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巴克能當上鷲組組長,死都不怕,還怕一個學生?先生用不著激我,這筆買賣我接了。」巴克輕輕一笑,拿出冰桶里的香檳倒了兩杯,將其中一杯遞給黑袍人。

「七百萬足夠雇傭整個鷲組了,把事情做好,我不希望到時候聽到令我不愉快的消息。」黑袍人接過酒杯,伸進寬大的袍帽。

「放心吧,鷲組辦事,向來會把事情辦到最好。」巴克微微一笑,見黑袍人要走,連忙上前攔住,「劍五先生,先不忙著走。」

「還有事?」

「先生也算是天堂的老客戶了,每次談生意都身裹黑袍,是不是太缺乏誠意了?」巴克笑容溫和,「實不相瞞,我對先生的身份甚是好奇,不知道先生能否摘下袍帽?也好讓巴克一睹尊容。」

「這是天堂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說完,黑袍人似是一笑,「是誰都無所謂,相比是誰,我更想知道我不摘的話會是什麼後果。」

「純粹是巴克自己好奇罷了,與天堂無關。」巴克摘下墨鏡,笑容不減,漆黑的眸子卻閃著寒光,「如果先生不摘,那就只能我親自幫先生摘了。」

氣氛陡然沉寂下來,包廂中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沉默了幾秒,袍帽中傳出黑袍人一聲不屑的輕笑:「我敢摘,你敢看嗎?」

「又不是鬼,有何不——」話還沒說完,巴克就愣住了。

透過他的雙眼能清楚地看到黑袍人慢慢抬起了頭,寬大的袍帽下一片黑暗,一雙深藍色的眼睛緩緩睜開。

深藍色的光芒在黑暗中顯得無比深邃,令他心中充滿了無盡的震驚和恐懼。

「不要碰槍,否則你會死得很難看。」

黑袍人沙啞的聲音令巴克心狠狠一顫,剛握住手槍的右手趕忙鬆開。

黑袍中伸出一隻普通的手,拿起巴克腰間的那把半自動手槍,黑袍人掌心托著手槍舉到他面前,一縷縷藍光憑空出現。

藍光出現的一剎那,包廂內的溫度急劇下降,藍光包裹著手槍升向空中。

下一秒,藍光驟然消失,手槍變成一個不規則的冰疙瘩摔落到地板上,發出清脆卻令人心悸的清脆聲響。

「告訴你背後的人,好奇心太重是會死人的,只管收錢做事,再有下次,我不介意讓天堂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黑袍人拍了拍目光獃滯的巴克,開門離去,「記住,把事情做好。」

提醒不附帶任何後果,卻有力地抨擊著巴克的心。 「哼,瞧你說的,俺家羅一告訴你的嗎,在咋說俺家還有兩個娃呢,你倒是威武,結婚多年了家裡連個娃都沒有,如果是這方面,俺還真的佩服人家驢崽子,雖然是單身一個人,我感覺那才是真正的爺們,他心裡有英子,喜歡英子,有人欺負英子,他就敢挺身而出,哪怕是為了自己喜歡的女人去殺人,最起碼他敢做,不像有些人,只會在背後使壞。」

秀秀家的男人聽著春風的話,心裡是真的不舒服,心裡暗罵道:「她媽的,這都是啥世道,一個殺人犯,竟然被這傻婆娘崇拜成這樣。」

春鳳看了看面前的這個男人,知道他也是個軟蛋,撅著嘴笑了笑又說道:「俺就是佩服像驢崽子那樣的男人,咋了嘛,有錯嗎,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想那樣捨命幫他自己喜歡的女人,俺還真的羨慕人家英子,有個好男人疼著,不知道人生有多幸福呢。」

秀秀的男人也姓羅,叫羅安,他看著春鳳說話的時候,表情是那麼的投入,心裡一陣的噁心,但也沒有想到,自己被這個女人說的啞口無言。

春鳳得理不饒人,此時口才好的不得了,看著被自己說的無言以對的男人心裡甭提有多得意了,她輕輕地咳嗦了一聲又道:

「看你比俺家那口子大了幾歲,你是當哥的,以後啊,羅一有啥不地道的地方,還希望你能對他多多的引導,不要動不動就知道窩裡橫,只知道對付自己家的婆娘,對外面的那些雜碎,見了就嚇得渾身的發抖,作為一個男人,也不能只做禿一巴狗啊!」

羅安苦笑一聲道:「哎吆,這麼多年了,我還是第一次領教了春鳳你的口才,真的是沒有想到,你是個能說會道的才女,真的像一位舌戰群儒的諸葛孔明啊!說的有道理。」

羅安仗著自己的老丈人是村支書,與秀秀結婚這幾年,誰都沒有看在眼裡,更何況這個其貌不揚的春鳳呢。

雖然他沒有讀過多少書,被他的老丈人這幾年也調教的有點腦子了,卻也不是春鳳的對手。

秀秀聽著羅安被春鳳說的一愣一愣的,在後面偷著直樂,雖然是可心裡卻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想要把驢崽子送進她家的菜窖里,可就是出不去。

