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們這麼多人聯繫過來,你究竟是怎樣處理的呢?」

「這麼多人聯繫咱們我當然必須得挑一些有價值的人了,我在其中選了一些看著會有發展勢頭的明星簽約下來了,至於那些能力平平的人我全都拒絕了。」小唐抬起頭來對著顧可彧有些驕傲的說道。

隨後他也補充了一句:「咱們工作室現在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了,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得來的!」

「小唐,我真沒看錯,你是一個合格的經紀人,而且現在還越來越優秀了!」顧可彧毫不吝惜自己的讚美之詞,對著小唐就是一番誇獎。

小唐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住後腦勺,臉就更加紅了。

因為這次網上曝光了江映寒簽約顧可彧他們工作事情的消息,所以好多明星都跟風前來,想要毛遂自薦加入顧可彧的大軍旗下,這一舉動無異於為工作室打開了市場。

不但那些業界響噹噹的經紀公司都知道了顧可彧工作室的存在,而且就連普通的路人粉們也知道了這樣一個工作室。

這件事情發生之後,顧可彧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太大改變,除了平日工作室的運轉更加忙碌之外,她還是每天繼續安下心來,在《千山雪》劇組裡邊拍戲。

因為之前有小人在背後算計的緣故,所以這部戲的拍攝進度比同期劇組來說慢了很多,但是導演對顧可彧這個災禍體質的很人是寬容,絲毫沒有要責怪的意思。

但是導演越是這樣表現顧可彧心中就越是愧疚加感激,所以她私底下也不斷磨礪著自己的演技,爭取拍攝期間一次就過,盡量不耽誤大家的時間。

好在經過這麼久的沉澱,她的演技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連導演看的都是讚不絕口。

現在仙俠劇還沒有真正的打開市場,而且在這部類型劇作裡邊根本沒有說的出名號的代表作來,所以網上的網友們對於顧可彧的新戲並不是很關注,並且始終都是一個消極的態度。

如果現在網上都沒有炒起熱度,那隻會讓開播之後的收視率反響平平,宣傳組們為了這次精心製作的新戲能夠得到更好的回饋,所以提前曝光了顧可彧和江映寒兩個人作為主角的宣傳海報。

這劇組是找了國內知名的設計大師操刀,畫風極其玄幻絕美,所以只是放了三兩張海報出來之後,網上立馬就炸了鍋。

「我的天吶,這究竟是誰做的造型,簡直太美了吧,我真是沒想到顧可彧這樣的臉蛋兒竟然能夠出塵脫俗到這種地步!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這部劇恐怕又會引來新一輪的爆點了!」 方逸天滾出來之後不由感嘆這世界要是永遠都這麼清靜就好了,最好時間能夠定格住,那麼他就能夠把這兩個美女此時此刻的美妙春光一直看在眼裡!

不得不說,此刻林淺雪與甄可人的臉上表情還真是精彩之極,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眼中流露出震驚、驚詫、嬌羞、羞赦等等神情。

突發事變之下,林淺雪的雙手更是禁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口,似乎是忘記了她此時此刻是一絲不掛的,白白便宜了方逸天的目光直接肆無忌憚的從她那白皙嬌柔的身軀上一掃而過。

「咳咳……」方逸天一陣乾咳,臉皮厚的他自然是第一個反應了過來,說道,「我只是路過,你們直接無視我,那個啥……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方逸天說著便如同抱頭竄鼠的過街老鼠般正欲逃出去。

林淺雪反應過來,連忙蹲下身將腳下的睡裙穿起來,一張臉滾燙得像是被火燒,整個人嬌羞欲滴,恨不得一頭撞死。

「方逸天……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小雪,你……」甄可人看看方逸天又看看林淺雪,暗暗猜疑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方逸天正想解釋,豈料林淺雪卻是搶先著義憤填膺的指著他,先下口為強的指著他,怒聲說道:「方逸天,你這個混蛋,你怎麼會出現在我房間里?你、你還躲進我的衣櫃中,你好可惡!」

方逸天再次木然,含血噴人也不至於這樣吧,明明是自己來幫她按摩來著,她居然反咬一口,說自己是潛進她房間里躲進衣櫃中偷窺她來了?

