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那麼說,我也不需要他們。」

「我也需要你。」

兩個男孩的目光接觸到一起,白謙之皺起眉頭

「刀還我。」

「不可能!」

樹把它丟出了窗戶。

「你一定會有的,就算你不承認未來也會有,你不接受我就一直看著你,在你接受那樣的責任並幸福地活下去之前,我不會讓你做這种放棄的事。」

白謙之一直以為

自己得不到救贖

那樣癥結深纏的仇恨和怨念,怎麼能得到救贖呢?

那樣揮之不去的懊悔和悲痛,要如何尋找救贖呢?

懺悔嗎?

看開嗎?

做得到嗎?

誰做得到?

他做不到。

可在他身處地獄時,樹一直都未曾放棄對他的救贖,就算他自己早已放棄。

如今,他再也無法與那位神明般的摯友交談,也無法對他道歉。

面前這個溫柔似水的女孩呢?

白謙之忽然問自己

她像樹一樣一直沒放棄過自己,就算自己只是一個認識不過一年的外來人

若世有神明,那大致便化為了她前來寬恕他

這次還要,逃走嗎……

白謙之心頭的抗拒和逃避最終還是佔據了主導位置。

「公主,沒事的。」

白謙之說出的話,讓他自己都不信

「已經,過去了。」

他以為裝作一貫輕鬆的態度就沒關係的。

「在說什麼傻話呢,不要再逞強了,請把你的悲傷也讓我分擔吧。」

「只要互相依靠,這樣的話,再難過的事也會好一些呢。」

嘛,被看穿了。

白謙之低笑

公主,真的是把自己看透了啊。

「公主,為什麼想幫我這種人?」

他低聲問。

「因為,想要見到熱情又真實的你,就像那天商量狩獵計劃一樣,可靠的你,渾身都散發著耀眼的光輝。」

「謝謝你,公主……讓你看到了我狼狽的樣子,還費心來安慰我,真是抱歉。」

「沒事啦,每個人,每個人在這世上都會有很多傷心事,沒關係的。」

艾琳希絲摟著他的頭,溫柔的語氣穿透白謙之的心臟

「沒關係的。」

她的話在他心中回蕩

彷彿神明在輕撫他破碎的心。

在那片星夜下,白謙之人生第一次感到如此溫暖。

而小愛等人,遠遠站在兩人身後

「……這傢伙,算了,饒他一次。」

小愛看見兩人相擁,雖然極為不爽,不過也鬆開了拳頭

「孤獨的幼狼,也需要被溫柔以待,只是很難願意露出傷口而已。」

夜千辰如此說道。

「確實從第一次見到,以及相處的這些天來,不難看出他心事重重,畢竟也只是個十八歲的年輕人呀。」

凌落曦附和道。

那一晚過後,所有人都默契地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小愛仍然整天與白謙之鬥嘴,夜千辰夫妻倆也仍然保持原狀,白衣更是看不出變化,只有艾琳希絲和白謙之兩人之間,多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啟程了!」

補充好物資,他們就要前往下一個地點。

「大哥哥,你們要去哪裡?」

阿德遠遠在車后呼喚白謙之。

「去下一個地方,你也要守護好村子!」

「一定會的!!我也會做你這樣的男子漢!」

阿德看見馬車漸行漸遠,暗自下定決心要守護好這個村子。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白謙之一行人的到來,已經在這個村落種下了名為希望的種子。

給所到之處以希望,和平,公正,幸福

正是歷代無數身投黑暗,向光而行的勇者們所做的事。 大夏市,某座別墅的會議廳內。

不算大的空間,卻聚集了十來號人,看那聚精會神、肅穆板正的樣子,明顯是在討論比較重大的話題。

主持會議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大背頭,打扮的西裝革履,臉上沒有鏡片的金絲眼鏡與手裡明顯價值不菲的名表無不彰顯著兩個字。