萬般無奈,她只好硬著頭皮走出來,強做歡笑道:「哎呀!老公你回來了,累不累啊!這幾天看把你都累瘦了呢,俺看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還不如和爹商量一下,換個方式,這抓人的指責呢,也不是你們聯防員的活,還是上報相關部門吧!」

羅安看著秀秀那副嗲聲嗲氣的語氣,感覺她就像是抽筋一樣,哪裡不對勁,「老公啊!明天要不去了啊,那個驢崽子從小就打架,無所不幹的,你們那裡是他的對手啊!俺怕你真的遇到他,吃虧。」

羅安很厭惡的一把推開了附在自己身上的婆娘,他直接走進裡屋,女人有第六感覺,男人也有,他一進屋就聞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

這味道他一點都不陌生,那就是他每次給秀秀交完公糧之後的味道,這裡面的門一直都是關著的,住外面隔絕,所以氣味很濃,又聯想到,秀秀那那那反常的舉動,越想越感覺不對勁了。

羅安站在屋子中間,怒吼一聲,「秀秀,你進來。」

平時,秀秀在家裡是老大,羅安對她服服帖帖的,此時,一聽到那聲怒吼,嚇得她渾身一哆嗦,差點沒有腿肚子抽筋差一點一屁股坐在地上努力的讓自己正定下來,慢慢的走過去,假裝不知情的模樣問道:「老公,怎麼了,一回家就一驚一乍的,咋咯,哪裡不對嗎?」

羅安使勁的吸了吸鼻子道:「俺聞著屋子裡的味道很怪。」

秀秀故意的也學著羅安的樣子,使勁的吸了吸鼻子,在裡面轉來轉去的就像一隻狗一樣,到處聞著,並且還故意的點頭說道:「嗯,對啊!這裡面有一股啥味道,怎麼怪怪的。」

羅安想了好幾次嘴,才說道:「秀秀,這股味道我聞著好熟悉。」

「老公,你想多了吧!這幾天了沒有給我交公糧,你是不是想壞了。」

豬豬一點說著,一邊走到窗子前想要打開窗子透透氣,當她伸手要拉窗帘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雙大腳躲在窗帘後面,嚇得吐了吐舌頭,趕緊假裝伸手摸了摸窗戶,轉身看著羅安。

這時羅安在屋子裡開始到處走動,秀秀害怕,窗子後面的驢崽子被他發現,身體也在慢慢的隨著羅安的目光移動。

羅安心裡很不舒服,總感覺今天哪裡不對,但也沒有往深里想,打開衣櫃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兩個人一起出去。

春鳳還在外面坐著,等著他們兩口子,秀秀突然對著羅安說道:「老公,你陪著春鳳前面先走,我要拉泡屎,你一回來的時候,我就要拉,為了跟你說話,俺一直都在憋著,現在實在是憋不住了。」

其實,羅安早都想要單獨的與春鳳在一起了,一聽秀秀這樣說,感覺機會來了,很高興的就答應了。

看著兩個人走出去,秀秀飛快的轉身進了裡屋。

此時,羅占鰲已經從窗帘后出來了,走到門口一把將秀秀拉進懷裡道:「姐,你不要害怕,如果真的被他發現了,大不了我跟他走。沒有啥大不了的。」

羅占鰲看著秀秀柔軟的小身體,在她的額頭親了一口,安慰她道:「秀秀姐,其實啥事都沒有你也不用擔心,萬一被羅安發現我,你就拉出我來,對我打罵一頓,他就不會懷疑你了,在或者,我把他放到,帶著你一起出去流浪。」

秀秀趴在驢崽子的懷裡,一顆心還在撲通撲通的狂跳不停,用小拳頭在驢崽子結石的後背捶打著道:「行了,你這個傢伙,現在都火燒眉毛了,你還在胡說八道開玩笑,我都嚇死了,快點走吧,到我家菜窖去,哪裡不會有人發現你,我還能給你送吃的。」

秀秀完全不給驢崽子反駁的機會,拉著他直接朝外走。

羅占鰲是個純爺們,他怎麼可能讓女人保護自己嘛,她掙脫了秀秀的手,轉手朝著自己的家裡走去。

一想到羅一和羅安兩個混蛋男人,媽的,等那一天大爺我騰出手來,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你們,替你們播種耕耘。

羅占鰲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自己的家裡,找英子給自己的書,因為天黑,屋子裡更黑,他怕別人發現,不好點燈,只能在黑暗中到處亂摸索。

