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日差:有沒有感覺這個副本里的二代目火影和初代目火影好熟悉。】

【宇智波止水:呵呵,我記得他們好像說過這樣的話。】

【千手兄弟:……】

【旗木朔茂:這個副本復刻出來的兩位先代火影好像完全沒有我們聊天群里的記憶。】

【波風水門:的確,好怪異。】

【就像是從來就沒有聊天群一樣,我懷疑待會兒斑爺去了,這兩位先代火影也是不認識他的。】

果不其然,把宇智波斑刻入腦海的千手兄弟轉頭看著斑帶著湯姆面具,目光一凝隨後大驚。

「宇智波斑!」

大柱子更是被嚇的不輕,滿臉不可置信。

「馬達啦?!!!」

千手扉間更是臉上冒出冷汗,在木葉的決鬥場內出現了宇智波斑,想想就知道木葉怎麼了。

「宇智波斑你回到木葉做什麼?還有邪惡的你到底有什麼目的,還穿著暗部的服裝。」

「大哥,我就說了宇智波斑會給木葉帶來危險。」

千手柱間慌亂道。

「不可能,我親手殺死了斑,他不可能還活著!」

帶著面具的斑和群里的千手兄弟此刻內心彷彿有上千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簡直是有說不盡的槽點。

【日向日差:你確定不是我們群里的二代目大人和初代目大人下場了嗎?】

【波風水門:我確定不是啊,因為他們就站在我旁邊。】

【旗木朔茂:真是怎麼看,怎麼怪異,甚至想笑。】

作為術者的大蛇丸還有仇人羅砂兩人愕然的看著湯姆面具斑。

大蛇丸狐疑的盯著三人。

「他不是叫什麼宇智波湯姆的暗部嗎?怎麼會變成宇智波斑?」

「而且據說是守護木葉的神秘組織的一員,發生什麼事了?」

這兩位先代火影的話一出讓觀眾席上的木葉忍者嘩然一片。

「宇智波斑?他不是木葉的第一個叛忍被初代目殺死了嗎?」

「而且以那人的實力不可能活到現在。」

混在面具組織中的帶土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濕,難道真是斑老爺子?

「不可能,不可能,斑老爺子可是親手被我處理的,他不可能還活著,而且還在木葉。」

帶土內心瘋狂反駁那個大膽的想法。

綱手臉色也是在瞬間變得難看,轉頭質問。

「三代老頭子,這是怎麼一回事?」

知道內情的三代目抽了一桿煙,正要說什麼的時候。

只見扉間又開口道。

「湯姆,的確是老夫自己嚇自己了,斑的確不可能活到現在。」

「哈哈,我就說嘛!」

聞言副本柱間也是鬆了一口氣,要是斑真的活到現在……

木葉沒事吧?

二代目千手扉間這話不禁解開了斑困擾,還讓三代目鬆了一口氣。

雖然扉間解釋了但是眼神還是帶著困惑,這股熟悉的查克拉就像是斑的一樣。

「邪惡的宇智波小鬼,讓老夫來試一試你的實力。」

說完扉間就消失在棺材前瞬間移動斑爺的面前,他的手上凝聚了爆炸查克拉,赫然是怪力拳。

見到弟弟出手試探,副本柱間也是毫不含糊的開展開攻勢。

確定是不是斑那可是一件大事。

只見大柱子雙手一和,大喊一聲。

「木遁?樹誕降臨!」

只見地上一更碩大的樹木從地上猛然鑽出來,像有生命一樣宛如蛇走一般朝斑蔓延而去,眨眼睛就在這個決鬥場上造出了一塊小型的熱帶雨林。

看著兩人這種不帶絲毫猶豫的攻勢,斑爺斜睨一眼,只感覺熱血從心頭湧現,不禁大笑道。

「哈哈哈,好久沒有這種熱血的感覺了。」

只見千手扉間強猛的拳頭直接穿過了面前宇智波斑的殘影。

「消失了?」

千手扉間心中大驚,有些詫異的說了一句。

正當他看不到的宇智波斑時候,忽然他就聽到了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聲音從身下穿了出來。

「現在的你,太慢了!」

只見此時斑爺出現在扉間的身下,雙腿蹬地,猛然使出一記高抬腿。

「可惡……」

完全看不到斑爺的動作,正當扉間眼前一花的時候,又看到斑爺身影已經再度出現在天空上,還優雅的轉了個身子,隨後在天空猛然一腳凌空抽射。

碩大的身形,炮彈一樣的從空中筆直的轟擊到了競技台上。

轟!

