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東西么?」一個舉著拐杖的老奶奶走了出來,看到自己面前的是一個人類:「好久,沒有人類到這裏來了。」

方寧帶着疑惑「你是?」

老奶奶:「我是索羅亞克。」

方寧走到冰箱跟前從裏面拿出了一個雪糕吃了起來,看着老奶奶說:「你天天就待在,這個小商店裏面?」

「它們喜歡吃這裏的東西,吃完了,我就變成人類得樣子,給商店取貨。」老奶奶看着方寧露出一溫柔慈祥的笑容,並解釋自己在這裏的原因。

方寧沒有感到一絲敵意,而且覺得這個變成奶奶的索羅亞克比別的精靈反而多了一絲人性味,這點倒是意外。

從背包里取出精靈食物:「給,這個就當做雪糕的費用。」

「提醒一句,左邊第三個房間別進,那裏面住着一隻尼多王,非常危險。」老奶奶變回自己原本索羅亞克的樣子,拿着精靈食物就進到裏面的房間。

「觸發B級懸賞:尼多王」

尼多王?

收到電腦說的觸發了懸賞,立馬朝着那個房間走去,並小聲嘀咕道:「這個尼多王電腦給了B級,那是有多強?」

進到房子裏面,聽到動靜的尼多王醒來,直接對他方寧使用絕招百萬噸拳擊,方寧躲開放出精靈:「電擊魔獸,對尼多王用劈瓦絕招!」

尼多王收到攻擊后,對着方寧的電擊魔獸跑了過來並直接抱住,準備要用地球上投,要把它給扔出去。

方寧皺着眉:「十萬伏特!」

尼多王屬於地面和毒系的精靈,所以能夠直接免疫電系的所有絕招,根本是是不可能完成傷害的。

電擊魔獸被扔到了一邊,看着自己的精靈緊緊皺眉,電系絕招用不了,現在能用只有兩個絕招了:「電擊魔獸,對着尼多王用劈瓦絕招!」

對戰持續了好久,尼多王這才被打敗,而電擊魔獸現在也是累的不行了,用精靈收了進去:「好好進去休息吧。」

「B級懸賞完成,等任務完成一起發放獎勵。」

聽到電腦說的等任務完成才給獎勵,但是現在這個前置任務才剛剛開始做,這個離任務完成那還早著呢。

被打敗的尼多王從這個房間跑了出來,方寧從背包里取出精靈食物,把它放了出來,又把能夠恢復體力的波芙蕾給電擊魔獸。

「我們先在這裏休息片刻,過會在出去。」方寧從背包里拿出一個壓縮乾糧放進自己的嘴裏,吧唧吧唧的吃了起來。

方寧心說:現在大概在快走到村子的一半了,等一會直接跑出村子出口,說不定直接能夠遇到,那個閃光精靈呢。

一兩個小時候從屋子裏走了出來,那些房間一個都不進去,直接跑到了村莊的出口處,一個房屋得門開了。

「嘭!」從房屋裏出來了一隻閃光尼多后。

「觸發S懸賞:尼多后。」

一隻閃光的尼多后出現在了方寧的眼前,看着自己身邊的電擊魔獸根本不是閃光精靈得對方,就在這個時候路卡利歐,它自己從精靈球里跑出來了。

方寧眼神複雜:「路卡利歐,您怎麼自己出來了。」

路卡利歐:「路卡路卡……路卡!」

聽到路卡利歐一直路卡路卡的在自己說些什麼,他負責的眼神多了一絲明亮:「路卡利歐,你說我這是在怕么?」

路卡:「路卡路卡……」

方寧眼睛變得明亮,看着路卡利歐:「路卡利歐你說的對,以後得事情以後再說,現在我們要享受當下。」

把店裏魔獸收回精靈球里,看着對面的閃光尼多后,笑了一下:「路卡利歐,我們用雙重進化解決戰鬥!」

方寧:「路卡利歐,子彈拳!」

路卡利歐的子彈拳被躲開,尼多后對着它直接一腳百萬噸飛踢打中路卡利歐,方寧看到後有一絲興奮:「這就是S級的實力么,那就來熱鬧點。」

方寧它還放了出來:「電擊魔獸登場了。」

原本出於平局的局勢,電擊魔獸出現后就有了優勢,那就是二道一的優勢,時間過了一會,尼多后不敵兩個精靈,很快就被打敗倒下了。

「回來吧,電擊魔獸」把電擊魔獸收回精靈球里。

走到倒下的尼多后的跟前,從背包裏面拿出二級的精靈食物,放到了它的面前:「二打一對你不公平,這點能量方塊就算我跟你道歉了。」

「前置任務完成:觸發祁連山任務。」

「B級懸賞完成,獲得獎勵:月亮石。」

「S級懸賞完成,獲得獎勵:來自某個精靈的好感府+35。」

來自某個級精靈的好感度:你的一舉一動被一個精靈看在眼裏,而且它認同了你的做法,對你有所看法。

這個有些意外,居然獲得了某個精靈的好感度,朝着索羅亞克得商店看去,又朝着別的地方看了看:「我很好奇,那個會是什麼精靈?」

剛走出了村莊,索羅亞克從商店走了出來,站在門口朝着方寧看了看就進去了。

走出村莊來到了祁連山的山腳下,發現超夢就在前面等着你,快步跑了過去:「我沒有想到,你還在這裏等我。」

方寧以為只是說說而已。

超夢白了他一眼:「小心點,那,裏面的精靈等級相當於魔獸了。」

魔獸?

聽到實力和魔獸差不多,朝着超夢看去,方寧有點懷疑,它推薦自己來這裏有什麼原因,感覺自己進坑裏了。

「走吧,到時候你還等幫我一個忙呢。」超夢在天空中給自己提升了速度,眼神中滿是對更強實力的嚮往。

方寧:「慢點,等等我!」

。 她沒聽錯吧!

