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爹)」

老者的女兒和妻子見狀,急忙跑了過去,此時老者已經算是快殘廢了,口中吐著鮮血,身體都不直覺的抽搐,兩個女人見狀眼睛都流出了滾燙的淚水,男子見狀揶揄的笑了。

而另一方面,羅刀正在這裏走着,突然一道慘叫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知道肯定出了什麼事情,順着慘叫的方向飛去,不一會就看到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老頭,而在這老頭身邊還有兩個女人痛苦流涕。

而就當這個為首的男子,準備在出手的時候,羅刀直接一躍跳了出來,擋在了男人的面前,這男子先是一愣,隨後就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男子笑道:「敢問兄台是何人,為何擋住我辦私事。」

「在下羅刀!」羅刀微笑道:「方才看到這位姑娘,哭的傷心故出來管一管閑事而已。」

這話倒是讓他非常不喜,這人突然跳出來多管閑事,是個人恐怕都不喜歡,不過這人的姓名沒聽過,萬一是某個惹不起的人,那就不好了,所以他決定先探聽一下,對方的虛實才可以。

男子微笑道:「公子你誤會了,在下是他的未婚夫,結婚當天他突然跑了出來,我才派人過來抓他的。」

「不,我不是!」女子突然反駁道:「我猜不認識你,而你居然把我父親打成這樣,我,我。」

說的這女子的淚水就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我不管是怎麼樣。」羅刀開口道:「強搶民女本身就不對,公子如果她真是你未婚妻,你們兩個鬧矛盾,我倒是可以幫你說說好話,如果不是我也不回讓你輕易帶她離開。」

……

「呵呵,羅兄你說的是啊!」男子慚愧笑道:「是我的錯,對了羅兄,不知道你家在什麼地方,回來我去拜訪你,多有得罪了。」

羅刀微微一笑:「我無家只不過是一介散修而已!」

「散修!」這男子先是一愣,隨後眉毛皺了起來大喝道:「居然是一介散修,你居然還敢在我面前指手畫腳,我還以為你的勢力多厲害!」

這男人變臉的速度太快了,剛才因為他不確定羅刀的身份,所以只能委曲求全,當得知羅刀只是普通人而已,他剛才的那種態度蕩然無存,羅刀也是微微一愣,隨後心裏暗笑,這人變臉也太快了。

怎麼快又變了一個臉。

「公子,你還是快些離開吧!」此時老婦人開口解釋道:「這人的背後有着強大的勢力,本來這就是我們的事情,與公子無關,公子無需強出頭,引火燒身!」

「哈哈,說的沒錯!」男子猖狂道:「告訴你,你只不過是一個沒有背景,沒有勢力散修而已,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呵呵,迂腐不堪!」羅刀冷冷道:「靠着自己背後勢力,才能作威作福算什麼本事,如果背後的勢力消失,你還能依靠什麼,修鍊一途最要依靠的便是自己,只有自己的力量強大,你才是真正的強大,而你依靠自己背後的勢力,欺壓他人,真是讓我噁心。」

「混蛋,你說什麼!」男子惱羞成怒道:「你在給我說一遍,我現在就讓你氣絕當場!」

羅刀不以為意的笑道:「話不要說得太早了,誰死誰活還不一定的,而且身邊這個女人我保了,你如果真的要她,就先打過我再說吧,要不你最好給我閉上臭嘴,沒人把你當啞巴!」

「欺人太甚!」男子大吼一聲強大的仙靈之氣迸發大吼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膽敢給我說這種話,你知道我背後是誰給我撐腰,你居然敢說這樣的話。」

「我管你背後是誰!」羅刀冷笑道:「天下不平之事,都有我來管,只要有不平,我就要管,哪怕你身後的父親是玉擎帝,我也照管,即便你背後的實力是南天庭我也照管,只要是有不平事,我就管定了!」

「你,你居然怎麼放肆!」男子大吼道:「很好,你居然怎麼放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自己死了可要當心了。」

說完兩人已經做好準備了,劍拔弩張的氣勢衝出,這倒是讓這兩個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女人,給嚇得不輕了,她們何時經歷過如此大的陣仗,而羅刀也着實不清楚,對方的這人身份到底是什麼,不可能是玉擎帝手下的皇子微服出巡強搶民女,雖然他現在不害怕,但是也不想要太麻煩,現在就和南天庭對上,還是是有點麻煩的。。 兄弟倆很快便來到了一處大殿,這裏是通常是家族議事的地方,粗大宏偉的紅木柱子、古樸珍貴的象牙雕刻還有西域特產的真絲地毯,彰顯著李家低調背後的強大實力。

