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父親偷偷所學!妹妹莫要取笑。咱們這是要去哪?」

「去見你的如意郎君!」處月林夕笑道,又問向趙計進:「你確定嘯威營會擋嗎?」

「高遼那小子夠機靈,定能搞定那幫耍滑營兵。那些個芒客返不了城,與上級無法聯絡,恐怕只得回老家嘍!」

此刻的曲江城門口,亮如白晝亦是繁忙,京城而來的商隊絡繹不絕。將軍府已改為曲江別苑,已得知王主移駕曲江的百姓們,徹夜不眠聚集在別苑外,欲待明日親睹天子顏。

「看這熱鬧的場景,咱們曲江就像第二個京城。」

「聽說月氏後人也來了,要在這受封呢!」

「太好了!咱們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苑外的百姓們紛紛討論,青木雲則苑內大殿相伴君王,他將這二十年的情況,樁樁件件詳細報來。陸南隊伍也已入了城門,而出城接應趙計進的烏干,卻遲遲未歸。青玄闕在院內焦急踱步,又不敢擅自遠離行宮。

「青將軍,王主擔憂公主殿下安危,又差老奴再問…不會出了事吧?」

阿穩的話讓他更為擔心,不停地向門口張望。「請回王主,待陸南入門,我便親自出城接應。」

為保妥帖,心細的祖冬兒被其父祖大川,安排伺候在王主左右。她遠遠望著那心急如焚的男人,心中甚是心疼。雖知他已是長公主夫君,但仍是自控不住,行至身後輕柔安慰:「公主吉人自有天相,將軍莫要心急!」

未回頭的青玄闕,輕輕點頭表示感謝。陸南已完成任務,帶著冷清芊從後門入了院。「玄闕!林夕呢?」

「少夫人還未來嗎?」冷清芊跟著問道。

青玄闕並未回答,拋下句話便匆匆離開。「這裡交給你們了!」

祖冬兒向二人打著招呼,冷清芊禮貌的回應。而陸南卻心不在焉,敏銳的祖冬兒發覺了他臉上的焦急,竟與青玄闕相似,面露狐疑之色。

曲江城外十里處,烏干帶人守在入曲江必經路口,青玄闕疾風而至。

「少主,還未動靜!」

「不能再等,去京城!」

「少主,從這去月城路分三道,不知趙都統走了哪方,烏干怕一來一去錯過。」

青玄闕何嘗不知,但自己實在是無法再等,只得聽天由命,隨心選定了去路。

「留下幾人繼續蹲守,其他人跟我走!」

正當人馬集合之際,前方哨兵來報。

「報!西南方向有三騎馳來。」

「駕~」未有猶豫的青玄闕,揚鞭往西南而去,烏乾等人跟隨其後。

烏干在後方提醒。「少主,怕不是少夫人,趙都統怎會冒險隻身護送?」

此時,謹慎的趙計進,已發覺遠處似一隊人馬而來,遂令處月林夕二人停馬。「少夫人稍待,若是情況不妙,我拖住他們,你們則繞至正北走另一道。駕~」交代完后,他便駕馬迎去。

待兩方愈來愈近,烏干大喊道:「青少主在此,前方何人?」

聽到對方所報名號,趙計進雖稍稍放心但仍怕有詐,並未回應繼續前行。直到雙方碰頭,才敢徹底放鬆戒備,遂報道:「京城趙計進護送公主前來!」

「有勞趙都統!夕兒沒事吧?」

「公主無恙,在前方等待!」

青玄闕緊繃的面容終於舒展,獨自奔向自己時刻挂念的人兒。圍起來的鐵網,在清風眼裡就如同虛設。

不過這次的清風學聰明了,先用「感知術」查看一下,周邊並沒有忍者,這才放心大膽的跑了出來。

村裡明顯的多了不少巡夜的守衛,一路躲躲藏藏,有驚無險的回到藥店。

偷偷的從窗戶原路返回。

看到影分身一號在床上睡的很香,本體因為喝

《木葉之極詣須佐》第九十九章小孩子才做選擇 第781章

瘸子跪在地上,不停的給寧缺磕頭。

「寧少爺,您真是神!」

「這到底是什麼神葯啊!」

寧缺沒說話。

台下,轟然一片。

喧囂之中,質疑聲也不少。

有人不敢相信的問:「假的吧?」

「這太誇張了!」

方糖都看傻眼了。

瘸子,走路了!

記住網址et

雖然剛剛開始走路,但這瘸子的步伐,越來越快。

短短几分鐘時間內,他已經適應了!

如果不是逢場作戲,那這樣的葯的確是神葯。

眾人質疑聲之中,寧缺直接走過去。

他拉過來一個人。

來到自己面前。

這人的眼睛,看不見。

眼白里,明顯是白內障!

所有人屏住呼吸。

腦海里想的只有一件事。

不是吧。

這樣的病,也能治好?

只見,一滴葯滴上去!

那人的眼睛,竟然以看得見的速度,不停的在變化。

不到十分鐘。

她的眼白全部消失。

突然,她哭了出來:「不,不是吧!」

「我,我真看到了!媽媽,媽媽,我看到了!爸,我看到了,這些年您老了這麼多!」

好不浮誇!

現象擺在面前。

那人的眼睛,真的看見了!

眼白也消失了。

寧缺做完這一切,扭頭回去,看着方糖:「方糖,你要質疑我?」

饒是方糖有再多的疑問,此刻都化作雲煙。

這真是神葯。

方糖心重重的一沉,說:「寧缺,這是什麼葯?」

這葯也太不科學了。

寧缺冷哼一聲,說道:「你,想知道?」

方糖點頭。

寧缺哈哈作笑:「你。不配知道!陳家的葯不是很神嗎,佰草鋪不是很厲害嗎?方糖,你還要和我比嗎,垃圾!!」

方糖的心被重重的砸在地上。

但她只有低着頭。

比不了!

陳三給她的藥箱裏,所有的葯加起來。

都沒有這一滴葯厲害!

寧缺沖方糖說完話,扭頭去看着台下的人。

隨後,他高高的舉起來手。

所有人,如同臣服一般跪在地上。

轟隆的一聲。

眾人目光之中,只剩下祈求:「寧少爺,這葯給我們一點啊!」

「寧少爺,這葯多少能賣。」

「寧少爺,我家裏有一位老母親,也是看不見。她這一輩子辛苦了一輩子,前段時間被車撞了,還請寧少爺賜葯,不管多少錢我們都願意。」

寧缺沒說話。

他只是回頭,看了方糖一眼。

眾人的目光,立馬凝聚在方糖身上。

為了贏得寧缺手中的一滴藥水。

他們可以做一切。

他們可以,不顧一切。

所有人盯着方糖,大聲罵道:「方糖,你就不要和寧少爺爭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玩意!」

「方糖,你和寧少還差遠了!」

「方糖,你滾吧!以後川州都不需要你的佰草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