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加快速度打掃戰場,然後繼續前進,我去會會那暗金王。」

打掃戰場,小火龍往外搬屍體都耗費了好幾天,陳青這才向著中央城飛去,看著他的身影消失,眾頭領直搖頭,貌似這次又沒他們什麼事了!

龐大的中央城鎮守著通天柱,陳青一飛到上空就被發現,城裡不是沒有會飛的強悍生物,可沒人理會他,只是把他當成一個過客而已。

見沒人理自己,陳青乾脆下降了高度想要到城裡看看,可接著地面上沒啥反應的金屬人立刻發動了攻擊,*,飛刀,甚至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扔了上了,只好再次拔高。

拔高后在往下一看,金屬人們立刻又恢復了平靜,該幹嘛幹嘛。

被人無視的感覺很不好,陳青直接飛向最豪華的建築,在建築里突然爆出一聲冷哼后就發動了星屠。

「你敢……」

一聲大吼傳出,一個身高兩米一臉英俊的金屬人飛了出來,這金屬人全身暗金色,身上穿的也是暗金色金屬絲編織的衣服,手裡拿著把大劍,下一刻就被黑霧籠罩。

「該死,停下……」

又是一聲爆吼從這金屬人嘴裡發出,可陳青全然不理會,下一刻城裡就大亂起來,互相殘殺的慘叫不絕於耳。

「我無意阻止你進入通天塔,你想幹什麼?停下黑霧,就算你想要通關令牌我也可以給你。」

陳青幽幽的聲音傳出,「我要你臣服。」

「轟隆!」

下一刻傳出聲音的地方就坍塌了,方圓上百米的任何物品全部粉碎,暗金王用行動表示了拒絕。

「呵呵,我不著急。」

陳青的聲音再次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來,那裡同樣遭到暗金王的攻擊,這次坍塌的面積更大,連人帶建築全部化為粉粒。

「我勸你開始離開,若不然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暗金王的眼中冒著凶光,似乎要穿透星屠黑霧找到陳青的蹤跡,直接他一揮劍,兩個要偷襲的惡鬼同時被斬得消散,下一刻劍刃四散而去,魂力野狼和其他惡鬼全被都被打散。

暗金王如此兇猛,陳青早有預料,不著急的再次召喚出惡鬼們,慢慢消耗對方。

「你就甘心待在這牢籠之中?外面有更廣闊的世界等著你。」

「等你收服了通天塔再說吧。」

「轟隆!」

陳青說話的地方再次坍塌,這次足足又上千平米,不過陳青不傻,都是惡鬼在替他說話,惡鬼死多少次都沒事,繼續召喚而已,就不信耗不死他! 陳青深入城內不斷引誘暗金王發動攻擊,兩人還你一言我一語相互試探,暗金王知道陳青的打算,可他照樣想耗死陳青,不信陳青的黑霧攻擊能持續很久。

可暗金王註定要失算了,一天之後黑霧仍是存在,而城內越來越亂,廝殺聲已經持續了一整天,還沒有停歇的意思。

「嘖……嘖……嘖……為了你一人,城內數百萬民眾都要陪葬,你於心何忍?」

「轟隆!」

暗金王都懶得跟陳青廢話了,似乎是有無窮無盡的力氣,仍是再發大招,城裡又塌了一片,如果沒有黑霧,可以看到整個中央城都已經被拆的千瘡百孔一片狼藉。

「嘩啦!」

一聲鎖鏈的聲音突然響起,暗金王剛要收回的手腕被纏繞,他剛要掙扎,魂力野狼和惡鬼們就全都涌了過來,同時鎖鏈上還傳來陰冷邪惡帶電力的能量,手中劍一下沒能揮出,只好用另外一個胳膊揮拳進攻,可就是在這一瞬間,另外一條胳膊也被鎖鏈纏繞,接著全身都被包裹,露在外面的手腕更是被魂力野狼死死咬住,惡鬼們瘋狂湧入他的體內。

「靠!」

陳青咒罵出聲,因為他感覺到惡鬼全都被暗金王體內流淌的暗金色血液消融了,花了一天時間才有機會將暗金王捕獲,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一咬牙回到衝上。