「大少爺、二少爺,你們是來找家主的嗎?」

李慕兩人剛走到門口,便看到一人立在廳前,容貌俊美、身着紫袍,手中是一把羽扇,正是李家第一謀士,也是林青竹的父親,林喻。

這位林謀士跟隨李御白三十年,出謀劃策、運籌帷幄,可以說是李城主的左膀右臂,為李家的強勢崛起立下了汗馬功勞,人稱清瀾神運算元。

「林叔,是的,我帶二弟來見父親,正好有些情況也要向父親稟報。」

林喻雖是外姓之人,但是在家族中的地位非常高,而且為人正直大度,所以多年來頗受李家子弟們的擁戴,李岳自然也是對他尊敬有加。

「嗯,一起進去吧,家主正好找我商量事情,咦,二少爺,你這是結丹了?」

在家族之中行走,李慕也並沒有可以隱藏自己的氣息,林喻是化嬰境的高手,自然是發現了這位一年前還從未修鍊的二少爺竟然已經突破了結丹境界。

「是的,林叔,數日前僥倖突破。」

自己繼承的記憶當中,這位林謀士一直對自己照顧有加,也是真正了解原先的李慕,知曉他其實並非紈絝子弟的人之一,不然沒有父親的允許,林青竹想要和自己走的那麼近也是困難重重,李慕自然也是對他非常恭敬。

「不錯,我就知道你不是個會輕易放棄的人,家主知道了也定會非常高興。」

聽到林喻的誇獎,李慕的心中還是有些欣喜,畢竟自己在地球的時候也是個十足的diao絲失敗者,這樣被人讚揚還要追溯到小學的時候。

但聽到自己的父親也會為此高興,李慕還是有些忐忑,實在是所繼承的記憶當中,自己這位城主父親一向都是冷著臉,從未對自己笑過,兩個人根本就不像一對父子,而更像陌生人。

聽林青竹說過,自己的母親因產後大出血而死,李御白在墳前整整三日,不眠不休,可見用情之深,這也是前世認為自己不受父親待見的最主要原因。

心裏亂糟糟的李慕跟着林喻還有李岳走進了大殿之中,此時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殿中一盞盞油燈已經被點亮,主位那金絲楠木雕刻而成的太師椅上正坐着一名丰神俊朗的男子,青衣長袍,頭戴玉冠,劍眉星目,英氣逼人。

清瀾劍仙,李御白。

「父親,情況就是這樣的,按照二弟的描述,我也認為應該對南宮家族加大探查的力度,以防他們在暗地裏做出有損清瀾城的事情。」

李岳將之前李慕遭遇馴獸師襲擊以及在城外同伴被神秘武器擊傷的情況,完整地彙報給了李御白,隨後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這也是他和李慕商討后認為現下最適合的辦法。

「大哥,這南宮博這麼多年來一直明裏暗裏給我們李家使絆子,是不是需要敲打一番,好讓他不要輕舉妄動。」

一旁的林喻也對李御白拱了拱手提議道,這位李家的第一謀士,在大部分時間裏甚至比李家這兩位少爺更加容易說服李御白,畢竟是一起打下江山的兄弟,早已脫離了主僕的關係,而是親如一家的手足。

「你什麼時候突破結丹境的?現在天生訣和那套劍法練的第幾層了?」

在李岳和林喻諫言的時候,李御白全程都沒有任何錶情變化,就算是聽到南宮家族極有可能暗中謀划詭計也沒能引動這位清瀾劍仙的注意,倒是一眼掃過一直在一旁低着頭的李慕時,這位城主的眼中閃過了一道光芒。

「是……是的,父親,我是在與那殺手的交戰中突破,現在天生訣正在嘗試突破第二層,家族劍法練到第四式。」

這是李慕穿越之後第一次面對父親的問話,父親這個詞,無論是對哪一世的李慕來說都顯得有些陌生,以至於突然之間的提問,讓李慕竟有些手足無措,連嘴皮子都開始磕磕絆絆。

「嗯……」

沒有誇獎、沒有肯定,只有一個字「嗯」,李御白的目光甚至都沒有過多停留在這個次子的身上,而是就這樣轉開,如此的冷漠讓心中本有些緊張的李慕瞬間也泄了氣。

「終究還是不值得父親多看一眼。」

這是李慕心中的獨白,兩世的靈魂是多麼渴望父母的愛護,柳若櫻、林青竹、聶小雨甚至還有李岳這些人都在潛移默化的改變李慕,將那兩世間被冰封的心化開,但終究比不過來自對父愛母愛的期盼。

