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子跪下吧!」

兩人一個抄起棍子砸向了陳紹剛的腦袋,一個一腳狠狠地踹向了陳紹剛的膝蓋窩。

若是普通醉漢,面對這前後兩面夾擊,必然招架不住。

但……

且不說陳紹剛的醉是裝出來的,就算他真的爛醉如泥,也不是這幾個普通混混能對付的。

「給老子滾開!」

陳紹剛一聲厲喝,一巴掌將手持棍子的混混抽飛了出去,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回過頭來,又一腳將另外一個狠狠踹翻在地。

見狀,豹哥頓時一驚,沒想到陳紹剛居然如此靈活,看樣子是個練家子!

「倒是小瞧你了!」

豹哥目光陰鷙,冷哼一聲,道:「一起上,男的全部打趴下,別傷了那兩個女的!」

隨着豹哥一聲令下,身後眾人頓時喊殺着衝上前來。

其中六個人殺向了陳紹剛,另外幾人則殺向了陳天龍和丘冬雲。

面對這幾個不怕死的混混,陳天龍和丘冬雲微微搖頭,甚至連內力都沒有用,甚至都沒有從沙發上站起來……

他們只是安然地坐在那兒,混混們便無法近他們的身。

所有想要放倒他們的人,都像是撞到了彈簧上一樣,身形瞬間倒飛了出去!

十多個混混,幾乎眨眼間,便全部倒在了地上,砸得周圍酒桌一片狼藉。

全場嘩然!

「還裝不裝了?」

此刻,陳紹剛將豹哥的腦袋踩在地上,地面上的玻璃渣子,將豹哥的臉劃得都是傷口。

「還讓老子賠十萬,你算個什麼東西!」

陳紹剛一邊踩着豹哥的臉喝罵,一邊感受着周圍的動靜。

如果這裏真是冬南幫的老巢,那就肯定隱藏着泰氏家族的高手。

作為老巢,這裏必然有冬南幫販賣的毒品和走私物。

沒有一位古武高手坐鎮,就是泰家自己也不會放心的。

他就是要囂張到極點,將那個坐鎮在玉館的高手給逼出來。

如果始終沒有古武高手出現,那就說明陳天龍情報錯誤,玉館並不是冬南幫的老巢。

雖然冬南幫還可以調更多的人過來,但他們剛才已經展現出了足夠強大的實力。

冬南幫再調遣混混們過來,也是無濟於事。

想要解決眼前的麻煩,必須古武高手出面!

「讓客人們都出去,今天的賬,算在我頭上。」

這時,一道陰寒的聲音,終於從夜總會後台響起。

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緩緩走了出來。

他揮了揮手,夜總會經理立馬帶人上前,將周圍的客人們都勸離了現場。

很快,偌大的舞池中央,就只剩下陳天龍這一桌人了。

…… 所以,朱竹清現在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小丫頭,對於星羅帝國的朱家和戴家,你了解多少?」不過,李昂卻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是一臉神秘的反問道。

「朱家和戴家?」對於李昂的問題,朱竹清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卻還是說道:「戴家是星羅帝國的皇室,朱家是星羅帝國的大貴族,因為武魂契合程度極高的緣故,兩個家族世代聯姻,星羅皇室甚至不允許朱家的血脈外流。」

「基本上沒有問題。」李昂點了點頭,肯定道。

正當朱竹清一頭霧水,感到摸不到頭腦的時候,李昂卻又繼續道:「所以,經過了數千年的近親結婚,這戴家和朱家,雖然名義上說是兩個家族,但實際上已經可以說是一個家族了。」

「真要是論起來的話,你體內屬於白虎戴家的血脈,可不一定就比你那個未婚夫戴沐白少,如果你想要在短時間內變強的話,倒是可以想辦法,開發一下自己體內屬於白虎戴家的那部分血脈。」

「我該怎麼做?」顯而易見,朱竹清此刻已經相信了李昂的話了。

因為,李昂剛剛的那一番話可以說是有理有據。

在斗羅大陸混了這麼久,對於兩大帝國之一的星羅帝國,李昂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這個家族,怎麼說呢,反正在李昂看來是挺變態的。

因為朱家的武魂幽冥靈貓和戴家的武魂白虎有着極高的契合度,所以,在征服了朱家之後,戴家之人便不予許朱家的血脈外流,只能和戴家的人結合。

最開始的時候,倒是沒什麼,但問題是,這種習俗,持續了好幾千年的時間。

到了現在,戴家和朱家早就已經可以說是不分彼此了,像朱竹清,她的武魂是幽冥靈貓,所以,她被劃分到了朱家,但是,她體內屬於戴家的血脈,還真不一定就比屬於朱家的血脈少。

朱竹清,顯然也是知道這個的,不過,她雖然知道自己體內擁有白虎戴家的血脈,但是,對於如何利用這部分的血脈力量,朱竹清卻是毫無思路。

眼見李昂似乎有辦法,朱竹清雖然依舊保持着清冷的神態,但是語氣之中,卻已然是多了幾分急切。

「小丫頭,你聽說過雙生武魂嗎?」李昂卻是一點都不着急,反而是問了一個看似毫不相關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朱竹清也不傻,聽了李昂的話,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忍不住的露出了驚愕的神情,不過很快,她就搖了搖頭,說道:「但是不可能呀,武魂覺醒是在每個人六歲的時候進行的,完成了武魂覺醒儀式之後,武魂便固定下來了,我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可以在這之後再覺醒第二武魂的。」

