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價:猿鳥共不到,我來身欲浮,四邊空碧落,絕頂正烘爐,宇宙知何極,巫妖見細流,壇西獨立久,白日轉方舟。祖巫精血所化十二祖巫之一,掌握火之神通,為天地所鍾,雖應劫隕落,但為無生道主所救,現於混沌潛修,當入風華榜!」

望着這一行行透著熟悉氣息的文字,堅強的祖巫們熱淚盈眶。

7017k要想得到一個人的信任,有時候真的好難。這一點,穆仙兒也是大傷腦筋。她從冷闌珊的眼中看到的始終都是對她的懷疑和防備,哪怕她已為她做了那麼多事。

眼看在天聖宮一晃都一個月了,原定的期限早到了,看來一時半會兒是回不了夷陵了。

這些天來,有李殷每天相伴左右,還有毒蠍子隔三差五的過來絆絆嘴,然後火鳳凰過來聊聊天,日子過得倒也充實。

「聖使,神龍山莊的人送來戰書。」紅魚跑過來說道,遞上一封信。

穆仙……

《毒謀妖女不好惹》第236章信任危機,長鞭較量 「唔……」

男人本來條件反射的想嚎叫,但聽到女孩的警告聲,竟然嚇得生生咬住了自己的舌頭。

他有一種直覺,如果他真的叫了,這個瘋子真的會割了他的舌頭!

「真乖,我最喜歡聽話的人了,只要你乖乖聽話,我就讓你活着,要是你不聽話,我就殺了你哦~」

施念很滿意他的反應,像是獎勵一般,又踩斷了他一根手骨。

骨骼斷裂的脆響聲,讓施念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真是美妙的聲音呢……

男人痛得全身痙攣,卻只能死死的捂著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顫抖地說道:「殺人是犯法的,你不要衝動!」

「呵呵……」施念發出一聲無害的笑聲,「雲霧哥哥真會說笑呢,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怎麼可能殺得了一個學了十年跆拳道的大男人呢?說出去,誰信?」

「而且,就算我不幸被查出來了,但爺爺那麼喜歡我,又知道我有病,他甚至還會來安慰我,讓我別放在心上呢~」

薄雲霧瞳孔一縮,震驚地瞪大雙眼。

這個女孩知道他的名字?

還認識爺爺?

還有病?

「你是施念?!」他終於聽出來了,這個女孩的聲音,和寄養在薄家的施念非常像。

施念在薄家很少說話,話少到很多人都把她當成啞巴。

這也是他一開始沒聽出來的原因。

「噗嗤……雲霧哥哥真可愛呢,現在才聽出我的聲音嗎?原來雲霧哥哥的腦子這麼單純呀,難怪會一直被薄雲海利用呢~」

薄雲霧臉色一陣扭曲,他彷彿聽到了她在罵他白痴傻逼!

薄雲霧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裏的震撼,凝聲說道:「施念,你快放開我,我們是一家人,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呢?只要你放了我,我就當今晚的事沒發生過,不會告訴別人!」

「我可以放了雲霧哥哥,但條件不是你不能把今晚的事告訴別人哦……」施念的聲音一直很輕很柔,給人一種純良無害的感覺。

但她踩在薄雲霧手上的鞋跟,卻一直在碾壓着他的手背,讓他痛不欲生。

「你的條件是什麼?」薄雲霧咬牙問道。

施念,「我要雲霧哥哥不要幫薄雲海,來幫我,雲霧哥哥答應嗎?」

薄雲霧狂點頭,「答應答應,我答應,你快放開我吧!」

施念開心地笑了:「太好了,只要雲霧哥哥真心的幫我,我就不會把你和四嬸睡覺的事告訴爺爺和四叔!」

薄雲霧驚恐地睜大雙眼,心裏湧上一股寒意,「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和如煙的事?!」

