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陳宇抽出長刀,勢若猛虎的沖了過去。

三百精銳士兵,紛紛拔出佩刀,騎馬殺向胡人。

刀光乍現,一個個胡人被砍倒在地,不到幾分鐘時間,陳宇就殺了一千多個胡人。


殺光所有的胡人,陳宇說道:「我們走!」

三個小時后,又是八千多個胡人,死在他們的手裡。

轉移陣地,等了不到兩個小時,九千多個胡人策馬而來,半個小時后,地上擺滿了屍體。

動用神識的陳宇,提前在胡人必經之路上埋伏,等待逃竄而至的胡人。

三百名來自涇河縣的精銳士兵,如有神助一般,砍倒一個個不同種族的胡人。

高遠和李哲,各自帶著一萬騎兵,在通往草原的路上埋伏。

王猛和蕭鐵,帶兵來到萬獸山,等著圍殲胡人。

[綜瓊瑤]不做渣爹 大,大,大都督,胡人跑了。」探馬氣喘吁吁的說道。

「跑到哪裡去了?」韓飛皺著眉頭問道。

「胡人分兵之後,不知出了什麼事,他們都往北方跑了。」探馬說道。

「再探。」韓飛說道。

「是!」探馬大聲應道,騎馬快速離去。

「大都督,我們還去萬獸山嗎?」將軍葛雲川問道。

「我們去青山縣。」韓飛看了看地圖后,神情陰沉的說道。

西北府,府城,太守府。

「太守大人,各州兵馬……」校尉趙嘉成說道。

「傳令下去,五天之內,不到達指定地點,全部軍法論處。」西北府太守雷正雄說道。

「是!」趙嘉成點頭應下。

「報!」一個傳令兵跑了進來。

「什麼事?」雷正雄問道。

「太守大人,十八路胡人,全部撤退了。」傳令兵說道。

雷正雄愣了愣神,他都還沒把軍隊集結起來,入侵大夏帝國的胡人就跑了。

「太守大人,還要集結軍隊嗎?」趙嘉成問道。

「傳令各州守將,即刻前往青山縣,本太守要在青山縣,殲滅所有的胡人。」雷正雄說道。

通往草原的道路只有三條,要麼走涇河縣,要麼走青山縣,要麼走大勝關。

十八路胡人現在的活動區域,離涇河縣最遠,而大勝關又有駐軍,

大都督韓飛率領的軍隊還在路上,太守雷正雄調動的軍隊還沒完成集結。

嚇破膽子的胡人,從各地趕往青山縣,打算以最快的速度逃回草原。

大夏百姓就像天神附體一般,原本任由他們宰割的雙腳羊,一下變得強大逆天,損失慘重的一個個胡人部落,哪裡還敢在大夏境內掠奪百姓?

見胡人以百姓為食,憤怒不已的陳宇,決定把南下入侵的胡人,全部留下來肥土。

神識探查之下,胡人的動向纖毫畢現,於是,他帶領三百精銳士兵,來到胡人逃跑方向的前面……

一個個部落的胡人,相繼來到他埋伏的地方,一陣刀光血影之後,地上躺滿了屍體。

大勝關的探馬,將各自發現的情況,一一傳了回去。

「大都督,太守雷正雄的軍隊,還沒完成集結,王將軍和蕭將軍在萬獸山埋伏,高將軍和李將軍都在青山縣那邊……誰能殺掉那些胡人?」葛雲川疑惑的問道。

「若本都督所料不錯,逃跑的那些胡人,都是涇河縣的人幹掉的。」韓飛猜測道。

ps:電腦被熱出病來了,動不動就死機黑屏,烏龜先弄一下電腦。 從樹上跳了下來,走到了沃楓身旁,森林寂靜了,但是卻充斥著強烈地殺機,看樣子大家都很激動。空地上只剩下了沃楓、王猛、麥斯、薇兒以及葉曦五個人。

