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你瞪着你那死魚眼看什麼呢?」

「叫爹!」

葉飛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龍頭之上,龍鬚震動,龍臉扭曲。

「看你大爺!」

此時青色蛟龍發出陣陣龍吟之聲,龍吟響徹天地,宛如水牛一般的聲音低吼無比,他的身軀忽然變大,葉飛連忙向後退,誰知道他要變成一隻什麼狗,咬到自己就不好了。

「牟!」

葉飛囂張的指著青色蛟龍的鼻子說着,青色蛟龍一陣懵逼,他何曾被人打過臉?幾千年都是別人跪拜他,都是他抽別人的臉,從出生開始,他就沒有被人打過臉,如今被這個莫名其妙的三隻眼給打了。

「牟!牟!牟!」

「你激怒了我,該死。」

「竟然敢抽我耳光,我要把你的臉抽成肉餅,我龍族的威嚴不可侵犯!」

轉眼間,一隻龐然大物出現在葉飛的面前,蜿蜒的蛇身,青色的鱗片,怒視的眼睛,渾身上下的威嚴,極其漂亮,他的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

青色的蛟龍出現在葉飛的面前,身體巨大,宛如長城一般,頭部在葉飛的面前怒視着,尾巴在天空的雲端飄揚。

「轟!」

整個青色巨龍,一下子就被葉飛踩在腳下,徹底動彈不得。

青色蛟龍對着葉飛怒吼著,一身龍威狂舞而下,蜿蜒的身軀朝着葉飛猛攻而來,殺氣騰騰的眼睛怒視,他要把葉飛弄死。

葉飛嗖的一下就朝着青色蛟龍而去,一腳踩在龍頭之上,葉飛猛然向下一踹。

「變這麼大個有什麼用?搞得驚天動地的,我當有多厲害呢?」

「我看你這麼大個不順眼,給爹變小。」

「牟!牟!牟!」

青色蛟龍不斷的扭動龍軀,但是在葉飛面前,他根本無從反抗,葉飛現在的強大,不是他能對付的了的。

青色蛟龍慘叫一聲,身體不受控制的急劇縮小,最後縮小成貨車大小。

「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強?」

葉飛一拳打在了龍頭之上。

「牟~~」

「叫爹,我的好大兒。」

葉飛拽著青色蛟龍的龍毛,戲謔的說着。

青色蛟龍此時知道葉飛的厲害,他內心驚顫,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強大的存在,凌駕於他龍族之上,上一次他被封印,是被一千個人間大能給封印的,而如今,葉飛一個人就打敗了他。

「我是你爹,剛才不是說了嗎?」

「砰砰砰!」

葉飛直接在青色蛟龍的腦袋上給了一百拳,每一拳都打的他頭暈眼花。

「放肆,放肆……」

青色蛟龍再一次瞬間暴怒,龍族的威嚴和尊嚴不容侵犯,葉飛不但不回答他的問題,又放肆辱罵他,青色蛟龍怒吼著。

「叫爹!」

葉飛打完之後,繼續讓青色蛟龍叫爹。

「牟~牟~牟……」

青色蛟龍發出一陣陣痛苦的慘叫聲,聲音凄慘。

青色蛟龍的話還沒吼完,葉飛就在他腦袋上打了一千拳,每一拳都打在一個地方。

「叫爹。」

「放肆,我是王,放肆……」

「砰砰砰!」

「砰噴砰!」

葉飛看他不聽話,繼續在他腦袋上打着,一拳一拳又一拳。

葉飛打完之後,繼續對着他說着。

「放肆,你個混蛋,我是王……」

「叫爹。」

葉飛這次在青色蛟龍的腦袋上打了一萬拳后,繼續對着青色蛟龍說着。

「爹~」

青色蛟龍輕聲的叫了葉飛一聲爹,這一聲爹,凌亂了他所有的傲骨和尊嚴,所有的威嚴在葉飛的暴打之下屈服。《通天神婿》第389章這篇論文是我的 「所以眾位長老商議了許久,決定讓你去照看靈果,而且你做些靈液出來,倒入靈果的田地中,還要將靈液倒入朝天宗的各個靈泉內。」

上官默眼神一滯,她在柳中羨和慕然之間看了好幾眼,硬著頭皮,故作茫然道:「什麼靈液?」

諸位長老微微吃了一驚,他們看向白亦清,後者向上官默解釋道:「當初你第一次來到朝天宗,長老們都發現了你身上的秘密,你身負強大的靈氣,完全就是一個移動的靈泉。」

上官默身魂俱震,所以這就是當初長老們見到她第一眼,就非得招她入門派,成為白亦清的關門弟子。

女孩臉上十分失望,慢慢變成心灰意冷,又變成了淡漠。

「原來你們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會那麼殷切地想要收我入門,當初我還在奇怪你們的行為,原來……」

