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人類。」哲爾尼亞斯走上前說道。

昏迷的伊裴爾塔爾這時也醒了過來,它的性格雖然不像哲爾尼亞斯那麼親和,但還是對這個救了自己的人類點了一下頭。

弗拉達利的計劃徹底失敗,剩下的閃焰隊成員根本不足為懼。

在親眼見識到剛剛那場戰鬥后,他們心中已經產生了退意。

甚至不用陳越出手,就已經開始慌亂起來。

卡洛斯的君莎小姐們姍姍來遲,將這群嘍啰給抓了起來。

哲爾尼亞斯與伊裴爾塔爾帶著基格爾德離開了。

離開之前,基格爾德深深的看了陳越一眼。

陳越目送它們離開后,轉頭看向卡洛斯的幾位天王所在的位置。

他並沒有上前聊天,遠遠的沖他們點了點頭,便直接使用傳統地標離開了這裡。

與他一同離開的,還有充當交通工具的閃電鳥。

「他…就這麼走了?」雁凱看著這一幕,有些摸不著頭腦。

志米抱著手臂靠在牆上,抬頭看著天空,道:「可能有急事沒做吧?」

事情還沒有結束。

「嗯……」朵拉塞娜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問道:「你們說,我們是把謝禮送到關都呢,還是送去神奧呢?」

——

確實如志米所說,還有最後一件事沒有處理。

因為過於憂心固拉多與蓋歐卡的情況,所以陳越沒有在卡洛斯地區多做停留,便直接傳送到了豐緣地區的凱那市。

他看著被海浪拍打的岸邊,對閃電鳥說道:「鳥哥,帶個路?」

閃電鳥傲然道:「上來吧!」

作為感謝,這是它給人類的謝禮。

陳越覺得這隻閃電鳥還挺好玩的,他爬了上去,問道:「你認識急凍鳥和火焰鳥嗎?」

「當然認識。」閃電鳥回答道:「你想見它們?」

「可以嗎?」畢竟他還沒親眼見過火焰鳥。

閃電鳥想了想,道:「也不是不可以,我想,它們應該也樂意見到你。」

陳越樂了:「你怎麼知道?」

閃電鳥認真道:「因為沒有精靈能拒絕你身上的氣息。」

那股屬於大自然,待在他身邊就會感到安寧的美好氣息。

要是換了一個人,它才不帶他飛呢!

陳越:「……會上癮嗎?」別搞的很大麻似的,那就太誇張了。

聽到這話,閃電鳥訝異道:「當然不會,我們的自控能力可是很好的。」

「那就好。」陳越稍稍安心下來。

連續解決掉板木,弗拉達利兩個boss,這個世界的危機就只剩下了豐緣的水梧桐和赤焰松,因此他也終於得以鬆了一口氣。

便趁機跟閃電鳥打聽神獸圈的內幕:「你見過鳳王嗎?」

「沒有。」閃電鳥說的大實話。

「那炎帝水君雷公呢?」

閃電鳥:「這個見過。」

陳越好奇道:「水君的實力怎麼樣?你感覺它會被人類用網子捉住嗎?」

閃電鳥十分無語:「……那種網子能困住誰啊?」

「我之前就見過被網子捉住的水君。」陳越不信。

閃電鳥想象了一下,然後無情嘲笑道:「那也太蠢了吧!」

談笑間,前方的海面終於出現了變化。

陳越看到海面上多出了一條由岩漿凝固而成的路徑。

那應該是固拉多走過留下的痕迹。

正好閃電鳥也出聲道:「準備好了嗎?馬上要到了!」

7017k 古銅色的光芒,覆蓋了徐林。

他猛然睜開眼睛,從床上醒來。

他立馬坐直了身體,他的眼角中帶着淚水,喘著粗氣。

愣神了好一會,依然沒有平復心情,徐林有種漲然若失的感覺,彷彿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但他記不起來是什麼。

他下意識的攥緊了心臟處的衣服,他感到很難過,很揪心。

那好像是一個很重要的人。

不,那是群很重要的人。

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像是噩夢。

不,不是的。徐林晃了晃腦袋。

少女的畫面一閃而過。

他呆望着窗外的陽光,嘗試着回憶起那些內容。

但是像是有股力量,制止了他。

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什麼!

徐林抓狂的抓着頭髮,他的眼淚不自覺的滴落,他感覺到他失去了十分重要的東西。

他眼中的淚水開始止不住的滑落,到底是什麼,我忘記了什麼。

他在他的腦中搜索,那些一閃而過的畫面。

一閃而過的人,笑容。

他們轉瞬即逝。

下一刻徐林頭痛欲裂。

「不!!!!!」

「不要連我的記憶都要帶走!!」

「還給我!!!還給我!!!」徐林的眼球已經充血,他在和某種力量拉扯,爭奪。

他的意識和精神彷彿下一刻就會撕裂。

初升的太陽照耀在徐林的身上,他的身上隱約有種力量在匯聚。

轟—

劇烈的爆炸聲,在徐林腦海中炸裂。

虛空中有些無形的東西在徐林身上凝聚。

徐林大口喘著氣,癱倒在了床上。

眼神中儘是瘋狂的他,下一刻閉上了雙眼,待再睜開眼時,眼裏的瘋狂已經消失不見。

眼神變得柔和內斂,逐漸深邃。

下一刻徐林站立起來。

神態形似某個男人。

「「強奪」發動!」徐林吼道。

——

——

什麼都沒有發生。

「嗯?」

徐林觀察了一下自己四周,再看向自己細長的手指,握了握,感受了一下手中的力量感。

「哎。」

徐林嘆了口氣。

「我還以為能覺醒「使徒能力」呢,「石火飛逝」怎麼不把顧飛雄那個混蛋的「使徒」能力帶過來。」

虧我還模仿的那麼像。徐林撇了撇嘴。

……

徐林的記憶都成功的回來了。

徐林眼神深邃,坐在椅子上叼着筆頭開始復盤。

「石火飛逝」就是那枚古銅子彈的「使徒」名字,它的能力是把擊中的人或者物回到過去的某個時間的狀態。

能把物品變的更新,把今天重傷的人類變成過去某個時間段健康的人類,當然他們的身上會有子彈孔。

要救人就先得挨上一槍。給重傷垂死的人補上一槍,然後治療槍傷。

腦補著那個畫面就覺得喜感。徐林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停止了自己胡亂髮散的思維。

也就是說,「石火飛逝」擊中「天堂之匙」后覺醒的能力是全球的範圍的,時間倒流?

不,不對。時間倒流是它本來的能力。全球性是「天堂之匙」的增幅射程的能力,那它的進階能力是什麼,和那個與我爭奪記憶的意志有關嗎?想不通。

徐林搖了搖頭。

他擔心「石火飛逝」會覺醒出自己的意識。變成行走於世間的獨特精神體。那麼就麻煩了。世界級能力的「使徒」精神體,造成的危害也是世界級的。

組織可沒有拿「使徒物」實驗過。

一共就只進行一次人類實驗。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