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上原同學?是身體有哪裏不舒服嗎?」

女孩敏銳地注意到了上原朔的異常。

「沒什麼問題,古賀同學不用擔心。」上原朔搖了搖頭。

杯中的茶水冒出絲絲熱氣,上原朔正要將茶遞給古賀香奈,女孩卻主動伸手取走了杯子。

「不用客氣,上原同學,我自己來就行。」

兩人坐回到桌前。

「所以,上原同學的後續考核,內容是什麼?」

「和劍道部有關,但是根據規定,不能透露具體內容。」

「劍道部啊……」

聽到劍道部的名字,女孩停頓了一下。

「之前幫助近藤同學換入劍道部的事情,上原同學已經完成了?」

「是的,弓道部的那位次席同意我同時參加兩個社團的活動,交易和存續考核也就不用擔心了。」

「這件事……」女孩嘆了口氣,「可能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解決的。」

「上原同學聽說過『社團聯盟『嗎?」

「之前聽弓道部次席提到過,古賀同學很了解嗎?」

「也說不上,但簡單來說,每個社團需要派出部員參加比賽,根據各種規則得出的成績對社團進行排名。」

「如果弓道部那位次席要求上原同學你代替弓道部參加比賽,你能夠拒絕嗎?」

古賀香奈看向上原朔的雙眼。

「我……不確定。」上原朔逃避了目光相接。

仔細回想北條弘樹的話,雖然他並沒有明說上原朔需要為弓道部做些什麼,但很明顯,如果北條弘樹提出要求,上原朔大概不能拒絕。

「在聯盟中排名越靠前的社團,在社團活動中就擁有越大的權力。比如弓道部之前提到不讓上原同學和近藤同學參加任何活動,這件事並非不能做到。」

「作為上學年聯盟排名前列的社團,雖然弓道部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譬如移交活動經費之類,但還是可以做到的,只是為此付出代價是否值得的問題。」