方逸天看著甄可人眼中那驚詫而後慢慢轉為惱怒的目光,再看看林淺雪那嬌羞的含帶著一絲楚楚動人的眼神,他頓時明白林淺雪這不過是再給自己找個台階下,怎麼說她也不能在甄可人面前承認她是讓方逸天躲進衣櫃中的吧,如此一來,甄可人可就猜疑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罷了罷了,看來老子還真是個天生背黑鍋的料!

方逸天暗嘆了聲,笑了笑,說道:「誤會,誤會,那個啥,我先出去,待會再跟你們解釋吧!」

方逸天說著不顧身後那兩道凌厲的目光,撒開腿飛快的溜了出去。

方逸天走下樓后心中唏噓不已,都怪那不早不晚的噴嚏,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如此尷尬的一幕,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呃,他還是會打那個噴嚏!

雖說背了黑鍋,不過自己也是佔盡了便宜啊,腦海中回放著林淺雪那雪白身軀……方逸天一陣口乾舌燥!對了,還有穿著T-back的甄可人,這冷傲美女脫下衣服的還真是個小妖精,迷死人不償命的妖精!

走下樓後方逸天泡了壺茶,細細品著,讓自己那激動澎湃的心情逐漸平息下來。

約莫過了二十分鐘,林淺雪與甄可人換了一身衣服之後便走了下來,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方逸天,林淺雪芳心忍不住怦怦跳動起來,臉上的那一抹暈紅更甚,輕咬著下唇,眼中儘是羞赦之意。

她心知,自己方才一絲不掛的身體肯定是被這個混蛋看去了,想想自己冰清玉潔的身體還從被任何一個異性看過呢,卻不曾想竟是被這個混蛋看了去,心中大羞的她恨不得將方逸天給剁成肉醬。

不過想想那也不是方逸天的過錯,如果起初她不是讓方逸天藏身在衣櫃里,如果不是甄可人出其不意的脫下她的睡裙……那麼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殊不知,她的身體在此前早就被方逸天偷窺了個遍,今天對於方逸天來說不過是梅開二度而已。

看著這兩大美女走下來,方逸天早就準備好了被臭罵一通的準備,罵就罵吧,反正……自己充耳不聞就是。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甄可人徑直坐在了他的身側,臉上還綻放著可人的笑意,看著他,那饒有深意的美眸直瞪他一陣心裡發虛。

「哈,那個啥……剛才我什麼都沒看到,當時太緊張了,眼睛都假性失明了,心中那個後悔啊……」方逸天一拍腦袋,臉上是一副追悔莫及之色。

旁邊的林淺雪聽了之後心中又氣又恨,羞愧不已,她突然有種殺人的衝動,這混蛋明明是什麼都看去了還在那兒裝,要不是事先跟甄可人約定好了,此刻的她鐵定是暴走了。

「你還沒來得及看啊?那我再脫一遍給你看,好不好?」甄可人眼眸勾勾的看著方逸天,俏生生的說著,別說看,她全身都被這個混蛋摸光了,看也無妨。

「咳咳……你也知道,我這人臉皮薄,算了吧……」方逸天乾咳了聲,有點心虛的說道。

「哦。真是有你的,竟敢偷偷潛入小雪的房間,還看到了……卻不知這件事要是被蕭姨還有遠在國外的林叔叔知道了會怎麼樣哦。」甄可人嘿嘿的笑著,說道。

方逸天心中一驚,險些從沙發上跳起來,連忙說道:「誤會,誤會,有時好商量,一場誤會何必搞得人盡皆知呢,對不對?」

「怕啦?要我們保密也行啊,不過你得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甄可人循循善誘的說道。

「什、什麼條件?」方逸天不禁問道。

「你剛才藏在衣櫃里也聽到嘍,我今天要跟別人賽車,小女子我呢對你的車技是十分折服的,因此我想讓你幫我出面,在賽車上勝過那個慕容家的混蛋,看他還囂不囂張!」甄可人氣呼呼的說道。

