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紅雲,聽說邊疆的戈壁灘特刺激,是不是?」

「石紅雲,等過幾個月的時候我去邊疆耍兩天,你可不能不認我啊,到時候還得你接待啊。」好些個小護士看上了石紅雲,爭寵一樣的和他聊天。

別看這些小護士花枝招展的,幹上幾年衰老的特別快。在正規的大醫院,今天考核明天學習,後天又要發個論文,壓力很大。而石紅雲呢,和誰都能聊到一起,弄的她們拚命的給石紅雲拉手術討好,還私下裏搞起了內訌。

石紅雲有系統把持着,傻傻的一個,其實和她們聊天從不走心,他在系統里做練習呢。要是她們知道石紅雲幾乎不進腦子,估計會瘋狂了的。

離進修結束越來越近了,熟悉石紅雲的科室開始輪流請他吃飯了,算是提前歡送他了,史英喆是最殷勤的一個,每天張羅著,巴不得石紅雲早點滾回邊疆去。

手術室里,別看平時穿着白大褂的小護士看起來長得一般般,可是脫下白大褂換上靚麗的衣服,豁!一個賽一個的漂亮。

半年時間,石紅雲用行動打動了她們,一個戈壁灘里的小醫生,在她們的眼裏就是勤快、老實、人踏實、有本事,做老公是不二的人選。

「就沒見過你喝酒,喝,今天你得陪我三大杯,醉了去我家,哈哈。」一個最喜歡石紅雲的小護士咋咋呼呼的威脅石紅雲。不知道的以為是酒,其實就是果啤。人家喜歡石紅雲已久了,才捨不得他喝醉呢。

在創傷骨科,史英喆含着淚水拉着石紅雲的手說道:「你TMD終於要開拔了,再待下去,我TMD就要打光棍了。你個單身汪,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史英喆吐漏了心聲,真的醉了。

骨科醫生都是頂呱呱的漢子,臨江的啤酒也不錯,誰都不在意。半年的時間,石紅雲用精湛的手術技藝,樂呵呵的心態,苦行僧一樣的耐力,讓他們震撼了,都欽佩不已。泡手術,一個月誰都能做到,半年呢,有幾個人能做到?不是誰想肝就能肝下來的。

「怎麼都是啤酒,這個不行,換痛快的,來,石紅雲,干一杯!」富國安上來的時候,石紅雲就不得不起身了,碰了滿滿的一大杯,醉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這就通知葉曦,這個死丫頭,明知道你要回來,怎麼還不回來。」蘇梅說道。

「媽?」

姜天說道:「我還沒有告訴葉曦了,我準備給她一個驚喜。」

「驚喜好,驚喜好。」蘇梅點着頭說道:「你們這些年青一代,就喜歡浪漫,就是有些人,就不知道給自己老婆一點浪漫。」

蘇梅說着朝着葉准看了一眼,冷哼一聲。

葉准無故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怎麼會不知道這個意思是什麼?

得了,自己這算是無妄之災嗎?

但是那又能如何?

這一次姜天前往域外戰場,對於黃級戰隊來說,就沒有那麼幸運參加了,不過對他們來說,一點都不沮喪,姜天當初下了命令,讓黃級戰隊那就是啥都不用干,就是好好的保護葉曦和兮兮,這可是姜天心中最在意的兩個人。

不過,事情辦得不錯。

回到家中,姜天便準備自己去接兮兮。

順便買點菜,然後為自己的妻子做一桌子美食。

來到幼兒園。

透過外面的護欄,姜天就看到了兮兮,不過此時的兮兮明顯讓他嚇了一跳。

因為兮兮居然變成了大姐頭。

對,身邊跟着幾個小胖墩一樣的男子。

為他馬首是瞻。

兮兮因為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朝着姜天這邊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姜天。

「爸爸。」

兮兮歡快的就像是一個小精靈一樣,朝着驚天就撲了上去。

姜天微微一笑,連忙一把抱起兮兮,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大旋轉,兮兮高興壞了,「爸爸,兮兮好想你啊。」

「爸爸也想兮兮啊。」姜天笑着說道。

說着,姜天對着兮兮狠狠地額親了一口,兮兮呵呵一笑說道:「鬍子扎人。」

「爸爸,你多久沒刮鬍子了。」

姜天這才注意到自己的確鬍子好長了,說道:「等回去了爸爸就把鬍子颳了。」

「走,爸爸帶你回家,到時候給媽媽一個驚喜好不好。」

「好。」兮兮重重的點點頭,很是高興的說道:「回家了,爸爸,這一次你回來,能不能不走了,兮兮好像你啊,媽媽也想你。」

姜天笑着,一臉慈愛的摸了摸葉兮兮的額頭說道:「好,爸爸答應兮兮,從此以後不在離開兮兮好不好。」

「嗯。」

兮兮重重的點點頭說道:「爸爸要說話算數,我們拉鈎。」

「拉鈎。」

「拉鈎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要是爸爸說話不算數,爸爸就是小狗。」

「好,爸爸要是離開你,就是小狗狗。」

姜天給老師說了一聲,就帶着兮兮離開了學校。

去了最近的一個菜市場。

現在是臨近下班時分,菜市場買菜的人也多了起來,不過菜都是上午拉來,下午的時候都有點不新鮮了。

但是誰讓他姜天是肉食動物了。

無肉不歡。

有肉就行了。

牛肉,豬肉,魚蝦各買了一點。

「兮兮,你想吃什麼粑粑給你買。」姜天說的。

兮兮搖晃着腦袋說的:「我要吃大龍蝦,好大好大的大龍蝦,可好吃了。」

「好,吃大龍蝦。」姜天當即買了一隻大的。

帶着買的菜,就回家而去。

回到家中,岳父岳母連忙把菜接了過來,說的:「買這麼多?」

「嗯。」

姜天說的:「這都是葉曦最愛吃的,對了這大龍蝦是兮兮要的。」

「哎呀,兮兮喜歡吃大龍蝦,外婆居然不知道啊。」蘇梅說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真的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讓司二北如此自信的說出那一番話!

