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回敬了你一點小把戲,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陳風笑道。

下一秒。

「嘭!」

槍聲響起。

頂在瓦倫丁太陽穴上的左輪手槍爆發出耀眼的火光。

隨着而來的是瓦倫丁黝黑的五官瞬間扭曲,顱骨四分五裂,血液與腦漿向另一側迸濺開來。

「永遠不要輕易相信你的眼睛,因為它隨時有可能欺騙你!」陳風冷冷道。

瓦倫丁在監控攝像頭畫面變黑之後聽到的慘叫聲、短兵相接聲都是真實的沒錯。

但他沒想到的是,陳風早有留手。

經過亞瑟授權使用金士曼基地電子實驗室的那幾個日夜裏,陳風為自己貼身打造幾樣裝備以備不時之需,其中便有一個能夠植入耳內的微型無線裝置。

在進入教堂之前,陳風往自己的兩側耳內各置入了一個,這個裝置會釋放出和瓦倫丁智能晶片觸發釋放的電波頻譜幅值相等但相位相反的反向電波。

反向電波能夠將原電波完全抵消!

換句話說,也就是瓦倫丁在教堂外遠程觸發的能夠激發人類攻擊傾向的神經電波對陳風完全不起作用。

另外,監控攝像頭同樣也是陳風黑掉的,在來山姆帝國之前,陳風就用電腦攻破了肯塔基州的警局系統。

教堂的監控攝像頭是通過警局系統聯網的,能夠通過指令遠程操控。

陳風在監控網絡里給自己留了一個後門,因此只要他需要,他可以隨時通過手機關掉監控畫面,也可以很心機地切斷視頻信號、保留音頻信號。

至於接下來,那就是陳風如何反鎖教堂的房門,用一把紅漆撬棍以一敵百的故事了。

沒有神經電波的影響,規避了會因失去理智而大開殺戒的風險,陳風通過大師級詠春一招制敵的搶攻結合點穴的技法,擊打頸動脈、迷走神經等能夠令人短暫昏迷的關鍵部位。

再配合接上用撬棍擊碎膝蓋骨、肩胛骨等操作,讓這些迎面衝上來的「瘋子」徹底喪失行動能力。

這些攻擊傷害極大但都不致命。

之所以要費盡心思設下這樣的局,無非是為了引狡猾的瓦倫丁出洞。

草灰蛇線,伏脈千里,最後一招制敵!

瓦倫丁雖然自負,但心思縝密、警惕性極高。

通曉原劇情的陳風哪怕明知道瓦倫丁就躲在教堂附近,但在具體位置不能確定的情況下,一個不留神仍有可能打草驚蛇,引起不必要的民眾傷亡。

倒不如順着原劇情按部就班,讓瓦倫丁自己送上門來,在這個自大狂自以為一切都盡在他掌控中時,將其擊殺!

「嘭!」

槍響聲過後,瓦倫丁倒在血泊之中。

這個科學瘋子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輸在了哪裏。

「叮!恭喜輪迴者『陳風』!」

「已完成主線任務:在末日計劃實施前擊殺瓦倫丁!」

陳風嗤笑一聲,握槍的右手緩緩放下。

左手取出自己西裝口袋的羊毛手帕,抹去沾在自己臉上的鮮血,擦完手后很嫌棄地丟在地上,就好像被什麼髒東西玷污了一樣。

抬起頭,發現兩位手掌開花的保鏢見老闆被秒殺后,早已落荒而逃,混進了從教堂內蜂擁而出的人群不見蹤影。

可那個總是跟在瓦倫丁身邊的女保鏢嘉澤勒卻依舊站着。

陳風有些玩味地斜眼道:「老闆都死了,你還站在這裏做什麼?」

他並不相信這個雙腿被移植了合金尖刀的女版「刀鋒戰士」會真的無動於衷。

嘉澤勒身材頎長,一頭烏黑短髮,眉宇之間英氣十足,皮膚偏黑。

她身上穿着修長貼身的黑色休閑西裝,大腿膝蓋下聯結的兩把熠熠生輝的合金刀鋒顯得格外駭人。

聞言她的眉毛揚了揚,咬牙道:「我的命是老闆給的。」

「你的確很有實力。」嘉澤勒臉色鐵青,「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取走他的性命。」

「或許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抱歉,我也不會讓你就這麼從容地離開!」

話音剛落,嘉澤勒眼中便浮出一道殺意。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咔咔」兩聲合金刀刃踩在地面上的響動,一道冷光自下而上,直逼陳風的面門而來。

「蹭!」

然而陳風早以詠春聽橋的技法辨明了這一道冷光的來勢,下意識一手護面門一手護心,側身避過。

「唰!」

嘉澤勒一招落空后卻沒給陳風片刻喘息的機會,身如閃電,轉身又是一個騰身高高躍起,前腿閃著銀光的鋥亮刀鋒重重劈下。

「啪!」

陳風雙腿往地下重重一踏,身體硬是生生地向後越出去兩米。

然而仍抵不過方才嘉澤勒的那一記斜下鞭腿來得實在太快,脖頸處竟又多添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好傢夥!」