「賽車?」方逸天苦笑了聲,那活動都是吃飽了沒吃撐著的富家公子玩的遊戲,他可不想參與,便苦笑著說道,「我說姑奶奶,你看我一個至今都沒駕照的人,能夠幫你去跟別人賽車嗎?你這分明是為難我嘛!」

「為難?好啊,」甄可人站了起來,轉向林淺雪,說道,「小雪,我給蕭姨打電話,你給你爸爸打電話,讓蕭姨回來為我們兩個弱女子主持公道吧!」

「什麼?別別別……」方逸天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這事要是讓蕭姨知道了那可不得了,他臉上一陣賠笑,說道,「有時好商量嘛,不就是賽車嘛,大不了我豁出這條老命了還不成?」

甄可人眼中立即閃過一絲奸計得逞的欣喜之極,開懷的大笑著,走過去挽著方逸天的手臂,說道:「這麼說你答應啦?真是太好了,耶……」

方逸天一陣苦笑,心想著老子能不答應嗎,你兩人分明是合夥了要挾老子,可憐老子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還真是他娘的進狼窩了! 方逸天苦笑了聲,為今之計也只好答應甄可人去跟別人賽車了,雖說不知道那個對手是誰,但聽甄可人聽說是慕容家的,他不由暗忖該不會是慕容晚晴的什麼家人吧?

而這時甄可人已經撥通了一個電話,對方接了之後她開口冷冷的說道:「慕容軒,你不是約了今天跟我比賽賽車的嗎,跟你說,老娘答應你了!不過事先聲明,你有幫手我也有幫手,今天的比賽不是我參加,而是我請來的幫手替我參賽,你敢不敢?」

「哦?還請了幫手? 玄天后 哈哈,我慕容軒有什麼不敢的!不過既然這次玩大的那麼就不去賽車俱樂部了,直接去郊外的工廠車道賽車,如何?」電話里傳來一個年輕人的聲音。

「行,那麼就工廠賽道見吧!」甄可人說著便掛掉了電話。

掛掉電話后甄可人看向方逸天,說道:「我們走吧,現在就過去,方逸天,我跟你說,這一次你可一定要贏,不然我可就要當那個混蛋的女朋友了!」

方逸天聞言后眉頭一皺,忍不住斥聲說道:「賽車賭什麼不好,你非要將自己押了進去,你就這麼不愛惜你自己嗎?」

潛意識裡,方逸天已經把甄可人當成是自己一個人擁有的女人,因此聽到她將自己作為賭注押了出去之後心中竟是有些怒氣。

甄可人聞言后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暗中卻是竊喜不已,心想原來這個混蛋還是很在乎自己的呢。

畢竟,與方逸天有過兩次糾纏不清的實質性關係之後,她也情不自禁的把方逸天當成是自己的男人了,她當然在乎方逸天對待自己的態度。

「我們走吧,小雪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助陣去!」甄可人說著便拉起林淺雪的手朝外走。

方逸天坐上了自己那輛普通的賓士轎車,林淺雪則是坐上了甄可人的寶馬轎車,按照甄可人所說的她需要回去取車,就是她那輛用來比賽的跑車法拉利F360!

驅車來到了甄可人居住的高檔住宅區,這地方方逸天也曾來過,還在甄可人的家裡跟這個冷傲美女翻雲覆雨了一番。

他知道甄可人家裡的背景不簡單,這點可以從她所擁有的兩輛座駕可以看的出來,一輛是寶馬Z8一輛是法拉利F360,這兩輛車子的價格加起來都超過了四百萬,絕非尋常的有錢人家可以提供得起的。

甄可人從車庫中將那輛法拉利F360開了出來,那輛寶馬車則是留在了車庫內,而後便是驅車朝著賽車的賽道場飛馳而去,方逸天在後面開著車慢悠悠的跟著。

不得不說,這一款銀亮色的法拉利轎車還是很惹眼的,在公路上飛馳而過,留下的是一道亮麗的流線型曲線,惹起了旁邊許多車主的紛紛側目。

半個小時后,方逸天緊隨著前面的法拉利驅車趕到了郊外一處廢棄工廠的停車場前,還未驅車趕至,他便遠遠地看到了前面停車場處停著一排轎車,約莫有七八輛,一輛輛轎車莫不是車漆鮮艷,車身流暢,遠遠看著像是一隻匍匐在地上的蛤蟆!

