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為無聊才那樣做的嘛!還有,笨蛋魔理沙,不要捏我的臉。」芙蘭朵露使勁推開魔理沙的手,不滿的道。

「我就是要捏你的臉,你能把我怎麼樣。」聽見芙蘭朵露竟然叫自己笨蛋,魔理沙生氣的又抓住了她的臉。芙蘭朵露趕緊反擊,兩個人像比拼一樣使勁捏起了對方的臉來。

聽琪露諾那樣說,靈夢也覺得東方遙留在倉庫里實在太久了些了,修理房間那裡用這麼長時間的。可是她除了能感覺到房子外面設有一道很強的結界之外,房間里的情況就一點也不清楚了。「紫, 我即邪神 ?」靈夢向在結界方面比自己更擅長的八雲紫問道。

「嗯,不行。」八雲紫搖了搖頭,其實她一早就在觀察裡面的情況了,不過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設在外面的那道結界很厲害,就算是她想要闖進去也不容易。至於倉庫內部,她只能感覺到裡面的空間十分的混亂,扭曲的很厲害。這讓她極為擔心,萬一出事的話,神社可就完了。

「連你也不行啊!」靈夢見八雲紫也沒辦法,有些不安了,無法掌握的事情最讓人擔憂了。

就在靈夢胡思亂想的時候,后屋倉庫突然又發出了光芒,而且越來越亮,最後連外面的太陽光都被它比下去了。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靈夢伸手擋在臉前,把那些刺眼的強光遮擋住。

「不清楚。」八雲紫回答道,她只是覺得房間里的空間突然像翻書一樣被打開了,雖然她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可是自己就是有這種感覺。

「什麼?」靈夢喊道,但她立刻就發現了另一件更古怪的事,周圍明明並不吵,可她卻什麼都聽不到了,包括自己的聲音。看其她人的反應,好像也遇到了跟她一樣的問題。

好在強光只持續了十幾秒鐘,就消失掉了,一群人的感覺又恢復正常了。靈夢幾人面面相覷,都搞不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她們思緒萬千的時候,后屋倉庫的門突然打開了。 第三十五集話不可以亂說,東西也不可以亂吃

太吃力了,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空間展開果然比空間摺疊要費勁多了。我不過是將倉庫裡面增大了幾倍,竟然有些累了,看來這種事以後還是少做點比較好,太麻煩了。

「師父(遙哥哥)。」看見我出來了,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兩個趕緊朝我跑了過來。

「你們兩個等一下。」靈夢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想把她們叫住,可是兩人都沒聽進她的話,還是朝著我衝來。

「哎喲,好疼。」

「什麼東西?」

如靈夢所料的,琪露諾跟芙蘭朵露在就快跑到我身邊的時候,好像撞到了一棟看不見的牆一樣,忽然向後摔倒了。

見兩人跌倒了,我才想起外面的結界還沒有撤銷呢!趕緊把它收了起來。琪露諾兩個捂著鼻子從地上爬起來,伸手在前面摸了摸,發現沒有東西了,才小心翼翼的向我走了過來。

「遙哥哥,剛才那個是什麼啊?撞得芙蘭好痛啊!」芙蘭朵露捏著鼻子問我道,剛才沖得太快,撞擊力強了點,現在她的鼻子都還酸酸的。

「結界忘記收回來了。」我伸手捏了一下她們的鼻子,琪露諾和芙蘭朵露立刻覺得酸痛的感覺消失了,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來。

