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吧!」若琳眨了眨秀眸,這個小傢伙實在是太有趣了。

「小雪……小雪,它是個女的……小女孩嗎?」像是鼓足了勇氣,羽凡終於找到了恰當的形容詞,問出了憋在心中已久的問題。

「嗯!你問這個……「雪若琳的臉上古怪了起來,這……這算是什麼問題!

其實,不止雪若琳老師的面容古怪了起來,眾人的臉色也頗為古怪了起來,就是一直少言寡語的妮可老師也變了變表情。

這個問題問的的確是太古怪了!

「您只要告訴我答案就可以了,我只是想確定一件事情。」反正都問了,也不怕這一句,羽凡再次說到。

「小雪……是個小女孩!」忍著疑惑,雪若琳頗為古怪的回答到,這話說起來怎麼……怎麼就這麼彆扭呢!

「哦!我知道了…小灰,立刻馬上過來……」得到了答案,頓了頓,羽凡對著旁邊鬧得正歡的小灰說到。

「咿呀咿呀……」看到羽凡面帶命令的神色,小灰倏地閃到了羽凡面前。

只見羽凡張開了雙臂,示意小灰跳上來,靈氣的小灰哪裡不知羽凡的意思,似乎是不舍般的望了望已經回到了雪若琳身邊的小雪,刷的跳進了羽凡的懷裡。

然而羽凡接下來的動作,讓小灰十分的不滿,也更讓眾人十分的不解了,只見羽凡抱著小灰來回的翻看小灰的身體。

良久,羽凡像是敗了一般,長吁了一口氣,神色更為古怪了!

如果說剛才羽凡的行為是讓眾人不解,那麼接下來羽凡的問話絕對是讓眾人絕倒——那是空前的強悍!

「小灰,你跟了我有不少的日子了吧!,但是,作為一個朋友……你要知道我並沒有把自己當做你的主人,而是朋友!」

羽凡停了下來頓了頓,看著小獸靈氣的小臉上「那是當然」的表情,又繼續說了下去——只是,他望著小灰的神色愈發精彩了。

「作為一個朋友,我現在終於想起來我一直沒有注意的問題,一個我一直沒有弄清楚的問題,你…一定要認真回答我。」隨著話題的深入,羽凡的表情越來越豐富了。

「咿呀……」像是說「我一定會你排憂解難的」般,小獸的小腳丫拍了拍小胸脯,神色頗為認真。

「小灰,你究竟是男還是女……」深呼了一口氣,羽凡終於將最終的問題說了出來。

…………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PS:終於連上網線了

「噗……」剛喝了一口稀飯的老穆拉直接噴了出來,呃!全部噴到了旁邊老霍戈的身上了。

「老酒鬼,你…你…」老霍戈抖了抖身上的稀飯殘渣,氣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而雪若琳老師與詩雅兒已經笑得不可開交了,唯有妮可老師的眼中只起了几絲波動,望著羽凡的眼神漸漸有了興趣。

這個小傢伙,抱著小灰的身子在我們的眼前翻看了半天,竟然……竟然是為了確定小灰是男是女!這也太……太令人絕倒了吧!

哦!再來看看我們偉大的天地異獸小灰同志吧!嗯!我們已經無法從羽凡的懷中看到小獸的影子了,讓我們順著羽凡的眼神看下去吧!

只見偉大的異獸小灰同志正躺在餐桌下面,兩隻小腳丫時不時的抽搐一下,一雙本來靈動的獸眸現在變得直勾勾起來,直直的盯著羽凡,小獸臉上的表情煞為精彩。

「其實,要不是看到你與小雪玩的這麼…這麼火熱,我倒是想不起來這件事了,不過,小雪是個小女孩哎!所以……」說到這裡羽凡明顯的遲疑了一下。

「所以,你就承認吧——你是男的!」略微思考了一下,羽凡語重心長的說到。

「砰……」這次不是小灰倒下去了,它在餐桌下還沒抽夠呢,而是一直在旁邊眨巴小秀眸的小雪一頭栽了下去。

「哈哈……哈哈……」看著羽凡一番語重心長的樣子,所有人都笑的滿臉通紅了,就連具有冷美人氣質的妮可老師也捂住了嘴,滿臉笑靨。

食堂的學員們已經看呆了,這是支空前強大的美女組合,這是兩隻世上絕無其二的靈氣小獸組合,這更是個令人汗顏的三人組……特別是那個滿臉無辜的小子!

「……你男的女的……」哦!天哪,這是多麼令人絕望的語言!

