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啊,我必殺你……」

對方是位初層魂仙,不成想沒能殺死陳青還造成了如此大的傷亡,暴喝一聲再次重來,不敢用威力巨大的魂技,仍是身若猛虎。陳青也不示弱,剛才一拳雖被砸的倒退百米才止住身形,可這是第一次跟魂仙硬拼,沒有懼怕只有興奮,化身野狼迎面衝上。

「轟隆……」

又是一聲爆響,兩個身影同是倒飛,陳青周身包裹在水晶骷髏甲中看不出傷勢,可對方卻狼狽萬分,衣服已經蕩然無存,頭髮更是沒剩多少。


「嘭……」

倒飛的陳青還未止住身形,後背又是遭到重擊,身子改變方向直接撞踏了一棟建築,當煙塵散去,這才看到又是一位魂仙趕到,正一臉冰冷的看著他。

陳青猙獰的笑了,面上的水晶骷髏使笑容變得更加陰森,血跡從咧開的嘴中流出,兩個字就從嘴裡冒出。

「星……屠……」

話音一出,黑霧乍起,感覺到霧氣中至陰至邪的氣息,兩位魂仙嚇了一跳,立刻要出手將黑霧驅散擊殺陳青,這時三匹同樣冒著邪氣的魂力野狼就沖了出來,黑霧中還有惡鬼的怪叫,根本就找不到陳青的身影。

「快住手……陳國主手下留情啊……」


野狼剛被擊散,黑霧就籠罩了兩位魂仙,利何華及時趕到大吼出聲,黑五中的陳青冷哼一聲將黑霧收起。

當黑霧消散,最早出手的魂仙就看到一個惡鬼頭顱正跟自己面對面獰笑,身旁還站著一個人形惡鬼,手掌離著自己的脖子也就一寸,而陳青這時候已經手提怪刀,站到了不足一米的位置,剛再動手,利何華就衝到近前沖他咆哮出口。

「滾……」

大吼之後,又是數個身影突然出現在周邊,一個個全都是魂仙!

數位魂仙到來,大多都把目光集中在陳青身上,一些老牌魂仙見到陳青一身的水晶骷髏甲,話都不說一聲掉頭就走,邪家的事情有多遠躲多遠,只有那被利何華吼叫的魂仙,和第二個動手的魂仙統領,仍是一臉不服,就連不遠處的碧浪都搖搖頭離開了。

「陳國主所謂何事如此動怒?」

利何華抱拳詢問,可臉色也不太好,陳青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水晶骷髏甲已經布滿裂紋,解除了變身邪神,吐了一大口血後有吞服了療傷丹,這才冷聲開口。

「請問我是客還是囚徒?守門軍士阻我出門口出不遜,我將其滅殺后又遭到大批戰士圍殺,這兩位更是想聯手殺掉我。你們利昂帝國這是算計好的吧?」


陳青說的是實話,弄得利何華臉色又是一變,他只顧進攻見皇帝,確實忽略了陳青。

「哼,我只看到你持強凌弱屠殺我**士,沒看到有人要囚禁你。」

豪門寵婚:酷首席的新歡 ,卻被利何華狠狠一瞪,陳青卻反唇相譏。

「我殺的還不足十人,倒是閣下一出手就是大手筆,現在死的人沒有上千也有數百吧?」

「你……」

「滾……」

年輕魂仙還想說什麼,卻被利何華再次大吼驅趕,不甘心的向利何華一施禮急速飛離,利何華的眼神再看向那城衛軍統領時,這統領直接單膝跪下。

「帝都遇襲,在下責無旁貸,出手擊殺強敵是職責所在,若是有罪,小人一力承擔。」

「陳國主乃是陛下貴客,就算陛下也要以禮相待,你的屬下卻將其視為囚徒,這就是失職之罪。你也給我滾……」

統領也被遭到喝罵,臉上不甘之色更濃,站起身向著陳青一抱拳,「下次在領教閣下高招,告辭……」

說完之後這才轉身就走,利何華看著周邊的慘景嘆息一聲,向著陳青一伸手做出請的手勢,「我的陳大國主,陛下有請,請跟我走吧!」

利何華的話語中透著濃濃的鬱悶之氣,陳青也很鬱悶,折騰一下才有機會見到皇帝,這皇帝也太排場大了!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早幹什麼去了!」