「師父你在幹什麼啊?竟然這麼久。」琪露諾搖著我的手問道。

「嘿嘿,沒什麼,只是裝修了一下房間而已,我帶你們進去看一看吧!」我剛想進去屋子裡,愛麗絲卻突然叫住了我。

「東方,等一等,我有事要找你。」愛麗絲跑過來對我道,其她人也隨後跟了過來。

「什麼事?」我停下腳步,望著她問道。

「上海,上海她出事了。」愛麗絲放開捂在懷裡的上海,說道。


看了眼躺在愛麗絲雙手間的上海,她的樣子看起來確實不怎麼正常,就對一直眼巴巴的看著我的琪露諾和芙蘭朵露道:「你們兩個自己去看一下吧!記住不要亂翻裡面東西。」

「知道了。」兩個小鬼雖然很想叫我一起去,但她們也知道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現在沒空陪她們,就應了一聲,跑進了倉庫里。蕾米莉亞不放心芙蘭朵露四處亂跑,和十六夜咲夜一起追了進去。還有八雲紫,她對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非常的感興趣,也走進去了。外面就只剩下我和靈夢、愛麗絲,以及魔理沙。

「小東西怎麼了?」我看著愛麗絲手中的上海,又問道。

「還不是魔理沙,」愛麗絲狠狠的瞪了一眼魔理沙,「早上讓上海吃了些奇怪的東西,就變成這樣了。」

「啊,我也進去看一看。」魔理沙看情形不妙,趕緊開溜了。

「到那邊再說吧!」我帶著兩個人回到了走廊上,「讓我看看小東西吧!」坐下來,我對愛麗絲說道。

愛麗絲小心的把上海遞給了我,我接過來檢查了一下,發現情況並不是很嚴重。

「上海究竟怎麼了?」愛麗絲擔心的望著上海問道。

「只是食物中毒而已。」我淡淡的道。

「什麼,食物中毒!」愛麗絲就沒有我那麼鎮定了,情緒立刻激動了起來。「果然是魔理沙那個混蛋造成這樣的,可惡,上海有什麼問題的話我饒不了她。」

「不用擔心,我會讓她沒事的。」看在她叫上海的份上,我就無償奉獻一次吧!

我握著上海,把她的身體翻轉過來,將右手小拇指伸進了她的嘴裡。

「啊,你想幹什麼?」看見我突然這樣做,愛麗絲大吃一驚,想要過來阻止我。

「那還用說,當然是排毒了。」我翻了翻白眼,覺得她這個問題問得夠蠢的。

「是,是這樣嗎?」聽我這樣說,愛麗絲雖然不怎麼明白,但還是停了下來。

「別發獃了,快去拿個湯勺出來吧!」我頭也不回的對她道,一會兒還要喂她喝葯呢!

愛麗絲雖然對我命令她做事覺得不滿,但現在自己有求於對方,也只能乖乖的聽話,到廚房拿了一個勺子出來。

我把伸進上海嘴裡的手指一攪,然後抽出來,還神志不清的上海頭一抬,忽然嘔了起來,吐出了一些紅紅綠綠的古怪東西。

吐完了的上海雖然還是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但臉sè卻好了不少的好。我接過湯勺,把上海還給了愛麗絲。探手在袖子里找了半天,最後拿出了一個裝著大半瓶透明液體的玻璃瓶。

「把小東西的嘴打開。」我將玻璃瓶的蓋子扭開,對愛麗絲說道。

愛麗絲趕緊捏開了上海的小嘴,向我問道:「那是什麼?」

「解毒劑。」我倒了一些解毒劑在勺子里,喂上海喝下。餵了兩勺,我玻璃瓶的蓋子合上,放回了袖子里,對愛麗絲道:「好了,用不了多久她就會醒過來了。」

「謝謝你了。」愛麗絲摸著上海的頭,向我道了聲謝。

千億寵妻:神秘老公,太牛逼! 遙哥哥(師父)。」芙蘭朵露和琪露諾突然跑了回來,把我拉著就往後屋倉庫跑。

「哎哎,你們要幹什麼?」忽然被她們拉住,我不禁問道。

「遙哥哥,你的房間好奇怪啊!」芙蘭朵露邊跑邊喊道,「變得跟我家一樣。」

「是啊是啊,裡面多出了很多個房間呢!」琪露諾介面道,「師父,你弄那麼多房間幹什麼?」

「原來的地方太窄了,我把它弄大了一點。」我回答道。

原來如此,兩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嗯,對了,遙哥哥, 我有一座諸天 ?」芙蘭朵露忽然向我問道。