「南宮博這個人城府很深,資助扶持蒼雲帝國的本土勢力只是他眾多佈局中的一環,其實我也對這個家族有不好的預感,但這清瀾城世家關係錯綜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這樣,林喻,繼續增派探子潛入南宮家,不惜一切代價,找出南宮博真正的目的。」

「岳兒,你負責的親衛隊最近也不要在外出剿匪了,注意城裏的情況,隨時聽后我和你林叔叔的調遣。」

再接連對李岳和林喻作出安排之後,李御白的目光終於落回了李慕的身上,看着這帶走自己最心愛女人的兒子,他的內心也是頗為掙扎。

「好好修鍊,一年後的宗門大選,我希望你和你大哥,都可以加入宗門,這樣才能延續家族的發展。」

說完對李慕的這一句簡單的囑咐,李御白便又和林喻說了兩句,便讓其先行回去了,大殿之中就留下了李家父子三人。

「慕……慕兒,既然你和你大哥都已經達到了結丹境,我們李家有些事情和底牌也是時候讓你知道了。」

李御白的話讓李慕有些震驚,自己的記憶當中從未知到李家還有哪些底牌,疑惑的看向身邊的李岳,並沒有發現他的神情有所異常,顯然這些他早已知曉。

李御白並沒有做過多的解釋,而是直接站起身來,示意李慕跟着他。

滿腹疑惑的李慕在得到李岳肯定的延伸后,也只能跟着李御白穿過了大殿後的一條長長的通道。

「大哥,這是要去哪?這條路不是通往後院的嗎?那裏有什麼?」

李岳並沒有回答李慕的疑問,而是示意他跟好自己,隨後緊緊跟着李御白朝着李慕熟悉而又陌生的後院走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現在的她,還是太菜了些。

好在……

她還有衛北霆,這個不論何時何地,都會支持她的男人!

衛北霆對唐沐晴的說法有些詫異。

沒想到……

之前那個被欺負的死死的女孩子。

現在居然有了這麼大的進步。

短暫的差異以後。

衛北霆也是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你的心裡有自己的目標和打算,那就姑且算是一件好事了,我們一起繼續加油就好了。」

唐沐晴看著衛北霆。

眸色里還帶著淡淡的詫異。

短暫的驚訝以後,很好的掩飾了自己的眸色。

車子晃著晃著。

有那麼幾次,唐沐晴碰到了衛北霆的身上。

最後一次……

衛北霆直接把人拽到了懷裡,抱著,理直氣壯:「車子太晃了,這樣稍微安穩一些。」

唐沐晴羞澀的點頭,心裡也有些貪戀這片刻的溫暖。

衛北霆的電話是在快要下車的時候響的。

打電話的是衛北霆的下屬,北爵國際的執行總裁,王野。

大概猜到了這電話多半是和唐馨雨有些關係,衛北霆就沒有想著逃避唐沐晴,攬著人進屋,一邊接通了電話,「有什麼話,直接說吧。」

衛北霆把手機開了外放。

方便唐沐晴聽到。

電話那邊的王野面對衛北霆的時候,依然是小心翼翼的態度,卻又忍不住提出質疑:「衛總,我不是很明白為什麼要拒絕唐馨雨,拒絕盛唐娛樂。」

「我看過唐馨雨的演技片段,其實演技還可以,如果合作對於我們來說,也是有好處的。」

王野從來就不曾拒絕過衛北霆的提議。

只有這一次……

是真的認為衛北霆的判斷,是不是出問題了。

衛北霆已經進了屋,唐沐晴幫衛北霆脫下了外套,然後一起坐到沙發里。

衛北霆喝了一口春杏端上來的熱茶,才開口:「王總,唐馨雨是盛唐娛樂要培養的,也是盛唐娛樂的千金小姐。一旦在北爵國際出現任何的問題,那對於我們來說,就是個莫大的麻煩。」

王野:「……」

他總是覺得,道理或許並不是這個。

偏偏的,衛北霆就算是說這個點,聽起來也是很有道理的樣子。

「這一點如果你明白了,那你就可以明白另外一個問題的關鍵點。北爵國際的製片,只接受公司內部的藝人,唐馨雨不是。」

王野:「真的就不能破例一次嗎?」

此刻,唐馨雨和傅鈞,就坐在王野的對面。

王野也是看了盛唐娛樂給唐馨雨的規劃,才會給衛北霆打這個電話。

他是覺得唐馨雨看起來很是不錯。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