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幻月境界?」古晨被嚇到了!

這個念頭一出現,古晨體內頓時出現了幻月境界的那些描述,也不知道那些描述來自何處,但就是那麼直接清晰地進入了古晨的腦海之中。

幻月境界,修鍊者的任何一滴血、一塊肉,即可重生本體,亦可化妖魔鬼怪獸。一般無法殺死。魂魄可實質本人模樣,與分身無二,功力、記憶等共用。

「幻月境界真的如此強大,我真的達到了嗎?」古晨還是有些懷疑自己的能力了。

他試著從指尖催發出一滴精血,令其懸浮在空中,按照幻月境界描述中的相關秘法催動那精血的生長,果然很快那一滴血便化作了另一個他的模樣,只是看上去有些虛幻而已。


「啊?太不可思議了。」古晨驚嘆起來。

就在古晨驚嘆的時候,忽然敏銳地發覺體內有股邪-惡之力正試圖控制他的思想,仔細一辨別,居然是雨來召喚的那個黑蛇頭在作怪。

「還不死心,那我就將計就計。」古晨用雷電在意識外圍布下一道道防線,然後放那黑蛇頭的意念進入其中。

黑蛇頭對他發出了第一個命令:「封天恩已經被我控制許久了,現在我已經成功覺醒他體內的力量,今晚你跟他打內應,我會和主人從外邊對你們施加幫助,一舉滅了飛天宮。」

「是。」古晨用意識簡單回復了一個字。

「這飛天宮本是你和你師傅一起苦心經營打造,由你親手毀了我想肯定很好玩。」黑蛇頭的意念再次傳來信息。

「是。」古晨繼續裝瘋賣傻。

黑蛇頭的意念漸漸遠去,古晨重新清醒過來,冷聲道:「雨來,既然你如此無情,那就別怪我無意了。」

他在意識四周布防下更多的雷電,起身想要出去找雪魔女等人,告知她們真相,卻發現門還被鎖著。

「我必須出去,不然就來不及了。」古晨這樣想著,忽然就看見另一個自己出現在本體面前。

… 「我可以前去幫你完成任務。」那另一個自己道。

「你是誰?」古晨震驚萬分。

「我是你,你是我啊。」那身影一閃居然穿牆而去。

「好強大。」古晨嘆了一句,「這是另一個我,魂魄可實質本人模樣,幻月境界果然夠厲害。」

然而,也只是一刻鐘的工夫,另一個古晨就自己灰溜溜回來了。

「唉!」古晨嘆息一聲,那另一個他跟他自己又融合一起了,「聽他們說話的意思,都認為我現在神志不清,肯定都不會相信我,還在研究怎麼給我治療,現在我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的。我還是另想辦法吧。」

古晨就這樣暗暗等待雪小女的到來,不然他就真的那般出現,肯定會更加令大家懷疑他。

晚飯時間,雪小女真的帶著飯過來了。

古晨一見,機會來了,等雪小女進來之後,古晨道:「小女,你等我一下,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啊?」雪小女聽古晨語氣十分正常,有些驚喜,道,「哥,你沒事了?」

「哥哥我本來就沒事,我都是裝的。」古晨低聲道,「知道我為什麼要這樣裝嗎?」

雪小女也低聲道:「為什麼?」

古晨神秘道:「因為有人混入了這裡,我必須要把那人找出來,不然我們大家都十分危險的。」

「啊?」雪小女明顯被嚇到了。

古晨道:「我說出來可能你都不敢相信。」

雪小女只是張著嘴,一副驚訝至極的模樣。

古晨看了看門口無人,道:「其實我一直都很清醒,但我故意裝作這樣,才能讓那個人在我面前無所顧忌露出尾巴,你明白嗎?」

「誰?哥你快說。」雪小女腦子中一下子閃出這裡的每一個人,發現沒人有什麼反常。

「就是封天恩,也就是後來改名換姓的古天德。」古晨道。

雪小女張口就要大叫出來,被古晨一下子捂住了嘴巴,等雪小女稍稍平靜下來,古晨才慢慢放開,道:「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別人也都不會相信,所以,我不要你現在相信,但為了以防萬一,我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做一次試探,同時也為了大家的安全。」

