惑地望着他,雙手叉著小腰,好像在說,你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解釋,絕不輕易放過你。

江寧揚了揚手中的袋子,到小蘇面前晃了晃,才開口說:

「諾,剛才跑步,路過菜市場買的,還新鮮呢,味道很不錯要吃嗎?」

小蘇看到江寧臉不紅心不跳的表情,才放心了疑心,心滿意足的接過青橘津津有味的坐到沙發上吃了起來,結果剛吃一個就被酸的臉都扭曲了。

儘管這樣,這傢伙還是吸了一口氣,做出了一副不吃完誓不罷休的表情,讓江寧稍微有些忍俊不禁,最後還是老媽出手,把橘子從小蘇手裏奪走,捏了捏她的小臉說道:

「早飯都沒吃,你就吃橘子,也不怕吃壞肚子。」

聽到這裏江寧有些錯愕,他這出去也有一會兒了,怎麼還沒吃早飯。

然後就看見一家人互相看來看去。

老媽看向了柔姐,小傢伙別過頭一副快誇我的表情沖着柔姐擠弄了個眼神,柔姐無奈地朝他攤了攤手,老爸則是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他。

江寧覺得自己已經明白了一切的始末,按照他多年來的經驗,柔姐是想等著一起吃飯好聽他點評,小蘇這是起了攀比心,老爸這麼寵女兒的人怎麼可能會自己一個人吃早飯。

老媽: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

「都愣著幹什麼,趕快都過來吃飯啊,想把我餓死嗎?」

最後還是老爸發話了,拿出了他身為一家之主的威嚴。

「老婆你這雞蛋煎的可真好,來小蘇你多吃點,正長身體呢,小柔學習怎麼樣了啊。」

看着一家人溫馨的場面,江寧吃着柔姐親手做的飯,突然感覺好香,這一定是錯覺,錯覺!

飯後,江寧卧在沙發上消食,尋思著到點就出門,可是實在找不到合適的契機。

就在這時,小蘇突然開口說話了:「哥哥,今天上午你陪我畫畫吧。」

江寧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開口否決:

「那可不行,我已經答應好要和秦守義一起去電玩城打遊戲了。」

小蘇聽后瞬間鼓起臉嗎,不開心到了極致。

過了一會兒,小傢伙又來了:

「哥哥,你說是妹妹重要還是朋友重要,親情提示我可是你的親妹妹哦。」

江寧眼睛一轉都不需要動腦子都知道這傢伙有什麼壞點子了。

「當然是你這個小可愛最重要了。」.

「所以哥哥你會選擇陪我玩的對吧。」

直接承認是陪玩了么,可惜你這小傢伙還是太嫩。

「但是我已經答應朋友了啊,這叫做承諾,你不想哥哥成為一個不重視承諾言而無信的人吧,那樣子的話以後不管你從哥哥這裏聽到什麼就全都當不得真了。比如我說會給你買禮物買零食什麼的就都會變成空話。」

小傢伙認真的思考了起來,現在的哥哥是不會騙她的,也就是說他說的都是真的,不行不行不講信用的哥哥實在是太可怕了。

「哥哥,你還是去陪朋友吧,你一定要做一個信守承諾的人才行。」

江寧拍了拍小傢伙的腦袋,然後指了指旁邊沙發上故作威嚴散發存在感的老爸。

小蘇一下子明白了,然後跑過去抱住了老爸。

「爸爸你一定會陪我玩的對吧。」

老爸笑呵呵的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柔姐忙着要趕論文,老媽則是要出門和幾位阿姨逛街。

很好,到目前為止,計劃一切順利,約會,我來了!

我是——分割——線——

居然有書評送上門讓我抄。

胖虎怎麼會客氣呢?

嘎嘎嘎嘎。

胖虎好像徹底穩定在一更獸了。

本着鹹魚的思想,一更獸簡直再好不過了。

這章的劇情可不是在抄襲大奉,我只是在抄書評然後覺得自己這人設都挺合適,模仿一下這個橋段會特別有趣,所以就用了。 瓊玉很強!

這不用多說,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被天族派遣前來鎮守,如三天關這般的重城、要地?

要知道,若破了三天關,那麼天族神府宛若暴露在人們面前的弱女子,將毫無還手之力。

那刀劈斬而下,準確的斬在真龍角上。

龍吟陣陣,最恐怖的是,竟然見血了!

這太不可思議。

須知,林龍與林凡境界一致,只是戰力略有高下。

可這瓊玉竟能一刀斬得龍角濺血。

只是這一刀,瓊玉就能在當今這個天下,排名前幾!

「孽畜,你很不錯,可為本尊坐騎,今日就降服了你!」

瓊玉竟然這般大吼,狂言要收林龍為坐騎。

林龍怒嘯,巨大的龍吟震得萬里內山石滾落,群雄瑟瑟,萬靈匍匐,都承受不住這種天神之怒。

「咚!」

一隻龍爪突兀的向瓊玉抓去,瓊玉怪叫一聲,竟然是在剎那之間避過,以刀柄橫擊向前,與林龍硬撼一擊。

結果,瓊玉遭劫。

就如一個破布娃娃,在這龍爪的一擊下跌飛萬丈,將最遠方的一座大山都撞得轟然碎裂開來,亂石卷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