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一會兒我搶著去付賬啊!你別跟我搶!」

白卿風正在私下跟墨正軒嘀咕,哪有王子侯爺讓平民百姓一直請客的道理?

臉皮也太特么厚了啊!

墨正軒不與他爭,他知道小藍確實不差錢。

一進門,這四個人的身形就引起了轟動。

兩位皇家子弟照樣戴面紗,藍家兄弟沒有戴,但他倆長得一模一樣,又都很好看,總之,全部人的目光都跟著他們四個。

整個就是江南水鄉F4出場的震撼場面。

膽小的都在擦口水。

已經有那膽大的女性粉絲前來索抱抱了!

「店家,快!趕緊安排雅間,大廳太亂了!」

店小二趕緊躬身邀請:「貴客們,樓上請。」

藍雲聰走在最後邊,在賬房先生那裡放了一顆金蛋。

「不點菜了,你們店裡拿出來手的菜,都上一遍吧。」

放下金蛋,不看那眼珠子都快掉出來的賬房先生,追著上樓去了。

縱使賬房先生在這酒樓里見過江南的美女帥哥無數,但今天這有錢又有顏的貴客,可是太少了!

白卿風這次又失算了,他想付個賬,總是被搶先。

藍雲聰走在最後也是為了觀察一下周圍有沒有危險。

那跟著四王子的壞人們,總不會停下腳步的。

果真,一個對話入了耳朵。

「他們進了酒樓,快去通知酒樓里的廚子,讓他往菜里下毒。」

「好的,大人,我這就去!」

還是一貫的套路,就不能整點新鮮的嘛?

藍雲聰都覺得膩了。

此刻又有一個聲音引起了她的注意。

「剛才進去的那幾個人里,是小棠春吧,竟然還有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好像真是,我還奇怪呢,怎麼兩個人一樣的容貌,我們以前沒聽過他還有雙胞胎兄弟啊!」

「嘿嘿,想起來就興奮,要他兄弟倆都伺候我們,得多舒服?」

藍雲聰登時就要暴走。

如此禽獸的人,我不找你,你自己撞上來。

今天中午這酒樓,怕是你生命的盡頭了。

藍雲聰聽他們在催:「店小二,把你們店最鎮店的那個佛跳牆,給爺上一份!」

好,就這個菜吧!

藍雲聰計上心來。拉住店小二。

「我們主人為了咱們店鎮店的菜佛跳牆而來,你一定要給廚房說一下,好好做,做得好一會兒吃完單獨給他賞錢。一定傳達給廚子啊!」

店小二忙不迭點頭:「好好,貴客,一定傳達到!」

藍雲聰一想,這麼處理,會不會太輕饒那幾個禽獸了?

他們死了反而是饒了他們啊。。。

四個人都落了座。

藍雲聰先把自己帶的果酒和各種小吃擺上了桌。先讓哥幾個吃著點,萬一其他吃的都有毒,他們幾個可禁不起折騰。

「二弟,你總是如此謹慎。」

白卿風已經感受到了,藍雲聰為了保護他們,每次都做足了準備。

「小藍,你放心,我們都經歷過太多了,不用怕他們。」

這倆人身經百戰了。

可生命不是兒戲,萬一有失誤,藍雲聰可冒不起這個險。

失去誰,她也受不了 方子民又和梁烈寒暄了一會後,就帶着一群保鏢與下屬離開了。

他來的時候場面不小,離開時的場面也很大,數輛汽車開道,一路長按喇叭,似乎想告知全基地的人,他方子民來過梁烈這裏。

在末世中,汽車到處都是,這東西不值錢,隨便哪個基地中都有大量的報廢汽車,其中不乏有價值不菲的頂級跑車。

不過,車子雖多,開車的人卻少,究其原因還是能源。

車子要開,那就需要汽油,但是如今末世爆發,加油站已通通報廢,要想搞到汽油,就只能從軍方手中購買,軍方又不傻,這種戰略資源怎麼可能隨意賣給別人。

所以,能像方子民這樣,擁有這麼多可以開的車子,毫無疑問,他的財力與勢力都是不凡的。

試問,連方子民這樣的大佬都要親自來買的東西,其價值能不好?

所以,有了方子民這樣的宣傳,梁烈的生意絕對會更加火爆!