雪小女此刻震驚地大腦一片空白,只是機械地點頭,根本就沒了意識。

「好,那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古晨見雪小女點頭,繼續道。

雪小女慢慢聽完古晨的吩咐,道:「如果、如果是真的,他畢竟跟我娘……我娘肯定會受不了的,怎麼辦啊。」

古晨安慰道:「如果是真的,我們只是把他抓住,到時將他體內那些邪氣祛除掉,他自然就變回自己了。」、

雪小女「哦」了一聲,但好像還是有些顧忌,古晨又說了一番利害關係,雪小女這才慢慢退出。

回到自己住處,雪魔女忽然對她道:「小女,晚上你好好在這裡待著,我有事先出去一會。」

「娘,你去幹什麼,帶我一起去吧。」雪小女擔心古晨說的話是真的,那樣的話,娘一個人出去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我沒事,就是出去溜達溜達,你在家好好待著啊。」雪魔女說著就要出門了。

「娘,我也悶的很,不如帶我一起去吧。」雪小女道。

「小女,你怎麼了?」雪魔女覺得雪小女有些不正常,道,「你哪裡不舒服嗎?」

「沒、沒有。我只是擔心娘的安全。」雪小女道。

「在家好好待著,你爹說想要跟我聊聊雲天大陸大戰的事情,我們就在外邊那個花園走走,不會出事的。」雪魔女摸了摸雪小女的頭,道,「聽話,在家好好待著。」


雪小女一聽娘要單獨跟爹在一起,想起古晨的話,更是覺得害怕。古晨說封天恩今晚就會對大家展開攻擊,很可能會一個個下手。

「娘,我來的時候碰見我爹了,他說去找王聖手王老前輩有要緊事,怕是不會去了吧。」雪小女撒謊道。

「什麼時候?」雪魔女顯然沒有發現雪小女在撒謊。

「就在剛剛我回來的時候啊。我想等他忙完可能就會過來找你,到時你再出去也不晚啊。」雪小女道。

「那倒也是。」雪魔女轉身返回座位,道,「現在雲天大陸到處都在廝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盡頭,我們在這裡也幫不了什麼忙,等你爹來了,我們商量一下是不是一起下去幫范小膽他們殺敵去。」

雪小女簡單應付著,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多,心思早到了關著古晨的房間那裡。按照古晨說的,如果是真的,封天恩就該出現去先救古晨出來了。

「娘,你覺得我哥他現在是不是神智還不清醒。」雪小女問道。

「對呀,所以,我們還得抓緊時間去找好的醫生來。」雪魔女道。

雪小女想了想,又道:「娘,那你說我要是去放出哥哥來,他會不會性情大變殺人,甚至還會殺我們。」

雪魔女道:「現在他不受自己控制,所以這些都極有可能,千萬不要放他出來,一旦他發作起來,恐怕會失手傷到我們。」

「那你說我爹會不會放他出來。」雪小女試探著問道。

「你爹怎麼會!」雪魔女道,「他是知道輕重的。」


雪小女道:「娘,要是我爹體內有別人的思想在控制他,你覺得可信不可信。」

「你說什麼!」雪魔女好像不認識雪小女一樣,看向自己的女兒。

雪小女嚇得後退幾步,然後道:「娘,你先不要亂了方寸。我想你跟我一起去看看我哥,如果現在我爹去放他出來,那說明我爹肯定有問題,要是沒有,那就是我多想了。」

雪魔女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道:「你怎麼可以懷疑你爹!」

雪小女低低道:「娘,有人提醒我的,小心駛得萬年船,並不是我不相信我爹,而是我爹若是真的被人控制了,那我哥還有你我都不安全啊,就連我爹自身也不安全啊。」

雪魔女一聽她最愛的封哥可能都隨時處於危險之中,再也坐不住,拉起雪小女就朝關著古晨的房間而去。

還沒走到古晨房間,就看見前面一個人一閃出現在了古晨的房門前,正是封天恩。

封天恩左右看了一眼無人,對著裡面喊道:「古晨,主人讓我們現在行動,快隨我出去殺了他們。」

雪魔女一聽,頓時懵了。

她萬萬沒想到封天恩早就被人控制了,想起過去這麼多日子,不覺有些后怕。

她並不知道封天恩體內那種力量也只是在古晨回來之後才被雨來覺醒的。雨來靠著兩個在飛天宮內部的人,自以為就可以隨時掌握飛天宮的動態,並且可以利用這兩個人擊殺了雪魔女等人。