他一本書都沒有找到,心裡很不是滋味,難道那些混蛋把自己的家給抄了嗎,還是英子拿走了。

羅占鰲躲在黑暗處,探著腦袋四處看了一遍,直到確定沒有人之後,快步的走出來,朝著英子的家走去。

他對著這段路程太熟悉了,抄小路走,羅家村很大,人口也多,但是村子里都有一個通病,別過晚飯就習慣性的上炕睡了,所以八九點鐘的時候,外面基本沒有人走動。

羅占鰲家離著英子家有幾百米遠,羅占鰲在路過羅良家的時候,突然想起了,羅靜那個小丫頭,真的好想見她一面。

它真的害怕自己萬一真的去了深山老林中,遇到危險,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

在羅占鰲的心裡,華豐霞,嬌嬌,羅靜,英子,秀秀,春鳳,這幾個女人對他都是真心實意的愛著自己,但是自己也不能辜負了他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來。 陳寧跟童珂離開之後。

項水妍就再也忍不住了,她冷眼望着從地上掙紮起來的張遠,冷冷的質問:「張先生,我最後問你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大都督?」

張遠臉色變幻了兩下。

他顧左右而言他:「我是大都督又如何,不是大都督你又待怎樣?」

項水妍眼眸中閃過一抹殺機,冷淡的說:「你若是大都督,那我自當協助你,找陳寧報仇,必須把陳寧踩在腳下,一點點將他狠狠碾死。」

「如果你不是大都督,呵呵!」

一聲呵呵冷笑。

張遠心中咯噔一跳。

他分明從項水妍的話中,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意。

他驚恐的想:是她自己先誤會我是大都督的呀,難不成我不是大都督的話,她表錯情,還要惱羞成怒的把我滅了不成?

這麼想着,他就越發的忐忑不安。

他硬著頭皮,挺直胸膛:「當然,我當然是大都督。」

項水妍半信半疑:「那你怎麼不是陳寧的對手?」

張遠下意識的道:「不是我不厲害,是他太厲害了。」

項水妍聞言先是愣住,旋即點頭,同意的說:「也對,陳寧現在雖然什麼都不是了,但他的武力還在。」

「至少我還沒有見到,有人能夠打贏他。」

「至少我沒想到,大都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張遠眼睛溜溜亂轉,額頭在冒汗:「是呀,他也太厲害了。」

項水妍又狐疑的道:「你單挑雖然不是他的對手,但你完全可以調動軍隊,調來大都督府的虎賁軍,直接把那小子滅了呀。」

「為何,你剛才被陳寧欺負得那麼慘,都不肯打電話調動軍隊,而是眼睜睜的看着他走了?」

張遠臉色漲紅:「這個,這個……因為這點小事,就調動軍隊,有點過了吧?」

項水妍冷哼:「我覺得一點都不為過,還是你根本就不是大都督,你是個冒牌貨?」

張遠連忙的道:「誰說我是冒牌貨,你不信的話,我這就打電話,這調動虎賁軍過來好了。」

項水妍聞言道:「好,你打。」

「如果你真的能夠調來虎賁營,那麼我就立即給張先生你賠罪道歉,而且為了表示我道歉的誠意,不然張先生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張遠望着眼前的尤物,偷偷的咽了下透水,問道:「讓你做什麼都行?」

項水妍道:「沒錯!」

「不過,如果你調動不了虎賁營,讓我發現你是個冒牌貨,那你也不用離開京城,別想回西境了。」

「我會讓人送你歸西,京郊的亂葬崗,就是你的最好歸宿。」

張遠聞言心中狂跳了一下。

這項水妍雖然是項家千金,雖然長得又純又欲,是他最喜歡的那類型女人。

可是,他不是大都督,無福消受。

他心想:虎賁軍我是沒辦法調動了,我還是佯裝打電話,然後找機會開溜吧。

他佯裝自信的道:「好,我這就打電話調動軍隊。」

說完,他就拿出手機,一邊裝着撥打電話,一邊往外走。

項水妍的幾個保鏢,攔住他的去路,冷冷的道:「你去哪裏打電話,我們家二小姐讓你在這裏打。」

張遠怒道:「我是大都督,我打電話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軍事機密,我打電話自然要到外面無人處打。」

「你們幾個狗東西膽敢攔我的路?」

幾個保鏢,望向項水妍。

項水妍平靜的道:「讓他出去打!」

幾個保鏢讓開,張遠拿着手機,立即就朝着外面快步走出去了。

項水妍轉頭對身邊一個獨眼老頭道:「獨眼龍,你悄悄的跟着他,若是他想跑……」

她說着,做了個割喉的手勢。

獨眼老者低沉的道:「是,二小姐。」 「韋斯利斯內德1000萬歐元轉會曼聯。」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