離計劃開始的時間越來越近,薇兒緊閉著眼睛,雙手相合於胸前,矗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別擔心,要相信他們,大家可是很強大的。」沃楓輕輕拍了拍葉曦的肩膀,「你只要迅速進入研究所就行了,盡量減少自己體內的能量消耗。

葉曦點點頭,右手一劃將刺到從腰間抽了出來,清脆的震鳴回蕩在森林裡,彷彿是什麼樂曲一樣,頓時讓緊張的氣氛緩和了許多。

「這把刀不錯啊,叫什麼名字?」沃楓聽著震鳴,疑惑地看向葉曦手中的刺刀。葉曦微微愣了愣,名字,這把刀有名字嗎?這只是自己借來的而已。

「曦瑤?這就是這把刀的名字嗎?不錯啊。」沃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繞到了葉曦的身後,看著刀鞘上模糊地印記,抬頭說道。

喂大叔,你這是什麼眼神啊,這麼暗你都能看到,難道你是傳說中的夜視動物;還有你這個取名字的品味也太有問題了吧,這個名字怎麼能叫不錯呢!葉曦心中嘀咕著,但是沒敢說出來,腦子裡靈光一閃,似是想到了什麼,「涵葉?寒夜。這把刺刀就叫寒夜好了!」

「恩,寒夜的確比曦瑤好聽多了,我同意!」麥斯立馬站到了葉曦的身旁,表示支持。沃楓擺了擺手,「曦瑤也不是我說的啊,是刀鞘上面印著的,你和涵瑤是不是已經私定終身了呀,葉曦?又曦瑤又涵葉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沃楓的臉上充滿了邪笑。

葉曦乾笑了幾聲,「大叔你想多了,要是這麼容易我還用千里迢迢過來找她嗎?」沃楓笑著擺擺手,「開玩笑的開玩笑的。」目光轉向了天空,「薇兒,快開始了,別被周圍打擾了喲。」

「是!」薇兒沉默低語了一聲,聲音格外的平靜。

見狀,葉曦和麥斯也安靜下來,兩個人都找了個地方安靜地坐了下來。「出發。」淡淡的聲音從薇兒口中傳出,一瞬間,葉曦感覺整片森林都躁動起來。薇兒緩緩睜開眼睛,雙目竟然綻放起了銀色的光芒。

「精神網打開,聯絡人數一千九百四十三人,大家有什麼事就向我彙報,只要在腦海里說話就行了。」可能是由於精神聯通的人數比較多,薇兒的聲音變得有些木訥,像機器人一樣。

葉曦靠在樹上,緊握著刺刀,身體竟然顫抖起來,這是在害怕,還是在興奮?葉曦不知道,緩緩閉上眼睛,開始進入冥想,他必須讓自己平靜下來。

「一千米了,沒有敵方阻礙,沒有感應到敵方派出任何異能者。」薇兒的聲音再度傳來。

「一千五百米,交戰了,是變異生物群,已經和最前方的隊伍碰面了,但敵方的異能者依舊沒有出現。」薇兒不停地彙報著第一梯隊所遭遇的阻礙,「鍾雲已經突破三千米,快到小木屋了。」

沃楓點點頭,「鍾雲不愧是以速度稱霸的異能者,的確很快。」回頭看向葉曦,「小曦,等下草兒一出現你就往前面沖,薇兒會給你指路,你要盡量跑草兒的另一邊。」

葉曦站起來,走到了薇兒的身旁,沉著地點點頭,「我知道了!」反握住手中的刺刀,感受著空氣的濕度,盡量讓身體去適應這個環境。

「鍾雲加速了,四千米,速度好快!九百米、八百米、七百米,出現了!」「碰」森林深處傳來一聲巨響,一棵巨大的樹已經矗立在了聲音的來源,這是突然間長出來的。


葉曦在聲音傳來的同時睜開眼睛,身體向前傾去,「呼」的一聲已經消失在了原地。看著葉曦已經消失,沃楓轉身急忙拉住麥斯,並向薇兒詢問:「鍾雲情況怎麼樣?」

「停止了移動,但還活著,只是撞到了樹上而已,沒有受太重的傷,只是姐姐不見了。」

沃楓沉思了一會兒,轉向麥斯,「你等會兒再出發,盡量不要在路上浪費無謂的能量,要拼全力到葉曦那裡,然後拖住草兒。」看著異常嚴肅的沃楓,麥斯也提高了警惕,重重地點了點頭,靠坐在了樹旁。

