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他是小殺神許陽?」

「是了,他就是住在天字二號院,把永安國第一天才秦越打傷的東萊國第一天才,小殺神許陽!據說前幾日,永安國小王子秦越,才將傷勢養好。」

眾人都看向許陽,這藍衣少年,是出戰,還是退縮?

許陽的眼神漸漸冷了下來,一旁的御玄雨,沖著方正恩道:「你慘了,真是自尋死路。」

許陽搖頭一嘆:「本來不願樹敵,奈何苦苦相逼。」他身形一閃,已經晃到了擂台之上。

「許陽選擇了戰!不愧是小殺神,毫不退縮。要知道方正恩領先他3個小境界!」

「兩人差距很大啊,不知道許陽能不能勝過方正恩……」有些人擔心。

「不可能的!」方凌怒目而視,「許陽再強,也不會是四哥的對手!他輸定了!」

被許陽打傷的永安小王子秦越,看著台上對峙的兩人,感覺很複雜。

他和許陽有仇怨,希望許陽被重傷。但從感情上講,他又不希望以大欺小的方正恩繼續囂張下去,狠狠栽一個跟頭。畢竟,他和石雙全一樣,也是本屆決選的天才,對方正恩這種借著挑戰切磋、斷人前程的行徑很反感。

「許陽,我盼望這個時刻已經很久了,」方正恩快意說道,「在金梭島,你竟然敢不顧我的警告,和那個老傢伙交易!我查了你的底細,所以在參加完售賣大會,就返回了海雲院。我要將你重創,斷絕你進入滄瀾府的希望!」(未完待續。。) 華鐵生和沈飛魚都對付小笛成功地逃脫了他們的追殺感到憂心忡忡。

沈飛魚嘆息一聲道:“這次我們沒能將付小笛殺死,以後他肯定會給我以及整個銀劍山莊帶來極大的麻煩。”

華鐵生也嘆息道:“是啊。雖然白雲門的精英已經幾乎損失殆盡,但是付小笛手中還有一筆非常巨大的財富,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付小笛必定還能收買大量武林之中的高手繼續爲他驅使的。”

沈飛魚道:“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其實就是白雲門在這以前所做的事情。”

華鐵生道:“但是天下如此之大,付小笛手中又有花不完的銀子,我們要想將他找出來怕也是不易呀。不過我還是會不惜人力財力去找尋他的。”他又看了看沈飛魚,臉上又露出滿意的笑容,道:“不管怎麼樣,付小笛總會消停一陣子了,而你也可以放心地與素珍成親了。”

沈飛魚的心又開始痛了起來,表面上卻還要做出一幅十分興奮的樣子,口中道:“莊主……”

華鐵生不大高興地道:“你怎麼還叫我‘莊主’呢?”


沈飛魚又立即向華鐵生行禮道:“感謝岳父大人對小婿的厚愛。”

華鐵生又是大笑不止,笑畢,才道:“我要將武林之中所有的英雄名家都請進銀劍山莊來參加你們的婚禮,我要將你們的婚事辦得熱熱鬧鬧,極是風光。”

他們返回了祕道,並通過祕道重新回到了仙居客棧。

然後他們又帶着銀劍山莊衆弟子浩浩蕩蕩地一路向銀劍山莊返回。

回到銀劍山莊時,已經是後半夜,衆人都已經是勞累疲倦至極,便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沈飛魚也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沈飛魚雖然離開了一段時間,但沈飛魚的房子卻還是十分的整潔,什麼地方也看不到一點灰塵。


沈飛魚想華素珍經常都會派下人甚至親自來到自己的房裏打掃。

但沈飛魚卻並不領情。

他並沒有洗漱,甚至沒有脫下外衣外褲便躺在了牀上。

其實他並不疲倦。

因爲他已經感受不到疲倦。

他感受到的只有心痛。

他仔細地回憶着自己與葉小月在一起的那些朝朝暮暮,強烈地思念着葉小月的一頻一笑,他的心就好像是如同千刀萬剮的那般疼痛。

漸漸地,他又落淚了。

他的哭聲很小,卻又相當的淒厲。

哭泣之中,他喃喃低聲地道:“小月……小月……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 重生之名門醫妃 ,我寧願不要這些輝煌……早知如此,我是絕對不會從那個小漁村中走出來的呀。”

