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救我父親去。」

葉秋笑著招呼了一聲。

「嗯,你倆跟我來。」

秦永義一揮手,然後帶著葉秋和施正陽,繼續向地牢行去。

途中又遇到了幾支巡邏的護衛軍小隊,都被秦永義和施正陽出手秒殺了,屍體則被葉秋統統收進了系統倉庫里。

兩個老傢伙不知道那些屍體被葉秋收進了系統倉庫,以為他哪裡搞到了一個巨大的儲物袋,真是羨慕不已。

「秦伯,施前輩,咱們以真面目示人被人看到了之後,到時即便咱逃走了,以後也肯定有麻煩的。」

想起這個很嚴肅的問題,葉秋突然停下了腳步,「我得先製作三張面具,等下咱們三人戴上面具后,再去救我父親不遲。」

言罷,葉秋意念一動,三具屍體便是從系統倉庫里飛了出來,落到了地面上,然後他把屍體的臉皮割下來,開始製作面具。

秦永義和施正陽相視一眼,皆是感到意外,葉秋竟然還會製作面具?只見葉秋製作面具的技術相當嫻熟,幾分鐘內,他就製作好了三張面具,遞給秦永義和施正陽兩人,示意他們戴上。

兩個老傢伙眼眸一亮,急忙接了過來。

「卧槽,這個也太逼真了,葉秋,你這小子製作面具的技術實在是太高明了啊。」

「是啊,簡直就跟真的一模一樣,戴上這面具,咱不用擔心被人認出來了。」

兩個老傢伙戴上面具后,對視了一眼,皆是禁不住嘖嘖驚嘆。

葉秋笑了笑,把最後一張面具戴到了自己臉上,然後他把地上三具屍體又收進了系統倉庫里。

三人換了一副『面孔』,繼續向地牢走去。

不多時。

他們三人抵達了地牢的大門前方。

王宮的地牢真是高大上,地牢大門成一個巨大的「虎頭」型,虎頭的嘴巴就是大門入口,在夜色的襯托下,那地牢大門顯得極為陰森又猙獰。

「你們三人幹嘛的?」

「踏馬的三更半夜跑來這裡,八成是是劫獄的。」 「輕易還是不能攻擊金丹修士的神魂,我的神魂和他們相比還是太過弱小了!」餘明延確定白鯊島主離開后,火速登上了那座無人島嶼。

他雖然用靈刺傷到了白鯊島主,但自己也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反噬,他神魂上的傷勢其實要比白鯊島主還要嚴重。

「若非我煉製符篆的時候可以恢復神魂傷勢,不然我也不能這樣任意的去攻擊金丹修士的神魂。」

餘明延伸手揉了一下腦袋,想要緩解來自神魂上的刺痛感,只是作用不大。

無人島嶼上的環境不適合餘明延煉製玄罡符,他就只能藉助之前的老辦法藉助睡覺讓神魂上的傷勢自愈。

這次餘明延受到的反噬要比之前輕得多,他在休息調養了五天後,神魂上的傷勢就暫且壓了下去。

「這又耽擱了五天時間,我必須儘快多獵殺一些海中的妖獸,然後返回黑水島。」

餘明延神魂的傷勢剛剛有所恢復,就沒敢繼續耽擱時間,直接進入了海洋中繼續獵殺妖獸。

雖然黑水宗的闞力說過最遲三個月船就會出發,但餘明延卻不敢掐著時間點回去,他想儘快回去,避免錯過了這次船隻。

海洋中落單的妖獸依舊十分難以搜尋,餘明延在找了兩天後,才終於再次開張,獵殺了一頭二階初期的魚妖。

這條魚妖雖然只是二階初期的妖獸,但它的體型卻極為龐大。

餘明延在將這條魚妖殺死後,直接帶著這條魚妖回到了無人島嶼,但他並沒有將這條魚妖收起了,而是將在這條新鮮魚妖的屍體上劃出許多道口子,這這條魚妖的鮮血染紅了很大一片海面,濃郁的血腥味也傳出了更遠的距離。

