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冷,追,莫伊~~你們怎麼樣了。」

護衛天使們收到凱莎的通訊紛紛大喜,連忙向凱莎彙報她不在的這幾個發生了什麼。

首先是地球,莫甘娜開始經常拍惡魔士兵襲擊種花家,不過都被種花家的超級戰士,雄兵連,星神戰士以及天使消滅。

只不過雄兵連發生了問題,天使冷告訴凱莎,雄兵連加入了一個神河獸體,實力強大,是神體。

剛一出現就和差點和烈陽女神幹了一架,只不過有着杜卡奧的阻攔,沒有幹起來。

而且,那隻猴子還因為黑色長城以前是小混混,而將他逐出了雄兵連,這讓天使冷很是驚訝。

這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意,其中包括銀河之力,杜卡奧。

聽到這個消息,凱莎也是一愣,要知道黑色長城前神可是諾星戰神,杜卡奧竟然能同意,這是準備將資源全部給銀河之力嗎?

劉闖被驅逐出雄兵連后,還有兩人主動離開了,琪琳和瑞萌萌,這是杜卡奧沒想到的。

她們和劉闖一起加入了種花家組建的神州之劍,為種花家掃平侵略者。他們主動出擊,活躍於種花家各地,有戰必達。

「杜卡奧走了一步臭棋。」

凱莎評價道,雄兵連沒了劉闖,琪琳,瑞萌萌后,大量資源傾斜給葛小倫,讓他飛速成長。

而且薔薇的基因鎖被解開了,就是莫甘娜出手,顧驀然設置的基因鎖很簡單,主神級都能解開,其實帝蕾娜也可以,不過她當初查看基因鎖時就看到顧驀然留下的訊息,所以故意說自己解不開。

畢竟顧驀然是帝蕾娜外公,怎麼可能會幫得罪自己外公的人解開基因鎖呢。

「外公!」

別墅門開了,帝蕾娜跑進來撲倒在顧驀然懷中,親切叫道,俗話說隔代親,對於帝蕾娜,顧驀然可是十分溺愛着。

帝蕾娜注意到一旁的凱莎,輕哼一聲,她最討厭的就是凱莎高高在上的樣子了,老女人一個。

凱莎看着帝蕾娜,語氣高傲,開口說道:「帝蕾娜,你應該怎麼稱呼我。」

「哼!誰要叫你這個老女人外婆,我的外婆有很多個,但絕對沒有你。」

帝蕾娜對着凱莎冷哼一聲,絲毫沒有一點尊敬,這讓凱莎很是不悅,但顧驀然在一旁不好發作。

顧驀然則開始說這次回來的正事。

「蕾娜,外公帶你去一個新世界玩怎麼樣。」

「好呀。」帝蕾娜點頭答應,這不是顧驀然第一次帶帝蕾娜去其他世界了,她小時候顧驀然就經常帶她去其他世界玩。

見帝蕾娜答應,顧驀然再次展開時空通道,帶着帝蕾娜進入其中,至於凱莎,畢竟是天使女王,那些天使小姑娘還在地球,要是被莫甘娜咔嚓了,那可就是大罪了。

回到斗破世界,已經過去一天時間了,正好蕭家舉辦成年禮,蕭炎再次來請顧驀然。

「嗯?銀河之力,這裏怎麼也有一個?」

蕭炎剛進屋,帝蕾娜看着蕭炎,眼神一道洞察之光浮現,掃描了一番后驚訝說道,這可把蕭炎驚的。

「您是?」蕭炎看着帝蕾娜,疑惑詢問道,帝蕾娜擺出高傲樣子,說道:

「朕乃是烈陽星烈陽女神是也,凡人還不跪下。」

聽到帝蕾娜要自己跪下,蕭炎眼中出現不悅,他可不會跪父母老師外的人。顧驀然開口對帝蕾娜說道:

「好了蕾娜,蕭炎以後也是一尊主神,莫要胡鬧。」

「嘻嘻嘻,知道了外公。」帝蕾娜吐了吐舌頭,頓時蕭炎露出錯愕神色,外公!!