「水池?哦,那個啊,那是我洗澡的地方。」聽她問,我才想起剛才一時興起,弄了個浴池在裡面。

「哈哈,芙蘭果然猜對了。」聽見我這樣說,芙蘭朵露大是興奮,「姐姐還不相信我的話呢!」芙蘭朵露得意了一會兒,突然停下了腳步,低著頭,兩手絞著衣角,問我道:「那個,遙哥哥,女孩子經常不洗澡真的會變得跟你說的那樣,會長出許多奇怪的東西嗎?」剛才在浴室裡面她們見到那個大浴池的時候,琪露諾悄悄地對她說了一些很可怕的話,當時就把她給嚇壞了。

「嗯,當然了,人太久不洗澡當然會髒了。不只女孩子,男孩子也一樣會。」對於她怎麼忽然問我這個問題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我還是老實的回答道。

「啊!那可糟糕了。等下要告訴姐姐一聲才行,姐姐比我還要討厭洗澡呢!」芙蘭朵露大驚失sè,喊道。不過想了一下,她又皺起了眉頭,「可是芙蘭最討厭碰到水了,一碰到水全身就會覺得很難受。」

水具有凈化能力,普通的吸血鬼確實不喜歡接觸水的。不過這兩姐妹都已經不是一般的吸血鬼了。「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拍了拍她的頭說道。

「真的嗎?」芙蘭朵露抓住我的手問道。

「嗯,現在你們姐妹兩已經不用怕水了。」我看了眼跟上來的靈夢和愛麗絲,「不信的話一會兒你去試一下不就可以了嗎?」

「對啊!」芙蘭朵露不禁恍然大悟,「那我們快走吧。」說完又拉著我跑了起來。

「她們在說什麼?」慢了一步的愛麗絲只聽到了一點我們的話,不清楚我們說的是什麼,就向靈夢問道。

「這個,等下再說吧!」靈夢遲疑了一下,還是沒有說出來。她可跟琪露諾不一樣,她可沒辦法說出那種話來,那對女孩子實在太難以啟齒了。

「哦。」見靈夢不想說,愛麗絲也就沒有問下去。看見前面三個都已經進去了,兩人趕緊跟了進來。

一進倉庫的門口,靈夢和愛麗絲就大大的吃了一驚,倉庫里原來的那個房間現在已經變成了一道寬敞的長廊,兩邊和頂部變成了白sè的密封牆壁,只有地板還保留著。靈夢摸了一下牆,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做的,感覺很奇怪,不過反光xìng倒非常好,長廊裡面顯得十分的明亮。

「你們幾個,究竟在做什麼?」前面傳來了我的喊聲,靈夢也懶得研究那牆是什麼做的了,立刻快步走了過去。

剛走進去就看見魔理沙正在猛撞一道門,這個傢伙,難道想把我剛建好的房子拆掉嗎?立刻開口阻止了她。


看見是我,魔理沙趕緊把剛準備踢出去的腳放下來。「門,門開不了。」魔理沙喃喃道,她知道假如自己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她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開不了就要用腳踢嗎?你這個暴力狂。」我瞪了她一眼,走上前來,「讓開,讓我來開。」

魔理沙趕快退到了一邊。


抓住門把我拉了拉,咦!沒動靜,又加了把勁,還是不行。我覺得奇怪了,湊近看了一下,原來門和門框粘在一起了。看來用意識cāo控物質進行作業還是有問題的啊!