「默兒,我們這些長老真的不是故意利用你,你的天賦真的很好,這是公認的事實,我們也是真的想要收你為徒。」慕然有些抱歉。

上官默定定地看了上位坐着的眾人,她的目光在柳中羨身上停留了好一會兒,淡淡道:「柳掌門,我想單獨和你談談。」

待所有人離開朱慶殿後,上官默眼神冰冷地看着柳中羨,「七年前你便看出了我身負靈氣,七年後,這些長老又看出了我身負靈氣,我深深的懷疑,是不是柳掌門告訴這些長老的,故意將我引入朝天宗?」

柳中羨沒有講話,反而是走到上官默身邊,轉了一圈,沉吟了一會,道:「你身上的靈氣氣息減弱了許多,看來晉陞成萬象期對你有了很大的幫助。有效的替你掩蓋了靈氣散發出的氣息。」

上官默有些懵,心中十分震驚,柳中羨怎麼什麼都知道?

「你早就看出來了。」

柳中羨點點頭,「當年你的靈氣其實還很微弱,並沒有外露多少,半月前見你,時隔了這麼多年,沒想到你身上的靈氣愈發濃郁,這麼強悍純粹的靈氣,絕對是很多人、妖趨之若鶩的獵物。」

上官默沉默了,他說的很對,前日便有一個大妖怪。

他接着說:「但是老夫並沒有告訴慕然他們,更沒有讓他們故意留你下來。」

他回到朝天宗后,江也和慕然把他離開的這些年,門派內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他。

柳中羨自然也知道了幾個月前,慕然他們非的收上官默為徒的事情了。

「江也和慕然就是那樣的性格,他們遇到好的苗子,就像是狗看見了shi一樣。趨之若鶩,恨不得全部搶到門派中來。」

柳中羨說完這個比喻,他看見臉色凝重的上官默臉色更加陰沉了,面如土色。

柳中羨尷尬地捋了捋鬍子,「總之,你對老夫還是有恩情的,日後你在朝天宗內,還是能方便順心些的。」

上官默冷笑一聲,「柳掌門,原來您還記得啊,那麼靈液的事情,可否不做。」

柳中羨表情一滯,果斷說道:「不可。」

上官默哼哼幾聲,「柳掌門剛說過的話,都不算數了嗎?」

柳中羨摸了摸鼻頭,「話可不能這麼說……」

「靈果和靈泉對現在的朝天宗十分珍貴,若是不能將這兩樣東西,照看好,恐怕朝天宗會有大難臨頭。」

上官默一臉不信,柳中羨一臉凝重,繼續說:「靈果…………」

……

……

……

兩個時辰后,莘兒在外頭等著有些焦急了,多次想要衝進去,幸虧白亦清一直在旁邊陪着,否則莘兒就要直接暴動了。

上官默及時從朱慶殿出來了,「莘兒,久等了。」

她看到莘兒旁邊的白亦清有些驚訝,「師尊,怎麼也在這?」

莘兒有些擔憂,她雖然能感應到神尊,也能聽見神尊所能聽到的內容,但是大部分時候神尊都不會對她開放這個功能,「小主子,你怎麼樣了?那個掌門有沒有為難你?」

上官默搖了搖頭,絲毫沒有顧忌白亦清在身邊,「柳中羨說了兩個多時辰,各種威脅利誘,他非的讓我去照看靈果和靈泉!」

「早知道這樣,我絕對不會請外祖父來替他去除心魔!」

這句話在白亦清內心掀起滔天巨浪,掌門何時有了心魔?

「心魔,這是怎麼回事?」白亦清問道。

三人悠悠然從朱慶殿走回了玉笙居,這裏依舊被打理的很乾凈,空氣中飄着淡淡的香氣。

上官默將年少時初遇柳中羨,以及半個月前柳中羨突然來找她的事情,還有如何去除心魔,都告訴了白亦清。

他聽完后,站在玉笙居門口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默兒,為師有些後悔沒有早點出現保護你。」

他是一個極致溫柔的男子,聽完上官默少年時的遭遇,心中五味雜陳,十分同情她洗髓失敗,竟然還被柳中羨的心魔斷了手腳。

當時的她該有多麼絕望啊!

上官默看着說話的白亦清,他的表情十分真誠,十分炙熱,眼中有着很純粹的光芒,她對視了幾眼后,不禁心頭一熱。

女孩喃喃道:「謝謝師尊!」

她需要人保護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以後的她再也不需要人保護了。

……

……

……

第二日,四處走動參觀的新弟子們,在種了靈果的漫山田地旁,看見了一個熟人。

正是上官嵐!

葉雪妍兩眼一亮,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她快步走過去,「上官嵐,沒想到你在這啊!虧的嵐兒還同我說你在朝天宗地位很高,你在的這座山確實很高……啊!」

她正想對上官默動手,卻在離她有一米的距離處,碰到了一堵透明的牆,她猛地撞上去,哐的一聲,在山間回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