他看着顧驀然和帝蕾娜年輕的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對外祖孫呀?難道是返老還童,想到這裏,也只有這種解釋了。

~

(咳咳咳,小弟新書《系統!我求你穿慢點!》和本書是同一個類型,求各位收藏評論投票,內容也是大家想看的,而且都有fw。) 接到雲曦的電話,蕭景林耐心的聽完了她的請求和安排,意外又不大意外。

她最近的動靜他都一清二楚,尤其是那個即將嫁進雲家的林舒華的底細,他更是不敢疏忽。

如今聽到她說利用這次的事情解決跟雲元峰的父女關係,他是既高興又心疼。

換做一個真心疼愛她的養父,他蕭景林不是不能以禮相待,也不是不可以讓對方榮華富貴。

可偏偏就是雲元峰這樣一個缺德的男人,從小沒有給過她一絲疼愛,還送到鄉下去受苦,單是這一點他沒為難已經給足了雲曦面子。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讓人安排。」

掛斷電話,雲曦抬眸看向對面眸色漸進溫柔的男人,微微感嘆了句,「有爹疼的感覺真好……」

慕非池輕笑了聲,抬手抽了紙巾給她擦手,「回去還是跟我上山?」

「回家,二嬸知道我出來,不能夜不歸宿。」

慕非池點點頭,拉著雲曦從車裡下來,伸手一把把身旁的人兒摟在懷裡,對車裡的倆人道:「你們倆也早點回去吧!」

趙羽墨默默的看著無時無刻不撒狗糧的倆人,笑著擺了擺手目送倆人離開。

大院門口,慕非池掃了眼四周,緩緩鬆開手,「我明天要出去執行任務,最近幾天都不在,這裡的事情你看著處理,有景叔在我倒是不擔心什麼,但是那個販du團伙金哥,你還是要謹慎一些,不管他是不是韓宏斌的兒子韓銘,都等我回來再商議,不能單槍匹馬輕舉妄動,明白嗎?」

「明白,對付他,我也沒打算自己動手,畢竟不是小事,牽扯到太多的人和黑白兩邊的關係,一個弄不好,人沒解決反而得罪了其他不該得罪的人更麻煩。」

借刀殺人這種事她也玩得很溜,能不自己動手,她自然不會髒了自己的手。

更何況,還有韓中騰和韓耀天這兩把很好用的刀,她不用就可惜了!

得到她的承諾,慕非池抬手揉了揉她的頭,「好了,回去吧!」

「嗯,你也小心點,完好無損的回來!」

為了證明她是認真的,她挪著爪子狠狠掐了掐路燈下那張依舊好看的俊臉,一本正經道:「你要是身上少了什麼零件,回來看我不收拾你!」

「好,聽你的!」低垂著眸,他看著眼前已經漸漸適應了他身份的小妖精,薄唇輕揚淺笑,眸底深沉而溫柔。

他開始越來越期待將來的日子,她和他並肩,心執一份堅定的信念,不論身處何地,都相信對方會平安回來。

回家,對他們來說,從來都是一個動聽的名詞。

——————

一大早,京都的娛樂商業新聞版塊就被一則消息覆蓋,幾乎是在最短的時間裡傳遍了整個京都。

原本暗流洶湧的京都,因為「蕭氏集團」的出現,似乎有了那麼片刻的靜止。

三大名門鼎立,四大豪門換血更新,如今再出現一個國際大財閥歸國發展,甚至還有個特殊的身份,無疑殺了各大家族一個措手不及。

雖然已經有人早就收到消息蕭景林回了國過年,大夥也都當是親人團聚,誰都沒想到會突然爆出這麼個驚天的消息。

更讓人意外的,還是他此次回國尋找丟失的女兒的大新聞!