「你們退開。」我往後退了幾步,對她們道,其她人不知道我想幹什麼,趕緊離遠一點。看她們走開了,我一個前沖,快到門前的時候,跳起來一腳就踹了下去。

「嘭」,遭到我的強力一擊,那扇門整個被踢飛了進裡面去了。「好了,門開了。」我轉頭對被我的行為驚呆了的一群人說道。

「你這傢伙,還說我是暴力狂,我看你比我暴力的多了。」魔理沙不滿的喊道,對於剛才我那樣說她,她可是很不高興的。

「怎麼,你有意見?」我眯著眼望著她,問道。

魔理沙立刻閉上了嘴,言多必失她可是知道的。

看見門被「打」開了,琪露諾和芙蘭朵露趕快跑了進去。

「好多,好多東西啊!」房間里傳來了兩人同時發出的聲音。 第三十六集從今天起,再也不用吃巫女特製的食物了

魔理沙趕忙跑了進去,只見這是一個比剛才去過的浴室更寬敞一點的房間,裡面擺放著幾個很大的架子,架子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有肉類、蔬菜、大米、麵粉,以及許多不知道裝了什麼的紙箱,這些物品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她不認識的。

這些都是我剛才偶然發現的,想想博麗神社都沒什麼好的東西,乾脆取了一些出來放在了這個房間里。

「這是什麼啊?師父。」琪露諾抱著一個捲心菜跑到我面前,問道。

「那是捲心菜。」我回答道。

「那這個呢?」芙蘭朵露把一個比她的身體還要大的南瓜放在了頭上問道,這裡的絕大部分東西她都沒見過。

「南瓜。」看她一副掉以輕心的樣子,我趕緊提醒她,「小心,掉下來可就爛了。」

聽我這樣說,芙蘭朵露把南瓜放回了原處,不過她又轉去撬那些箱子。

「啊,是蘋果。」芙蘭朵露撬開一個箱子,發現裡面全是紅通通的蘋果,頓時興奮地喊道。

「哪裡哪裡?」魔理沙聽見她這麼說,和琪露諾跑了過去。

「哇,這是香蕉,還有桔子。」

「這是什麼啊,好奇怪。」

「你哪來的這些東西啊?」身後的靈夢一臉驚詫地向我問道,雖然對我層出不窮的古怪行為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看見面前突然多出這麼多東西,她還是忍不住要問。

「不知道。」我搖了搖頭,關於這些東西的來歷,我完全不記得了。其實對於乾坤袖裡究竟有些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實在太多了。而且收集的時候都是一股腦來的,它們的種類我從來不關心。

「不想說就算了。」靈夢以為我不願意告訴她,心裡有些不高興了,轉頭不再理我。

我也懶得解釋,看看就這一會兒功夫,魔理沙三個就已經拆爛了幾個大紙箱了,我趕緊開口道:「你們幾個,不要把箱子都打開了。」

被我喊了一聲,頭腦發熱的三個人才停下了撬箱子遊戲,看看那些被打開了的紙箱,她們都不好意思的朝我吐了下舌頭。

我也沒責怪她們,第一次遇到沒見過的東西,總是覺得有些新奇的。「好了,都出去吧!哦,對了,想要什麼的話就自己拿。」我對她們道,說完先走了出去。

靈夢幾個聽我這樣說,也都不客氣了。

過了一會兒,所有人都陸續走了出來。琪露諾拿著一串香蕉,嘴裡還塞了一個,芙蘭朵露拿了個蘋果,不過她將蘋果拋來拋去,看樣子並不是拿來吃的,靈夢則是一臉喜sè的捧著一盒茶葉,最誇張的就是魔理沙,她和愛麗絲兩個一起扛了一箱桔子出來。想不到愛麗絲竟然這麼快就原諒了她,我有些想不通。八雲紫和蕾米莉亞幾個就什麼都沒拿,可能是沒找到合意的東西吧!

我剛想要出到外面去,芙蘭朵露忽然拉住了我。

「遙哥哥,遙哥哥,你睡覺的地方在哪裡啊?」她一臉期待的望著我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