眾人終於笑夠了,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齊齊的望向了羽凡,事實上從頭到尾與范同志一直沒笑,而是滿臉平靜的看著眾人。

然而,有很多的時候,事情的發展是一環接著一環的,讓人想不笑都不行,當小灰終於停止了無休止的抽搐,倏地跳到了餐桌上時,它接下來的動作,再次讓眾人「流淚」了,呃!確切的說整個食堂里所有已經關注到羽凡這些人的學員們都「流淚」了。

只見小灰雙腿站在了羽凡的大腿上,一雙重新充滿了靈氣的獸眸對著羽凡眨啊眨眨啊眨!而後又將眼神望向了回到雪若琳身邊的小雪,而後小灰一直垂在兩肩旁邊的雙臂竟然靠到了一起,一對小腳丫緊緊的勾在了一起,小灰把額頭微微的低了下去,一直略微蓬起的小尾巴在身後搖來搖去。

這時,眾人已經有點接受不了,這還讓人活嗎?這麼人性化的表情竟然在一隻小獸的臉上表現了出來,這個世界簡直是太瘋狂了!

羽凡擦了擦了額頭上直冒的冷汗:娘哩!這個小蹄子竟然玩害羞的調調!誰來救救這隻可憐的娃啊!

獸的驚人的表演還沒結束,只見它再次轉過身來,一隻小腳丫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羽凡,口中「依依呀呀……」不停。

「你是說……你和我一樣,都是男的……」羽凡再次擦了擦冷汗。

「咿呀……」小獸點了點頭,算是肯定了羽凡的說法,而後便不再理會羽凡了,刷的跳到了小雪身邊。

似乎是沒有察覺到眾人的驚愕的眼神,小灰毫無顧忌且小心翼翼的抓起了小雪的一隻小手,來回的撫摸,臉上竟出現了頗為舒服的表情。

好!反正小灰已經表現出很多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了,眾人忍了……可…可…一直表現很正常的小雪竟然…一直表現很正常的小雪現在竟然低下了頭。

天地作證——小雪的臉上表現出來的絕對是害羞的表情!

「砰……」羽凡做了一個令食堂里眾帝奇特男學員極度發狂的動作——呃!他一頭在倒在了旁邊詩雅兒的身上。

「哎!事到如今我終於確定了一件事!」羽凡嘆了一口氣說到。

「什麼事?」詩雅兒不解的問到。


「我們的小灰灰——它墜入愛河了……」羽凡認真的說到。

「哎!更令人無奈的是——小雪它也淪陷了……」就在眾人準備絕倒時,雪若琳老師突然嘆了一句。

「砰…砰…砰……」眾人徹底絕倒!

——————————————————————

眾人匆匆扒了幾口飯,便急匆匆的離開了,細嚼慢咽!笑話,詩雅兒外加雪若琳妮可三人在帝奇特可是名人,但是,她們今天被羽凡與小獸搞的徹底露臉了!

露臉就露臉吧!可是,人家三個女孩子笑的前仰後合的樣子全被食堂的學員看到了,那是多麼不雅觀的樣子啊!至少,女孩子總是這樣認為的……

更何況,老霍戈的衣服被老穆拉噴了一身稀飯殘渣,衣服是要趕緊換下來的。

「羽凡,小灰是你從哪裡得到的。」在回去的路上,雪若琳老師終於忍不住了,她話音剛落,妮可老師也豎起了耳朵。

「呃……是它自己找到我的。」羽凡望了望與小雪走在一起的小灰,眨了眨眼,頗為無奈的說到。

「它自己找到的你……」 爆笑俏女僕攻略


其實,雪若琳與妮可二人已經發現了小灰的不凡之處,雖然大陸上能認出小灰來歷的人幾乎是鳳毛麟角的少,但是小灰靈氣的樣子外加人性化的動作,絕對讓人可以看出小灰非同凡獸。

何況,雪若琳老師的身邊還有一隻來歷不凡的小雪,小雪的大小隻是比小灰稍微小了那麼一點,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過小雪與小灰樣子的區別還是蠻大的。

灰的耳朵是那種不大不小,正好符合整個身子比列的,它耳朵的上半部分通常是向下垂的,小雪的耳朵就要略顯精緻了,它的耳朵一直是豎起來的。

灰與小雪的小獸臉是明顯不同的,不過,有一點它們是相同的——它們都有一雙靈動異常的小獸眸!

怨靈迷城 ,並且是全白色的絨毛。

最後就是它們的尾巴了,小灰的尾巴一蓬起來時毛絨絨的比較松大,不過,這麼一條尾巴配上小灰的整個身子,卻是非常符合比例的,還為小灰增添了幾分可愛的靈氣,而小雪的尾巴卻是不長不短的那種,細細的絨毛比較短。

總的來說,小灰與小雪的樣貌是明顯不同的,雖然他們大小相差不大,而且都為靈動異常。

但是,有一點是無可否認的——他們都是非同常獸!

灰的發展前景無人可預言,而無人可以預言的原因是——小灰是只逆天靈獸,它的前途令人無法估測,不過,小雪這隻靈獸卻是為人所知的——小雪具有發展為聖獸的無限潛力。

總之對於小雪也是可以用四個字來評價的——非同常獸!

笑話!尼古拉家族這種大家族絕對是出手不凡的主,尋常魔獸怎能拿的出手,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來,雪若琳在家族中還是頗受溺愛的!

