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很『精彩』的言論。」

東方傲雪的臉已經開始變色了,中午死狐狸的可惡行徑及現在死黨們胳膊肘向外拐的論調幾乎要把她氣吐血,「那麼,我們明天放學后再繼續『討論』。」

啊!慘了!踩到地雷了!

皇甫鳳舞等人預感到末日即將來臨——就是明天,明天下午!

不能怪她們這麼不客氣地反駁雪兒,實在是很少有人能讓雪兒把她隱藏的劣質本性表現的這麼徹底。她們很高興終於出現了一位能和雪兒針鋒相對的神人,很高興,高興過頭了,高興到忘了雪兒是一枚「即爆地雷」,而此時實話實說就等於是在地雷上踩了一腳!

慘了,末日降臨!

所幸,第二天放學時,向日思麟一時興起拉東方傲雪去吃她最喜歡的東西——冰激凌。書吧里的三隻「待宰羊」在事後感激得差點給向日思麟磕頭謝恩。

※※※

「向日同學,請你上來解一下黑板上的題目。」


「這下你死定了。」東方傲雪奸笑道。

同學眼中的東方傲雪的形象雖然因為和向日思麟不斷的嬉笑打鬧而有了很大的改變,但在不甚了解班級具體情況的老師眼中,她依然是個冷得有點絕的怪小孩,所以老師不會點名叫她。光想到她冷冷的眼神就禁不住會打寒戰了。但是,向日思麟,這一個老師眼中的資優生,在東方傲雪的坑蒙拐騙之下,現在的他幾乎和她一個德性:上課看小說、聽音樂;下課抄作業;放學后看閑書、泡網。「學習」成了一個遙遠的名詞。

哈哈,看他怎麼對付黑板上那道又難又複雜的解析幾何題。

「這可不一定。」向日思麟站起來,向講台走去,還不忘向等著看好戲的東方傲雪拋一個「你等著瞧」的眼神。

這種程度的問題會難倒他?簡直是開國際玩笑!也不想想他可是個門門考滿分的鬼才啊。和這丫頭混在一起后,因為要玩要鬧要看閑書,才懶得浪費腦細胞去填滿試卷和作業本上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空白。如果她認為他成績退步了,那她就大錯特錯了。

講台上的向日思麟寫出了一套又正確又簡單的答案,看得東方傲雪傻了眼:「不會吧?真的假的?這小子這麼強?」

「老師,還要不要我寫另兩種解法?」向日思麟轉頭看向被「尊稱」為「萬賤歸宗」的端木紅老師。

「不用了,你請坐吧。」端木紅趕緊趕人。

要知道,她只會兩種解法,而向日思麟寫的這種解法已經是她沒見過的了,再讓他寫下去,她這個當老師的面子往哪兒擱?甭混了。

不過,她還是不忘擺擺老師的架子:「上課不要分心。」

「哦,我會注意的。不過,老師,你講課的內容太簡單了,我幾年前就會了。」向日思麟說話的聲音很輕,端木紅是唯一的聽眾。

當他帶著一臉勝利的微笑走回座位時,端木紅那放在講台下的手把粉筆捏了個粉碎。

「臭狐狸,數學學那麼好乾嘛!真是沒天理!」東方傲雪不服氣地瞪了向日思麟一眼。

這臭小子,理工科四門課的成績好得人神共憤,可惡!

「我?」指著自己的鼻子,向日思麟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西門大小姐,請你認清狀況,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中文、英文、世界歷史、公民、世界地理這五門課你是怎麼學的?上課不聽講、下課不寫作業(抄的)、回家不預習也不複習;每次考試你只在考前翻一下書,連背都不背。可是,居然還讓你次次都考全年級第一名,無一例外。要不是我好心,沒有把你的『學習經驗』告訴別人,我怕早有人被你氣得吐血身亡了。」