「秘密哦~」施念俏皮地眨了眨眼,「只要雲霧哥哥真心的幫我,這個秘密就永遠是秘密,否則……」

「如果我發現雲霧哥哥騙了我,我會很傷心的,而我一旦傷心難過,就喜歡找人傾訴,在和別人傾訴的過程中,會不會說漏點什麼,我可不敢保證哦。」

薄雲霧的心徹底的涼了下去。

他本來還想口頭答應施念,等脫險之後就反悔。

可現在,他不敢了……

「你要我怎麼幫你?」薄雲霧認命地問道。。 第2351章

這話一出,原本慕安安還氣的翻白眼,這會兒瞬間就被順毛,哄的高高興興的。

「我要開會了,晚上見。」宗政御聲音嚴肅了下來。

而在掛斷電話之前,他突然沖着電話壓低聲音說了一句,「寶貝,愛你哦。」

這句話一說完,七爺是立馬將電話掐斷,然後把手機放到了辦公桌上。

羅森敲響辦公室門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家爺坐在位子上,扯著領帶,臉有些發燙。

羅森發表關心,「七爺,您是發燒了嗎?」

宗政御抬頭,表情嚴肅,讓羅森直接把文件拿過來,處理公事。

至於對自己臉發紅髮燙一事,絕口不提。

羅森本來還擔心七爺身體,結果文件處理完,宗政御狀態已經恢復正常,這讓羅森十人不解。

離開辦公室后,羅森給顧書卿發了信息。

羅森:七爺臉發燙還發紅,不是發燒。

羅森:我第一次見這樣,難不成還是難為情臉紅?

羅森:七爺不是這樣的人。

羅森連發三條信息過去。

從某一個時刻,顧書卿能夠完美的解答羅森關於情緒、情感、兩XING關係各種問題之後。

無形之中,顧書卿已經成為羅森的智囊。

不管什麼問題都往他這邊丟。

顧書卿要是長達20分鐘以上沒有回,羅森就開始發表情轟炸。

比如現在。

在羅森發表情發的正爽的時候,顧書卿電話已經打過來。

羅森直接掛斷。

羅森:上班,有事文字說。

顧書卿:……滾。

……

慕安安在結束跟宗政御電話時,程耀就一直以一種一言難盡的表情看着慕安安。

慕安安對於程耀這樣的表情,並沒有太多情緒。

主要是之前在霍顯身上也見過。

意外、不敢相信。

大概意思就是,她已經完全不是他們認識的樣子。

事實上,慕安安很清楚,自己面對宗政御跟面對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與此同時,FAY已經來了。

程耀在樓上房間已經安排好了,慕安安跟FAY簡單聊了兩句,隨後便朝樓上走去。

「慕小姐,接到您電話,我其實挺意外的。」

兩個人剛坐到房間沙發上,FAY就表達了自己想法。

慕安安泡茶,倒是沒有多說什麼。

FAY說,「我以為,你會選擇不去追究過往的記憶,錯了就錯了,過好現狀就可以。」

FAY不僅是催眠師,還修讀心理學方面。

所以在接觸自己的病人時,她會通過跟對方的聊天,或者觀察對方的一些細微表情、行為,而進行判斷。

她知道慕安安記憶有些奇怪,但也知道,慕安安是一個向前走的人,一般是不會對過往太追究。

而面對FAY這樣的話,慕安安輕笑了起來,「可是如果,一個人連自己都不知道是誰,怎麼保持現狀,往前走呢?」

如果她是顧夕。

那麼她是誰?

她來自哪裏,父母是誰?

過去是什麼,在宗政家的作用又是什麼?

而這些人拚命的將她隱藏下來的目的,又是什麼?

這些一連竄的問題,以前慕安安可以選擇忽略,可隨着時間推移,隨着一些事情慢慢浮現。

慕安安知道,自己沒辦法忽視這些。 孫悟道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無當聖母。

無當聖母則是單手拎着六耳獼猴,微笑的看着孫悟道。

孫悟道看着面前的無當聖母,隨時準備開戰!

孫悟道來的時候把自己所有的法寶都給帶在了身上,一旦開戰,他不得不死戰到底。

可是就算是這樣的情況下,自己依舊是勝算渺茫。

准聖啊……

自己無論如何也打不過啊!

但六耳和敖烈卻是不能不救。

「你抓了六耳,不就是想知道他這一身神通是從哪裏學來的么?」

孫悟道神色古井無波的看着無當聖母。

他的確緊張,但並不害怕。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面了,就算是自己害怕也沒有用了。

自己需要如何從無當聖母手中救下六耳和敖烈才是最重要的。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