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不多說了,我現在讓九字收入你的元神中,將『無』的力量引導到你的體內。」

「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雷克頓還來不及反應,那九字形成的金光瞬間融入雷克頓的元神體內。幾乎是一瞬間,鋪天蓋地的白色法力洶湧而來!

這就是無的力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而道的另一面,就是無,萬物與無,便是道的兩個極端。

沒有任何痛苦,雷克頓只覺得渾身一種說不出的解脫感。難道自己就要化作虛無了嗎?難道這一切就要結束了嗎?

解脫了嗎?

雷克頓聽到了一個聲音,這聲音悠遠無比,似乎從萬古而來,彷彿吟唱著塵世的至高道理,帶領凡人走向解脫。

「你的力量呢?你身上的力量呢!」

倉頡的一聲大吼,如鎮魂之音,將雷克頓從迷惘中喚醒。

對啊,我是雷克頓,絕世的妖王,我有無窮的力量,上可通天,下可徹地,塵世間誰不可拜倒在我屠刀之下?

心中一念尚存,何須解脫?

雷克頓感覺到自己的渾身變得灼熱,無數的金光透體而出,自己的元神站了起來,如同九天戰神降臨。

而那無窮的白色力量,似乎感覺到了雷克頓的強大,瘋狂地凝聚起來,漸漸地化作了一個人形。

這是誰?

雷克頓看向前方,這分明是一個樣貌俊美的男人,身材頎長,一身銀白,不染半分煙火俗氣,好一個高潔傲岸的男人。

可是,那人渾身都是瀰漫的白色力量,臉上更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出何等模樣。

好眼熟,似乎自己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傢伙,雷克頓心頭一顫,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在何處見過此人,那一段記憶,就好像被一種力量給抹去了。

「這就是那道法力的化身!」倉頡的聲音說道,「那傢伙的法力極其恐怖,你要小心。」


「什麼意思?」

「他會抹殺一切『無』之外的存在。但這也是創造第三種力量的機會,只有將『無』和『有』兩種力量碰撞,在極致的狀況下,說不定會誕生第三種力量!」

「難道你是讓我……」

「沒錯,你要與這道法力戰鬥,能不能創造出第三種力量,就看你的造化了。」

「那這機會有幾何?」

「不足萬分之一!」

「……」

雷克頓還來不及罵娘,那個法力化身就看向了雷克頓。

恐懼,無力,毀滅一切的強大!這僅僅是一道法力化身,就擁有了超越聖人的恐怖!

該死,拼了,倉頡你拿本妖王當小白鼠做實驗,本妖王事後再和你算賬!現在先滅了這區區一道法力化身再說。

「哼,不管你是誰,本妖王的刀下,不會有任何的人可以反抗!」雷克頓一隻手抓向虛空,黑色的妖刀浮現出來,寒芒閃爍。

那法力化身一言不發,只是隨意地揮了揮手。

嘩啦!雷克頓感覺自己渾身的法力如同被抽空了一般,虛弱得就要當場跪倒!

「媽的,這是什麼玩意兒?」雷克頓罵了一句。

「這就是『無』的力量,可以將一切化作虛無,包括你的法力,你要想對抗,只能不斷地創造出法力,以『有』來對抗『無』!」倉頡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你不早說!」雷克頓大罵一聲,渾身金光閃爍,無窮的力量湧現出來。

雷克頓現在的法力雖然不高,但是經過了無數的修鍊,根基深厚無比,法力源源不竭。但是那法力化身根本毫不在乎,又是隨手一揮,雷克頓的法力又被削去了一大截。

「他娘的,吃我一刀!」雷克頓忍不住了,直接沖了過去,妖刀凌空一斬。


滄海桑田!

雷克頓這一刀落下,整個人都彷彿化作了幻影,時間法則融入了自己的刀法之中。

但是那法力分身絲毫沒有閃躲的意思,只是任由雷克頓妖刀的落下。

嘩啦!

「什麼!」雷克頓驚恐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那個法力分身,居然伸出一根手指,一根纖細的,純潔無垢的手指,擋住了雷克頓的滄海桑田一刀。

不可能,自己的妖刀,居然會被擋住!雷克頓相信,以自己現在的刀法,哪怕是聖人都不可能如此輕易地擋下這一刀。

「小子,你的招式對他根本不管用,你這是『有』的力量,哪怕是時空法則,都不過是『有』的一部分,是不能與『無』抗衡的。」

伴隨著倉頡的聲音,雷克頓眼睜睜地看著手中的妖刀緩緩地被一根手指推開,那種完全無力抗拒的虛弱感,席捲了雷克頓的全身。

這種恐怖的傢伙,到底要怎麼對抗?