像她這樣不用功都能混到第一名,不把那些拚命讀書的人氣死才怪!他也曾幾度懷疑她是靠作弊取勝的,但現實很無情,他是她的同桌,他親眼看見她的不用功,親眼看見她考試沒有任何的作弊跡象,親眼看見她每晚都泡在網上捉弄人。天哪!應該是她比較沒天理吧?連他都不得不承認文科的成績她比他更勝一籌——雖然他們同樣能達到無人能及的高分甚至滿分,但畢竟他還需要用功複習這幾門需要記憶大量文字知識的課程,而她,都混到有時候連要考試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步了,更別說考前複習了。

無辜地一聳肩,「這可不能怪我。我向來是這麼學習的,大概是我有天分吧。別太羨慕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也會學得很輕鬆的。」的確是天生的優勢,她只要小看一會兒書,再用自己的思維方式理解一下,就好命的能考高分。但是因為心裡妒忌向日思麟那顆善於學理科科目的好腦袋瓜,她忍不住拿他的弱項開涮。

如果東方傲雪的語氣不是那麼欠扁的話,他會相信她的話。

「謝謝,我也祝願你的數學、物理、化學早日脫離紅燈行列。」向日思麟皮笑肉不笑地回敬她。

別看東方傲雪的文科成績好得氣死人,她的理科成績可是好比八月里放了十幾天的柿子——爛得慘不忍睹!這是她的弱點,她的恥辱!


「哼!」不理你。

「去!」誰稀罕。

「狡猾!」

「小心眼!」

「卑鄙!」

「惡毒!」

「惡魔!」

「黑心婦!」

「蛋白質!」

……

吵得不亦樂乎的兩個人最終被「萬賤歸宗」「請」到了教師辦公室。

不到半個小時,向日思麟和東方傲雪從辦公室里出來了——嬉皮笑臉外加弔兒郎當的模樣。至於辦公室裡面的那位,正在心跳加速、血壓上漲中。

「沒想到你小子嘴這麼毒!」東方傲雪斜瞟了向日思麟一眼。

剛才他睜眼說瞎話差點把萬賤歸宗氣得一命歸西。

「這只是小Case而已。你也不簡單,如果她真的被氣死了,你也是兇手之一。」

這小妮子真是看小說看到骨子裡去了,居然把書里那些罵人不帶髒字的話拿來對付端木紅。

會不會她掐人的那招也是從書里學來的?

向日思麟其實猜對了一半,「歐陽楊式萬里天羅擒貓手」(參見微酸學院ABC》,本人是此書書迷~)就是從書上學來的,呵呵。

「得了吧,我可比不上你,賊狐狸。」

幾個月來的相處讓她充分體會了「惡魔」這個詞的含義,並且參與了各種惡魔活動。原來地球人也可以壞到他這種地步的啊!

他瞟了她一眼,「女孩子應該溫柔大方賢淑,即使是使壞也該含蓄一點,別一副召告天下:『我是擁有惡魔血統的小惡魔』的樣子。你啊,鋒芒太露,小心吃虧。還有,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狐狸』!」

這丫頭的確有點能耐,從來都是一副見多識廣、處變不驚的樣子,但她卻沒有與之相符的沉穩,凡事都按自己的喜好行事,由此看來她的生長環境有些特殊——只有背景不一般的家庭才會有條件培養出接近神童等級的孩子卻又放心任他們胡鬧。就像他。

「不——要!」她孩子氣地厥起了嘴。

溫柔?大方?賢淑?含蓄?哈!天知道光她「妖狼」這個身份就已經辱沒了他那些個形容詞,更何況她天性如此,就算要裝也裝不成大家閨秀,頂多安分地當萬年冰山,就像剛開學時那樣。

「臭狐狸!死狐狸!混蛋狐狸!呆瓜狐狸!笨蛋狐狸!白痴狐狸!傻瓜狐狸……」她不停地給他加形容詞前墜。

他氣悶地看著她,有一種堵住她那張可惡的櫻桃小嘴的衝動。

這無法無天的小東西!簡直不把他放眼裡!

「走啦,已經放學了,我們回家。」東方傲雪才不理會他的火氣,伸手捏住他的臉皮拽著他往外走。

「丫頭,放手。」會痛的耶。

「我才不要咧。你的臉捏起來也很舒服哦!你上次捏我那麼多下,這次我要捏回來,我要報仇。」

為什麼這丫頭非要和我作對?!他哀怨地想。

「那要是我吻了你,你是不是也以同樣的方式『報仇』?」他一時興起,借題發揮開了個玩笑。

東方傲雪回頭,毫不客氣地賞他一個栗子,「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想占她的便宜?他還得再練幾年功夫!果然是男性本「色」!