一句話氣的利何華吹鬍子瞪眼,手指陳青差點岔了氣,最終只能是吐出更無奈的兩個字,「你啊……」

兩人前往皇宮,統領開始帶領士兵清理廢墟,救治傷者,年輕魂仙身體有點顫抖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牙齒打顫的開了口。

「我剛問了下一位前輩,咱倆差點惹了大禍,那人不但是狼屠陳青,會使用一種叫星屠的恐怖魂技,還是十大姓氏邪家之人。魂技星屠可屠星,可若我們殺了陳青,利昂帝國將滅國!」

「那又怎樣?你公子強怕了?找個機會一擊必殺,只要沒人知道是咱們殺的,邪家又能怎麼樣。」

統領說完就不再理會那年輕魂聖,親自參與到清理廢墟尋找倖存者,看著死去的戰士,眼中的仇恨怎麼也掩飾不住。

皇宮之內,陳青被領進一個幽深的院子,這次只是個私下見面,陳青也不在意。進入房間之內,一個看起來很威嚴的中年人只穿普通衣服正在等待,至尊天女利彩蝶也同時在場,兩人正在喝茶,見到陳青到來,利彩蝶趕緊起身,將陳青帶到了自己剛才的座位上,正好跟不怒而威一臉絡腮鬍子的利昂皇帝坐對面。

利彩蝶親自給陳青倒茶,陳青拿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從始至終誰都沒有說話。

當陳青喝完茶杯里的茶水,利彩蝶給他續杯之時,利昂皇帝這才開口。

「陳國主真是被優待,我這當哥哥的都未被小妹親自倒過茶。不知你這次前來所謂何事?」

陳青放下茶杯輕笑一聲,「皇帝陛下明知故問,我是應長公主的邀請前來,這可是利何華老哥親自去請的我。」

「恐怕沒那麼簡單吧?」

利昂皇帝一邊喝茶一邊帶有深意的瞄了一眼陳青,陳青笑笑沒在吭聲。

「真是受不了你們大男人,有話就直說多好。主子,神家已經向我皇兄施壓,讓他暫時讓出皇帝之位,這次還殺了我好幾個侄子當做警告。您快幫他想想辦法吧……」

利彩蝶嘴快,立刻說了出來,利昂皇帝沒想到自己的妹妹怎麼會從至尊天女又變成陳青的奴僕,瞪著一雙大眼不敢相信。 陳青知道這是利彩蝶趁機再向自己表忠心,他又拿起茶杯在手中把玩,慢悠悠的話語從嘴裡冒出。

「你們搞清楚到底誰是神家人沒有?神家又讓將皇位傳給誰?」

陳青的問話讓利昂皇帝陷入沉默,利彩蝶直接一輕推他,「哥哥,你倒是說啊,想愁死個誰!」

利彩蝶的表現就像是很關心自己家族的興衰,可在場的都是精明之輩,看得利何華直嘆氣,看來自己這個妹妹徹底的起了外心,為了攀上陳青,什麼都豁出去了。

利昂皇帝也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接著一臉鄭重的看向陳青,「你能幫我報仇嗎?」


陳青一聳肩,「這可說不準,不過那姓神的已經成為對手,我這人不喜歡對手活著。」

「那好,皇帝之位我可以讓出來,但殺子之仇不共戴天,我就要那姓神的一條命。不過他不能死在我利昂帝國境內,利昂帝國無法承受代價。」

屋裡除了陳青都是自己人,而且陳青還是邪家人,利昂皇帝才敢說出這話,可陳青又是一聳肩,「我憑什麼幫你?」

「就憑……」

身處皇位太久了,利昂皇帝已經忘記了如何向別人低頭,說出兩字后也變得啞然,自嘲的一笑后舉起茶杯,以茶代酒敬了陳青一杯。

陳青拿起茶杯與利昂皇帝的茶杯輕碰一下,「我答應你不了什麼,還是那句話,誰是那姓神的,他的試煉目的你們又知道多少?」

「試煉目的大概清楚了,應該就是佔領一個帝國,在組建一個強大的商會。到底是誰卻難以確定,我曾經以為大女兒就是神家之人轉生之體,她雖然很像是故意露出馬腳是別人推出來的煙霧,可又有點欲蓋彌彰。這次神家派人前來威脅,卻讓我讓位給小女兒,弄得更加撲朔迷離。」