餘明延也是突然想到之前他在那座孤島上遇到的情況,海中妖獸的嗅覺是比較靈敏的,只要他在臨近無人島嶼的海面上弄出濃郁的血腥味,肯定會吸引眾多海中妖獸前來。

餘明延對這個做法是非常有信心的,他將這條魚妖的屍體划爛丟進海水中后,就在岸邊等著妖獸的到來。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就過去了兩個多時辰的時間。

「怎麼還沒有妖獸出現?難道是因為這附近海域的妖獸太少了嗎?」

原本餘明延心中是很有把握的,但是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妖獸出現,讓他漸漸開始懷疑這樣做到底有沒有用。

餘明延焦急地又等了半刻鐘后,平靜的海面上掀起一道波瀾,一條長約丈許的藍白色魚妖出現在餘明延的視線中。

「二階中期的魚妖!」餘明延看到這條魚妖后,臉上露出一抹喜色,他沒有耽擱時間,直接施展靈刺,轟碎了這條魚妖的神魂。

餘明延現在神魂上的傷勢還沒有恢復,他現在動用靈刺攻擊,其實對他神魂傷勢恢復沒有任何好處,但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他的實力和二級中期的魚妖相比,還是弱了許多,而且他也不敢耽擱太長時間,若想儘快將那條魚妖解決,就只能使用靈刺。

「這條魚妖的屍體繼續用來引誘其他妖獸。」

餘明延雙眸看向海水中漸漸浮起來的妖獸屍體,指尖對著魚妖屍體輕輕一劃,一道深深的傷口很快就出現在魚妖的屍體上。

原本血腥味幾乎就要淡去的海面上,血腥味再次變得濃郁起來。

可能是因為之前血腥味的吸引,這次的血腥味傳出去還不到半個時辰,就引來了五條二階中後期的魚妖。

這五條魚妖並不是同一種類,它們出現在那兩條死去的魚妖屍體旁邊,迅速就將這兩條魚妖的屍體啃食乾淨。

然後這五條魚妖很快就展開了極為激烈的爭鬥,它們身上很快就各自出現了比較嚴重的傷勢,從它們體內湧出來的血液,讓周圍海面的顏色變得更為鮮紅。

餘明延站在海岸上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知道最後剩下了一條傷勢十分嚴重的魚妖后,他才使用靈刺轟碎了這條魚妖的屍體。

餘明延將之前戰鬥的五條魚妖屍體全部收進了儲物靈器中,這五條魚妖的屍身並不完整,而且體內的血液也流失許多,只是餘明延現在身上的妖獸比較少,即便是這樣的妖獸屍體,也被他拿來讓血珠吸收了。

這時海面上的血腥味更加濃郁,不到一刻的時間,就又有數條海中妖獸受到血腥味的吸引而狂奔而來。

這幾條魚妖的實力有高有低,高的達到了二階後期,而低的只有一階中後期。

餘明延在看到這幾條魚妖出現后,就直接動用靈識攻擊,將這幾條魚妖的神魂轟碎,然後將它們保存完整的屍體收進了儲物靈器中,以供血珠吸收。

接下來半個多月的時間,餘明延就一直用這樣的方法獵殺附近海域中的妖獸,這麼長時間下來,獵殺的二階妖獸數量已經有不下五十頭。

「周圍海域中的二階妖獸差不多都被吸引過來了,這麼多妖獸屍體差不多也該夠血珠吸收的了。」

餘明延明顯發現現在引來的妖獸數量越來越少,而且引來的妖獸也基本上都是一些一階妖獸。

一階妖獸的實力要比二階妖獸弱很多,它們能為血珠提供的也是非常少的。

「我從黑水城離開也半個多月的時間了,現在也該回去了。」

餘明延腦中有了這個想法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白色靈舟取出,駕著白色靈舟飛快地向黑水島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餘明延從葉安那裡借的黑木舟在受到白鯊島主的攻擊,根本就沒有撐多長時間,整個船身都被白鯊島主轟成了碎片。

白色靈舟的速度要比黑木舟快了很多,餘明延現在所在的地方距離黑水島也並不遠,他駕著白色靈舟疾行了不到一個時辰就再次看到了黑水島。

餘明延在距離黑水島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停了下來,他將白色靈舟收了起來,從儲物靈器中取出一大塊木板,踩著木板向黑水島的方向疾馳而去。

