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程度的雷劫,相較於九龍滅天劫來說,還是要差上很多啊……」

望著那千丈龍身,傲爽搖了搖頭,輕聲呢喃著,畢竟他曾經獨力對抗過九龍滅天劫,更是經歷過傳說中的劫中劫,所以這種程度的雷劫,對他來說倒真算不得什麼。

傲爽說話的聲音本就很小,而且此時也是很混亂,電閃雷鳴的場景不說,龍吟之聲更是縈繞在所有人的耳朵中,因此他剛才到底說了什麼,還真沒有人能夠聽到。

其實沒聽到還好,若真是讓他們知道,這個處於巔峰靈師之境的武者,便是引出過九龍滅天劫那種層次雷劫的話,恐怕他們會被震驚的說不說話來。

「咔!」

就當雷龍快要攻擊到傲爽之時,蒼穹之上又浮現出大片的劫雲來,這次是因為他的雷劫,勾動出了這些正在衝擊低階天靈師境界的五折,也就是說,引出了天怒。

修鍊之人,本就是與人斗,與天爭,與地搏的逆天之舉。

這也正是為什麼,武者在衝擊靈王的境界時,會引來雷劫的緣故。

「轟!」

大片的雷光,化作一道道幾米粗的光柱,狂猛地自劫雲之中轟砸而下,而且這種轟砸似乎是沒有明確的目的性的,也就是說,在風雲塞中的所有生靈,都有著被轟到的可能。

一名靈師階武者因為躲閃不及,當即被這雷光轟中,皮膚在瞬間變得焦黑不說,一息的時間之後,整個人更是破碎開來,就如同被生生烤酥之後一般,化作幾縷煙塵。

面對這種場景,出奇的是,一眾靈師階武者均是沒有發出任何的驚呼之聲,因為他們已經麻木了,在昨天夜裡,他們已經見到了太多的死亡,比這更為慘烈滲人的,比比皆是。

這種無差別的轟砸,只有寥寥數人還敢懸立於天空之上,其中自然包括劍狂。

「轟!」

三道雷光,驟然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向他轟砸而來。

神色不動,劍狂本人更是不動,只是其背後斜背的狂劍,卻是『鏘』的一聲衝天而起,迸發出萬千道鋒銳的厚重劍芒的同時,將三道雷光在眨眼間徹底絞碎。

「嘭!」

這時,天空之上卻是猛然傳來一道震動蒼穹的巨響之聲,那是傲爽和那雷龍硬拼了一記,浩瀚的魔氣和雷電之力在空中撕扯著,蔓延出一層層,浩大的靈力波動。

一擊過後,傲爽紋絲未動,穩穩地站立於龍首之上,而那千丈長的雷龍,卻是在轟鳴之聲中轟然破碎,化作漫天的雷電之後,逐漸消失於天地間。

「雖然都是千丈龍身,可這雷劫的威力,也是決定著你的能力……」

傲爽還記得,當日的九龍滅天劫,在八龍合一之前,每條雷龍也都是有著千丈的龍身,但也有可能是現在自己實力提高的緣故,他發現即便同樣是千丈的龍身,可剛才那條雷龍的強橫程度,卻是要差上太多。

雷茫四射,不少人都是不由閉上了雙眼,片刻后才適應過來。

知道這時,他們才意識到,或許先前有些小看這少年了,這少年的兇狠程度,恐怕根本不是他么能夠想象的,即便是面對這種程度的雷劫都敢出手,更不要說面對劍狂了。

「轟!」


容不得眾人多想,又是兩條千丈雷龍,自那劫雲之中咆哮地沖了出去,搖頭擺尾之間,龍口之中猛然噴射出幾團由無盡雷光匯聚成的雷球,對著傲爽飆射而去。

「正好如今傷勢痊癒,試試血脈二次覺醒之後,**強度如何吧……」

晃了晃脖子,傲爽的雙臂隨之伸展開,頓時,一陣『噼啪』的響動之聲自骨節中傳了出來,隨後,他更是沒做出任何的防禦姿態,向那雷球沖了過去。

一眾天靈師階的強者們在躲避著劫雷轟砸的同時,還不忘時時關注著傲爽的舉動,而當他們看到前者那足以驚爆人眼球的舉動之時,也是不由發出幾道驚呼之聲。

「這小子,是想找死么?」

「根本不做出任何防禦,直直地沖向雷球?」

「是不是他的靈魂之力太弱了,沒有感覺出雷球之中到底擁有著怎樣的力量?已經相當於低階天靈師巔峰之境強者的全力一擊了,唉,還是太嫩了。」

「驕傲自大,是一名武者最大的敵人啊!」

……

在血脈二次覺醒后,傲爽在身體極為虛弱的情況下,還沒有感受出什麼,可當塑魂造靈丹中的藥力完全爆發,他恢復到巔峰狀態之後,猛然感覺到,自己的傷勢不僅痊癒了,狀態也恢復到了巔峰,而且**強度好似又有了一些提升。