………

時間來到第三天,梁烈這兩個字已經在基地里傳開。

大量的能力者,開始來到梁烈這裏購買返生液和厭草等,其中還有不少的回頭客。

不過,絕大部分人依然是每次只能購買一點點的東西,而且梁烈的售賣時間也是一天比一天短了。

就拿今天來說,他今天只賣了半天的東西,到了下午,他就直接讓王保派人在門口掛個牌子,牌子上寫着:今日已售罄,明日請再來。

……………

梁烈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基地里的其他勢力怎麼可能不知道。

在d市基地的軍事區內,有一群身穿白大褂的科研人員正在實驗室中忙碌著,他們似乎在檢測着什麼。

實驗室的外面,有身穿軍裝的華夏士兵保衛,過道中,還有着大量的監控攝像頭。

這裏只是軍事區的一角,像d市這種屬於國家管轄的倖存者基地,其軍事力量和科研力量都是極強的。

而且,d市還是靠近第三禁區的基地,所以京城在這裏投放的力量還是不少的。

……………

此刻,在軍事區中的一塊空地,一道俊拔的身影挺立在綠草之上。

天上無風,四周的樹木卻在嘩嘩作響,彷彿被一股外力所排斥給著。

這是男人釋放體內武氣所產生的效果。

操場很大,樹木都離他很遠,起碼有數百米的距離。

「恭喜羅師叔修為突破,位列五段武者!」

男人身後,楚雲空,梅婷等一種拳宗弟子,正抱拳向男人賀喜。

「那個將雲秋重傷的人查出來了嗎?」

男人轉身,目光掃過眾人。

「回師叔,已經查清楚了,他叫梁烈,現在住在一個叫做王保的傭兵隊長家裏。」

楚雲空不卑不亢地說道。

「梁烈?」中年人一聽到這個名字,彷彿立刻響起了什麼,但他隨後又暗自搖了搖頭,「怎麼可能是他,他應該早就已經死在那兩隻高級喪屍的手裏了!應該只是同名之人。」

「這個人能以秘法重傷雲秋,可見其實力之強,待我將修為穩固,明日就帶你們去找他要個說法,我拳宗的弟子豈是可以隨便欺負的!」

「多謝羅師叔。」

眾人又是一陣拜謝。

「好了,你們都回去修鍊吧,這次雲秋受傷,足讓你們警戒,須知這個世界強者為尊,沒有實力平時就都給我收斂點。」

男人說完這一句,徑直離開這裏,只留楚雲空等人留在原地。

如果梁烈在這裏,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羅師叔正是羅宏,那個差點捕獲斷臂喪屍,卻被加百列等人橫插一腳而導致失敗的四段武者羅宏。

他是南宮赫的師兄,也是拳宗外門的頂尖高手之一。

「大師兄,聽說那個梁烈正在賣東西,好像叫什麼返生液,外面的人都說這東西效果逆天,你看,我們要去買一些過來嗎?」

這時,一個不起眼的小師弟,突然走出來向楚雲空說道。

「哦?」楚雲空沉吟,「既然如此,那你就買一些回來,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到要看看這個梁烈要搞什麼鬼!」

…………

此時,從軍方實驗室內,一份幾十頁的報告被送出,而它的目的地正是這個這個基地的最高掌權人那裏。

「陸團長,這是實驗室內對那三樣東西的檢測報告,根據我們徹夜的研究,我們的結果的是不可仿製。」

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員,把報告交給眼前的壯碩男人。

男人有點意外,他接過報告,隨口問了一句,「為什麼?」

「團長,經過機器的反覆檢測,這三樣東西的成分,絕大部分都是我們沒見過的東西,他們的細胞成分以及分子狀態都極其複雜。」

「以我們基地目前的科技水平,根本就解析不出來,而且,就算能解析出來,想把它合成出來,那也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們建議把這些東西上交京城,京城的生物科技在末世前就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如果是他們的話,或許可以辦到。」

男人點頭,「好,我知道了,麻煩你了,請你代我謝謝全體的科研人員,感謝他們這一天一夜的的工作!」

研究員離開后,男人撥通了桌子上的電話。

很快,一個獨眼的中年軍人走了進來,他的右眼戴着眼罩,稍稍給人一種害怕的感覺。

「姚岳,梁烈的那些東西我們無法仿製,現在我們只能主動去找他買了。」

「你待會就以軍方的名義去找他,盡量多的購買那三樣東西,如果可能,最好能讓他說出這三樣東西的出處,不過,如果他不願意,你也不要強求。」

說到這裏,他一臉嚴肅,「梁烈是四級能力者,對於這樣的強者,我們軍方應給予足夠多的尊重。」

「請團長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姚岳朝陸團長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后,離開了房間。

………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