女孩輕抿一口茶水。

「不過,這是指兩邊的活動產生衝突的情況下。如果上原同學運氣夠好,說不定能夠避開衝突。」

「古賀同學……」

上原朔猶豫了一下。

「嗯?上原同學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古賀同學今天來我家,究竟是為了什麼?」

上原朔有些奇怪。

古賀香奈應該不至於單單為了社團聯盟這一件事,專門從家裏過來拜訪他。更何況,她之前並不知道上原朔的後續考核與社團有關。

「只是比較好奇過去兩天補習的效果怎麼樣,所以想來詢問一下上原同學。」

她看向茶水中的浮沫。

它們無規律地移動着,紛紛附着到一處,連成一片,在時間流逝下緩緩消失。

古賀香奈突然來到上原朔家中,是為了詢問存續考核的結果如何,這是女孩告訴自家母親的理由。

而另一個理由太過微小,小到連女孩自己都沒有察覺。

「另外,為了避免每次和上原同學聯繫都要上門拜訪,上原同學,介意把Line賬號告訴我嗎?」

女孩從隨身小包中拿出手機,看向上原朔。

或許是因為不用再大費周折上門拜訪,又或許是能夠更方便地與上原朔交談,女孩突然對這件事產生出些許期待。

「實在不好意思,古賀同學,我並沒有Line賬號。」

上原朔仔細回憶了一遍,確認原主並沒有以任何形式註冊過Line賬號。

這對上原朔來說當然是件好事,畢竟這樣,他就不用再面對額外的人際關係。

但對女孩來說,沒有Line賬號顯然是件預料之外的事情。

「上原同學,真的是這個時代的高中生嗎?」

古賀香奈觀察起上原朔,想確認他說的是否真實。

「大概是吧。」

上原朔選擇坦誠相對,沒有逃避眼神相對。

「好吧,我相信了。那麼這次,上原同學還需我這個Line上的前輩幫忙進行下一步嗎?」

女孩笑着走到了上原朔身後。

「拜託古賀同學了。」

「不用客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保護少帥跟少夫人!」

八名虎衛,有四人保護在宋娉婷身邊,有四人攔在陳寧面前。

邪僧實力了得,左右手化作數道幻影,大手印輪番轟出。

砰砰砰砰。

四名虎衛,竟然全部被邪僧強行擊退。

只見邪僧身形如同鬼魅,如風如電,倏忽的閃到陳寧面前,右手一掌拍出,雷霆般朝著陳寧臉門印去。

這一掌,攜著風雷,威力足可開金裂石。

邪僧面帶獰笑,彷彿已經見到陳寧被他一巴拍碎腦袋的畫面。

葉琛見到這一幕,不由眼睛一亮。

宋娉婷則忍不住失聲驚呼:「陳寧小心。」

就在這電光石火的剎那間,陳寧出手了。

他隨意抬手,如同摘花捻葉,輕輕鬆鬆的抓住了邪僧的手腕。

邪僧的手掌,距離陳寧的臉門只有幾厘米的距離,但卻硬生生的停住,再也無法再前進分毫。

邪僧的笑容,瞬間凝固住。

眼睛里的得意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化不開的震驚。

世間除了逍遙王之外,竟然還有人能夠接下他全力以赴的一掌。

邪僧心中天雷滾滾!

他本以為陳寧剛才能夠殺魔眼,完全是因為魔眼大意所致。

現在,他終於明白,陳寧是真的強啊,而且強的可怕。

陳寧沒有等邪僧回過神來,手上微微用力。

咔嚓!

邪僧的手腕直接就被折斷了。

「呃!」

邪僧悶哼一聲,顧不得劇痛,左手狠狠的朝著陳寧掄來,想要逼退陳寧。

但是,陳寧速度更快,飛起一腳。

啪!

陳寧一腳踢中邪僧的胸膛,腳如長槍般,直接把邪僧挑離了地面。

陳寧腳上的力量,全部灌入邪僧胸腔之中,把邪僧的五臟六腑,全部震得粉碎。

邪僧當場暴斃,屍體如同一團爛肉,軟綿綿的掛在陳寧斜指天空的腳尖上。

唰!

陳寧收腳。

邪僧的屍體,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發出令人發憷的啪一聲爆響,就如同一頭死豬砸在地上。

葉琛眼睛瞪圓,嘴巴張開,滿臉不敢置信。

邪僧的實力在父親麾下十二天王之中,名列前茅,比魔眼要厲害得多。

可惜邪僧,竟然也被陳寧秒殺了。

葉琛滿臉驚駭的望著陳寧,他終於意識到了害怕。

此時!

典褚秦雀跟千機酒神幾個人的戰鬥,也分出了勝負。

典褚抓住破綻,一拳轟在千機的臉門上,砰的一聲,血霧瀰漫,千機直接被典褚一拳擊斃。

秦雀也用了一招帥氣無比的鞭腿,一腳掃中酒神的腦側,酒神直接被掃飛,再也沒有能夠爬起來。

葉琛見他帶來的四位天王,全部倒下。

他此時已經血色全無!

他見到陳寧冷冷的朝著他走過來,他嚇得趔趄的後退:「你你你,你想幹嘛……」

陳寧微笑的道:「你放心,我剛才說過給你一次機會,就肯定給你一次機會,絕不會殺了你。」

說完,陳寧就揮揮手,吩咐典褚秦雀八虎衛等人:「動手,打斷他一雙狗腿,然後拎他到宋家門口,跪地懺悔,不跪夠三天三夜,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帶他走。」

典褚跟秦雀八虎衛聞言,齊齊的道:「遵命!」

劉耀林見狀,驚慌失措的叫嚷道:「保鏢,保護葉公子!」

周圍大批保鏢出現,想要攔截典褚一行。

但是這些保鏢,在典褚秦雀面前,根本不夠看,片刻間,就全部被打倒在地了。

就連劉耀林,也被典褚狠狠一巴掌抽飛。

葉琛本人,更是當場秦雀踢斷雙腳,倒在地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