「咯蹦蹦……」

就算陰冷邪惡的能量不斷湧進暗金王體內,可貌似用處不大,鎖神鏈被撐開了好幾天,陳青不得不不斷發出將其環繞,又一刀狠狠劈中暗金王露在外面的手腕,可一刀之下並沒有砍斷手腕,只好揮刀再砍。

手腕雖沒斷,可陳青的力量巨大,暗金王的手一麻,手中劍掉落,被陳青一把抄在手中。

掃了眼不滿暗金色花紋的大劍,重量竟然足有上萬斤,陳青棄刀揮劍,一見就將暗金王的手腕砍斷,小火龍手疾的接住斷腕扔進了火龍塔頂層。

暗金王發出一聲悶哼,接著露在外面的雙腳也被砍斷,斷腕的右胳膊剛剛掙扎出鎖鏈,也被砍斷。左胳膊一松,他不敢再伸胳膊了,陳青這是故意要將他肢解。

他雖然沒伸胳膊, 超武末世 ,可斷臂弄不出來,斷口處延伸出暗金色的金屬絲線,很快完好如初,這才明白小火龍為何著急將砍下來的零件弄走。

「你丫能斷肢重生是吧?」

少了條胳膊的暗金王已經無法脫出鎖神鏈的控制,陳青咒罵一聲,飛到他腿邊,讓鎖神鏈放出了一截退,接著就是一砍,砍完了就又放出一截。

「我……投降!」

身軀一點點被砍斷,就連暗金王也受不了這種酷刑,當陳青已經砍到大腿根,要砍他中間的第三條腿時,語調低沉的開了口。

陳青刀不停的將其第三條腿砍斷,這才開口,「獻出靈魂印記。」

暗金王第一次發出慘叫,接著就獻出了靈魂印記,還好之前的戰鬥死了幾個奴僕,陳青立刻將他的靈魂印記收起,這才將其放過,趕緊讓小火龍把他的零件弄回來,還好的是通天塔出產的東西還能弄回,可卻少了樣東西,正是第三條腿!

看到這裡陳青直冒冷汗,而在火龍塔頂層,幾個女人正圍著那個金屬物件觀看,負責安全的金虎把那物件拿在手裡,防止她們亂摸,控制金虎的惡鬼雖然進不去,可能夠跟其他惡鬼進行交流,知道這是什麼,可這幫女人不知道啊,還以為陳青怕她們寂寞弄了個假的來逗她們玩!

陳青猛的睜開眼睛搶過那玩意,一鬆手就讓小火龍弄到通天塔空間,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女人們,又趕緊回到通天塔。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改天我做一個假的!」

曹嬌的話語引來人們一片嬌笑,這幫女人不安心闖塔,還約定了每天回來相聚的時間,下面幾層才是闖塔的主力人員,就連陳主知道后,都厚著臉皮求了幾個名額。

暗金王恢復如初,也是滿腦門的汗,最重要的部件要是丟了,那可就傻眼了。

「主人,還請收回黑霧,饒他們一命吧。」

暗金王第一時間請求出口,陳青這才趕忙收回黑霧,若不然殺光了中央城的金屬人,這關算廢了,後來者就一點難度都沒。

可就是這樣,中央城也屍橫遍野死傷過半,到處還是殘垣斷壁,一男一女兩個金屬人立刻飛來,對陳青形成了夾擊之勢,暗金王一嘆。


「白銀王,蓉兒,你們也獻出靈魂印記效忠吧!」

那女性金屬人立刻嬌聲驚呼,「父王,這是怎麼回事?」

暗金王沒有再說,而是冷冷的看著他們,還接過了陳青手裡的大劍,見他變成如此,那一身銀白色的白銀王不敢耽擱,立刻跪倒虛空獻出靈魂印記,叫蓉兒的女性金屬人惡狠狠的一瞪陳青,這才不甘心的也獻出了靈魂印記,卻沒跪下。