有錢~

或者說這屋子裡大多數人都是這種打扮,可整體放在這個會議室內卻顯得格格不入。

這些人周身流露的氣質與他們文質彬彬的穿著呈現完全相反的狀態。

「老大,已經得到消息,我們投放在各個高速路口的監控都有了回饋,一輛車牌號為夏A666888的車大約在十分鐘前剛剛下了高速,車內乘坐的人經過我們的分析,與那個沈林相似度高達90%,基本就可以確定是他。」有人彙報。

孫成武瞪眼,配上這個打扮還真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說了多少次!叫孫總!叫孫總!老大個屁,咱現在好歹也是上流社會人士,別跟以前混社會似的。」

而後孫成武環視會議室內所有人,摁下了手中的遙控器。

會議室內的電子熒屏應聲而動,出現一個年輕人板板正正的照片與密密麻麻的信息介紹。

在名字那一欄剛好可以看到兩個字。

沈林!

「沈林,男,23歲,大夏第一大學的畢業生,幼年喪父,一年前喪母,這個沈林因為母親意外去世得到了很大的一筆賠償金,也算是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

畫面一轉,變成一個殘破的小區形象。

「安河小區,本市最大的小區之一,面積廣大,曾經居住一萬戶有餘,這裡曾經爆發過一次相當猛烈的厲鬼事件,事件等級不明,厲鬼不明,這部分資料被馭鬼者總部封存,我們目前查不到。」

「可以確認的是,這個沈林應該是在這一起案件中駕馭了厲鬼,並成為了馭鬼者。」

「在之後的一個半月里,這個沈林先後出現在龍湖別院事件,東川市鬼患事件當中,據我們得到的可靠消息,東川市鬼患事件疑似解決,應該是這個沈林解決的,事件等級同樣位置,但經過我們預估最起碼可能達到B。」

B級危險級的事件,被這傢伙解決了?會議室內一眾人等面面相覷,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壓力。

富貴險中求,他們曾經也歷經過類似事件,集結數十人之力才勉強鎮壓,那一戰傷亡摻重。

能夠歷經B級事件不死還鎮壓,這個小子值得他們慎重對待。

「以上是沈林的背景介紹,接下來我講的將是關鍵。」

「據可靠消息,大約一個月前的山水小區中曾經發生過一次大戰,疑似沈林與某個馭鬼者組織起了衝突,這一場戰鬥根據我們從本地官方買來的消息,應該是以沈林的慘勝告終。」

熒幕上畫面又一轉,出現了沈林身體十分畸形,在陳作的攙扶下前往小春市的畫面。

「這是一張絕對真實的照片,來源我不能透露,從畫面上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沈林的身體狀況十分糟糕,他當時的情況已經瀕臨復甦,換作在座每一個人,我想在這種情況下活不過兩個小時。」

場面沉寂,沒有人說話,甚至呼吸都有些粗重。

厲鬼復甦是所有馭鬼者的痛,單單是看到沈林的這張照片,他們就有了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這讓場內很多人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接下來各位看這一張。」

畫面一翻,沈林完整無損出現在山水小區的照片出現。

照片似乎是通過山水小區的監控截取,畫質粗糙,時間顯示在上一張照片的半個月後。

這一發現讓在場大多數人直接站了起來。

一個被判定活不過兩小時的傢伙,在半個月後完整無損的出現,所有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孫成武一笑,看著這些人急切的姿態,他就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我想到了這一步,已經不需要我多說什麼。」

「各位,擺在你們面前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延緩,或解決了復甦的案例,你們真的沒有什麼想法嗎?」

孫成武在循循善誘,大夏市的民間馭鬼者組織不成氣候,這裡幾乎是他費勁了力氣組成的一個臨時聯盟。

可無論如何,孫成武都不信一個有可能解決了復甦的活生生案例擺在他們面前,這些人會無動於衷。

厲鬼復甦是所有馭鬼者最急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沒有馭鬼者會拒絕一個能解決復甦的機會。

「有想法又如何?一個有可能解決過B級事件的馭鬼者,一個得到機遇延緩了復甦的馭鬼者,你們覺得我們這些人,有可能動的了人家?天真也不過如此。」

「退一萬步說,那傢伙的後台是馭鬼者總部?各位真的嫌命長?」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