巨大的震動讓整個競技場和觀眾席都是搖晃了起來。

如此場面,讓全場的所有忍者都看傻眼了。

從交手到現在,也只有幾十秒的時間,被這個暗部精英忍者,兩招就給打成齏粉。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二代目火影大人,竟然絲毫沒有招架之力,短短几十秒,就被打入了地面之中?」

「這是普通暗部能夠擁有的力量嗎?」

屬於副本的暗部貓臉解說員驚訝的看向了非常輕鬆的斑爺那邊。

就在其它人還在震驚這個二代目火影太水的時候,一道黑髮強悍的身影直接從樹木林中跳了出來,直接爆發出了一陣兇猛的氣浪。

戰場玫瑰的斑爺瞬間亮出猩紅的寫輪眼盯住柱間的身形,猛然轉身迎了上去。

電光一閃間兩人就已經攻擊了上百次,但明顯這個柱間由於祭品太菜了,打著打著明顯露出頹廢的之勢。

而能夠和斑打個幾百回合都是仗著不死的穢土能力,終於斑猛然揮拳。

「沙……」

巨大的后挫力讓柱間腳下一滑,震的大柱子手臂發麻,倒退數十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而遠處成為齏粉的扉間也從滿天的塵土裡恢復了身形,隨後出現在大柱子的身旁。

斑爺面具下露出遺憾的神情,這個柱間和扉間弱小的過分了。

扉間不能使用飛雷神,柱間除了開地圖炮只能和他肉搏,真是無趣。

「哼,熱身結束了,兩位先代火影,我要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宇智波湯姆的真正實力。」

話音剛落,只見斑爺身上一股瞳力開始和查克拉組合凝聚,隨後藍色的查克拉開始流動,從覆蓋全身到行成骨骼肌肉最後變成一個藍色的巨人。

須佐二段。

兩位被召喚出來的先代火影副本千手柱間和扉間,面色凝固。

你當我們傻嗎?你就是宇智波斑,還取了一個什麼代號叫湯姆。

你個糟老頭子,壞的很!

但沒有興趣的斑爺毫不猶豫的操控著須佐朝兩人砍了下來。

由於被穢土祭品拖累的兩人被斑爺打的狼狽不堪。

場上的觀眾席一片安靜。

「兩位先代火影就這水平?你確定沒看錯,他們真的是開創這個村子的兩位火影?」

「我說猿飛日斬怪不得可以靠分身就把兩位火影的靈魂封印,原來是兩位先代火影太菜了,怪不得三代目火影可以稱為最強火影。」

「對對,哈哈哈!」

遠處的猿飛日斬臉已經黑成鍋底了。

穢土的確有這個限制,所穢土出來人物的實力會被祭品限制,常規穢土出來的人物都會比原來人物實力弱。

但大蛇丸以自己部下里的下忍做祭品就是對兩位先代火影的史詩級削弱。

群里。

【宇智波泉奈:啊,我好心痛啊!要是我上場就算是被罵乘人之危都是賺的。】

【那可是能夠虐待柱間和扉間大好機會,而且扉間只會怪力、水遁和黑暗行之術,不能用飛雷神逃跑,難受。】

【千手柱間:……】

【千手扉間:豈可修,混蛋泉奈,你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真是越看越覺得難受,雖然不是自己下場打,但是那種看著自己和大哥被別拿虐待怎麼看都不是一件好事。

決鬥場的大蛇丸和羅砂一臉懵逼的看著還沒下戰鬥指示就已經快結束戰鬥的三人。

羅砂情不自禁的問道。

「那就是所謂的忍界之神,還有忍界第一神速?太遜了吧?」

7017k 在經歷過之前紅炎的話題之後,群聊進入了下一個進度。

是關於琪亞娜的。

赤瞳:「你們有沒有感覺那個叫琪亞娜的,和塞西莉亞你長的好像,感覺就像是姐妹。」

黑瞳再次問出了自己心裏的問題。

凌淵:「你還真是對這個問題念念不忘啊。」

赤瞳:「因為真的很在意啊。」

梅普露:「搜索了一下琪亞娜,月之女神,象著着月光與女性。」

第八公主:「月亮女神?好美麗的含義。」

凌淵:「紅玉你的名字也很好聽啊,紅色代表了你的頭髮,玉說明你是溫柔嫻靜的女孩子。」

第八公主:「!!!」

第八公主:「真,真的嗎?凌淵哥你真的是這麼想我的嗎?」

沙尼亞特:「小紅玉很可愛哦,姐姐我很喜歡你的。」

第八公主:「唔,謝謝塞西莉亞姐姐!」

被肯定了,今天可以說是紅玉這麼多年來最開心的一天了。

因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獲得許多人的肯定。

凌淵:「我相信紅玉以後一定會長成一個落落大方的大姑娘的,不論是氣質還是顏值都能位居於世界頂端。」

卡塔莉娜:「我呢?@凌淵,群主大大,我呢?我才七歲,應該很有潛力吧?」

凌淵:「孩子,你說這話的時候是不是忘記了你的破滅flag?」

卡塔莉娜:「咔嚓!」

赤瞳:「是我的錯覺嗎?總感覺聽到了什麼碎裂的聲音。」

雷之滅龍:「是希望和對未來的憧憬。」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