果然是,司二北還是這一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麼討厭,一點都沒有改變!

蘇奇一聽,心中雖然同樣生氣,但是更加關心蘇小染這是怎麼回事。

所以在看着面前的蘇小染,蘇奇急忙詢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告訴二哥,是不是那幾個臭小子欺負你了?瑪德,當初怎麼說的來着,說肯定會好好的照顧你的!結果啥也不是!」

「二哥現在就過去幫你收拾他們幾個小兔崽子!」

蘇奇氣憤的就要轉過身離開,蘇小染急忙叫住他。

「哎哎,等等二哥!」蘇小染從千秋上走了下來,抓着蘇奇的衣袖,聲音還是有些悶悶不樂,「其實也沒有這麼嚴重,算了算了。」

「這怎麼能夠算了?你可是我妹妹,我都不能夠讓你不開心呢!那幾個臭小子就敢這麼對你?我肯定饒不了他們!」

蘇奇越說越生氣。

在他的腦海里:蘇小染小臉委屈巴拉,但還要故作堅強。

蘇奇生氣得擼起了衣袖,就要出門,但卻一直被蘇小染抓着衣袖。

「哎哎,小妹啊,囡囡,你快放手啊!我怕等會兒要是太用力的話,你可就要摔倒了啊!」

然而蘇小染卻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的模樣,抓着他的衣袖就拉着他朝着沙發上走去,另外一隻手抓起桌子上的蘋果一邊咬着,聽他說着話,並不在意。

能松的開再說,本姑奶奶的這個手上的力度,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掙脫的了。

蘇奇見着蘇小染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聽進去,相反的還是在繼續吃着的模樣,蘇奇先是一愣,在看她還是在拽著自己的衣袖,便是默默地抽了抽,想要將自己的衣袖從蘇小染的手中給抽出來。

但實際上,蘇奇發現自己暗中都已經將自己的衣服給使勁拽了,蘇小染的手都不帶松一下的。

這是怎麼回事?

囡囡的力氣什麼時候會變得這麼大了?

難道是自己的力氣還是在擔心着囡囡會受到影響,所以才沒有盡全力?

嗯,一定是這個樣子的。

「囡囡,聽話,放手吧,」蘇奇看着面前的蘇小染為了司家那幾個小子如此在意,最終便是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哥不去找他們報仇了,你放手啊,不然要是弄傷了你可不好了。」

蘇小染聽着點了點頭,看着蘇奇的手都已經握在自己的手上了,這才是鬆開了蘇奇。

蘇奇嘆了口氣,看着面前的蘇小染眼神有些幽怨和不滿:「真的是有了小哥哥就忘記了親哥哥,囡囡你這個樣子,讓我覺得好心疼啊,感覺白疼你了,嗚嗚。」

蘇奇說到這裏,還自顧自的小聲抽噎了一會兒。

蘇小染被哽咽了一下,抽了抽嘴角,一邊啃著蘋果一邊沒好氣翻了一個白眼:「二哥,你都多大個人啦,你就不要去想小孩子的事情了,我和他們都是小打小鬧的事情,再說了,也就只是司二北的事情。」

蘇小染最後這句話是嘟囔著的。

「你說什麼?」蘇奇耳朵極其靈敏的捕抓到了,「你說是誰?」

他又重新擼起了自己的衣袖,看着面前的蘇小染:「你好好跟哥說,是不是司二北那個臭小子?就是他是吧?」

蘇小染無奈的嘆了口氣,將嘴裏的蘋果塊給嚼了嚼,鼓起來的臉頰帶着幾分粉紅,顯得異常可愛:「二哥算啦,你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至於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解決的,還有,我餓啦,你快去做飯吧!」

蘇奇動了動唇還想說些什麼,可蘇小染的表情無比嫌棄,所以最終便只好癟了癟嘴,一邊說着「如果有人欺負你一定要記得跟我說,」「哥哥給你出氣」,才重新進入廚房開始拾搗著。

蘇小染不以為然。

你連本姑奶奶都沒有辦法掙脫哦,所以還是算了吧。

晚飯後,蘇小染將自己的小房間鎖上,打開了筆記本,進入暗網中。

【小天鳳終於上線了~昨天的事情是不是處理完了?】

蘇小染剛上號,就彈出來一條私信。

還是前天給她發來童牙信息的人。

【不過小天鳳您沒有將她給收拾一頓嗎?我這邊看到她的信息位置做出了更改,已經不在京都二環那裏了。】

真沒有想到,跑得這麼快啊。

蘇小染的嘴角微微勾起。

要是還呆在那裏的話,她的這個候選位置可就不保了。

【繼續跟蹤她的位置。】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