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傍晚終於來臨了,這一天老霍戈羽凡還有雪若琳詩雅兒六人二獸在帝奇特學院里逛了一個遍。

只是雪若琳與妮可老師發現了一個問題——詩雅兒的臉色似乎越來越難看了!

老霍戈與老穆拉,甚至是羽凡也發現了.

是的,千里行,終須別!眾人都明白。

夜幕已經將整個天空攏住了,漫天繁星形成了滿眼的星海,彎彎的皎月掛在了星海之中,詩雅兒獨自一個人坐在了陽台的石板上,一雙嬌腿來回的盪著——這是一幢單獨的特等生雙層宿舍,樓下的那層是練武場。

詩雅兒就這樣晃蕩著嬌腿,獃獃的望著空中的星海,眼睛眨也不眨,面無表情的樣子,讓人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哎……」詩雅兒的身後傳來了一聲嘆息,正是在練武場舞了一套劍法後上來的羽凡。

本來,羽凡是和老霍戈二人一起住在了帝奇特學院客房的,可是,今天詩雅兒執意要羽凡去看看她的住處,就連老霍戈老穆拉二人都開口要羽凡去看一下,甚至,雪若琳與妮可老師都用眼神默認了。

然而,可惡的是老霍戈與老穆拉卻不來看看——事實上他們已經看過一遍了,不過,對於這件事羽凡還是相當樂意來的。

今天老霍戈與老穆拉對羽凡說,明天他們就該走了,詩雅兒要上學,而他們也要為羽凡找個地方進行系統性的修鍊!

「你來了……」詩雅兒沒有轉過頭,淡淡的說了一句。

「別著涼了。」羽凡將手中拿來的一條毯子披在了詩雅兒身上,關心的說到。

「凡……」

「嗯……」

「可不可以坐在我身邊?」詩雅兒裹了裹身上的毯子,轉過頭望著羽凡,輕輕的說到。

羽凡對著詩雅兒笑了笑,沒有說話,直接坐到了詩雅兒身邊,他剛坐下詩雅兒便將頭靠了過來,沒有再說一句話。

誤寵甜妻:總裁,不可以 ,微風徐吹,披在肩上的秀髮輕輕的飄到了羽凡臉上,羽凡的手…慢慢的攬到了雅兒腰右側!

「凡……」

「嗯……」

「你還記得嗎?我們在聖龍森林裡遇到的那隻獅鷲嗎?」沒有在乎羽凡攬住自己的動作,詩雅兒輕輕的問到。

詩雅兒的聲音中有著一股淡淡懷念的感覺,然而又是那樣如此清晰的飄散在了空氣中。

「當然記得,是你背著我跑了那麼久……」羽凡用下巴抵了抵詩雅兒的秀髮,眼神中閃過了回憶的神色。

「你知道嗎?當時你就那樣想都沒想的站到了我的面前,我真的好感動……那一刻我本來有些慌亂的心中忽然間就平靜了下來,就那樣的平靜了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你在我身邊,哪怕是死我都不怕,因為,我一直都感覺的到——至少我有你,呵呵!如果沒有你,我想我的世界會沒有了顏色的,即使太陽每天都會升起……」淡淡的語氣中充滿了依戀的氣息,然而慢慢吐出的話語卻讓羽凡的心不再平靜了起來。

「凡,你還記得你昏迷時剛剛醒來的樣子嗎?你竟然忘記了所有人,忘記了爺爺,忘記了穆拉爺爺,也忘記了我……當時我的心好痛,好痛!像是整個世界忽然間失去了方向,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該去怎麼做……你會不會再也記不起我,會不會再也不理我?

其實,到後來你再次暈過去時,我就想……如果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再也不會記起你那個一起長大的雅兒了,甚至不再理那個愛哭鼻子的雅兒了,那就算了吧——人,要學會滿足,至少你還活著,至少我還能看著你,至少……嗯……」

詩雅兒沒有再能說下去,因為攬著雅兒腰的羽凡再也聽不下去了,他的唇印上了她的唇,輕輕的吻了上去,那一刻羽凡什麼也沒有想,什麼也沒有顧忌,什麼十二歲,什麼失憶他都不想要,現在,他只想吻他的她……


那是他的雅兒,世上獨一無二愛著他的雅兒,即使,他失憶了,忘記了曾經的他們——但是她仍是他的雅兒,一生不變的雅兒!

白紗,皎月,星海,在旁邊拿著啃了半邊靈粹眨著靈氣大眼的小灰,還有互相吻著的羽凡與雅兒……

不遠處,老霍戈雪若琳四人靜靜的看了陽台上幾眼!

「哎!最後一晚了,就交給他們吧……」老霍戈嘆了一口氣,眾人便共同的回去了。


「嗯……」

「嗯……」

相吻的二人終於分了開來,詩雅兒的秀容變得嫣紅起來,將頭深深的埋在了羽凡的臂彎里,再也不肯抬起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