他的淚水也漸漸侵溼了枕頭……

第二日,華鐵生向全莊上下宣佈:自己的女兒華素珍與沈飛魚將於本月月末在銀劍山莊裏成親。

消息一宣佈,全莊上下都是一片歡呼雀躍。



作爲即將做新娘的華素珍,她的心裏已經感到了莫大的幸福和甜蜜,她的臉上總是掛着親切的笑容,她對下人也是顯得更加的和藹可親。

作爲即將成爲新郎的沈飛魚,他的心則完全陷入了痛苦的深淵之中。

他心裏還是在那麼強烈地思念着葉小月,他也在強烈地責罵着自己的無情,他對葉小月有着一種極其巨大的愧疚之意,他也對他的未來感到無比的迷惘。

他甚至幾次想跪在華氏父女倆的面前,求他們放了自己。

但他終究還是不敢。

他幾乎每夜都在流淚,幾乎每夜都無法入眠。

他與華素珍成親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臨近,他的心裏也一天比一天更加的痛苦。

但大喜之日卻還是如期而至。

這一天,銀劍山莊到處都是張燈結綵,到處都是一片喜慶的氣氛。

這一天,銀劍山莊的所有弟子和家僕都穿上了新裝,臉上也掛上了笑容,他們都在爲他們的大小姐和新姑爺的大婚之喜而忙碌着。

這一天,武林之中的許多重要人物都來到了銀劍山莊中道喜。

武林盟主向典來了。

武林之中一些主要門派的掌門人幾乎都來了。

並非武林門派掌門人,但也算得上是武林名宿的人也來了不少。

銀劍山莊的各個鏢局的總鏢頭也是幾乎全部到齊。

就連宋門也有人前來道喜。

銀劍山莊顯得非常非常的熱鬧。

這些武林名人前來銀劍山莊在道喜的同時,當然也想結識一下武林之中的新貴,今日的新郎沈飛魚。

華鐵生也不失時機地將這些武林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一一介紹給沈飛魚。

沈飛魚也是強作歡顏,與這些英雄好漢一一抱拳,一一結識。

衆人見沈飛魚談吐自若,又聞得他的武功竟然與華鐵生不相上下,便紛紛稱讚起沈飛魚來,同時又稱讚華鐵生眼光獨到,才能爲自己找來一個如此好的女婿。

華鐵生見衆英雄如此稱讚他們翁婿二人,心裏則更是樂開了花。

沈飛魚則謙虛道:“請衆位英雄不要如此的誇讚在下,在下也只是一介庸才而已,經你們如此一誇,在下會找不到北的。”

衆英雄又是一陣大笑。

沈飛魚與華素珍拜堂成親以後,他有意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待到席散,各位英雄紛紛告辭而去以後,沈飛魚帶着濃厚的酒意,邁着搖晃的步伐一步步地步入了洞房之中。


他揭開了華素珍頭上的紅蓋頭。

他沒有任何的甜言蜜語便將華素珍擁入懷中,然後他便褪去了華素珍身上的衣褲。

草草與華素珍幹完那事以後,沈飛魚便將自己的身子翻至一旁,很快便呼呼大睡了過去。

華素珍對此感到大爲不滿。

但她還是任由沈飛魚這樣的睡去了。

睡至半夜,沈飛魚便在夢中夢到了葉小月。

葉小月的神情顯得是那麼的悽慘、那麼的哀怨。

沈飛魚猛地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然後他的雙目便又流下了兩行清淚……

沈飛魚便以這樣的一種令他心碎的方式讓自己在武林之中立穩了腳跟。

(第二卷完)

(敬清各位讀者大大繼續閱讀本書第三卷:立足武林) 大校場西側,一個老人和一個中年人,並肩而行,看到擂台上的一幕,忽然停住了腳步。

「擂台上的其中一人,是滄瀾府的成員吧?」那名老人咳嗽了一聲說道,「為什麼滄瀾府學員,會和本次參加決選的選手擂台決鬥?」

「方副院主大人,是不是制止他二人的交手?」那名中年人說道,「滄瀾府學員和新晉選手對戰,未免有些以大欺小。」

「唔,柳川,稍微等一下,」方副院主看著擂台上的兩人,若有所思,「或許,事情並不像你想象的那樣。」

這兩人,老人是海雲院副院主方同華,而名叫「柳川」的中年男子,則是滄瀾府的一位主管。

在海雲院,主管的權力很大,手下統御好幾名管事。

這位柳主管,年紀不到50,就已經是玄君境界,前程遠大。

擂台上,許陽和方正恩二話不說,已經交起手來。

方正恩大笑一聲,他自以為勝券在握,直接喚出本命玄靈,一頭黃金戰象!巨象低頭,猛然向許陽撞擊而去。

作為土極玄師,最大的優勢就是力量強橫。方正恩已經達到了玄師巔峰,玄靈開始突破極限,從其體型便能看出,黃金戰象的體型龐大,足有三丈高。和他相比,許陽的身形顯得無比渺小。

「嘶昂昂~」黃金戰象人立而起, 我在都市尋長生 ,然後轟然落下!

這一招【大地震擊】,是方正恩擊敗石雙全的得意玄術,以玄靈使出,能發揮最大威力。

「許陽怎麼還不召喚玄靈,他這樣必輸無疑!」有人說道。

許陽眼神冷漠。他身懷八極玄靈,有多種組合、多種戰術,可以擊敗方正恩!但是,許陽選擇了最為簡單、粗暴的方式,他要在這海雲院,一鳴驚人。震懾諸強!免得那些自以為是的天才們打擾他修鍊。

許陽擰腰,如一條大龍,一拳猛烈轟出!

這一拳,裹挾著金色光芒,許陽以土極玄力加持,拳力增幅,達到了2.5倍!轟然一響,拳鋒帶起音爆,向黃金戰象轟去。

看到許陽竟然衝上去和玄靈肉搏。方正恩哈哈大笑。他是玄師巔峰,黃金戰象玄靈已經開始第一變,如此龐大的體型,帶來的是強悍的抗擊打力,以及持久作戰力!

「你這一拳,算上土極玄力的加持,頂天也就1000鈞!對我的本命玄靈來說,跟撓痒痒……」

方正恩一道念頭剛剛轉過。許陽的拳鋒已經命中巨象前胸!

「轟隆!」

彷彿平地起了一聲雷,黃金巨象一聲嘶吼。竟然被這一拳打得連連倒退!

方正恩胸口一悶,心中大駭,剛剛那一拳……足有2500鈞的巨力!看數據,比黃金戰象的2400鈞也只是略勝一籌,但不要忘記!許陽是空手轟擊,並沒有召喚玄靈。也沒有使用地階玄術!

「這小白臉,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力量?」方正恩驚疑不定。

許陽渾身綻放銀光,修長挺拔的身軀如一尊銀甲戰神,他將秘銀體運轉到極致,自然不懼對撞餘威!一聲清嘯。許陽腳底風極玄力激蕩,如一道幻影,直撲方正恩。

「風極玄力!土極玄力!許陽竟然身懷雙極!」擂台下有人驚呼。

御玄雨噗嗤一笑,假如這些天才知道許陽兼修八極,會是什麼表情?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