他很是不懂,為啥這些價格昂貴得離譜的跑車的車型都設計得跟只蛤蟆或是蝙蝠差不多,難道這樣就很有型?

但不得不說,開著前面其中任何一輛頂級跑車出去溜達一圈,特別是去那些藝術院校,一分鐘之內肯定有著N多的藝術院校的美女貼身上來,這就是這些超級跑車的魅力!錢,果然是好東西!

方逸天開車到前面並排著甄可人的車子停了下來,走下車后朝前看去,果然,前面的這些造型獨特,成流線型的頂級跑車都是國際上的著名的跑車品牌,布加迪威龍,蘭博基尼,法拉利,保時捷,瑪莎拉蒂……

方逸天輕嘆了聲,這裡都可以成為天海市名車車展了。

前面那些排列著的名貴轎車的空地前聚集著九個年輕男女,其中一個年紀約莫二十三四歲的年輕人看到甄可人走下車之後便吹了聲口哨,朝著甄可人走了過來。

他身上穿著一套范思哲的衣服,隨意中顯示出了他那身份高貴的氣勢,面白如玉,倒也是很英俊,不過目光有點邪邪的,特別是看到了甄可人以及林淺雪這兩個在天海市公子哥中如雷貫耳的大美女他眼光更是大放異彩。

「慕容軒,我可沒食言,向你挑戰來了!」甄可人冷冷說道。

慕容軒嘿嘿笑了笑,說道:「我隨時恭候,賭注不變吧?哈哈!對了,林小姐,能夠再次見到你真是榮幸,歡迎來到這裡觀賞我們的賽車。」

林淺雪淡淡地應了聲,下意識的跟慕容軒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慕容軒身為天海市有錢公子哥中的頭目,他的一些花邊事迹林淺雪早有耳聞,因此她心中並不喜歡這個只會玩車玩女人的紈絝子弟。

「對了,可人,你說你找了幫手,是誰啊?讓我大開眼界一下?」慕容軒說著目光瞄向了一旁的方逸天,心中冷笑不已,心想甄可人該不會是找了這個一個鄉巴佬的男人來跟自己賽車吧?

「就是他,他叫方逸天,就是我找來的幫手,哼,別怪我不提醒,他的車子可是出神入化。」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甄可人這時候當然懂得要給自己的男人掙足面子。

「哈哈,可人,你就找了這個小子過來跟我比?哈哈,真有你的啊,是不是輸怕了啊?」慕容軒口中一陣狂笑,他看著方逸天穿著普通,打扮老土,偏黑的臉上帶著一絲滄桑之味,可見平時也是生活在底層之人,既是如此,哪有時間跟金錢來玩賽車?

一個沒玩過賽車的傢伙居然膽敢來向他挑釁,他除了放聲狂笑便是深深的不屑!

方逸天沒去理會慕容軒的狂妄傲慢,對於他來說,跟慕容軒鬥鬥嘴皮子純屬是閑了沒事幹,他將甄可人拉到一邊,跟她尋味此次比賽的賽道問題。

賽車,最重要的當然是要了解賽道,否則你都不知道賽車的路線,怎麼賽? 「樓上怎麼說話的呢?我們家可彧本來就很美好不好?要怪就怪以前的造型師實在是太沒有能力了,每一次的造型都不能表現出她的發光點,不得不說這次《千山雪》劇組的服裝道化是真真上心了的,可彧怎麼這麼美,完全就是仙女下凡呀!」