又收了兩個高手,陳青也沒在意那蓉兒的無禮,倒是被這金屬人另類的美感吸引多看了幾眼,接著向暗金王問出聲。

「這個世界有幾個王?」

暗金王趕緊稟告,「除了我和白銀王,還有黑鐵,青銅,黃金三王,需不需不要我們將其抓來?」

陳青想了想,如今這通天塔也就自己和魔族人再爭,闖過的關口就算難度降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再多兩個助力協助攻打以後關口還是好的,立刻開口下令。

「將青銅和黃金王抓來就好,黑鐵王已經死了,把你的令牌也給我。」

暗金王趕緊拿出令牌,陳青一看大失所望,還以為能跟以前一樣直接蹦十層,不成想只比黑鐵王的多了一層,能夠直接到達九百零六層。

快穿女配:反派boss別黑化 ,還是高興的收起,暗金王讓蓉兒安撫民眾,和白銀王就分頭出發了。暗金對黃金,白銀對青銅,都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蓉兒也轉身欲走,陳青趕緊叫住了她。

「蓉兒,過些日子我的部隊會到,你安排下別出亂子。」

「你雖然是我主子,但請別叫的那麼親熱,請叫我暗蓉。」


不成想這蓉兒還挺個性,知道她應該不會違抗命令,陳青笑笑沒多說,盤腿坐在空中靜靜等待。

這一等就是半個月,不時還感應到有奴僕戰死,知道這是路途上遇到點小麻煩,陳青也沒在意,讓蓉兒挑了幾個金屬人就把名額給補上了,只留下兩個名額準備接收青銅和黃金王。

暗金王帶著黃金王先趕了回來,黃金王身上坑坑窪窪還沒完全復原,看來是被暗金王好好的教育了一番,乾脆的就獻出了靈魂印記,陳青也終於能進入到城主府里休息。

「你手下和金屬人在門口打起來了!」

正在熟睡中,陳青突然被小火龍叫醒,在一感應靈魂印記,已經死了上百冰雪奴僕,急的陳青趕忙向著城門跑去。

城門的騷亂已經被暗金王和黃金王控制,暗金王還正在訓斥蓉兒,這都是因為部隊進城,蓉兒見金屬人中有人起鬨進攻不加以阻止產生。

到了城門前的陳青面沉似水,冰人首領天寒竟然死了,讓他很是憤怒,冷冷的看了眼蓉兒,一個靈魂鞭撻就扔了過去。

「疼啊……」

蓉兒抱著腦袋滿地打滾,暗金王想求情,卻沒臉張嘴,還是黃金王壯著膽子求了一番,看到金屬人又開始騷動,陳青這才饒了她。

站起身的蓉兒老實了多,看向陳青時眼裡也露出一絲恐懼,暗金王嘆息一聲開始安排金屬人的高手填補名額。金屬奴僕和冰雪奴僕的仇算是結下了。

戰死的冰雪奴僕化成了水,連掩埋都用不到,城門剛剛清靜些,白銀王也飛了回來,不過卻是獨自一人,神情黯淡的跪倒在陳青面前,獻上了一顆頭顱,那是青銅王的頭,看到這一幕人們唏噓不已,實力最低的兩王寧死不降,讓實力高的三王臉上很是羞愧。

補充滿名額的陳青也是搖搖頭暗道可惜,一個高手的作用,往往比一支軍隊還重要,沒在耽擱時間,捏了下九百零六層的令牌沒捏碎,看樣子是必須闖關,帶領部隊就直奔通天柱大門。

邁步走進大門,九百零三層的令牌卻先碎了,其他的令牌安然無恙,陳青沒有多想,把注意力集中在蘇醒的守關怪物身上。

這是一個三頭六臂的金屬怪物,先進入的一幫高手們四散形成半包圍狀,還沒來得及攻擊,那三個猙獰的頭顱就噴出能量攻擊。

「快下令用部隊堆死他,高手上去也是浪費!」

小火龍尖叫出聲,陳青咬牙切齒,你早幹嘛去了,這金屬怪物一噴,半羊人的族長沒躲過掛了!