這是郁時盛第一次主動開口要聞卿親他。

唔~心突然甜了一下。

習慣了主動的聞卿,突然變的有些拘謹。她的窘迫被郁時盛發現了,握著她柔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喉結處。

他吞咽口水時,上下滑動的喉結。

輕輕觸在上面的指尖也跟著一起,彷彿跳了一場舞。

聞卿這才發現,洗完澡出來的人沒有穿睡衣,而是一件黑色的襯衣,襯的他禁慾又迷人。

目不轉睛的任由他握著手慢慢的往下,到了領口處停下。「解扣子會嗎?」

小妖精已經傻了,沉迷在他的美色中。

漂亮的小妖精,美的傻乎乎的。

握著的指尖被他低頭親了一下,聞卿愣了。一雙大眼睛明亮又圓潤,心噗通噗通的……

「就像這樣。」他在教她的小妖精解開自己的襯衣扣子。交疊在一起的手,彼此糾纏在一起,溫熱已經逐漸變的滾燙,氣氛的烘托下,兩人都有些動情。

聞卿手稍稍一用力,就被他握緊。

「著急什麼,我在教你。」

「可是我難受。」

「這就受不了了。」

聞卿也是不客氣,拚命點點頭。「你現在看起來就像是一塊美味可口的蛋糕,好想咬一口嘗一嘗。」她這樣說,也這樣說,甚至還這樣幹了。

微抬一下身體,靠近郁時盛。

這個時候,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郁時盛偏偏要勾著她不給。

頭一偏,聞卿直接咬到他的下巴上了。

他是故意的。

聞卿要懲罰他,結果他的動作比自己更快。壓著她一口咬住聞卿的耳朵。

「沒人教過你,不要隨便在男人身上點火嗎?」

還真沒有。

郁時盛得到滿意的答案,細緻入微的開始自己的開墾之路。

「我教你啊!首先……」

郁時盛在她耳朵旁邊吹了一口氣。聞卿的身體有了細微的變化。綳直了不敢動,明眸之中逐漸泛起霧蒙蒙的水霧。

這一口溫熱的氣息,吹的她心都酥酥麻麻的。

輕微的過電感在身體里流竄。

隨之而來還有低沉的嗓音像是裹了一層蜜。甜滋滋之中又帶著魅惑。

輕而喘的聲音和聞卿的呼吸融合在一起,再消失在空氣里。

觸及到一抹冰涼,是他襯衣的的第二顆扣子。

「就像這樣……」

輕而易舉的滑動布料和扣子之間的摩擦。呼~解開了。

她的指尖也觸摸到他的脖子。

聞卿下意識的想要縮回手,又被他緊緊的拽著松不開。

在他面前的時候,所有的術法都已經失去功效。

下一秒,聞卿反握住郁時盛的手,抓著他的手摁在床上。微仰起腦袋,稍微偏了偏,一口咬上男人胸前的第三顆扣子,舌頭靈活的一頂。

開了。

小妖精得意慢慢的邀功。

順著解開的扣子往上,似有若無的親吻,最後唇準確無誤的停在他的喉結處。

薄唇微啟,輕輕的咬了一個不輕不重的牙印。

原本平穩的呼吸瞬間亂了。

「怎麼樣?郁老師,我這個交卷的程度還算是快把!你打多少分呢?」

。 她想了想,朝方秘書點頭示意,「這個好辦,原材料的問題我來解決。麻煩你跟二叔說一聲,讓他不必再操心此事。」

「秦小姐,您真的有辦法?需不需要幫忙?」

方姚不相信,秦舒這麼快就想到了解決辦法,訝異之餘,更多的是狐疑。

秦舒回以對方一個肯定的眼神,沒有多做解釋。

這種時候她原本不應該給自己找太多麻煩。

但剛才一路走來,像方秘書這種明裏暗裏對自己接管褚氏不滿的員工比比皆是。

不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價值,不足以服眾。

而且秦舒也有另一方面的考慮。

韓夢拿到金章之後必定會對褚家展開報復,舒顏既然不在褚氏的產業之內,或許能倖免於難。

只要讓舒顏渡過難關,發展起來,也可以當作一條退路。

最重要的是,秦舒十分明確,這件事情可以找那個人幫忙!

記住網址et

方秘書對秦舒表露出來的自信很是不屑,心裏暗暗嗤著:「褚二爺約了萬山的負責人兩次都沒讓對方改變主意,我就不相信,她能有這個本事!」

正好,今天萬山的負責人就要過來當面解約,對方決心已定,就看秦舒打算如何挽回對方了!

……

今天是秦舒接手金章的第一天,褚序讓人給她準備了個專用的辦公室,在褚洲的隔壁,離秘書辦公處也只有十來米的距離,彼此之間一目了然。

因為要熟悉集團里的人事,加上她約了人在這裏見面,便一直待到了下午。

午休結束后沒多久。

萬山的負責人到了,帶着解約的文件。

自打對方一出現,方姚和身邊其餘三位同事的目光便從辦公電腦前,轉移向了秦舒那方。

她們都很好奇,秦舒打算如何說服萬山那位軟硬不吃的負責人。

秦舒看到走到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只打量了一眼,客氣地打了個招呼:「你好。」

對方冷銳的目光上下掃視了秦舒一番,帶着幾分高傲地哼聲道:「聽說你是舒顏的老闆,解約事宜都跟你交涉?不過不管換誰來,結果都一樣,我們萬山內部經過多次討論會議,早就達成一致的……」

「解約合同帶了嗎?拿出來吧。」

秦舒淡淡地開口打斷了對方滔滔不絕的話語,抬手示意。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