嘉澤勒下肢那兩柄非血肉組成的可怕兵器,不僅讓她失去了膝蓋以下的痛覺,出腿時不再留力和顧慮,更是賦予了她遠超常人的移動速度。

因為異能「子彈時間」剛剛使用過、精神力需要恢復的緣故,陳風的22點敏捷屬性在嘉澤勒迅猛的腿法前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有一說一,你這大妹子還挺唬人。」

陳風用手一抹脖頸上的傷口,把滲出的幾滴血珠甩到地上。

鐵頭功保頭不保脖,稍不留神被割喉一樣是死,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陳風想放幾句狠話,但到嘴邊卻又變了味。

「你這速度不去參加殘奧會真是可惜,痛失獎牌啊。」

「既然如此,那也別管我欺負殘疾人!」

下一秒,陳風眼中有戾氣閃過,面對嘉澤勒曼妙身軀在空中划來的誘人曲線竟不躲不閃,先前在他手上消失不見的撬棍再一次憑空出現。

「噔!」

撬棍橫在陳風的雙目正前方,與嘉澤勒縱劈而來的一柄鋼刀正面相抵,擦出了火花。

嘉澤勒左腿立地,右腿呈正面高抬腿姿態壓在陳風的撬棍上方。

鋼刀反射著冷冽的寒光,也倒映着陳風緊咬牙關的帥氣側臉。

這樣的場景一度讓嘉澤勒產生了某種錯覺,好像只要她的腿再用點力,陳風的身體就會連同他那根莫名其妙的撬棍一起被劈成對半。

下一秒,陳風卻突然雙手一松,完全卸了勁頭,使出一招詠春八斬刀的滾地趟法,從嘉澤勒的眼前消失。

等到嘉澤勒反應過來時,她立着的左腿關節已被橫切開來,鋼刀和肉身大腿完全分為了兩截。

她痛苦地大喊了一聲,失去支點,整個人朝左側跌倒過去。

又是一道銀光閃過,嘉澤勒另一條鋼刀腿也飛了出去,血光四濺。

嘉澤勒仰躺在地上,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可能。

「踏。」

一隻牛津鞋踩在她起伏劇烈的胸口,鞋尖處赫然豎着一柄鋥光瓦亮的刀鋒,刀鋒上還沾著新鮮的血液。

嘉澤勒怎麼也沒想到陳風的牛津鞋上會另有乾坤。

「為什麼剛才不直接用槍射死我?」

這是嘉澤勒死前問的最後一個問題,也是她到死也無法理解的問題。

以陳風的能力,起初連射四槍爆掉那兩個保鏢手的時候,就完全可以送自己去見上帝。

為什麼還要把自己的命留到現在?

可嘉澤勒終究還是沒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抱歉。」陳風眯了眯眼睛,沒做回答。

斜陽高照,腳起刀落。

一陣風帶走了這個可悲又可恨女人的一生。

陳風俯下身子,合上嘉澤勒死不瞑目的眼皮。

站起身,牛津鞋在地上一磕,收起了鞋尖的刀鋒。

「叮!恭喜輪迴者『陳風』!」

「已完成支線任務:不使用熱武器情況下擊殺嘉澤勒!」

「已完成支線任務:至少擊敗100名敵人!」

望着視網膜上浮現的全息任務提示,陳風覺得自己脊骨深處湧現出的那股灼熱力量在逐漸散去。

「嗒嗒嗒嗒!」

直升飛機螺旋槳的聲音在上空響起,由遠至近。

陳風不禁抬頭向上空望去。

那是金士曼山姆國表親的直升機!

《王牌特工》世界中,山姆國聯邦特工以「合眾國酒業公司」的身份作為掩護,與英吉利「皇家裁縫店」都屬於同一特工組織的不同分支,因此被金士曼特工稱為「山姆國表親」。

原劇情里,山姆國聯邦特工「龍舌蘭」和「乾薑水」通過設備檢測異常的電波信號后,立刻乘機趕到教堂附近查看情況,正好救下了那條劇情線里被爆頭的哈里。

而現在,與原劇情線截然不同,迎接他們的將會是兩具已經涼透了的反派屍體,還有完好無損的「英吉利表親」陳風。

風兒喧囂,陽光有些刺眼。

陳風取出之前塞在口袋裏的間諜眼鏡戴上,摁下鏡框邊緣的按鈕,將眼鏡切換到了墨鏡模式。

清了清嗓子。

「咳咳,呼叫梅林。」

「這裏是特工『蘭斯洛特』,首次外勤任務圓滿完成,過程順利,目標人物被當場擊斃!」

「彙報完畢。」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