「我本來之前對這部玄幻大劇沒有什麼期待的,現在看的海報之後實在是太迫不及待了,期待顧可彧的炸裂演技,期待絕美千雪!」

不得不說宣傳組這次做了一次很好的宣傳示範,這精美的海報一放出去之後,網上立馬就掀起了熱度,好多吃瓜網友們都紛紛表示一定會支持到底。

本來現在仙俠劇根本還沒有怎麼打開市場,但這是因為這次網友們的回饋讓好多導演們都看到了先機,就在《千山雪》還沒有結束的期間,就已經有好多劇組宣布其他仙俠劇開機了。

為了讓這次的熱度不斷,宣傳組的工作人員們每隔幾天就會製作一輪精美海報放到網上去,官方微博下邊每天的評論都是成倍增長。觀眾們對於這部年底就要放出的新戲也就更加期待了。

有了網上大家的支持,顧可彧他們這些演員們也就更加賣力地拍攝這部新戲了,想要拿出最好的演技去回饋大家。

《千山雪》現在的拍攝還沒有到達尾期階段,就算是拍攝完成之後也必須經過新一輪的打磨,但是就算離播出的日子還有好一陣,也絲毫沒有掩飾它在網上的熱度。

除了有很多八卦記者們每天放出消息和報道之外,就連顧可彧他們拍戲的影視城外邊也來了不少想要一看究竟的粉絲。

雖然這龐大粉絲群體的到來,讓顧可彧他們的日常工作有了不少的麻煩,但是每個人也是樂在心裡的。

想來如果按著現在的勢頭髮展下去,這部仙俠劇很快就會成為今年的黑馬,說不定又會一舉拿下很多獎項了。

現在夏天雖然差不多快要過去了,但是也還是熱暑沒有消減的,顧可彧早上起床之後,就覺得身上已經多了一層薄汗,打開窗子又感覺到一種沉悶的空氣飄了進來,整個人被壓迫的就是止不住的深呼吸了好幾口。

「看這個天氣估計是要下雨了,你還是帶把傘吧。」唐黎佳站在陽台邊看了外邊兒昏沉沉的天色,對著顧可彧就是提醒著說道。

「還是不用了,我不喜歡打傘,而且我打車過去,到劇組裡邊耽誤不了多久,肯定不會被淋到的。」顧可彧回絕了她的好意,拿起外套就穿在了身上。

「你還是把傘給帶走吧,你身上的傷口還沒有好完全,千萬不能再淋雨了。」

唐黎佳和小唐相處久了也變成了一個十足的管家婆,現在更是不依不饒的對著顧可彧說道,又是從旁邊抽屜裡邊拿了一把傘想要硬塞給她。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絕對不可能淋到半點雨的!」顧可彧俏皮的說完之後就吐了吐舌頭,打開門就快速的走了出去,把門一關唐黎佳的聲音隔絕在裡面了。

現在已經到了尾春季節,馬上就快迎來夏天了,空氣中帶著那一絲絲的悶熱讓顧可彧渾身黏糊的難受,恨不得跳進游泳池裡來回遊幾圈。

臨走的時候唐黎佳說的話是對的,看著這烏壓壓的黑雲籠罩下來,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下大雨了,春天的暴雨說來就來,而且一點讓人都沒有準備。

顧可彧皺著眉頭看了看不遠處翻滾的烏雲,連著心情都變得沉悶了幾分。

小文現在雖然沒有在公寓裡邊同顧可彧一起生活,但是她每天也提早了過來的日子,她們兩個正好一路搭伴去劇組。

車子才一開到劇組外邊就已經為擁了好多粉絲,這些瘋狂的粉絲自從精美海報放出來之後,就整天不著家似的圍著影視城,給顧可彧他們帶來了不少的煩惱。

今天她更是特意起了個大早就是想要避開人群,但是沒想到這些粉絲的敬業程度比自己還過分。

「小文,待會兒就麻煩你了!」顧可彧趴著窗戶向外看了一眼之後,轉過頭對著小文叮囑的說道。

「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小文信心十足的對著顧可彧點了點頭,然後猛地聲呼吸一口氣握緊了車門把手,轉過頭對著她說道:「老大你現在準備好了嗎?我馬上就要下去了。」