餘明延現在算是黑水城內的修士,他踩著木板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檢查,就重新登上了黑水島。

()

。 「聽我說,你如今沒有了身體,就是一個靈魂體,不屬於維度空間的生物,你的生物本靈體,與坎奈瓦種族的念之羽,具有一定的間接溝通能力……」

「而她,體內最核心的異能量本源,需要我們兩個人合力才行,在此期間,未來很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不可避免的結果,你要小心為上……」

失去了肉體,雷破天變成了一個靈魂體,在地球的生物學上,他等於是一個死人了!

死去之人,早已沒了追求名權利祿的理由,他只想著郭曉飛,心中總有一絲絲的執念,無論如何?都不能輸給他……

「好吧。都是小事。拜你所賜,我是一個死人,就像一個油盡燈枯的火燭,我還顧及什麼黑暗與寒冷的痛苦?」

「……」

「就在剛才,我本想憑我一己之力,切斷她的念之羽,結果我低估了這個傢伙,她是一個跟你一樣的,來自不同星球的星源者。能力之大,我的念體根本無法進之她分毫……」

「呵呵……那你,就認為,咱倆連手就可以了?」

「就憑咱們兩個人,有一人牽制念之羽,一人進入精神之海空間,還有一個,本類生物源核心之處,還需要一個人!」

「誰呀?」

「……」

卡萊恩沒有說話,只是對著右上空的空空如也的氣泡空間喊了一聲,「那個誰,幫不幫?看你是自己人,事成之後,咱們一起逃出這個鬼地方!」

「……」

「……」

雷破天有些慌了,「喂。卡……卡萊恩,你跟誰說話呢?」

「……」

「好。你要答應我,出去之後,要先去找我的星源者,我不能讓他出事……」

「呵呵……你這傢伙,當年的威風呢?就一個破小孩,有什麼大不了?」

「……」

「你在跟億伽講話嗎?」雷破天聽出了億伽的聲音,他想:億伽也在這個地方?那郭曉飛應該也在……

「……行了行了,我答應你,這東西,只有我們兩個人,根本完成不了!」

「卡萊恩,你要知道,咱們三個都是念體,就算進入到她的精神空間,我們也很難達到理想結果……」

「你說,怎麼辦?」

「方才,我看到了一個熟人,這個人,你也認識,興許他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

卡萊恩有些遲疑的道:「什麼?我也認識?呵呵……是你的星源者吧?跟我玩什麼神秘數字?」

「不是的。他早被救走了……」

聽此一言。雷破天心中甚是一陣驚嘆,道:「救走了?呵呵……沒想到,郭曉飛是一個如此這樣的人……」

「不。是我讓他走的,跟他的人品沒關係……」

「魔笛,出來吧!」

「魔笛?!」

卡萊恩大吃一驚,魔笛是一個加隆,是加隆一族之中用來毀滅佧琦坦的國家的秘密武器,向來都是佧琦坦的一大殺手。

「魔笛怎麼會在這裡?億伽,你到底和魔笛說了什麼?」看到了魔笛的身體,驚訝的是,魔笛居然還保留著原先機體的原型。

「別擔心。這只是一個他的空殼,控制魔笛的,是我們的盟友,坎螺牙一族,有了他們的幫助,就大大的加大了我們成功的幾率!」

卡萊恩這才擦了一把冷汗,道:「你這傢伙,我還以為,你叛變了……」

億伽笑笑不說話,加噶(坎螺牙)控制著魔笛的身體,魔笛具有一隻分子彙集與念空轉(念力空間轉移的簡稱)的能力,而且毀滅性極強。

「事不宜遲,咱們開始吧!」魔笛啟動了念空轉系統,與此同時,億伽的念體不受氣泡空間的限制,就轉移到了卡萊恩所處的位置。

這時,散布在空氣中的稀有的微量元素,開始匯聚,在這個微量元素結構之中,有一種靈性分子,是一個可以以念力控制的實在物質。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