所以他想試試,現在自己的**強度,到底達到了怎樣的程度? 身形一閃,傲爽整個人便是如同融入了那雷球之中般,被那雷球徹底包裹住,雷電之力在此時化作一條條雷電小蛇,『噼啪』地在其身體周圍涌動著,澆灌著他的身體。

這種感覺,不由讓傲爽感覺到了一種束縛感,身軀一震,浩瀚的魔氣頓時涌動而出,不僅將周身那雷電之力徹底驅除,整個人更是如同破天而出的凶獸,狂傲四方。

感受著身體中的情況,傲爽的嘴角處,不由微微翹起一絲弧度,在煉體方面的境界雖然依舊是小成魔軀之境,可煉肉和煉骨,已經有了一絲將要突破至中期的趨勢。

想來,如今也只是缺少一個契機,而這個雷劫,雖然名義上確實是蒼天降下的懲罰,可對現在的自己來說,又何嘗不能利用一番其中的雷電之力,強我魔軀?

而看到那仿若憑空在地面上走了一圈,根本不像是經受過這種雷電洗禮,看起來和剛才沒什麼兩樣的傲爽,即便是眾多的天靈師階強者,都是不由發出一聲聲驚嘆。


「居然什麼事情都沒有?氣息還是如此的強盛?」

「他的**很強,而且靈力也是異常的精純,這小子到底修練了什麼功法和鍛體法決?要知道他如今還只是巔峰靈師,想必經過這道雷劫之後,便會開始瘋狂地突破!」

「對了,誰能告訴我這小子是哪域的武者?師承何處?這等戰力,恐怕靈師階武者中絕對是罕逢敵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可能便是這屆的……王中之王!」

王中王!

聽得此言,眾人不由面面相覷。

在上屆的風雲亂戰中,眾多武者並沒有進入這風雲域,而是分別在各自的遠古戰場中經過了三個考驗,選定出風雲之王后,也就是說一年的時間過後,便回到了靈玉大陸。

可這屆的風雲亂戰,據說是五域的靈師階武者共同進入了風雲域中,分作三個堂口互相戰鬥不說,最後更是要決出一名王中之王來。

雖然這些天靈師階強者沒有親眼目睹,三個堂口互相戰鬥,和風雲之王間的互相爭鬥,可畢竟他們也是過來人,因此也能想象出戰鬥的慘烈,爭鬥的無情。

「不對啊……」

這時,一名天靈師階強者好似發現了什麼,感受了一番后,詫異地道:「天下五域,每個地域中都有大概在五千人的武者數量,可怎麼這風雲域中,只有這四千多人?!」

聞言,眾人這才意識到了事情的詭異性。


正如他所說,天下五域,每域都有五千多人,就算不算上中域和南域的武者多一些,但都進入風雲域后,應該也會有兩萬五千人左右,可現在怎麼只有四千人?

兩萬五千人和四千人之間的差距,那可是整整兩萬名武者!

神色莫名,難道說這屆的風雲亂戰,真的慘烈到了這種程度?使得整整兩萬名武者葬身於此?或是說其中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不管怎樣,還真是讓人難以接受。

劍狂的強橫程度,眾多天靈師階強者是有目共睹的,由此來看,他的弟弟劍子,應該也算得上天嬌鳳楚般的存在,可即便如此,還是被那人斬落於此。

一名天靈師階強者實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之意,環顧左右後,指了指那邊蜷縮在牆角處的清秀少年,說道:「小子,你過來,把那少年的事情與我說說。」

那名清秀少年看了看周圍,心知躲不過去,於是便緩緩走了過來,開始講述起傲爽的所作所為來,從進入風雲域開始,直到剛才將一名妖域大妖驅趕入虛空亂流之中,一字不漏的說了出來……

聽到傲爽的事迹后,一名武者當即大笑出聲。

「哈哈,這小子是我北域的風雲之王啊!不過我怎麼不知道哪個門派能培養出這般妖孽的弟子來?但他打敗了東域的劍子和西域的斜月玲瓏這件事,還真是給我們北域增光!」

他同樣是高階天靈師境的強者,自然不會畏懼於劍狂,所以說起話來,更是毫無顧及。

一名身形魁梧的漢子,卻是濃眉倒立而起。

「就是他殺了我傲弟?我說怎麼看他有些眼熟,哼,不過你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其實根本不用我南冥傲然出手,劍狂那關,料想你也過不去。」

說話之人,便是同樣來自南域,南冥世家的南冥傲然,南冥狂傲的表哥。

一名同樣身材健壯,渾身肌肉如同虯龍,背後斜跨著一把龍形寶刀的壯漢,緩緩自遠處走了過來,在其身上,赫然有著密密麻麻的紋身,其中有巨熊,有猛虎。

「想殺他,先要問過我北域之人,畢竟我們這邊,能夠出現一名這樣的武者,不容易。」

他的嗓音渾厚,整個人也給人一種草莽的氣息,眉毛的濃厚程度,更是要遠超楊天成和剛才的南冥傲然,龍行虎步地大步走來,無聲無息不說,氣息更是異常的凝實。

「他是……上屆的風雲亂戰中,北域的風雲之王,獸神山下來的武者,刀傲!也是一名妖孽級弟子,據說他的刀法狂傲,他本人……更狂傲!」

「他的那把刀,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叫……傲刀!」

「傲刀!刀傲!」

說到這裡,幾乎所有武者在打量了一番刀傲之後,又看向了那邊的劍狂,這兩個人,不僅身份相差不多,實力相差不遠,就連這名字,都是起得相當微妙。

有些人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期待之意,這兩人若是戰鬥起來,誰能笑到最後?