「好了,咱們下去吧。」顧可彧點了點頭,小文推開車門,她們兩個立馬就走了下去。

「天吶!顧可彧!大家快看啊!」

如果不是這幾天接二連三在影視城外邊看見粉絲圍堵的情況,顧可彧也想象不到他們竟然可以有這麼瘋狂,那些人手上還拿著燈牌和應援的手幅,看著顧可彧猛的一下就衝過來把她圍擁在其中了。

「你站在我旁邊替我擋住!」

粉絲的尖叫聲此起彼伏,自己如果不說大聲一點小文根本就聽不清楚。

小文張開了自己的手臂,對著顧可彧點了點頭,然後一邊慢慢往前走著一邊對著那些粉絲大聲說道:「請大家都冷靜一下,我們現在要進去組裡邊開工,麻煩讓一讓!」

她平日里說話就是輕聲細語的,現在使足了勁兒喊出來周圍的人也絲毫沒有注意,這點聲音比起粉絲瘋狂的尖叫聲來說根本就不足一提。

顧可彧早就察覺到了時機,趁著小文對那些粉絲說話時,在她的庇佑之下立馬就進了影視城裡面,小文落在後面那些粉絲立馬就向她圍擁過來了。

他們更是看著顧可彧的身影,不斷的向影視城裡面圍涌著。

「顧可彧!檸檬永遠跟隨!」

「可彧!合個影吧!」

那些粉絲的聲音非常大,就連旁邊過往的行人都聞聲抬頭向著這邊看了過來,顧可彧腳下也沒停歇,大步往著影視城裡邊走去,看著小文狼狽的沖了進來,心中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她雖然有一些鐵杆粉絲,但是也算得上是極少數的,就算平日里有粉色來接機為她做應援,但是也從來沒有達到這個瘋狂的程度。 方逸天從甄可人的口中也得知這一地帶是天海市這些富家子弟們經常賽車的地方,賽車的路線就是沿著前面那條沿山而建的盤山公路,這條寬闊的公路蜿蜒而上,直上峰頂,到達頂峰之後跟著一條折回市區的高速路接軌,順著這條高速路也可以返回來原點。

因此整個賽車的經過就是開始順著這條沿山而建的公路到達頂峰,而後順著接軌的高速路返回原地,誰第一個返程回來誰就贏了比賽。

方逸天聞言後點了點頭,抬眼看向前面的那座山峰,山峰不算高,遠遠看去,整個山道瞭然於目,不過俗話說山道險峻,這條山道基本上都是三百六十度的轉彎口,曲曲折折,因此頗為險峻!

而且山道的旁側並沒有設立護欄,稍有不慎就有車子偏軌掉落山崖的可能,因此異常的危險。

不過話說回來,這野外賽車的魅力所在究竟是最求驚險刺激,因此越是曲折多拐彎的路段越是精彩紛呈,而最為精彩的階段就是在轉彎道的時候,車子轉彎的時候車手不得不考慮到自身的安全因素而降低車速,這個時侯就是考驗一個賽車手的技術的時候。

如果轉彎的時間能夠快那麼無疑是佔據了極大的主動權,往往超車也是發生在轉彎道的路段上,因此可以說彎道超車就是在野外賽車最為精彩刺激的看點了。

要不然,直接在賽車俱樂部的直線賽車道上比賽,誰的車子性能好速度快那麼誰就可以穩拿第一,技術倒是顯得不那麼重要。

對於整個賽道瞭然於胸之後方逸天嘴角邊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而後他轉頭目光平靜如水的看向了不遠處的慕容軒。

不知怎麼的,被方逸天的目光注視著的時候,慕容軒心中泛起一絲的錯覺,恍惚間覺得面前這個他看不起的男人化身成為了一匹睥睨天地間的狼,而他,僅僅是顫抖在狼口之下的一隻小羔羊!