蕭景林膝下無子,只收養了一個養子在M國處理集團事務,再加上榮夫人失蹤多年,突然冒出個女兒來,雖然沒有得到官方解釋,卻也引起了眾多的猜測。

。 共和國的旗幟上有勇士血染的風采,勇士化作青山,守衛國家。

共和國的土壤里有英雄血染的關愛,英雄化作青松,守護家園。

關再興終於在溶洞中見到了無病,可大白黿兇殘強壯,彷彿一輛輕坦克、一輛步兵戰車,威脅著關再興和無病的性命。

關再興情急之下,讓無病坐了飛船,交待了要務,可陰差陽錯,飛船帶著無病沖入了蟲洞。

關再興感嘆造化弄人,虛弱地靠在溶洞壁上迎接自己最後的時光,關再興手指顫抖,輕觸腰間的按鍵,一首經典歌謠響起,旋律悲愴而熟悉。

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發讓它牽引你的夢,

不知不覺這城市的歷史已記起了你的笑容。

紅紅心中藍藍的天是個生命的開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獨眠的日子,

秋來春去紅塵中誰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語寒夜的你那難隱藏的光采。

關再興從懷裡掏出一個圓形的聯絡器,群峰無人機的控制盤,解鎖后,顫顫巍巍地說了幾句話,「大哥、二哥、妻兒們,我要回天宮了……」

大白黿發現少了剛才的怪物,又沒了小孩,一陣暴怒,餓肚子已經很久啦,滴著唾液,爬向了關再興。

多功能電刺甩棍電量幾乎耗盡,再也不能電擊了,只剩下一點能量供應激光器了,這是關再興唯一一個自衛武器了,關再興拿著殘缺的電刺在一塊青石山刻了三行字,飄去飄來的筆跡是深藏依戀和關愛的心語。

天子無病必興漢,降世聖子濟危難。

啟后承前創盛世,馡馡福澤綿延遠。

佑家護國定邦國,華夏江山永世傳。

「終於自己做一首詩了,原創的,哈哈哈!」

關再興感覺大白黿越來越近了,大白黿濃重腥臊的氣味越來越濃。

關再興已經看不到任何東西了,關再興視死如歸,摸索著點了腰間的小紅扣,光芒一陣閃爍,虛弱無力的關再興被大白黿一口咬到了腰部,瞬時血流如注。

關再興仰著頭,在空中搖晃著,眼睛驀然一亮,迴光返照,關再興再度看到了星空,明月皎潔,繁星點點,關再興閉上了眼睛。「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轟隆一聲,溶洞里血肉橫飛,無頭大白黿,四腳朝天,在地上一晃一晃的。

流浪的足跡在青山間寫下了永久的回憶,悲壯的吶喊在青松間留下了永遠的回聲。

前塵後世輪迴中,誰在生命里徘徊?痴情笑人凡俗,人世終難理解其中的滋味。

許久后,塵埃散盡,角落裡,一隻青色小黿慢慢爬了出來,聞聞地上的碎肉味,最後找到了熟悉的大白黿的味道,啃咬起來。小青黿吃飽了,慢悠悠地爬到了水裡,搖頭擺尾游進了地下河。寂靜的夜裡也是那麼的孤單無助。

爆炸中,一塊尖石頭給小黿外殼撞去了一塊,黑黝黝的龜殼上只刻著了三行半字。這些字正是關再興躺在角落裡用電刺的綠激光,即興刻上的,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里,念念不忘的是無病和戰友。

希望有朝一日,敬畏天地的漢朝人能接受指引,有功於無病或者她。

關再興實現了自己忠於國家和民族的誓言,英烈一世,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生前身後名,關再興平安送走劉無病,最終與大白黿同歸於盡,歷史即將掀開新的一頁。

宛城武館內,秦元玥靜坐在無病卧房門口,生起了爐火,輕搖蒲扇,為無病青梅煮酒,靜待無病歸來。

青梅熏香,酒醇盈軒,竹馬晃晃,馬影無蹤。

秦元玥驀然站起身來,雙目瞪大,她感受到無病的信號在減弱,情急之下,飛到高空,秦元玥發出悲鳴,接著一片金光大盛,變化成了一顆金球,放出一片耀眼的白光。

這番響動驚動了武館眾人,眾人眯著眼睛抬頭觀看,只見到一個金球浮在空中,光芒閃耀,突然,金球消失不見。

無病居住的小院里,水井內,水波蕩漾,小水潭中,紅蜻蜓點綠水,漣漪不停,浮萍上下,水中映著藍天白雲,藍天蒼茫,白雲縹緲。

一隻鴻雅從天頂飛過,鳴叫哀婉,她也失去了伴侶,天蒼茫,雁何往,何處是歸鄉。

雁渡寒潭井,雁過而潭井不留影。

清風吹拂,桂花樹、竹林齊齊搖曳,桂花、竹葉繽紛漫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