或是說,究竟是……劍更狂?還是……刀更傲?

「嗷嗚!」

這時,大片的龍吟之聲,自劫雷之中傳來,將眾人從各自的思緒中拉了回來。

盤踞於劫雲之內的幾條千丈雷龍,好似有著靈智一般,在見到剛才的空間沒有任何的收效后,其中一條雷龍頓時仰天一聲龍吟,整條龍身化作一團百丈高的雷球,轟向傲爽。

雷球之中,蘊含著極為兇悍的雷電之力,這等程度的力量,恐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尤其是那不斷傳來的『噼啪』之聲,更是聽得眾人頭皮發麻。

雷球的速度很快,上一刻還在雲海之中,可在此時,已然來到了傲爽的頭頂處。


而望著那近在咫尺的雷球,傲爽的神色中,也是出現了一絲凝重。

他的靈魂之力,自然不像剛才的天靈師階強者想象中的那般稚弱,反而是達到了一印人魂師后,尤其是修鍊了魔魂古印那般強橫的凝魂之法。

「來吧!以雷電之力,強我魔軀!」

沒有任何的猶豫,傲爽的眼中泛起毅然之色的同時,整個人也是瞬間被雷光淹沒……

此時的傲爽,入目之中滿是細碎的雷光,身體在一陣輕微地顫抖后,道道雷電在和身體的碰撞之間,發出『嗞嗞』的悶響之聲,滿布其身。

如果說剛才那雷球之中的雷電之力是後院的小蛇,那這雷球中德雷電之力,就如同那附骨之軀,異常的頑抗,透過每一個毛孔,鑽入身體中,在轟砸著傲爽的肌肉骨骼。

「嘶!」

即便是在煉體方面達到了小成魔軀之境,可在初一在感受到這種感覺之時,傲爽還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好似鋼刀利劍刮骨,又似身入滾燙油鍋,極為的痛苦。

雖然滿面被憋得通紅,但出於那磐石般的心性,傲爽還是沒有發出任何痛苦地慘叫之聲,反而是竭力地讓自己平靜下來,一味的慘叫,或許也是一種發泄的方式,可並不適合他。

「啪!」

在強大的雷電之下,傲爽身上的衣衫盡解碎裂開來,只見那原本白皙的皮膚,居然在這雷電之力的淬鍊之下,時而變為古銅色,時而變為湛藍的雷霆色彩。

那晶瑩剔透的黑色魔骨,更是浮現出一層淡藍色的雷電。

雖然這股雷電之力確實極為強橫,如果換做尋常的巔峰靈師,就算是中階天靈師,恐怕也早就被轟成碎渣,但小成魔軀的**強度也是異常兇悍的。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雷電之力破碎身體機能的速度很快,起初傲爽的身體確實受損多半,可隨著時間的流逝,身體中本能地出現了一種抗性,恢復傷勢的速度,也逐漸和破壞速度達到了一種平衡。

而先被破壞,再修復之後,傲爽的身體也是變得越發堅韌起來,這其實也是一種適應的過程,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不過這種過程,無疑是極為痛苦的。

誰又能想到,傲爽之所以有著這般舉動,正是想要利用這雷劫中的雷電之力,來淬鍊自己的身體?這等瘋狂的行為,就算是一般的靈王境強者,都不敢輕易嘗試。

劫雷一道接著一道,一團連著一團,開始不停地鑽入那雷球之中,化作一縷縷精純的雷電之力,傲爽在此時,甚至有種自己處於一個大水泡中,被水流包裹的感覺。

這足以體現出,雷電之力到底多麼密集!

密密麻麻的雷電之力,在身體周圍肆虐一番后,如同翻天的海浪,滲透入身體之中,反覆地錘鍊著傲爽的身體,頗有一番不把這具肉身徹底破壞,絕不收手的架勢。

雷光閃爍,電弧環繞。

此時的傲爽,竟如同那手握雷霆,執掌風雲的戰神! 蒼穹之上,劫雲大片的涌動著,那千丈雷龍翻滾著,似乎根本不知道何為疲倦,一條、一條的向雷球之中涌去,那讓人頭皮發麻的雷電之力,根本無窮無盡。

在剛開始時,傲爽的身體在那萬鈞雷霆地不斷洗禮之下,身體中也隱隱地出現了一絲抗性,變得更為堅韌,骨骼和肌肉的強度也是大增,宛若獲得了某種新生。

可隨著雷電之力的不斷增加,即便以傲爽的身體,都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