在東方傲雪到書吧前,她和向日思麟有很長一段路是一起走的。自從他們發現他們兩個回家的路線幾乎相同以後,就拋棄了「車」字輩的交通工具,每天一起步行回家,在路上一邊走一邊編織著許多「整死人不償命」的美夢。

「喂,狐狸,為什麼今天的小巷子這麼安靜?」

「八成有人想在這兒打架。」他隨口答道。

「烏鴉嘴,被你說中了。」她扯扯他的手,「你去解決。」

在向日思麟和東方傲雪面前,正站著三個等著搶劫的小混混。

「太沒義氣了吧?」向日思麟小小聲地抗議,「你不幫忙?」

「你忍心讓我這弱小女子參加街頭鬥毆?你忍心見我受傷?」但是她的眼神中卻閃與她的話背道而馳的光芒,可以解讀為:我會幫忙,在你英勇犧牲之後。

「你這小沒良心的。」

「快上啦,他們動手了。你要是被打傷了,我可不管你哦。要是手斷了,你就殘廢了;要是腿斷了,你一八三的身高就毀了,連帶你自豪的模特兒身材也沒了;尤其是你的俊臉,破相的話你可有的哭了。」

「閉嘴!」他的心中再一次升起了堵住她的嘴的衝動,距離上一次這樣的想法還不到半小時。

不幫忙也就算了,她非要把他全身上下全詛咒一遍嗎?

「狐狸,小心左邊!」

「狐狸,小心右邊!」

「狐狸,踹死他!」

「狐狸,你的飛腿架勢不錯,記得教我。」

「狐狸,你是不是學過中國武術啊?」

「狐狸,你右邊的小混混像不像咱們的班長?」

「狐狸,有人偷襲。」

「狐狸……」

「閉嘴,女人!」連小混混都受不了了。哪有人在同伴打架時自己不但不幫忙還盡在一邊看好戲、聒噪製造噪音的?

一個小混混放棄了和向日思麟繼續較量的念頭,轉而攻擊嚴重擾亂他們「軍心」的東方傲雪。



可惜啊,他太小看東方傲雪了。

閃過小混混的拳頭,只見東方傲雪一記乾脆利落的「擒貓手」掐得小混混差點痛昏過去;再來一記不遜於向日思麟的飛腿,小混混摔了狗吃屎:最後,再接再厲,加踹一腳,小混混作變加速運動沿小巷的斜坡向下滾動。

真是名副其實的「小」混混,不禁打。

解決完另兩個小混混,向日思麟走到東方傲雪身邊。

「害我白擔心一場,原來你也挺能打的。」

「小看我?」她白了他一眼。

「暴力狂」是叫假的嗎?黑幫是白混的嗎?她堂堂「VI」副閣主是當花瓶的嗎?

他在心裡不得不承認還真是小看她了。「看來以後干架可以找你一塊上了。」他瞟了被東方傲雪踹得老遠的小混混一眼,「沒必要手下留情。」

「那麼絕幹嘛?教訓一下就夠了。」她不贊同他的話。

看看被向日思麟扁的老兄,已經躺在地上不能動了,比被她扁慘多了,她可記得手下要留情。

「喂,小雪兒,你父母給你取名時真的是因為『凝雪似冰』嗎?」

東方傲雪轉頭看他,「『凝雪似冰』那是同學給我取的好不好!沒文化!我爸爸把『雪』解釋為『凝雪如玉』。」

「凝雪如玉?我保證小雪兒你絕沒有小家碧玉的風範。」

至少小家碧玉沒有這麼利落的打架身手。他對給東方傲雪取名字的人的文學功底表示懷疑:她這樣子叫「凝雪如玉」嗎?早該改名了。

「臭狐狸,你找死?」

「不敢,小雪兒!」

「不要叫我『小雪兒』!」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