葉曦飛速賓士在森林中,穿越了各個戰場,也看到了無數變異生物,巨型蜘蛛、狼人、巨大的蜥蜴……但是他絲毫沒有停留,他必須趕快進入研究所,這樣才不會辜負同伴們拚死為自己創造的空間。

如果研究所真的像麥斯所說的不大的話,葉曦絕對有信心讓裡面變成汪洋的水世界,到時候就用不著同伴們進來,自己也可以輕鬆救出小瑤。

「小曦哥哥,你現在離小木屋還有三千米,剛剛鍾雲雖然被攻擊了,但是姐姐並沒有出現,你要小心!」薇兒的聲音傳了過來。葉曦點點頭,目標研究所,再度加速,不敢放鬆一分一秒。

離第一波的進攻開始已經過去十分鐘了,森林中由戰鬥而引發的騷動越來越頻繁,時間拖得越長,對葉曦他們就越不利,如果不率先進入腹地,擾亂對方,同伴們的生命就會更加危險。

周圍的聲音越來越小,已經遠離第一戰線了。賓士在森林中,葉曦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一邊感受著周圍的動靜,一邊接受著薇兒給予的信息,與小木屋的距離正在迅速縮小。

「小曦哥哥,還有一千米,這段你要小心了,剛剛鍾雲就是在這一段……」薇兒的話還沒有說完,葉曦就感覺到了身周的異動,「在腳下,加速!」

聽到這句話,葉曦毫不猶豫地向前躍進一步,「砰砰砰」身後經過的地方長出了一顆顆由藤蔓纏繞而其的植物,不敢停留,葉曦繼續向前猛跑,看樣子草兒已經在附近了,必須趕緊!

「麥斯已經過去了,小曦哥哥你要小心,不要踩地上有草覆蓋的地面。」腦海中回蕩著薇兒的警告,葉曦的右腳剛剛邁出去,看了一眼腳下的草地,左腳同時用力,整個人飛了起來,落在了空地上。回頭看去,剛剛想要踩的那塊草地已經變形了,全部變成了針狀的植物,而且旁邊所有的草地都是這樣,最要命的是周圍的大樹竟然原地搖擺起來。


「嗖」一條藤條從黑暗處沖葉曦竄了過來,寒光一閃,葉曦手中的寒夜刺刀將藤條一斬而斷,這是在試探嗎?葉曦看了看周圍,繼續向前跑去,但是速度下降了很多。

「小曦哥哥,還剩七百米,鍾雲就是在這個距離遭遇到姐姐的攻擊的,啊!小心!」薇兒的尖叫聲提醒了葉曦,毫不猶豫向前面沒有草的空地躍了過去,誰知前方的地面竟然突然長起一顆大樹,葉曦一頭撞在了樹上。

只是瞬間,樹就長高了二十米,直接將葉曦拋到了半空。一把抓住樹上的枝幹,心中想著怎麼脫離,但四周的樹枝和藤條已經迅速向他蔓延了過來,更悲劇的是,葉曦雙手抓住的那根樹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他的手纏住了,就這樣弔掛在空中。

往地下看了一眼,葉曦心中有些慶幸,多虧自己沒有恐高症,卷身而上,雙腳直接蹬在了樹榦上,寒夜在手中靈活地旋轉一圈,迅速切開纏在手上的樹枝,用刺刀來切木頭果然綽綽有餘啊。