「想要奪取天龍聯盟的領地,就要有軍權,現如今長公主已經有了軍權,不管是不是她,都跟她脫不了關係,還有你的小女兒也一樣,就是不知道皇帝陛下可捨得?」

「我的兒子全部死絕,不知為何又已經無法讓女子受孕,還好有幾個孫子活著,為了報仇,豁出去兩個女兒也值得。」

利昂國王表情猙獰咬牙切齒,利彩蝶突然眼睛一亮拉住陳青的胳膊,「主子,我那倆侄女可是國色天香一等一的大美人,殺了豈不浪費,把她們都變成邪妃豈不更好?」

對於陳青來說,這簡直就是個餿主意,利昂皇帝的眼睛卻也一亮,這個主意太好了,不管如何也不會有個女兒枉死,而且讓那神家人嘗嘗被人一生欺辱的滋味,要比殺了她還難受。

利彩蝶此舉等於給陳青出了個天大的難題,被陳青不滿的一瞪不敢再吭聲,陳青又與利昂皇帝閑聊了一會兒,算是定下在暗中的攻守聯盟,起身就告辭。

這次出來利彩蝶陪著陳青,在這皇城之中,雖然利彩蝶久未回來,可一直保留著一處行宮,剛剛趕到還未休息,碧浪早就等在這裡。

「見過陳國玉與至尊天女,長公主有請……」

現在都該是晚飯時分,沒想到這長公主一開始不召見,現在卻盯得這麼緊。陳青剛要開口答應,利彩蝶卻開了口。

「我主豈是一個小小找公主想見就能見的?現在無空,讓她明早親自拜訪。」

一聽這話陳青就笑了,自己剛剛見過皇帝,確實該著急的是那長公主,拖她一些時間也無妨,這利彩蝶反應還真挺機智,沒有吭聲默認了她的決定。

見到陳青沒有見面的意思,碧浪只好一抱拳離去,利彩蝶又變成了端莊的淑女,把陳青邀請進府邸之內。

一夜無話,陳青利彩蝶就親自伺候陳青穿衣洗漱,長公主沒有親自上門,皇帝派來的馬車卻先到了,這是昨天商議的結果,早朝之上正式接見陳青,對神家人施壓。

利昂皇帝是個勤奮的皇帝,執掌皇權數百年來兢兢業業,每日早朝從來就不曾斷過。聽到利彩蝶的訴說,陳青不由得自嘲了一翻,他這個國主還一次早朝都沒召開過,全靠手下們盡職盡責,與之相比,徹底變成了一個懶貨。

雖是同乘一輛馬車前來,可明面上的身份不同,利彩蝶身為至尊天女,又是皇帝的妹妹,首先被人迎進了朝堂之上,坐在皇帝身邊接收百官拜見,陳青則是被留在了偏殿之內等待。

「宣……神魂國主陳青覲見……」

一聲長長的鳴唱之聲傳來,貌美的宮女恭敬的將陳青請到朝堂門外,陳青整了整衣服邁步走進。

重生校園學霸:軍少,強勢寵

一進入朝堂,陳青立刻感覺一股威嚴的氣息迎面撲來,威壓魂力全都不能使出,不看裡面的擺設,光位列兩側黑壓壓的數百文武官員齊齊射來的目光,都叫人渾身緊張。可陳青也就緊張了一瞬間,接著在人們的注視中,輕鬆的走到坐著皇帝和利彩蝶的高台之下站定,一拱手施禮。