「你必須創造出第三種力量,才能和他抗衡!這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雷克頓飛身後退,死死地盯著眼前這個法力化身。

畢宿遺迹之中。

黃羽癱倒在地上,渾身都是血跡,黯淡的雙眼獃獃地看著上方,那是一片虛無的空間。

「青龍他……退出了?」黃羽忽然問了一句。

「喲呵呵,他才堅持了一小會兒就失敗了,他被我送走了,看樣子半死不活的。」

「那……雷克頓呢?」黃羽沒有看到雷克頓,心頭不由得有些緊張。

「很可惜,他也失敗了。」

「那他還活著吧?」

畢三搖了搖頭,回答道:「他已經屍骨無存了,我親眼所見。」

黃羽並沒有回答,只是忽然覺得有些悲涼,這個認識才不到一個月的新朋友,就這麼離開了嗎?不對啊,自己的前生,就已經和他是朋友了。

「怎麼了,你不高興嗎?你可是近百萬年來僅有的數個能通過第三重考驗的傢伙,其他人可都是准聖,就你一個傢伙這麼弱而已,你應該感到幸運。真是有意思啊,輪迴眼,這可是當初主人他可是研究了很久都沒能研究透徹的東西。」

黃羽冷笑一聲:「別廢話了,帶我去下一重考驗吧!」

雷克頓,鱷魚妖,你這傢伙就這麼死了嗎? 雷克頓當然不會就這麼死了,但是他離死似乎也不遠了。△

「媽的,這傢伙到底要怎麼才能砍死?」

雷克頓根本不敢用妖刀去砍那個法力化身,因為他發現,這法力化身的一切都能將他的力量化為「無」,只怕連妖刀也無法與之對抗。

那法力化身的恐怖,根本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無數的白色光芒閃爍,雷克頓只能飛速閃躲,幸好他還有風遁在手,不然根本沒法活下去。

「小子,你得想辦法和這傢伙對抗,只有在力量的對抗當中才能誕生新的力量。」倉頡說道,「如果你只是一味地閃躲,最後也只是被『無』給吞噬。」

靠,難道要我自己去找死?

雷克頓大罵一聲,算了,死就死吧,本妖王何時受過這種氣!

「吃我一刀!」雷克頓化作一陣狂風,沖向那法力化身。

黑色的妖刀高高舉起,就如同一道天雷直劈而下,在恐怖的無之力量中席捲。

那法力化身似乎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識,只是本能地用無之力量來吸收雷克頓的一切法力。

但這一刀,似乎有一種無法完全吸收的感覺!

那是一種氣魄,是一種意志!

法力化身終於有些動搖了,一直沒有移動的他居然後退了半步。雷克頓心頭一動,難道自己就這麼成功了?

「不好!」雷克頓的妖刀傳來一陣顫抖,自己這一刀眼看就要斬中那法力化身了,但刀上的力量似乎就要被無之力量給徹底吞噬了。

妖刀也扛不住了,雷克頓只能飛身後撤。

「你這傢伙,確實厲害!」雷克頓目光凝視著那法力化身,「但是很可惜,本妖王已經找到了對付你的辦法了。」

荒古遺迹之中,黃羽來到了第四重考驗。

「唉,真是悲哀啊!」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四周都是漂浮著的藍色幽火,看起來彷彿神秘的鬼域。

「唉,真是悲哀啊!」

周圍似乎一直有這樣詭異的聲音在哭喊著,黃羽感覺渾身一陣冷顫。

「呵呵,這麼多年來了,居然又有人來了。」一個矮小枯瘦的身影從黑暗之中悄無聲息地走了出來,黃羽差點被嚇得就要出手。

「來者何人!」黃羽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個瘦得跟骷髏一樣的老傢伙。


這老人嘿嘿地笑著,就彷彿打量一塊鮮嫩的肉一般看著黃羽:「不錯不錯,小夥子,挺嫩的啊,區區一個剛天境的傢伙,居然能闖到第四重考驗。」

「我也無聊了這麼多年了,這次可得讓你陪我好好玩玩。」老者的聲音簡直如同鬼魅一般瘮人。

黃羽心中有一種相當不好的預感,看來這第四重考驗會相當艱難。


「來吧,小子!哈哈哈!」老人大笑起來,雙手捏動法訣,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頓時浮現出來,「小子,不想死就別抗拒,第四重考驗開始了!」

「這裡面乃是主人當初留下的『十八重黃泉地獄』,乃是驚天動地的空間秘術,如果你能從中活下來,便可以將這秘術賜予你。」

「小子,好好品嘗黃泉地獄吧!」

黃羽根本來不及反抗,那十八重黃泉彷彿有種強大的力量,直接將自己全身吞噬。

黃羽消失之後,那老者收起了十八重黃泉。「畢二,你是不是忘了告訴那傢伙,怎麼通過十八重黃泉地獄了?」畢一的聲音忽然響起。

畢二傑傑地怪笑一聲,答道:「不好意思,我忘了。」

「你忘了?」

「嘿嘿,這麼多年沒人來陪老朽我,這下不正好和這小子好好玩玩嗎?」

「畢二,你難道真的想把十八重黃泉地獄送出去?那可是主人親自創造的空間秘術,你送出去了,以後靠什麼鎮守第四重?」

「哼,前提是,那小子真的能在沒有提示的情況下闖過十八重黃泉地獄!」畢二冷笑道,「如果他真的不死,就算送他又如何?可惜這根本不可能!」

「你忘了主人的交待了嗎?」

「哼,畢一,別扯主人了,咱們在這裡等了這麼多年,本來我們都是沒有生命的傀儡,但卻有了人的思想。活了這麼多年,難道你還在想著主人的交待嗎?」

畢一似乎沉默了起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