這,是一種無形的氣勢,僅僅是一個平靜如水的眼神也能傳遞出一個人身上的氣勢。

「你叫慕容軒?說吧,這比賽的賭注怎麼押?」方逸天懶洋洋的點上了根煙,淡淡問道。

「我此前已經跟可人說過了,輸了那麼她就要當我的女朋友,如果你贏了那麼我就賠我那輛法拉利F458的跑車。」慕容軒冷笑了聲,說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方逸天突然之間破口大罵,聲震如雷,身上隱隱泛著一絲的怒氣,他接著冷冷說道:「你他媽的以為可人就值你那輛鳥車區區幾百萬而已嘛?去你娘的,就算是前面的所有車子加起來在我眼中也比不上可人一個!這樣的賭注你還他媽的想得出來,不要逼我罵你小學沒畢業!」

方逸天這一頓暢快淋漓的破口大罵直讓在場的人一陣錯愕,甄可人也一時愣住了,反應過來之後不知怎麼的,心口湧起一股暖意,她下意識的眨了眨雙眼,眼角還是忍不住的微微濕潤起來,原來,自己在他心中的定位竟是那麼的高!

借心暖愛 前面那七輛頂級跑車加起來起碼有好幾千萬,可在他的心中,那幾千萬都比不上她一個人重要!

如果不是礙於林淺雪在場,她還真是控制不住的撲入了這個男人的懷中,姑且不說他所說的是否是真的,單單是為了那一句話她也心甘情願的將自己委身於他。

慕容軒愣了愣,而後一張臉迅速變黑,冷冷的說道:「小子,不要出口罵人,不然你會吃不了兜著走!」

「是嗎?哼,大爺我今天心情不錯,有兩美女陪著,不然我還真是忍不住把你罵個狗血噴頭,在你眼中女人是隨時可以交易的商品,在我眼中則不是!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我跟你道不同,我就是罵你,怎麼了?」方逸天冷笑了聲,不以為然的說著。

而這時,慕容軒的後面走來了三個年輕人,身後還跟著幾個性感火辣模樣艷麗的女孩,這些女孩如果沒有林淺雪跟甄可人在場那麼無疑是美艷奪目的,可是,有了林淺雪跟甄可人在場之後她們的美艷可悲的淪落成了綠葉襯紅花。

「阿軒,怎麼回事?」走過來的年輕人中,一個為首的俊美之極帶著一股睥睨傲氣的年輕人開口問道。

「凌少,沒什麼事,這傢伙不識好歹,還出口罵人,看我待會怎麼在賽道上狠狠的羞辱他!」慕容軒冷冷的說著,面對著迎面走來的這個年輕人的時候,他的語氣極為恭敬。

事實上,慕容軒口中的這個凌少正是京城大少凌天,而凌天身邊的那兩個年輕人正是隨他前來天海市的劉偉與李達。

凌天的目光掃向了方逸天,而後,一絲隱藏在目光深處的森寒眼神飛快閃過,心中想起了個人,而後他暗暗冷笑了聲,不再說話。

「那麼,你想怎麼個比法?」慕容軒冷眼看向方逸天,問道。

方逸天目光看向了前面的那七輛頂級的豪華跑車,淡淡說道:「那輛蘭博基尼是你的車?就用你這輛車做賭注好了,輸了,車子歸我!」

「什麼?」慕容軒心中一驚,這輛車可是他當初苦苦哀求著他的父親,最後還是瞞著家裡面的那位老爺子花了血本買回來的,買回來之後一直都不敢讓老爺子知道,偷偷藏著,他將自己這輛車視為生命,誰知方逸天一開口就是要他這輛蘭博基尼作為賭注。

「那麼你有一千六百萬作為賭注嗎?我那輛車可是值此價錢的!」慕容軒冷笑了聲,反問道。

方逸天聳了聳肩,攤手說道:「抱歉,別說一千六百萬,我傾家蕩產也湊不到一萬塊錢,還真是讓你失望了!」

「他媽的你玩我是不是?沒賭注你還開得了口指定我那輛車作為賭注?」慕容軒有種被玩耍的感覺,禁不住勃然大怒的說道。

「別發火,弄怒傷肝,你的腎已經很不好了,再傷肝那麼……哎!」方逸天嘆了聲,調侃的說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