「拜見皇帝陛下及天女大人。」

「放肆……一個小小公國國主,見到我皇為何不跪?」

皇帝還沒開口,旁邊就傳來怒斥之聲,陳青一歪頭就看到一個白鬍子老頭在對自己吹鬍子瞪眼,看他的站位,位列文官之首,一看就是大官。

「宰相不必如此,陳國主乃是貴客,不必行大禮,來人看座……」

「陛下,朝堂之禮不可廢,不管他陳青還有什麼身份,在這朝堂之上,他就是一小小國主,不大禮參拜,我朝威嚴何在!」

這丞相的話語鏗鏘有力,還若有所指,聽得陳青笑了,貌似這朝堂之上利昂皇帝也不能獨斷專行,轉身面向這老頭。

「丞相是吧?我若不跪又如何?我來可不是獻禮納貢的,難道你能做主與我神魂公國開戰?」

「你放肆……」

陳青的話讓老頭更是吹鬍子瞪眼,可陳青哪裡在乎他,而且這老頭故意為難自己,絕對是有人示意,更大的聲音從他嘴中發出。


「你才放肆。我再怎麼說也是一國之主,你又是什麼身份?豈能容你如此咆哮?難道你想讓利昂帝國多一個敵人,這才能稱心如意?難道你想嘗嘗星屠的滋味?」

陳青囂張霸道的話語說完,緩緩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上黑氣環繞,星屠用的是銘文中的邪氣,根本就不是魂力,絲毫沒有受到限制,嚇得丞相老頭倒吸一口涼氣後退幾步。

「哼!就你這膽量還想咆哮朝堂,更是身處高位,利昂帝國無人了吧……」

這話有點過了,立刻引來滿朝文武的齊聲聲討,就算有人害怕也是如此,更有人不知道星屠的可怕,想越眾而出將陳青擒拿。

「可敢與我到外面一戰。」

還真有人走了出來,來到陳青近前冷冷的看著他,陳青認識此人,正是那個砸了自己一拳的城衛軍統領,利昂皇帝這時候也開口了。

「陳國主既然有性趣,不妨讓我們見識下星屠的威力,也好讓寡人開開眼界。」

利昂皇帝的話語聽不出喜怒,卻迎來滿朝文武的喝彩,堂堂利昂帝國決不能讓一個小小公國小視。陳青看了利昂皇帝和利彩蝶一眼,笑著點頭答應,心中卻是大罵,這利昂皇帝明顯是讓自己幫他排除異己。

神家人在利昂帝國苦心經營數十年,早已經盤根錯節,當開始了試煉之路之後,弊端開始顯露出來,利昂皇帝的命令有時候很難執行,執行了也是陰奉陽違,朝堂已經有失控之勢,昨天晚上睡前,利彩蝶給了自己一份名單,名單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懷疑對象,利昂皇帝懷疑他們已經暗中投靠了神家人,這城衛軍統領就在其中。

答應之後有人去準備比斗場地,利昂皇帝命人搬來座椅,這次沒人再出言反對,陳青大馬金刀的坐到了椅子上,接著看向了武官之首。

那是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一身的緊身盔甲並不能遮擋婀娜的身材,利家人個頭都很高,利彩蝶就比陳青高半頭,這女子也是如此,身高足有兩米,卻並不顯得笨拙。雖然看不見面容,可光身材,讓人一看就很心動,能征服這樣的女人也不失為一種美事。可陳青卻興趣全無,能感受到那雙美目射出來的凌厲眼神,那眼神中只有厭惡沒有任何其他,見到陳青望來,這才改變目光,點了下頭算是施禮。

準備場地的大臣匆匆返回,利昂皇帝一看,板著臉仍是看不出喜怒的開了口。

「好了,大家移駕吧。」

朝堂外足有數千米的廣場之上,已經被人布下了陣法,陣法之內不限威壓不限魂力,禁制護罩唯一的作用就是隔絕一切戰鬥餘波外泄,免得傷到外面的人和建築。

仙境對聖境,而且還不加任何限制,這明顯的不對稱,還有點欺負人。照做常理,仙境可以無情的對聖境進行碾壓,就算是偽仙也不行,可陳青毫無畏懼的就踏了上去。

禁制護罩開啟,陳青看了下閃現銘文的地面,為了防止戰鬥破壞玉石地面,連地上也被下了陣法禁制。

看完地面又抬頭看看對面的城衛軍統領,這統領之所以被懷疑,就是境界升的太快了。雖然資質極佳,可短短几十年就變成仙境強者,明顯的有外力輔助,可這傢伙幾乎就沒離開過首都星甚至皇城,財力也不足以支撐購買大批昂貴的輔助和加速修鍊的用品,更是霸著城衛軍統領的位置不放,身為魂仙自願當這隻能站末尾的小官。而且陳青一來,他的手下就故意刁難惹出事非,讓人不得不多想。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