也用不著陳青下令了,大廳足夠數百人戰鬥,隨著冰錘的嘶吼,後面的部隊蜂擁而入,雪女的冰凍攻擊鋪天蓋地的砸了過去,接著就是冰魔舉著武器加固冰層,立刻將金屬怪物封印在了裡面。

可堅冰先是出現裂紋,接著就徹底碎裂,金屬怪物的六臂揮舞,圍住它的幾個病魔立刻就被掃飛,重重的砸在牆壁上變成碎冰。

「嗷……」

暗金王找准機會砍斷了它的一個頭顱,小火龍抱起斷頭就跑,一邊跑一邊啃食,黃金王也趁機砍斷了一條胳膊,可沒人幫著拿走,下一刻胳膊又接上了。


「讓開……」

隨著雪花的大吼,前邊的人趕緊閃躲,雪花形成的武器再次攻擊過去,冰魔一直在跺腳製造冰層,冰人們則是負責讓冰層延伸。金屬怪物剩下的頭顱又是兩股光波襲擊,打穿了十餘雪女的身軀才消散,還好的是它又被冰封住了。 趁著冰層還沒裂開,三王和冰錘全都沖了上去,連陳青也不列外,砍斷了三條手臂和一條腿,拿起來就跑,藝高膽大的暗金王則是饒到怪物背後狠狠就是一劍,又砍斷一顆頭顱,飛起一腳將頭顱踹入人群,下一刻怪物就咆哮著從破冰層,一道光波剛剛發出,最後一顆頭顱也飛了出去。

就當人們以為殺死了這怪物時,沒成想它的胸部裂開又出現一張人臉,更粗的一道光波噴了出來,將人群打了個對穿,就連幾個剛進門的奴僕都被打死了,雪花趕緊指揮雪女們再次攻擊。

「給我弄死它……」

陳青也咆哮出聲,八字銘文都疊加了上去,可對這怪物根本沒用,這一輪打擊將怪物的胳膊腿全都砍沒了,暗金王更是一劍就砍開了胸膛,還是沒能將其殺死。

胸膛在快速癒合,變成球的身軀,冒出尖刺四處亂滾,弄得現場雞飛狗跳,最終被陳青用鎖神鏈控制住,人們上去一陣亂砍將其分屍,這才徹底殺死。

「咔嚓!」

小火龍剛剛吞吃完這層守關怪物的屍體,就傳來一聲脆響,陳青低頭一看,掛在腰間的一塊令牌碎了,正是從黑鐵王那裡得到的那枚。

「大家小心,會直接傳送到通往九百零四層的通天柱大廳,這是開啟了連續闖關模式!」

小火龍尖叫出聲,接著人們就感到一陣恍惚,在一清醒已經到了另外一個大廳,可外面的人不知道,還在陸續進入倒沒耽擱也沒出現跟不上,直接就能進入。

這大廳中央竟然是棵黃色怪樹,下一刻地面就竄出無數藤條,這些藤條對陳青奴僕的身軀沒轍,卻從一些奴僕的嘴裡鑽了進去,接著這些人就爆成了粉末,躲過一劫的人趕緊發動攻擊。

地面形成的堅冰讓藤條無法再出現,並且逐漸覆蓋在大樹上,可這大樹卻發出尖利的叫聲,堅冰立刻爆碎,還有一些頭頂大花的怪物出現。

「轟隆!」

暗金王也顧不上誤傷了,立刻發動大招,大樹被打的傾斜卻沒倒下,樹枝和樹葉到處亂飛,一落地面卻又變成怪物,樹榦安然無損。


現場徹底亂套了,人們只能各自為戰,這大樹也不用暗金王發大招了,搖晃著腦袋就下起了樹葉雨。這樹葉極其鋒利,竟然能切割開金屬人的盔甲和皮膚,接著就變成滿嘴獠牙的小怪物亂啃,慘叫聲到處響起,一下更是亂上加亂。

陳青用鎖神鏈捆住了樹榦,又用八字銘文封住了它的嘴,三王趁機就是一陣亂砍,可卻無法將其砍斷。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