雙腿猛得一蹬,身體直直地向地下墜去。但是剛下落沒多久,葉曦就看到在他正下方的樹叢里,竟然結出了一張藤蔓網,正在下面接著自己,真是避無可避啊。


「這要是被接到了,可就真厲害了。」葉曦目光一寒,反手緊握寒夜刺刀,身體在空中旋轉起來,「唰唰唰……」身體一接近那張網就發出了撕裂的聲音,穩穩地落在地上,成功穿過了藤蔓網。

葉曦心中有些慶幸了,多虧一直帶著這把刺刀,否則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從剛剛的包圍中突破出來。

緊了緊手中的刺刀,葉曦深深吸了一口氣,想象中的攻擊並沒有馬上降臨,周圍安靜的氣氛讓他渾身不自在;薇兒遲遲沒有跟自己聯繫,而最要命的是被剛剛那麼折騰一番后,自己連方向和位置都搞不清了。

黑暗中,葉曦能清楚感覺到周圍的樹正在移動,而且相鄰兩棵樹之間越靠越近,自己已經被完全包圍了。「嗖」一條藤蔓直竄過來,和剛剛的攻擊不一樣,這條藤蔓的速度非常快,葉曦第一反應就躲。

藤蔓擦身而過葉曦毫不留情右手一揮,直接將其斬成兩段,但是下一秒,無數藤蔓從四面八法直竄過來,讓葉曦的心涼了大半。

「啪啪啪」藤條相互撞擊在一起,葉曦在關鍵時刻躍向了上方,但是當他離開地面的那一刻才意識到上面的樹枝正等著自己跳上去。

無數的樹枝從周圍蔓延過來,合力拍打在了葉曦的身上。「碰」,葉曦重重得被拍入了地下,但是他在腦海里一直警告者自己,不能停下移動。一個翻身滾到一邊從地上跳起來,縱然身體再痛他也不能站著讓對方抓,他必須撐到麥斯來救自己。

但是雙腳落地的剎那,那就意識到了自己竟然踩在了草地上,地上的草頓時瘋長起來,將葉曦的身體死死地包成了一個繭。


努力地掙扎著,但是沒有一點效果,葉曦的心徹底涼了。面前的土地突然開裂,一棵花苞從土中冒了上來,隨後,花苞緩緩綻放,一個少女就矗立在花朵的中央。

「薇兒?!」 超級公務員 ,一念之間,就能毀天滅地。

看似兇殘強悍的胡人,相對他而言,比地上的螞蟻還要弱小。

一個個逃亡而至的胡人,相繼死在他和三百個士兵的刀下。

就算是先天強者,殺傷幾千上萬人,也會疲憊不堪,而他哪怕連續殺幾億人,精力照樣充沛。

殺人太多,鋼刀會崩口或卷刃,但也要看刀在誰的手裡。

同樣一把菜刀,有的人拿去砍排骨,菜刀都不會崩口,有的人拿去宰魚,菜刀就缺了。

永不疲憊的陳宇,屠光一個個胡人部落,又帶著三百士兵,前往另一個地方。

「不要殺我,我是大夏人。」一個青年男子慌忙說道。

「背叛民族,給胡人當狗的人,沒資格活在世上。」陳宇冷哼道。

「我姐夫是西北府知府張慶春。」青年男子聲色俱厲的說道。

「死到臨頭,還敢欺瞞本官!」陳宇說完之後,叫道:「把他六馬分屍,以慰百姓在天之靈!」

「大人,什麼是六馬分屍?」一個士兵疑惑的問道。

「一根繩子捆住腦袋,一根繩子捆住左手,一根繩子捆住右手……」陳宇說道。

六個士兵沖了過去,拿起繩子捆住青年的六個部位。

「行刑!」陳宇大聲喝道。

「駕!」六個士兵翻身上馬,用力抽打馬鞭。

六匹戰馬吃痛之下,拔腿向前狂奔。

繩子一下崩的筆直,眨眼間,慘叫連連、不斷求饒的青年,就死無全屍了。

「吃裡扒外的民族敗類,人人得而誅之。」陳宇冷聲說道。

倉皇逃竄的胡人,先後死在他們的刀下,不到兩天時間,從青山縣入侵的胡人就死光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