「那是你沒見識!」李昂毫不客氣的說道。

他甚至忍不住的在心中暗道:「那是你沒見過霍掛逼,那貨別說雙生武魂了,第三武魂都能給你整出來。」

當然了,這個例子,李昂沒辦法告訴朱竹清,畢竟,距離霍掛逼橫空出世,還得在等一萬年呢。

所以,李昂只好繼續編瞎話忽悠朱竹清。

「其實呀,在你們朱家的歷史上,是有人在覺醒了幽冥靈貓之後,又覺醒了第二武魂白虎的。」

「在很久之前,你們朱家的一個先輩,曾經研究出了覺醒第二武魂白虎武魂的方法,只不過,後來這個方法因為種種原因遺失了,甚至連你們朱家的人,都不知道這段歷史。」

「所以說,老師您知道?」朱竹清有些好奇的問道。

「當然。」李昂點了點頭。

以上這些,自然全部都是謊言了,雖然說朱家人體內的基本上都有着相當程度的白虎戴家血脈。

但是,一般情況下,武魂覺醒了之後,所擁有的武魂就固定了,除非像霍掛逼那般,有着各種奇遇,才有可能獲得第二武魂甚至第三武魂。

至少,李昂是沒有辦法,能夠讓朱家的人覺醒白虎武魂的。

不過,李昂沒有辦法,不代表系統沒有辦法呀。

系統商場之中,就有着各式各樣的武魂,其中,就要來自於戴家的白虎武魂。

既然打算當隨身老爺爺,李昂自然不會虧待了朱竹清,他打算,先給朱竹清搞個白虎武魂當外掛,之後在想辦法提升提升朱竹清的實力。

到時候,朱竹清左手邪眸白虎,右手幽冥靈貓,上來就是一個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一個人就能把朱竹雲,戴維斯按在地上摩擦了。

至於說戴沐白,哪涼快哪獃著去吧!

「那老師我該怎麼辦?」另一邊,聽到了李昂肯定的回答,朱竹清也是再也維持不住自己那清冷了神態了,臉上露出了激動的表情來。

朱竹清那清冷的氣質,可不是天生的,與其說她冷冰冰,拒人於千里之外,還不如說她是絕望到麻木了。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看到了一絲希望的朱竹清,才會剋制不住自己,臉上流露出迫切和激動的神情來。

「簡單。」一邊說着,李昂打了個響指,下一刻,六塊五彩斑斕的石頭就出現在了朱竹清的面前。

「這個儀式挺簡單的,以前老夫曾經見你們朱家的先輩用過,應該不會出問題。」一邊將魂力注入六塊石頭,令其化作一個熠熠生輝的六芒星圖案,李昂一邊說道:「好了,你站在六芒星的中間就行了,剩下的交給我。」

看到眼前這個五色斑斕,光芒四射的六芒星,朱竹清忍不住的便有了一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不過,李昂剛剛的那番話卻又讓小姑娘覺得好像有點不靠譜。

所以,猶豫了一下,朱竹清雖然聽話的站在了六芒星圖案的中央,但是,卻還是有些怯生生的問道:「老師,你這個儀式,它不會出問題吧?」

「啊?你說什麼,我聽不清!」

「我是說……」

「行了,別廢話了,六道輪迴大陣,啟!」然鵝,沒等朱竹清把話說完,李昂便已經接連打出了幾個手印。

……

ps:日常求收藏,求投資,求打賞,求票!我全都要!!! 空明大師和徐掌門兩人有說有笑的走進寺里的廂房,徐福跟在後面傻傻的看著相談盛歡的倆人,滿臉的透露著不可思議,心想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江湖?

空明大師給徐掌門斟好茶說道:「請。」

徐掌門端起茶杯說道:「請。」

兩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徐掌門說道:「好茶。」

空明大師放下茶杯說道:「過獎了。」

徐福也確實口乾咽了咽口水說道:「大師….那個我能喝口茶嗎?」

「施主,請。」空明大師給徐福也斟上一杯茶說道。

徐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嘀咕著說道:「這也就一般的茶葉,沒感覺出有什麼不同啊。」

「茶,不過兩種姿態,沉與浮;飲茶者,不過兩種姿勢,拿起與放下;沉是坦然,浮是淡然,人生既要拿得起也要放得下,施主覺得呢?」空明大師或許是聽見徐福說的話娓娓道來后看著徐福問道。

「受教了。」徐福聽完空明大師一番話手抱拳頭作揖說道。

「施主,請。」空明大師再次為徐福斟茶說道。

徐福端起茶杯聞了聞,抿一口茶,陶醉在茶香之中。

「現在呢?」空明大師問道。

「好茶,好茶。」徐福讚歎著說道。

「哦,茶還是那壺茶,為什麼現在施主覺得是好茶呢?」空明大師問道。

「這…….我明白了,多謝大師指教。」徐福沉思后似恍然大悟般說道。

「哈哈…..你小子…..以後沒事兒多來鴻恩寺走走,別整天就知道沉迷於女色。」徐掌門笑了笑說道。

「好的,父親,孩兒明白了。」徐福恭敬的說道。

「嗯,孺子可教也…..」空明大師也用讚許的眼光看著徐福說道。

「大師,我就開門見山直說吧,這次前來是想邀請大師與我一起前往C市,相信秦玄也給您說過關於泉眼的事情。」徐掌門說道。

「不急,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空明大師說道。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