雪小女本來還擔心娘會接受不了,此刻見娘並沒有她想象中那般脆弱,才放心下來,正要說話,就聽見封天恩道:「開!」

「轟」的一聲,鎖著古晨的門被封天恩一拳打開,古晨從裡面慢慢走了出來。

雪魔女一見,低聲對雪小女道:「快去通知王聖手王老前輩,千萬不要被他們下了毒手。」

身後一個聲音道:「我早來了。」

雪魔女扭頭見是王聖手,意外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王聖手道:「我剛剛見封天恩行蹤有些不正常,便跟著過來看看。」

這時候,封天恩已經帶著古晨沿著走廊朝著他們住的方向而去。

雪小女低聲對王聖手和雪魔女道:「我哥沒事,他會看機會抓住我爹的,而且保證不會傷害到他,你們放心好了。」

兩個人有些不明白看向雪小女,雪小女又簡單介紹了幾句,幾個人一起暗暗奔著古晨等人方向而去,準備隨時在暗中幫忙。

古晨跟著封天恩一起朝外走,眼見就到了雪魔女和雪小女所住的地方,封天恩停下,對古晨道:「一人一個,殺了她們!」

「是。」古晨點頭。

此刻的古晨也不知道雪魔女、雪小女在不在屋內,而雪魔女和雪小女還有王聖手也不知道古晨到底清醒不清醒,所以,三個人在暗處,也準備先看看情況再做下一步行動。

古晨率先進了屋裡,他考慮的是,萬一封天恩要是真下手,他就會第一時間保護雪魔女等人不受傷害。

可是,進去之後,古晨卻發現裡面根本沒人。

封天恩跟著跳進去見沒人,裝作無事一般,叫了起來:「雪兒,你在哪裡。」

雪魔女一時間感覺封天恩一點事沒有,但還是被身邊的雪小女拉住了,雪小女道:「你見他什麼時候跟古晨這般進我們的屋子。」

雪魔女努力甩了甩頭,道:「古晨到底是什麼情況?」

王聖手道:「我剛剛看古晨應該沒什麼問題。」

王聖手剛說完,就見封天恩忽然仰天嘶吼,就在這一瞬間,古晨忽然伸手在封天恩的腰部一點,然後整個人就將封天恩託了起來。


「你先好好睡一覺吧!」古晨邊說邊將無法動彈的封天恩放到靠牆的一個木椅之上,然後古晨像是放鬆了一下,環顧四周,顯然是在找人。

雪小女從外邊走進,道:「哥,你真的沒事?」

… 「有事我還會抓他?」古晨一笑,「後邊還有兩個人都出來吧,我若是還被雨來控制,又怎麼會對同樣被雨來控制的他下手呢。」

雪魔女和王聖手一起出來,用意識仔細檢查古晨確實沒什麼危險,這才放心下來。

「你小子到底發生了什麼。」王聖手看向古晨。

古晨便把發生的一切都說了,最後道:「所以,剛剛黑蛇頭的意念進入我意識中的時候,我便用雷電將之直接轟碎了。」

「原來如此,你小子能耐越來越大了。」王聖手十分欣喜。

「我師傅呢?」古晨問王聖手。

王聖手一副為難的樣子:「我也不知道,但我想總有一天他會出現的。」

古晨走到封天恩面前,用雷絲電網將之困住,道:「這樣便可以阻止黑蛇頭的意念滲入你的意識內,你就安全多了。等我殺了黑蛇頭,你就可以醒來了。」

雪魔女一聽,感激道:「古晨,還是你有辦法。」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